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60


60 明台被捕

明台代替王天风去执行死间计划,无疑对明楼和阿诚投下一颗震撼弹。
两人从接到王天风通报开始,虽然只过了十分钟,但他们感觉像过了十小时般漫长。
汪曼春还没打电话进来,明楼办公室整个陷入低迷的气氛。
等待期间,阿诚向明楼说了先前在明台房里所见,说看到他小心擦拭着王天风送的表,还有明台对王天风各种维护的言语,因此自己早就怀疑明台喜欢的人是王天风。
「对不起,大哥,全都是我的错,若我早点确认,就不会发生这事了」阿诚自责地说着。
听着阿诚的话,明楼想起明台回到上海后的种种言行;想起他去相亲时故意说自己喜欢男人;想起他知道自己和阿诚在一起时,提出保密的交换条件......「不是你的错,我早该发现的,明台有那么多的征兆,而我却从未仔细推敲过背后原因。」明楼扶着额,往办公桌上重重一靠。
「可我想不通,你跟王天风的谈话,他怎会知道?」阿诚疑惑道。昨天他和郭骑云守在门外,明明没任何人靠近过。
「乡村俱乐部虽是娱乐场所,但也是新政府官员常去商谈要事之处,因此守卫一向森严。可我们昨天的厢房在一楼,若明台真的跟踪王天风而来,我想以他的身手,要躲在窗外偷听也不无可能。」明楼思索着,又喟叹了一口气。
「明台竟然喜欢王天风,怎么会这样。」明楼像是仍不敢相信似的低喃。他就知道,一跟王天风扯上边,准没好事。这下子,连明台都赔上了。
明台出事,明楼最怕的是大姐的反应。大姐视明台为珍宝、爱入心底,他真没办法想象大姐知道此事会有多伤心。
他和阿诚对望着,时间漫长得如同坐牢,但其实也仓促得不容浪费。
明楼没时间发火;也没时间想后果,他理了理自己的情绪,说:「如果明台真的被捕,接下来,我们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回家,南田一直想拉拢你,你一定要趁机撇清与我的关系,必要时,诬陷我可能是抗日份子都没关系。」
阿诚急急开口,说:「大哥,我绝不会为了自己开脱就......」
他还没说完,明楼便打断了他:「这不光是了你自己,也是为了我们大家。如果明台被证实是抗日者,无论我知不知情,都不能洗刷罪责,你跟我一起连坐并没有好处,唯有你置身事外,才能找到机会帮我。」
阿诚看着明楼,在情感上不愿让他一个人背负这么大的压力,可在理智上也明白他说的都是对的。
阿诚在无可奈何之下,只能顺从地点头。

明楼快速做了点分析,再跟阿诚简单扼要说一些应对方案。阿诚仔细听着,觉得这次或许真像明楼所说,没这么容易收场,最差情况可能还会送命。
明楼看着阿诚,眼底写满不舍,道:「我觉得你刚说得特别好,这就是我们的宿命,随时准备牺牲,不只为自己做准备,也要为看着同伴死去做准备。」
「谁都会说,但事情轮到自己头上,谁又真的准备好?我想,大概只有王天风那样的疯子,才能说他自己准备好了吧。」阿诚黯然道。
明楼忽然上前,一把抱住阿诚,说:「阿诚,如果,我说如果,我和明台都回不来......」
「不会的!」阿诚打断他的话,急道:「你们一定平安无事。」
明楼稍微放开阿诚,睥睨着他,说:「凡事总有万一,我得说完才安心。」
阿诚迟疑一下,但看明楼神色坚定,退让道:「好吧,大哥你说。」
「如果我和明台回不来,你要马上带大姐离开上海,罗先生一定会帮你的忙,你们就回延安,如果我牺牲,组织会善待你和大姐。」明楼停顿了会,又说:「遇到任何困难,别怕,就去找杜伯父帮忙,他是......他是个侠义之人,一定会设法帮你。」
「如果你真出事,恐怕他置身事外都来不及,又怎会愿意帮我?」阿诚消极的说着。一想到明楼孤身犯险,他整个人都觉得片刻难安。「杜叔叔犯不着拿自己来跟我们赌。」
「我现在没办法跟你解释,但你相信我,只有杜伯父他绝不会害你,而且会倾尽全力帮你。」明楼坚定的说着。
他们终有一天都会死;都要为国家牺牲,但他们不能全死在一起。
如果这次是自己和明台,那就意味着还不能轮到阿诚。阿诚必须活下去,身为杜家少爷的阿诚,一定能活下去。
阿诚看到明楼信誓旦旦的样子,也只能点点头。
此时,桌上的电话终于响起。铃声回荡在办公室里,显得特别嘈杂。
该来的仍是避不开,明楼伸手接起。
电话另一头的汪曼春,语带保留,试探性说:「师哥,今晚的行动出现意外发展,你能否亲自来一趟76号?」
「怎么了?」明楼故作镇定问道。
「我们......我们抓到的人,是明台。」
「什么?!」明楼佯装震惊,说:「怎么会?不可能,这当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是不是误会还不好说,总之,师哥你还是过来一趟吧。」
「好、好,我马上来。」明楼匆匆挂上电话,与阿诚对望着。
「真是明台?」阿诚问。
明楼点了点头,说:「咱们就按刚才说的,分头行动,我过去76号,你去找小佟他们,记得先给家里打电话。」
「知道,就说明台面粉厂机器故障,他要留守盯人修理,然后说我们临时出差,这两天都不会回去。」
明楼点头,一手抚上阿诚的脸颊,说:「一切小心。」
「你也是。」阿诚说完,忍不住在明楼嘴唇印下一吻。
明楼笑了笑,拿起外套便离开办公室。

