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57

57 六十大寿

明台可能喜欢王天风的事,阿诚只是暗暗怀疑。
因为明台绝不可能向他承认,所以他还在想着该如何找到证据。
阿诚知道,这件事对明楼会是很大打击,因为他对王天风实是杀了他的心都有。若明台爱的人真是王天风,那可真是爱错人了。
「阿诚,你看这怎么样?镀铂金雕花笔头。」明楼拿起一支万宝龙的墨水笔问着。一心正在仔细挑礼物的他,并没注意到阿诚的心不在焉。
明楼一向很少亲自采买东西,但和阿诚相互坦白心意后,他开始变得善用机会,连一丁点能相处的时间都不想放过。
「就买这个吧。」阿诚只看一眼便说。因为明楼眼光一向很好,所以他也不怎么上心。
不过明楼这下可注意到他的分神了,问:「怎么了?想什么?」
阿诚回过神,若无其事道:「没有啊。」他不能说出自己对明台的疑虑,至少在证实他喜欢王天风之前还不能说。阿诚连忙回到挑礼物话题上:「我是在想,你送了这么贵的墨水笔,我只送幅油画不太好吧?」
「杜会长都特地交待别送生日礼了,我这墨水笔不过是形式上的。可你就不同,既然你以儿子身分出席,那送自己亲手画的油画,才是独一无二的无价之宝。」
「杜叔叔会喜欢吗?」阿诚问着。他画的是《威廉.泰尔》中的经典桥段,葛斯勒总督以威廉泰尔的儿子作为胁迫,要威廉泰尔用一支箭射中他儿子头上的红苹果,否则不会释放他们,结果威廉泰尔当然是成功了。
「你不是说,他对歌剧情有独钟,家里也挂了不少画,看起来对艺术颇有喜好?」
「话虽如此,可我毕竟不是职业画家。」
「你在巴黎好歹是开过画展的人,虽然规模不大,但艺廊里多少刁钻的鉴赏家?他们评价都是什么?」明楼一向看好阿诚,他不明白为什么阿诚有时候对自己如此没自信。
「可是......」阿诚仍有些犹豫。
「有点信心,他会喜欢的,相信我。」明楼肯定的说着。
「好吧,都听你的。」阿诚点点头。
「那我也听你的,就买这支笔了。」明楼把墨水笔递给服务员。服务员接过,转身去柜台里拿礼盒包装。
明楼盯着阿诚看,眼神像是在暗示些什么。
阿诚不懂自家大哥的意思,露出一脸疑惑,问:「干嘛?」
「付钱呀!」
闻言,阿诚失笑,说:「这不是你要送杜叔叔的礼物吗?怎么是我付钱?」
「不是有办法可以报销吗?你就直接处理吧。」
「明长官,你连这种东西都想报公帐,真是越有钱越小气。」
「我的钱可都在你那,我这可怜的小皮夹子,只能榨得出两顿饭钱。」明楼故作一脸无辜,借机伏到阿诚耳边,低声说:「听说把钱交给太太管的男人,都是好男人。」
阿诚一听,悄声轻斥:「我又不是你太太。」
「那我把钱交给不是太太的人掌管,是不是更好的男人?」
阿诚用口型无声地回嘴:「胡说八道。」

周五晚间,杜仲亮的六十大寿生日宴在礼查饭店准时举行。
明楼和阿诚穿着西装,两人连袂到场。阿诚本以为杜仲亮的生日宴应该是豪华盛大的,没想到,和他第一次参加江南分会聚会的情景差不多,似乎都是帮会内部自己人,并没见到太多政商名流。
佟光仁一见他们,就热情地上前招呼,查尔斯跟在他身后,对他们微微一笑。
「这位就是查尔斯先生吧?幸会幸会。」明楼朝他伸手,觉得这个英国人果然如同阿诚所说,和自己身形真是有些相像。
「明先生,久仰。」查尔斯伸手握住明楼,举手投足间充满绅士气息。
阿诚看到小佟,想起了桂姨的事情,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面对小佟,只能有些别扭地跟他问好。
明楼知道阿诚的想法,主动开启别的话题,试图让阿诚的压力减少些。
「小佟,杜会长的生日宴似乎跟想象中不太一样,我原以为会是冠盖云集的场面。」明楼说。
「杜会长一向公私分明,像生日这类聚会,往年都只请亲朋好友,以及帮会的人来参加,一般是不会请外人来的。」佟光仁笑道。
「喔?这么说来,我们真是受宠若惊。」明楼觉得微微讶异。
佟光仁没再回答,只是微微笑着。
此时,陈萱玉端着一杯红酒,穿着深紫色晚礼服,优雅地踩着高跟鞋朝他们走来。
明楼早料到会在这场合见到她,脸上表情处变不惊,没想到陈萱玉居然也像没事似的,大方的向他打招呼。
「春酒联会之后一别,已有月余不见,明先生不知可好?」陈萱玉笑问道。或许因为在公开场合,所以她并没有像先前那样喊他楼哥。
明楼知道她暗问枪伤之事,微微一笑,说:「多谢关怀,一切安好。上回莫名上了报纸,希望没有造成陈小姐的困扰。」
「有曝光率对我们歌星来说是好事,若不够有名,那些记者可连挖掘私事都懒。」
「说得有理。」明楼笑了笑,从路过的服务员托盘上端起一杯酒,敬陈萱玉。
阿诚四处张望,问:「怎不见若兰呢?」
陈萱玉笑说:「她肚子渐显,不适合在公众场合出席了,她有请我替她向你问好。」
「原来是这样。」
众人一阵闲聊后,明楼和阿诚便去向杜仲亮道喜。
杜仲亮收了阿诚的油画,果然如明楼所料,爱不释手地仔细端详再三,连声夸赞阿诚用色鲜明、画得栩栩如生,阿诚被夸的都不好意思了。
平常阿诚跟在明楼身边出席宴会,总是亦步亦趋、谨慎寡言,扮演好一个管家角色。就算被问起,他的身分也是"明长官的秘书"。
这是第一次,明楼和阿诚待在一起,可阿诚却比明楼耀眼。明楼反而成了他的附属品,被介绍时,他的身分成了"阿诚少爷的大哥"。
对此,明楼也不介意,就笑陪着阿诚与其他人交际应酬。
晚宴进行到后半场,宾客们吃饱喝足,便开始在中央跳舞,或者三三两两拿着餐后酒,聚集在一起闲聊。
明楼总算明白杜仲亮为何只宴请亲朋好友了,因为这样的生日宴才真是温馨又放松、宾主尽欢。
陈萱玉说她家最近想买幅画,但不知道如何挑选比较好,就把阿诚找去一旁,说是想问问他这个专家的建议。

