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56


56 毒蜂归来

洗过澡后,阿诚的心情明显平复许多。
灯已经关了,两人都躺了下来,阿诚一贯被明楼拥在怀里。
幽暗中,整个被窝里都是明楼的气息,淡淡地,是那样好闻。
阿诚用力嗅着,说:「大哥,还记得进明家第一天,你到客房抱我回你房间那晚,你告诉我没人能再打我,让我躲在你怀里、闻着你身上的香味睡着。你知道吗?那是当时从未有过的幸福。」
听阿诚说到那晚,明楼心中仍会一紧。接阿诚回来的第一天,所有过程对他而言都是震撼的洗礼。
还记得当时,他帮忙换下阿诚身上的脏衣服,想替他洗个热水澡,没想到他背上尽是竹条抽过的痕迹,手和腿也有瘀青和烫伤,新伤旧伤满布一身,让人怵目惊心。
那晚,他腾出一间客房,将阿诚安置在那歇息。半夜不放心又去客房看看,没想到却见阿诚瑟缩着身子,蜷在房间角落的地板上冻得发抖。
阿诚说桂姨只要一喝醉,就会在半夜对着床上的他拳打脚踢,所以他有时把枕头塞在棉被里,假装有人睡在床上,自己就躲在床底下。可是这里的床没有床下可躲,所以他只能躲在角落。
明楼一听觉得心疼死了,他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从没想过有人在家里连睡觉都睡得如此辛苦。他二话不说把阿诚抱回自己房里,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然后告诉阿诚:有明大哥护着,她得先打死我才能打到你。
没想到,他们如今还是睡在一张床上,只是关系已经截然不同。
其实明楼也恨桂姨,恨他把阿诚虐待得如此凄惨,但在恨中却又交杂着恶劣的窃喜。若不是桂姨如此行径,他明楼此生恐怕是没机会像现在这般地拥有阿诚。
这就是一种自私,甚至可以称得上卑鄙的念头,他懂。
但现实已经如此,再去想以前如何也没有任何意义。他会一直宠着阿诚;护着阿诚;爱着阿诚,这样就够了。
「我完全懂你对桂姨的心情,若不是为了潜伏计划,我对她实在也给不了好脸色。」明楼轻拍了拍阿诚的脑袋,又说:「但既然我们在这个位置,很多事确实不能用私人恩怨去评断,你要不要试着跳脱出来,从战略角度去看桂姨和小佟相认之事?」
阿诚思索片刻,努力试着抛开成见,说:「或许我们能让小佟策反桂姨。」
明楼微微一笑,他的阿诚还是聪明的。便接着说:「南田洋子一定想不到,孤狼竟会成为我们的耳目,如此一来,或许有些事情就能进行得顺利些。」
阿诚静静听着,觉得大哥的话不无道理。
明楼接着又说:「若你真想报复,行,我也支持,趁这过程中,利用完之后再把她牺牲掉也无妨。」
「不!大哥......」阿诚知道以明楼的聪明才智,肯定已经想到很多方式了。他急道:「我只是想让她后悔自责、让她伤心痛苦,但我没有要杀她的意思。」毕竟,她还是养了自己快十年,而且若不是因为她,自己这样一个孤儿也不可能成为明家人。
明楼微微一笑,在阿诚额头落下一吻,说:「我知道你不是真想杀她的,因为你总是这样善良。」
「其实我脑子里还是很混乱,也还没想好到底该怎么办。」
「先别想了,现在该急的是她不是你。」明楼紧紧抱住阿诚,说:「乖,歇着吧。」
「是,晚安......」阿诚停顿一下,才腼腆的说:「我的先生。」
闻言,明楼微微一笑,说:「晚安,我的先生。」

隔天早上,阿诚回避和桂姨接触,就连眼神都刻意对她视而不见。
明楼深知阿诚心思,一心替他圆事,就故意跟桂姨谈些什么挑水果诀窍之类的琐事,然后吃完早饭便以赶着办公为由,让阿诚去开车载他上班了。
到了政府办公厅后,他们就例行公事各忙各的事情。
午后,阿诚帮明楼泡了杯咖啡进办公室,见到明楼一脸紧张的在讲电话。
「我知道了,谢谢。」明楼挂上电话,神情显得肃穆。
「怎么了?」
「夜莺窃听到李秘书打给汪曼春的电话,说他撞见日本领事馆的潜入者。」
「明台?在哪?」阿诚连忙关切问道。
「他现在被困在泰山百货,汪曼春已经赶过去了。」明楼叹口气,说:「这孩子做事拖泥带水,疯子的干净利落他一点都没学到。」明楼说得咬牙切齿。
虽然他一向讨厌王天风,但这时候不得不希望明台办事能力能多像王天风一些。
「我去吧。」阿诚神色一凛,转身就要走。
「不行,你去目标太明显。」明楼连忙制止他。想了想,问:「我们的人,有谁在泰山百货附近?」
阿诚在脑中思索相对位置,说:「有,郭骑云的影楼。」
明楼点头,把电话转向阿诚,说:「就让他去吧。」
阿诚拨了组电话到影楼,没想到,接电话的不是郭骑云也不是于曼丽,而是另一个让他耳熟的声音。
阿诚愣了愣,但想事出紧急,也没时间犹豫,只能急忙向对方叙述情况,请他去支持明台。
明楼见阿诚态度不对,等他挂上电话,便问:「怎么了?谁接的电话?」
「王天风。」阿诚眉头一皱,说:「他回上海了。」
「刚才是他接的?」明楼瞪大眼睛,问:「你叫他去救明台?」
「我也很意外,但郭骑云跟于曼丽都不在,他就说他去。」
闻言,明楼扶着额,这意外的发展让他捏了把冷汗。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他们师徒碰上面。
不过,既有王天风出马,他们也不用担心再明台。
过没多久,明楼办公桌上的电话响起,阿诚和明楼对看一眼,这才接起电话。
果然不出所料,警察局说李秘书在街上遇刺身亡,通知阿诚去泰山百货确认死者。
阿诚假意着急地把电话讲完,挂上电话后,对明楼说:「李秘书身前身后各中一刀,看起来凶手是两个人。」
「这么说,一刀王天风,另一刀就是明台刺的了。他能只身逃出围困,看来这疯子教学还是有点本事的。」明楼说着,眼中颇有嘉许意味。
阿诚莞尔道:「你就是不肯承认明台有本事,是吧?」
「他要是真有本事,我们急着派人去干什么呀?」明楼嘴角微抽了一下。
「是是是。」阿诚笑了笑,说:「76号的人已经到了,警察局要我过去确认死者。」
「去吧。」明楼点头,笑看着阿诚离去。

