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62


62 明与暗的周旋


明台被捕的事情已传到日本人耳中,明楼在76号结束跟汪曼春的谈话,随即被南田洋子叫去特高课约谈。
这个消息甚至又往上一层,惊动到特高课的高级顾问藤田芳政,因此当明楼抵达南田洋子办公室时,两人又一同被召至楼上的藤田芳政办公室。
明楼将在76号见到明台的事、以及他们的对话,原封不动重述一次给藤田芳政和南田洋子听,并且再三强调自己绝对相信弟弟的清白。
藤田芳政缓缓开口,道:「自从明先生上任以来,雷厉风行的手段将新政府的工作处理得井井有条,我也相信您是非常尽心尽力的。您在经济方面确实表现突出,但据我所知,在特务委员会的工作上,却是显得平和低调。您要知道,经济不过是表面,底下这些暗潮汹涌,才是新政府所应该关注的。」藤田芳政语气平稳,但字里行间隐藏不少对明楼的不认同。
明楼听懂藤田芳政话中的训示,但他并不同意,反而振振有词回道:「藤田长官,我只是个搞经济学的教授,特务委员会副主任本就是挂个名而已,实际上并不需要我操心,76号的汪处长和梁处长都是极具经验的人才,我相信他们的判断。至于上海的经济,恕我直言,抗日者永远抓不完,少抓一个;多抓一个,对大局的影响有限,可经济一旦出现危机,那就是整个上海崩盘的开始。正所谓术业有专攻,我明某人把多一些焦点放在经济,而少干涉一些自己不在行的特务工作,实属合情合理。」
藤田芳政没料到明楼居然敢当面顶撞自己,面子上觉得有些挂不住,不过他也无法否认明楼的话确实说得有几分道理,因此他展现大器说:「明先生的话,也算是提供我另一个参考的角度,不过,您又该如何证明自己是帝国忠心的朋友?」
闻言,明楼脸色微敛,语调稍加激昂了些,道:「我若不是帝国忠心的朋友,现在为何站在这里?为何我的弟弟会遭到有心人士利用、还被抓进了76号?我明白,想开创东亚和平新秩序并非易事,在这条艰困的道路上,我毅然决然地走着,哪怕出了这个门,在同胞面前得背负着汉奸的骂名;哪怕连日本人也总把我当外人看待、对我始终有一层戒心,这都无所谓,我要的只有理想的实现。」
明楼在自己弟弟被当抗日者逮捕的情况下,依旧不畏压力、侃侃而谈,若非真的问心无愧,那就是伪装技巧高段了。
这等凛然风范,让藤田芳政一时也挑不出他的错处,就只能暂且选择相信他的话。
而南田洋子始终站在一旁并不答腔,只是看着他们的互动,内心,已然有了其他想法。

从明台被捕到现在,过了整整七个小时,明楼一直到了凌晨三点,终于回到政府办公厅。
阿诚早已回来,在沙发上等他等到睡着,但即使入睡,仍是眉心微蹙。
明楼舍不得吵醒阿诚,悄悄为他盖上深褐色的风衣外套,不过再小的动作仍然惊醒了他。
阿诚见明楼回来,脸上表情顿时柔和许多,双臂一张就将明楼紧紧抱住。虽然他知道明楼一定会回来,可现在这种情况,任谁都无法保证自己安然无恙。
楼明不语,轻抚着阿诚的背、似是安慰。
他们只相互讨论一会,简单交换两边的状况,然后明楼就将阿诚揽进怀里,一起在沙发上歇息。虽然已经很疲劳,但明楼的脑子仍飞快转动着,试图将每一方的应对都再想一次。
直到最后,他阖上眼,才慢慢睡去。
隔天早上,明楼恍惚醒来时,阿诚已不在办公室。
这回,换阿诚被南田洋子找去特高课问话。
南田洋子对阿诚并不全然信任,毕竟阿诚是明楼"曾经的恋人"。但根据孤狼的回报,阿诚跟明楼现在在家中确实关系很差,况且阿诚一心想存够钱就离开明家。因此,南田洋子认为阿诚的说词仍是具有参考价值。
「阿诚先生,别来无恙。」南田洋子用带有些许日本口音的普通话说着。
「南田课长,您想问什么就问吧。」阿诚一副有问必答的模样。
「我就是喜欢跟爽快的人合作,有关明台的事,你怎么看?」南田洋子单刀直入问道。
「明台在家就是个少爷,不过他外务特别多,时常出门,三更半夜也不回来,出手似乎挺阔绰的,我曾发现他有一千块私房钱,可过没几天就没了。」
「喔?你的意思是,这钱不是你们给他的?」南田洋子提高语调,似乎对这消息相当感兴趣。
「明家虽富有,可也不是挥金如土,明台的零花钱并不多。」
「这么说来,他很可能有别的赚钱管道了?」南田洋子挑了挑眉,试图从阿诚身上探到进一步口风。
「这我就不清楚了,但他在家时常鬼鬼祟祟,也不准别人去他房里,如果南田课长想调查,我现在倒可以去他房里搜搜。」
「是吗?那太好了。如果可以找到更多线索,那对我们破获军统上海站将很有帮助。」南田洋子露出笑意,接着话锋一转,又问:「那,明先生呢?他真是帝国忠心的朋友吗?」
闻言,阿诚微微一笑,说:「虽然我讨厌他,但我不是个趁机搬弄是非之人,他为新政府鞠躬尽瘁,大家都是有目共睹。」
「喔?」南田洋子睥睨着阿诚,说:「看来,阿诚先生对明先生的评价还是很高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
南田洋子看着阿诚,眼底流转着,似乎有所盘算。
「阿诚先生,我希望你能做件事来展现与我合作的诚意。」
阿诚一听,微微一惊。但面上还是镇定地回答:「南田课长请说。」
「我知道明先生现在还把消息瞒得密不透风,所以我要你亲口告诉明董事长,明台被捕的消息。」
阿诚心中一凛,觉得南田洋子这招打得真狠,利用自己去戳穿大哥想隐瞒大姐的事,并且如愿让明家陷入混乱,好观察他们是否因此露出些蛛丝马迹。
不过这种程度的事,他相信就算大姐知道,大哥还是能应付的。
阿诚若无其事地说:「没问题,这件事交给我。」