明楼本也要一起跟去,没想到却被杜仲亮叫住。
杜仲亮手里拿着两杯红酒走来,一杯递给他,说:「明先生,老夫能和你碰面机会不多,趁着今天,有点事想和你聊聊。」
明楼接过酒杯,道:「杜先生,请说。」
杜仲亮笑而不语,径自往露台外走去。明楼见状,也跟上前去。
露台上安静无人,微凉春风拂面,上海璀璨的夜景毫不保留地呈现在眼前。
明楼一看就知杜仲亮是特地让陈萱玉支开阿诚,将自己带来此谈话,便有礼的说:「不知杜先生有何指教?不妨直说。」
「那老夫就不拐弯抹角了。」杜仲亮清了清嗓子,说:「其实,阿诚是老夫失散多年的独生爱子。」
闻言,明楼心中一惊,他眉间暗动,握着红酒杯的手指撺紧了一下,但面上还是维持着平静。
阿诚是杜仲亮的儿子?这怎么可能呢?
「杜先生,您这话说得......恕明楼直言,阿诚出生就在育幼院,后来辗转来了明家,他的身世对我们而尚是个谜,您又怎能断定他是您的儿子?」
「血缘之事自是不能开玩笑,老夫已有查证,才敢如此断言。」杜仲亮微微一笑,眼底有着婉转的温和。
明楼见杜仲亮不像在这种事上说假话之人,便客气说:「明楼愿闻其详。」
「不知阿诚是否和你说过,有关我儿子失散的缘由?」
「有的,我略知一二。」
「老夫第一次见到阿诚,也是在这里,我一眼就觉得他是我儿子,因为他和他母亲长得实在太像。后来,我辗转找人打听,发现他不真是明家少爷,这激起我继续追查的念头。」
杜仲亮喝了口红酒,又说:「若兰告诉我,阿诚说自己小时候被父母抛弃在上海育幼院,我私下去打听,他们都说不记得阿诚是谁,可当我一提起那孩子身上曾戴了一块写着"诚"的金锁片,有一位老嬷嬷就想起来了。他说金锁片已被卖掉贴补育幼院开销,那个叫做阿诚的孩子,则被一位叫做方桂的女人抱养了。」
明楼震撼地听着,他喃喃道:「方桂,方桂就是桂姨呀......」
明楼把整件事想过一遍,终于明白,为何第一次看到小佟时,就觉得他对阿诚别有目的,还有白若兰,为什么要千方百计来和阿诚攀关系打交道。原来,都是为了杜仲亮。
杜仲亮从怀中拿出一张泛黄的老照片,他把照片递给明楼,说:「这就是我的妻子,当年青帮内乱,老夫安排她带刚出生的儿子来上海投靠吾弟月笙,不料途中失去音讯。我想,她定是遇上什么困难、自身难保,只好将我们的儿子放在育幼院门口。」
明楼见那照片里穿旗袍的女子,笑起来和阿诚那么像,那对眼睛简直是同个模子刻出来的。
自此,明楼已经完全相信杜仲亮所言。
「杜伯父,您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让阿诚认祖归宗吗?」明楼问得有些急切。
这个讯息太让他震惊了,因为杜少爷的身份将对他们的生活产生翻天覆地的改变,而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如果阿诚真是杜仲亮的独生子,那他们之间的感情将更是困难重重,一个大姐恐怕已令他们招架不住,若再来一个杜家,他不确定阿诚是否还能勇敢坚持?


待续...... 58 双毒会面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终于!杜爸爸对明楼直言啦!!!
看明长官在岳父面前一脸懵逼的样子,真是大快人心~
明长官小气得连送生日礼物都想着要报公帐,
知道那是岳父大人之后,这下他应该脸都绿了~23333

评论 ( 19 )
热度 ( 146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