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59


59 死间计划

「你疯了?!要我说服他们杀你?」明楼瞪着王天风,觉得他真的是疯了。
「我不能用交换条件让他们放了我,只有我死,而且是死在新政府手里,他们才没办法继续追查下去。这样,当第三战区取得胜利时,76号也将面临一次大换血。」王天风语气平稳地说完,没有一丝犹豫和惧怕。「记住,明晚八点,司各特路与江西南路交叉口。这只是揭开序幕的前奏,后面,就靠你的嘴上功夫了。」
明楼此时才窥见死间计划的全貌。王天风要用自己的死换取胜利,因为现在,那怕只是区区一场胜利,都能对大局有着振奋人心的鼓舞。
明楼按压自己的眉心,只觉得头更疼了些。
他是讨厌王天风,这疯子做事方式跟讲话态度,样样让自己不满,况且他是军统的人,在本质上与自己分属不同阵营,所以老实说,他根本不在意王天风死活。
但王天风满腔热血为国、甚至不惜牺牲生命,这与自己是绝无分别的。明楼对于这样的人,就算再讨厌,心底仍是有几分尊敬。
「既然你以决定走一条艰辛的路,那我成全你。」明楼神色一敛,大有敬重的意味。
「我死后,上海站就是你的天下,你必须以汉奸的身分继续活下去,你走的路,不见得比我轻松。」王天风眼神里有着慷慨赴义的激昂,接着道:「为此,我必须跟你说一声谢谢;也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明楼盯着王天风道:「我也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不过不是为了你,是为了你的忠诚。」
王天风似是不在意,说:「明台是我亲自认可的接班人,以后,他就归你了。」
「他本来就是我弟弟。」
王天风面露微笑,说:「其实你我都不得不承认,明台天生就是块做特工的料。」
事已至此,两人都知无须再多言,王天风站起身,明楼也跟着起身。
他理了理自己的西装外套,走向王天风,伸出手,说:「抗战必胜。」
这是明楼这辈子第一次与王天风握手,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明楼看着他,所有心情只化为四个字,抗战必胜。
王天风伸手回握住明楼,坚定而有信念地说:「抗战必胜。」

与王天风会面过后,明楼连夜通知朱徽茵伪造一组电文,上头写着有关毒蜂重返上海交接密码本的任务,诱导汪曼春在指定的时间前去抓人。
他再三确认电文内容,核对明天细节,也与罗芳雄通了电话,先告知他军统方面将执行死间计划,以免临时需要借助于他。把所有事都交代完毕后,明楼终于可以歇息了。
此时,阿诚也正好忙完,来到明楼房里。
他见明楼坐在沙发上,脸色有些不对,便问:「大哥,又头疼了?」
「下午开始,就有些隐隐作痛。」
阿诚二话不说,连忙打开抽屉拿了阿司匹灵出来,但只看了一眼,又把药放回抽屉。
「怎又放回去?」明楼问。
「还装傻,药明明少了两颗,你已经吃过了,今天不能再吃。」
「可我现在疼得不舒服。」明楼一脸无辜的样子,看在阿诚眼里倒有点像是在撒娇。
他走过去沙发坐好,看着明楼,然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明楼勾起一抹笑,顺从地在沙发躺了下来,将头枕在阿诚腿上。
阿诚伸出手,修长手指分别轻压在明楼两边太阳穴,微微施力旋按,慢慢放松他的头部。
「如果我一头疼马上就能享受这种服务,那我再也不吃药了。」
「大哥,一直吃药也不是办法,伤身。」
「当年来这么一枪,我也不愿意,这头痛我看是无解了,还好有你帮我揉揉。」
「等王天风的计划尘埃落定后,你得好好去看个医生,该吃中药调养就乖乖的吃,吃个一年半载的,我就不信调不好你的身子。」
「好,都听你的。」明楼闭上眼,觉得头部慢慢放松下来。耳边听着阿诚手指摩挲自己的头部发出的沙沙声,渐渐觉得疼痛似乎减缓了些。
他突然想到桂姨,睁开眼问道:「小佟跟桂姨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阿诚看着明楼,眼神一暗,说:「我还没想好,最近事情太多,我想等这阵忙过去,再来好好思考这事。」
「也好。」明楼微微一笑,再度把眼闭上,享受阿诚的按摩。
阿诚此刻,关心的不是小佟和桂姨,他关心的是明台和王天风。
他听闻王天风的死间计划,只觉得心里一团乱。看样子,若明台真喜欢王天风,他肯定是单恋,王天风这样不顾一切去死,他不确定明台得知消息后,将会做出什么事来。
「大哥......」阿诚开口,犹豫着是否要跟明楼商量此事。
「怎么了?」明楼睁开眼,温柔问着。
阿诚注视着明楼那对晶亮的眸子,突然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王天风的计划已是板上钉钉,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况且明台的事纯属臆测,他不能让明楼在此时有不理智的担忧。
「没事。」阿诚话锋一转,说:「我只是觉得你长得这样好看,将来无论几岁,一直都会有女孩子喜欢你吧?」
闻言,明楼嘴角扬起一抹微弯的弧度。他坐起身,把脸靠到阿诚面前,笑说:「该烦恼这种事的人是我吧?我家阿诚长得更好看,而且年轻力壮,不管男女都会喜欢。」
「什么叫做不管男女都会喜欢?真是一派胡言。」阿诚噗哧一笑。
「你瞧,笑起来简直要勾人魂魄,我可不许你以后对别人乱笑。」明楼故意扳起脸孔说着,但眼底藏不住笑意和溺爱。
「连笑都要管,难怪大姐说你法西斯。」阿诚故作生气地睥睨着明楼。
「只要是你,什么都归我管。」明楼带点霸道地吻上阿诚的嘴,将他缓缓推倒在沙发。
他吸吮着阿诚柔软的唇瓣,倏然轻巧啮咬;倏然温柔舔吻。
阿诚抵不住明楼那柔情似水的亲昵,伸手勾住他的颈子,终究是回以热情。