离开南田洋子办公室后,阿诚回了政府办公厅一趟,但没见到明楼。秘书处的同事说明长官去76号,要晚点才回办公室。
阿诚看时间不能再耽搁,将东西收拾收拾便回家。
一路上,他都在盘算该如何向大姐解释。
明镜的个性直来直往,很多时候根本藏不住心事。
阿诚怕对大姐说多了,到时她的反应可能会泄漏一些他们本想隐藏的事实;但又怕对大姐说少了,她到时无法谅解大哥,反而把问题越弄越糟。
阿诚再三琢磨,直到进了家门,见到大姐正在喝茶看报纸。
「大姐,我回来了。」
「阿诚?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明楼呢?」
「大哥他......他在办公室还有事情要忙,我先回来。」
「真是的,都不知道他这两天都在忙什么,成天不见人影、神秘兮兮的。」明镜笑说,把手中报纸对折然后放下,对阿诚招着手,拍拍身边的椅子,说:「阿诚你过来,大姐有话跟你说。」
阿诚本来想讲明台的事,但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明镜叫过去,他只能先把话咽下去,顺从地走过去。
「阿诚,大姐上次说要帮你物色对象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阿诚一听,面露尴尬笑意,说:「大姐,这真不用啊!」
「欸!怎么不用!你大哥是指望不上了,明台又砸我的锅,看来看去,还是只有你最乖。」大姐拍了拍阿诚的手,乐道:「最近有人给我介绍一个金小姐,是当老师的,年纪虽然比你大三岁,但俗话说得好,女大三、抱金砖吶!」
「大姐、大姐,真的不用为我操心,我现在一个人也是挺好的。」阿诚连忙摇手道。
明镜瞪着他,说:「难道你真想伺候我们家明楼一辈子呀?」
阿诚哑口无言,心忖难道是大姐看出什么?可再看大姐只是一脸热心想帮他说媒的模样,于是便放下心来,说:「大哥都没结婚,我怎么结婚?再说了,要是我结婚,大哥身边哪有贴心人来照顾?」
明镜看着他,叹了一口气,道:「也是啊!明楼那孩子毛病多又难伺候,要替他找个贴心媳妇也真不容易。」
阿诚觉得这话题不该再无止无尽谈下去,清了清喉咙,说:「大姐,我等会还得出门,这趟回来是有急事要和您商量的。」
「什么事?」明镜看阿诚的表情有些凝重,不由得也跟着严肃起来。
「大姐,您一定保证,知道这事之后,不要急、不要冲动。」
明镜看阿诚这副样子,倒开始紧张起来,连忙说:「怎么回事?别吓我,快说呀!」

待续...... 63 大姐的忧心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大哥继汪曼春之后,也开始各种一本正经的对双田(藤田+南田)胡说八道起来了~
大姐感觉各种想抱侄子呀~这时候还在搅局~(笑cry
最近都是谍战剧情,气氛太紧张了,
真是好不容易才有一点点机会可以楼诚发糖~~

评论 ( 5 )
热度 ( 123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