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61


61 桂姨的儿子

看过明台之后,明楼回到汪曼春办公室,扶着额头在沙发上坐下。
汪曼春走到一旁,替明楼倒了杯水,双手拿着递给他,安慰道:「师哥,虽然是人赃俱获,但我还是会尽量救明台的......」
明楼大手一挥,甩开汪曼春的杯子,玻璃杯落地,应声碎裂。
明楼怒道:「别跟我提什么人赃俱获,赃是有,可人呢?明台肯定不是我们要抓的人。」
「师哥,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也是从明台小时候就看着他长大,一样不敢相信他会去加入抗日组织。可是证物摆在眼前,我们要理性一点,不能感情用事。」
「妳看不出来吗?这肯定是有人要陷害我,妳说,有什么比一个抗日份子的弟弟更能打击我的地位?」
「师哥......」汪曼春抓住明楼双肩,说:「我一定会查清这件事,但你要相信我,我比任何人都维护你、支持你,只有我是全心全意对你的。」
明楼看着汪曼春急切的神情,缓了口气,低语:「曼春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
「我懂,我都明白,没关系的。」
「曼春,你听我说,明台......明台他从小就是骄纵的少爷脾气,都怪我惯坏了他,让他成为这种无法无天的性格,可是他本性是很单纯的,像他这样的人,不可能会是军统那个狡猾又让我们束手无策的毒蝎。」
明楼的话,对汪曼春的说服力有限,汪曼春在工作上是冷血无情的,她只相信证据;只相信眼见为凭。现在,明台就算不是抗日份子,但他仍是撕开军统上海站的关键人物,因为这是76号现在所有行动中,与毒蜂距离最近的一次。
汪曼春没有正面回应明楼,岔开话题说:「密码本胶卷我已送去比对复制,明天,我会要明台把密码本送到下线,让他们带去第三战区,届时就能误导抗日者、让日方占得进攻的先机。」
「如果明天,下线真带了五百块来给明台,是不是代表他就真是无辜了?」
「虽然五百块交易也可能是抗日者早就设好的防火墙,但或多或少也能让明台稍稍撇清关系,只是......师哥你知道,他进了76号,没吐出些东西是不可能离开的。」
「我相信明台绝不是抗日份子,但我知道妳有妳的工作,该怎样就怎样吧,毕竟我现在也成了嫌疑份子,什么也做不了。」
明楼故意喟叹一口气,面露无奈地往沙发椅背重重一靠。不过心中,已增添了几分把握。