隔天,明楼在办公厅里静候着死间计划的到来。
阿诚走进办公室,为明楼送上一杯咖啡。
两人对望着,似是有千言万语,但没人先开口。
阿诚知道明楼面上不说什么,但肯定忧心忡忡。王天风虽与他们分属不同阵营,但说到底也是为国牺牲。
不晓得郭骑云跟于曼丽参与了多少细节?或者,他们两个也跟明台一样被蒙在鼓里?
想到明台,阿诚就更觉得满腹难言之隐,他依然纠结在明台是否喜欢王天风的问题中。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明楼看了一眼腕上的表,说:「还有十分钟。」
根据王天风的假计划,他会在八点整进入司各特路跟江西南路交叉口的电话亭里,假装电话亭角落藏有密码本胶卷,拿了之后就会不动声色的离开。
76号的人已经由汪曼春带队,去了电话亭周边做定点埋伏,就等着王天风出现。
明楼看着表,忽然对阿诚说:「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大哥,别想太多,打起精神来,这漫漫长夜,还有很多事等着我们应付。」
「是啊,死间计划一出便不能回头。」明楼思索着,突然问道:「阿诚,王天风死了以后,我们该怎么跟明台说?」
闻言,阿诚心中微微一惊。战战兢兢问:「什么?」
明楼没注意阿诚表情的异常,只是喃喃着:「他毕竟是明台的老师,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突然牺牲了,你觉得以明台那个性子,能接受吗?」
阿诚听着明楼言下之意,知道他没把事情联想到爱情上头,于是安慰道:「这就是我们的宿命,随时准备牺牲,不只为自己做准备,也要为看着同伴死去做准备。」
此时,明楼桌上的电话忽然响起。
他急急看表,距离行动尚有五分钟,电话应该不是汪曼春打的。可若不是汪曼春,又会是谁?这时候已经是政府办公厅下班时间,应该没有任何人会打电话进来。
明楼跟阿诚对望一眼,阿诚接起电话:「喂,您好,这里是明长官办公室,我是秘书阿诚。」
阿诚只听闻对方一句话,便瞪大眼睛,整个人忽然紧绷了全身,他惊慌失措的连声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明楼在一旁看得焦急,但他无法询问任何事,只能等阿诚讲完电话。
「不......不、这计划我们绝对没跟任何人说。」阿诚的手在颤抖,连说话声音都抖着。「不!你别轻举妄动,容我想想法子、容我想想......」
阿诚挂上电话,脸色一下子刷白了。他对上明楼焦虑的眼神,说:「大哥,王天风说明台刚才袭击他,重手把他打晕之后抢走密码本胶卷。」
「什么?!」明楼倏地朝桌上一拍,整个人诧异地站起身。「明台?抢密码本胶卷?为什么?」
「他说自己失去意识前,听到明台最后一句话是"老师,如果一定有人要死,我去,你留下"。」阿诚说完,已经明明白白知道,明台爱的人确实是王天风,他只后悔自己没早点确认明台的心意。
阿诚重重地朝桌面上击落一拳,满心自责。
「明台?明台竟然要去代替王天风?」明楼陷入震惊,临时的变故让他们都招架不住。
阿诚拿起外套就要出门,明楼眼捷手快一把拦住他,说:「阿诚,不能去!」
「大哥,现在会被抓的人是明台,我必须去!」
「不行。」明楼缓了缓气,已经稍微镇静些,连忙说:「八点了,行动已经开始,现在赶去也来不及。」
「那我们怎么办?在这干耗着吗?」阿诚急问。
「我们等,等汪曼春抓到人,她自会打过来。」明楼深吸一口气,沉着道:「现在情况越糟,越不能自乱阵脚。我们也不是干等,现在,得在最快时间内想出对策。」


待续...... 60 明台被捕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死间计划正式上线就杀得楼诚二人措手不及~
这篇文的明台CP确定是天台来着,老师不会死也是肯定的
但我还没决定微天台要微到什么程度~
老师对明台的态度目前仍是未知,只能说他现在把国家看得比儿女私情重
他会不会因死间计划而被明台感动呢?目前也还未知。

昨天更新后,在贴吧上收到特别多小伙伴的鼓励,感觉受宠若惊!
尤其很多人写了长篇的留言,跟我分享了许多自己对这故事的想法
当时初衷只是想写一篇楼诚的同人文,开了坑就这么莫名摔了进来
也没想到竟会获得许多共鸣~
看到长篇留言总是让我特别开心,谢谢你们没有看完文就跑走,而是愿意花时间写下一些东西,让我知道你们喜欢这文章也好;或者喜欢我也好
总之~感谢!

评论 ( 15 )
热度 ( 141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