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58


58 双毒会面
 
杜仲亮看着明楼的表情,仿佛早已探知他心思。心忖明楼既已称自己为杜伯父,看来已是相信他的话。他莞尔,直言道:「你放心,老夫没有要拆散你们的意思。」
闻言,明楼愣住。拆散?为什么杜仲亮用的是这样的词汇?
他还没反应过来,杜仲亮又说:「我已经听小佟说过你们的事了,不得不承认,刚开始确实有些震惊,但我知你真心待他,也就不那么介意。每次听阿诚提起你,总是满心欢喜、神采飞扬,我喜欢看他高兴的样子。或许只有待在你身边,他才能一直保有幸福。」
「杜伯父,我......」明楼顿时哑口无言,愣了愣,才歉然地说:「对不起,我们都不是故意的,但我谢谢您能理解。」
「别谢我,是我才该谢谢你。」杜仲亮伸手握住明楼,说:「是你把阿诚栽培得这么出色,在我们父子分隔两地时,给了他家庭的温暖和照顾,老夫永远都欠你们明家一笔。」
「这是明楼应该做的。」明楼回握杜仲亮的手,心中情绪激动地翻腾着。原来阿诚的父亲竟是这样宽厚之人,而且,还与他们有着共同信念。
「是否要我把阿诚找来,让您亲自对他说?」明楼问。
杜仲亮笑着摇摇头,道:「孩子,看到阿诚有你疼着,老夫已经觉得很满足。今日和你说这些,原本也是再三犹豫,我不愿打扰他现在的生活,可后来想想还是不放心,觉得至少应该和你谈谈,毕竟老头子也六十了,人生不知还剩多少光景。」
「伯父千万别这么说,您肯定会长命百岁的!」
「听我说完。」杜仲亮拍拍明楼的手,安抚道:「阿诚姓明或姓杜,我都不在意,可老夫名下大部分财产还是得留给他。我已将要让阿诚继承的部分房产和钱,交给芳雄和若兰代管。过阵子,我会转手一些公司股份给你,希望你将来亲手交给阿诚。」
「您的嘱咐,明楼一定遵从,但......您真不考虑自己做这件事吗?」
「我觉得现在这样很好,在没有破坏他原来生活的情况下,咱们父子还是享有了一些亲情,分隔多年能知道他安好,我已心满意足。至于认不认亲,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杜仲亮豁达一笑。那超脱俗世的气度与见识,让明楼觉得震动不已。
杜仲亮又说:「现在是战时,老夫虽不在前线,但每天仍过着风口浪尖上的生活,我明白你们在新政府的处境更加艰难,所以请你务必保重自己,这样,我才能放心把阿诚交给你。」
「杜伯父您放心,明楼一定珍重,一定好好保护阿诚。照顾他,疼惜他。」明楼坚定地,在杜仲亮面前起誓。
杜仲亮宽慰一笑,与明楼举杯互碰。一场惊人的身世揭密,就在不为人知的角落,产生崭新的共识。
杜仲亮的生日宴后,阿诚发现大哥看他的表情变得有些特别。他也说不上是哪里怪,但就觉得大哥似乎异常兴奋。
晚上回到家,明楼一进房便抱着阿诚不放,直说:「大哥今天真是觉得特别高兴。」
「大哥,你是不是酒喝多了?」
「没有,只是忽然发现,能跟你走到一起,有多么得来不易。」明楼抱着他,感性的说:「今天见到你在晚宴中被其他人围绕着,感觉你像是回到了家,如果你真有家人,一定也是那样的情景。」
「大哥,我的家人就是你。」
「是、是,我知道。」明楼紧紧地抱着阿诚,说:「但我还是谢谢你的父母生下你,无论他们是谁;无论他们在哪,若不是他们,我永远不会知道自己能如此深爱一个人。」
阿诚虽不明白大哥为何突如其来发表这么多感言,但他被明楼的话深深感动,忍不住回抱住明楼,献上一个缠绵的吻。

隔天早上,明楼和阿诚一如往常到餐桌,与明镜、明台一起吃早餐。
明镜拿着《申报》,边看边惊叹,问:「阿诚,这是怎么回事呀?」
阿诚从明镜手上接过《申报》,上头斗大标题写着"知名演员白若兰正式宣布隐退"。
阿诚昨晚在杜仲亮的生日宴上已听说,没想到这么快就上了报纸。
「阿诚,白小姐这是怎么了?突然就宣布隐退,事先也没个征兆。」明镜关心问道。
「她......」阿诚看了看明楼,又看了看明镜,心知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只好老实说:「她有身孕了。」
明镜一听,惊呼道:「什么?阿诚你要当爸爸了?!」
闻言,明台一口粥差点笑喷了出来。他连忙捂住嘴,但仍捂不住笑意。
明楼无言的看了自家大姐一眼,继续低头吃早餐。
阿诚一脸窘困,说:「不是的,大姐,白小姐她早有对象,只是我不知道罢了。」
「啊?怎么会这样?」明镜失望之情全写在脸上,说:「那、那阿诚你别伤心呀,大姐有机会一定帮你物色个好姑娘。」
「大姐,真不用啦!」阿诚尴尬的说着。一提这话题,他的愧疚感又上来了。
明楼一看他表情便知,连忙三两口把粥喝完,提着公文包就起身,说:「大姐我吃饱了,先赶着上班了。阿诚,快点,别磨蹭!」
阿诚见状,把汤匙一放,赶紧跟在明楼身后离开,留下一脸错愕的明镜,以及忍俊不住的明台。
明楼坐上车,看着阿诚,说:「你别因为大姐的话又内疚了,你注定摆脱不掉我的。」
「我......」阿诚欲言又止,但他不想让明楼烦恼,于是顺从地说:「我知道。」
阿诚发动车子,然后把车驶出明公馆。
路上,明楼突然说道:「对了,那天去挑的生日礼物还是别报公帐了,我自己出钱。」
「万宝龙的墨水笔?」阿诚愣了愣,问:「怎么突然改变心意了?」
「这......」明楼略拉了长音,心忖不能讲自己昨晚竟得知杜仲亮是他的......嗯,老丈人吧?明楼清了清嗓子,说:「我和杜伯父相谈甚欢,所以我认为礼物还是自己花钱买比较有诚意。」
「喔......好吧,我去办公室就帮你处理。」
明楼温柔摸了摸阿诚的头,说:「先去南京路咖啡厅,我知道你刚早餐都来不及吃。」
「嗯。」阿诚点了点头,心里觉得暖和。
他明白,只要跟明楼在一起,对大姐的愧疚感便会如影随行。
但他们感情越深,他似乎就越能平静看待这件事。
或许有一天,他也会勇敢到能站在大姐面前说他爱大哥吧?