在明楼跟汪曼春周旋的同时,阿诚去十二月酒吧找佟光仁跟罗芳雄。他们两个一见阿诚凝重的脸色,便觉得事态严重,只听他说了两句,当下就决定去杜公馆讨论比较安全。
路上,阿诚把明台抢走密码本胶卷,以及跑去替代毒蜂被抓进76号的事都说了一遍,除了明台喜欢王天风的事情没提。
晚上将近十点,他们抵达杜公馆。杜仲亮见阿诚在这时间突然来访,面上表情有些惊讶,不过马上就恢复一贯的温和热情,招呼他们进客厅。
徐妈泡了一些茶过来放好就退开了,杜仲亮、罗芳雄、佟光仁和白若兰,四个人围坐在阿诚旁边,开始听他谈正事。
「小佟,有件事我一直难以对你启齿,原本想找适当的时机再告诉你,可现在,恐怕不得不说了。」阿诚喝了口热茶,脸上表情显得肃穆。
「说吧,这里都是自己人,没事。」佟光仁鼓励地说着。
「这件事有关你的生母。」阿诚试探性起了个头,观察佟光仁的反应。
佟光仁微微一愣,道:「我十二岁时,曾跟随父亲回来上海寻找过她,可是我们遍寻无果。难道,你有她的消息?」
「有,可是,她......」阿诚迟疑一会,才缓缓说:「她投靠了日本人,现在是南田洋子手下的特工,代号孤狼。」
闻言,在场的人都大感震惊。佟光仁瞪大眼睛,说:「怎么会?」
罗芳雄思索片刻,问:「你如何得知此事?又如何判别她是小佟的生母?」
「是她亲口告诉我的,她就是桂姨,我曾经的养母。」阿诚不想说出最后那两个字,但仍说了。
「桂姨?就是那天在明公馆煮了桔茶给我喝的桂姨?」佟光仁满脸困惑。
「是的,她那天见到你,就觉得你是她儿子。后来她告诉我,当年曾被一位名叫刘岳的富商抛弃之事......」
「啊!」阿诚还没说完,罗芳雄已经讶异出声,说:「刘岳是佟风常用的伪名,这么说来,她确实就是当年和佟风有过一段情的女子?」
「她果真是小佟的生母......」阿诚虽然早已相信,但经罗芳雄再次核实,仍是感到震惊。
佟光仁在一旁听着,有些激动;有些震撼,吶吶地问:「她......她怎会成了日本特工?」
「她知道儿子被刘岳带走后,就离开上海,一个人流落到北方,后来被南田洋子纳入麾下,这才成了日本特工。」
阿诚解释着,他终究是善良的,并未将桂姨虐待自己的事讲出来。又说:「南田知道桂姨过去与明家的关系,所以特地派桂姨回到明家,方便就近监视我们,对此,我和大哥一直都是装不知情的。」
「我的生母竟然是汉奸......我和父亲为国家做了多少努力,然而没想到,她竟是国家的叛徒......」佟光仁喃喃自语,似乎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事实。
杜仲亮和白若兰都沉默不语,他们明白,这件事对小佟来说会是多么纠结。
当年佟风的海东青名号在党内可一点也不输猎鹰,他们都是铁骨铮铮的青年汉子。为理想、为抱负,不惜投身前线拚搏,纵使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小佟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下被教育长大,心中对于国家的革命情感也是相当深的,要他突然接受一个叛国者是自己的母亲,或许真是太强人所难。
罗芳雄望着阿诚,心里对阿诚来向小佟说这些事的目的,已有几分明白。他看向佟光仁,劝道:「小佟,毕竟他是你母亲,我觉得你该给他一个返回正途的机会。」
「我不确定......」佟光仁自小就与父亲相依为命,不到十岁,就已经立志要成为父亲那样游走四方的江湖人士,他也曾想过母亲,但毕竟从未接触过,因此母亲对他而言,就是个陌生人。如今,母亲虽找回来,可她却站在仇敌的阵营。这几年为了跟日本打仗,牺牲多少同志的性命;分割多少残破的家园,如今两方已是水火难融,若他接受了这样的母亲,他又怎能对得起死去的战友?
佟光仁显然面有难色。阿诚看着他,诚恳的说:「我知道你肯定很难抉择,因为连我这个养子,也都没办法接受她。可是,我希望你能和她相认,因为只有这样,她才可能成为我们的助力,我才能救大哥、救明台。」
杜仲亮看着、听着,心里大致也有几分底,他拍了拍佟光仁的肩,说:「小佟,无论你心里认不认她,我们都得把明楼和明台救出来。」
佟光仁被杜仲亮的话提醒,他振作了精神,说:「对,现在救他们才是最重要的。」他转向阿诚,道:「你放心,既然是你需要帮助,我佟光仁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区区认个亲绝不算什么难事的。」
「小佟......」阿诚对他的话动容,心底只有滔滔不尽的感谢。
白若兰在一旁听着,忍不住问:「可是......既然你们说她是日本特工,又怎样才能确认她真的倒戈?万一让她和小佟相认之后,亲情仍没办法让她走回正途,反而藉此陷你们于不义,那又该怎么办?」
「若兰分析的不无道理,但我想,阿诚既然来谈这事,心中应该也有想法了吧?」罗芳雄看向阿诚问道。
阿诚颔首,说:「我已经准备一个局,这两天就可以实行,只需要你们配合,应该就能确认她是否真心。」
「好,就等你这句话。」佟光仁点头,显然已在最短时间内,做好万全的心理准备。


待续...... 62 明与暗的周旋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终于写到小佟和桂姨的认亲线了,
纵使小佟认了桂姨,但想起她过去为日本效力的所作所为,
我猜以小佟的个性,或许也不见得能接受她~
特别要说~当年的海东青绝不是渣男,中间是有曲折的~且看后续分晓便知
阿诚为了大哥跟明台,连对桂姨的怨念的都能暂时放下,
他对大哥的爱,胜过当年的仇恨

评论 ( 8 )
热度 ( 117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