阿诚在泰山百货忙了一下,好不容易将李秘书遇害的事都处理得差不多,这才回办公厅接明楼回家。
当晚,阿诚去了明台房间问话。
阿诚一开门,见到明台坐在床上看书,但眼尖的他,并未遗漏明台方才将什么东西往被子里塞的小动作,也没漏看他不动声色将手中拿反的书悄悄转正。
明台一见阿诚进来,似乎在慌张中有些故作镇定,说:「阿诚哥,找我啊?」
阿诚把门关上,问:「你没事要跟我说吗?」
「我、我能说什么事?」明台佯装一副无辜的样子。
「把我秘书处的属下刺死在街头,难道不需要知会我一声?」
闻言,明台愣了愣,理直气壮说:「阿诚哥,这可不能怪我,是他自己要对我穷追不放的呀!」
「你早该在明家香发布会那天就把他干掉,省得麻烦。」
明台瘪了瘪嘴,问:「是大哥要你来教训我的吧?」
「别老误解大哥,说,今天没事去百货公司干嘛?大哥不是要你这几天别出门吗?」
「就是闷嘛~在家都憋死了!出去逛逛街、买买东西而已,又没干坏事。」
阿诚睥睨着明台,跨步上前,一手掀开他的棉被,明台想拦都来不及。
棉被下藏了一支旧手表,戴过的痕迹藏不住被消磨的年份,但表面玻璃被擦得晶亮,看起来受到悉心保存。
「咱们家小少爷几时戴人家用过的东西了?」阿诚嘴角勾起一丝调笑,问道。
「这、这是我毕业时,老师留给我作纪念的。」明台眼见藏不了,只好实话实说。
阿诚将表拿起来端详一阵,说:「这表差不多也要他两个月的薪水了,王天风对你可真大方。我想,你应该早就知道他要回上海了吧?」
明台点了点头,一脸无辜说:「其实,我......今天是去影楼找老师的。他送我这么贵的手表,我却只送他一套西装,所以想去百货公司再找点什么实用的东西给他,谁知道就遇上李秘书来纠缠,害我什么也没买到。」
「明台,不是我要说你,大哥对王天风把你截走的事恨之入骨,你怎么就不知道跟他保持距离呢?」
「王天风是我的老师,大哥又能怎样?难不成还会对付他吗?」
「我可不敢保证大哥会对疯子怎么样。」
「为什么非要内哄?咱们不都是抗日的一份子吗?」
「大哥跟疯子就算理念相同,但做事方式相差太多,大哥并不希望你学疯子那一套。」
「能不能别一口一个疯子的叫?他是我老师!」明台不满地咕哝着。
「他可不是我老师。」阿诚挑了挑眉,很意外明台竟会如此维护王天风。
「在我看来,老师虽然霸道了点,可我感觉得到,他心底对国家的赤诚。至少,他很真实,即使真实有时候看起来变成是残酷。」明台说着,语气中流露的全是对王天风的认同。「老师有时是过于偏激没错,但那正是他能成为一个教官、高高在上让人仰望的原因。或许别人不能理解,但我觉得我能了解他。」
阿诚听着明台这番话,心中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想法油然而生。
明台一直以来,都喜欢着一个他们不知道的人。他跟大哥曾推测,这个人应该在军校里。
如果......如果明台喜欢的人,是王天风呢?
阿诚看着明台,试图从他眼中读懂一丝讯息。并且,为此想法打了个冷颤。
如果明台喜欢上王天风这个军统干部,那意味着他们想把明台纳入共产党将难上加难。
他不动声色对明台说道:「这些话,你最好别在大哥面前说。」
是的,这件事最好暂时别让大哥知道。大哥现在对王天风已经很不满,若是再让他得知明台的事情,自己根本无法想象,大哥将会因此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来。
阿诚皱着眉,什么话也没办法再问下去。他叹了口气,默默离开明台房间。

待续...... 57 六十大寿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这次文量居然又爆炸了~埃玛~
毕竟,老师终于回上海啦!!
簡介上大大的「微天台」三个字,让很多小伙伴们常问「为什么一直没看到天台?」
但是微天台的妙处就在那个「微」字嘛~
而且在这文的设定上,其实是明台喜欢老师多些的,
总之,到了第56回,「微天台」终于有点眉目啦!(这还真是太微了!!)


评论 ( 14 )
热度 ( 157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