午后,阿诚走进明楼办公室,神色显得严肃。
「大哥,毒蜂约见面。」
「什么时候?」
「今天晚上,地点你选。」
「这么急?」明楼思索,说:「也好,是时候该算算账了,就约乡村俱乐部。」
当晚,王天风依约出现。郭骑云和阿诚守在门外,明楼和王天风在俱乐部厢房里密会。
他们隔着一张专业牌桌遥遥对坐,明楼冷眼看着王天风,恨不得上前抽他一顿。但仍是克制地说:「你居然还敢来见我。」
王天风一脸乖张,挑衅似地说道:「你居然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明楼一听,大手往桌上重拍,整个人站起来,怒道:「现在是你欠我的!」
「我欠你什么?」王天风皱起眉,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对于王天风的态度,明楼更为不悦,说:「你有问过我吗?」
「我为什么要问你?我是在执行任务。」
「可你带走的是我弟弟!」
王天风嗤之以鼻:「正因为他是你弟弟才会被带走,你不怪自己反而怪我?真是笑话。」
「他从头到尾都不在局里,若非你硬把他拉下水,他早已在香港读他的书!」明楼对王天风总是这样自视甚高的态度感到不满,如果不是王天风,他根本不需要操心明台。
「我是把他拉下水,但我也教会他游泳。」
「可你正一点一滴的把他淹死!」
「现在是战时,你和我都能死,唯独你兄弟不能死?」王天风冷道。
明楼深吸口气,觉得见到王天风就让他烦躁,头也开始隐隐作痛。他坐了下来,敛了敛躁怒的神色,试图让自己恢复应有的冷静。
「你回上海前设局,误导明台杀毒蛇,你是何居心?」
「试问,毒蛇死了吗?」
「那是你算准了他不会真对我下手。」
「既然你知道,又何必问我。」
明楼瞪视着王天风,觉得这人每次只要一出现,就有本事让自己大为光火。
明楼再度缓了口气,决定直接谈正事,否则再说明台,他不保证自己能不冲上去掐他。于是道:「死间计划既已得到第三战区行政长官批准,那么接下来,上海又将成为浴血战场,你没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到底是浴谁的血,还说不定呢。」王天风嘴角轻撇,彷佛正在谈论天气似的。
「我差点忘了,你喜欢即兴发挥。」明楼看着王天风,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审视感。
「是啊,你懂的,我一贯自以为是、不听命令,但我这样,也风光了几年。」
明楼嘴角轻撇,说:「我就知道,我们两个没有办法合作。」
「我们不需要合作,你只要做两件事。」
明楼睥睨着王天风,不想继续再和他贫嘴下去,便简洁扼要开口:「说。」
「明天晚上八点,我假装与人交易第三战区密码本,到时你就放出线报,引76号在斯各特路埋伏抓我,让他们人赃俱获。」
闻言,明楼瞪大眼睛,问:「人赃俱获?你这是准备进76号了?」
「是。」
「你要知道,一旦进了76号,那可不是去喝杯咖啡这么简单。」明楼强调。
「我预留24小时让他们严刑拷问,等他们将密码本复制完毕,一定会逼我送去给下线,让下线带去第三战区。」
「密码本肯定是假的,可他们怎会轻易相信?」
「我会有我的说词,但你得配合做第二件事。」王天风不急不徐说道:「后天晚上八点,我会在霞飞路把密码本转交给林参谋。」
「然后呢?」
「然后,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说服76号跟日本人,你都得让他们立刻处死我。」
 
 
待续...... 59 死间计划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杜爸爸真是实力宠儿~连财产都已经分配好了,
木娄你可要好好保管岳父大人交给你股份呀~
 
死间计划终于上线了,这个计划跟电视版的不同,而且后面发展也会完全不一样
王天风老师的性格也是稍稍跟电视版有点出入的(虽然还是一样傲娇)
然而我要再次强调……我是个谍战渣!!
我的脑浆有限,所以接下来可能会很卡,不只是文卡,可能连逻辑都会卡……
我已经做好可能没办法一直连续日更的思想准备了
就请各位小伙伴们高抬贵手,别太认真的推敲细节阿~~阿阿阿阿阿阿

评论 ( 28 )
热度 ( 136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