明楼到了76号,汪曼春便屏退左右,单独和明楼在办公室里谈。
「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抓毒蜂吗?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明楼急问。
「师哥,我也很错愕,但电话亭里的人是明台,而且他身上确实藏有密码本胶卷。」
明楼瞪大眼睛看着汪曼春,说:「这、这肯定是误会,明台不可能是毒蜂,毒蜂已经在上海活动好几年,不可能是他。」
「师哥你别慌,我也知道明台不是毒蜂,但他很可能是毒蜂的下线......毒蝎。」
「他说了他是吗?我不信!」明楼摇头,脸上表情阴沈的吓人。
「师哥你别激动,明台现在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冤枉的,说他只是为了钱才帮人送货,他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
明楼一听,稍稍松了口气,心忖明台这小子还算聪明。他脸色微微一敛,说:「难道我们明家还缺钱让他花吗?」
「明台说,你们给他的零花钱根本不够他买礼物讨女孩子欢心,所以他才想赚些外快。」汪曼春说着,仔细看着明楼的反应,问:「师哥,我得跟你说,无论他说的是真是假,这份密码本胶卷都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所以我们得照正常程序来。」
「我懂、我都懂,」明楼喃喃自语,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说:「曼春,妳能不能带我去看看他?我想亲口听他说。」
汪曼春看着明楼,颔首同意。
他们来到阴暗湿冷的审问房,只见明台坐在木椅上,双手被捆在扶手上动弹不得。
明台满脸惊慌错愕,一见明楼,连忙颤抖说着:「大哥、大哥,救我,我是无辜的。」
明楼看他除了被捆绑之外,身上暂时没受什么伤,心里稍稍放松些,直接劈头就骂:「混账!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大哥,我没有啊,我莫名就被抓来了!」明台喊着。
「没有?没有怎么会在你身上搜出抗日份子的密码本?啊?」明楼提高音量,气急败坏地骂道:「我们家少给你吃还是少给你喝了?需要你明少爷出去挣这种不干不净的钱?」
「我、我没有啊,我只是帮忙送个东西,他们说只要我明晚八点送去霞飞路,就会给我五百块酬劳......」
明台话还没说完,明楼朝他一巴掌甩过去,清脆的响声让汪曼春表情也为之一动。
明楼气道:「为了区区五百块,现在你就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你不知道上海处处有人要暗算我吗?我若是有了一个抗日份子嫌疑的弟弟,你让我在新政府有何颜面立足?」
「大哥、大哥,对不起,我错了,我真的不知道......」明台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急道:「大哥,我现在也还没送到,就不算抗日分子吧?那钱我也不要了,你让他们放了我吧!」
「我现在什么也帮不了你,你自己好自为之吧,76号的人要你做什么,你就乖乖配合,不要再给我惹事生非了。」明楼叹了一口气,满脸怒意的离开审问房。
只闻明台在背后,叫嚣着大哥只顾自己、不管弟弟死活,拼命又哭又吵,谩骂不休。


待续...... 61 桂姨的儿子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虽说他们早都做好为国牺牲的准备,但事到临头,大哥还是希望阿诚尽可能活下去,
大哥提前知道杜仲亮的身分,这时心里应该感到万分安慰吧?
毕竟若是自己不在,也有人会好好照顾媳妇了~

咱们小明少爷还算是聪慧,虽然奋不顾身的替代了老师,不过倒也不是有勇无谋~
不过这样写就真的是回不去原剧啦~我好方

评论 ( 13 )
热度 ( 146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