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63


63 大姐的忧心

阿诚把明台为了钱而运送密码本的事告诉明镜,明镜一听自然是急得快要发疯。
明镜说什么也没料到,她一向宠溺疼爱的明台,竟会搅和到这种事上头。
听到明台被当抗日份子抓入76号,明镜简直无法冷静。纵使她不知道明楼到底都为新政府做些什么,但76号是干嘛的可是众所皆知。
况且,那里面还有一个令她为之气结的汪曼春,明台落在她手上,难道还能好过吗?
阿诚极力地安抚着明镜,告诉她一切一定会没事的,说大哥现在正在想方设法把明台救出来,让她别担心。可明台对明镜来说是何等重要,根本不可能靠阿诚几句话就劝抚住。
明镜当下就出门,决定去找明楼问个清楚。
阿诚早知结局如此,心想这正是南田乐见的场面。不过阿诚相信明楼能应付大姐,因此也不真的追上去,就任由明镜离开。
阿诚看着大姐开车离去,沉默几秒,忽然道:「我知道妳在听,不用躲了。」
闻言,桂姨从隔壁房间走出来,说:「我不是有意偷听的。」
「既然妳听到了,那正好,我有件事要告诉妳。」阿诚顿了顿,说:「明台是无辜的,我已经查到他是遭人陷害,就是妳那好儿子佟光仁干的。」
「什么?小佟?」桂姨惊道。
「我已经核实了,小佟一开始接近我、跟我交朋友,目的就是为了拉垮大哥在新政府的势力。」
「他......他为什么要那么做?」桂姨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因为他是共产党员。」阿诚说着,一面观查桂姨反应,又说:「我被他利用那么久,不料最后还害了明台。现在,我要拿他来换回明台的清白。」
「什么?!你、你想做什么?!」
「当然是在他身上先开几枪窟窿泄恨,如果他还不肯承认,我想,76号的刑罚连死人的嘴都能扳开,他那身板大概禁不起太多折磨就会说实话了。」阿诚故作一脸薄怒道。
阿诚话还未说完,桂姨早瘫坐在地,泪流满面。她疯狂摇着脑袋,哭求着:「阿诚、阿诚,不!不要!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不能报复在小佟身上,他、他是无辜的!」
「恨妳?」阿诚倏然轻蔑一笑,说:「妳太高估自己了,我对妳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像陌生人。至于小佟,那是他自做自受,我不会让你们相认的,但我也不是个无情之人,破例告诉妳这些,其码让妳有个机会替他收尸。」
「不、不!阿诚!」桂姨哭倒在阿诚腿边,一把抓住他的裤管,哭喊着:「你一向是个善良的孩子,怎会变得如此残忍?」
「这算残忍?那妳得想想这是拜谁所赐。」
阿诚说完将腿抽走,不理会桂姨凄厉的哭喊,自顾自地离去。

午后的天气开始转坏,滂沱雷雨倾盆而落。
厚实的乌云沉重压在城市上方,伴随不时隆隆响起的雷声,让这黑暗时刻更增添了一股阴郁的氛围。
明楼在76号待着,和藤田芳政一起,透过监听设备,聆听着汪曼春对明台的讯问。
除了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以及明台口出狂言时的挨揍,汪曼春倒没对他有什么其他严刑拷打。毕竟,明台现在的口供暂待商榷,而且晚上还要让他看似正常地去送密码本给下线。
汪曼春结束审讯,回到办公室来向明楼和藤田芳政汇报。
「报告两位长官,看情况,暂时还问不出什么可用情报。密码本胶卷已复制好了,今晚就让明台按照原定计划,送去给下线。」汪曼春公事公办说道。
「看来,也只能先这样。」藤田芳政点了点头。
「那,如果晚上下线真带了钱来给明台,应该就能证明他不是抗日者了吧?」明楼问。
「就算不是抗日者,但私相通传危害国家安全的资料,仍是一条大罪。」汪曼春说道。
「那也是他遭人设计,目的是为了要陷害我。」明楼坚持着,又说:「况且他现在配合去送密码本,也算为新政府办事有功,总能将功抵过吧?」
明楼的话,让一旁的藤田芳政皱了皱眉,说:「那也得等到确认第三战区获得胜利,才能算有功,明先生可别太心急。」
明楼还未回话,外头传来敲门声。
藤田芳政说了声「进来」,便有一名76号人员开门而入,恭恭敬敬禀告:「报告藤田长官,明董事长来了,她人在外头,情绪有点激动,说......要见明长官。」
闻言,明楼眉心微锁,心忖大姐找到76号来,恐怕是已经得知明台的事。
藤田芳政和汪曼春同时看向明楼,明楼理了思绪,说:「家姐向来性格冲动,突然得知明台被捕,恐怕一时很难接受,请藤田长官和汪处长莫要见怪,我把她带回去便是。」
藤田芳政颔首同意。
汪曼春说道:「明长官,外头雨大,我送您。」
藤田芳政双目微眯,也跟着走了出去。
明楼来到一楼,出了76号门口就见明镜站在雨中,伞也没打,满脸怒意地看着他。
明楼用手势止住汪曼春再跟上前来,拿走她手里的伞,急急来到明镜身边为她遮雨。
明镜看着他,双目中似有怨怼,冷冷地问:「明台的事你打算瞒我到何时?」
「大姐,我只是不希望您担心......」
明楼话未说完,冷不防被明镜赏了一记响亮耳光。他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手中的伞应声落地。
「发生这么大的事,你怎能瞒我?若不是阿诚告诉我,我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明镜激动说着。
闻言,明楼心忖,阿诚绝不会主动向大姐透露此事,只有可能是南田逼他这么做的。
他还没回答明镜的话,汪曼春已撑着伞快步上前,对明镜说:「妳能不能放尊重点?别动不动就打人。」
「汪大小姐,妳老毛病又犯了吧?」明镜瞪视着汪曼春,怒道:「我管教我的弟弟,还轮不到妳这外人插嘴。」
「笑话,这里是我76号,不是妳明公馆,现在到底谁才是外人?」汪曼春挑衅似地回嘴着。
「曼春,妳能不能少添乱?」明楼忍不住开口,又对明镜道:「大姐,明台的事,我想阿诚一定都跟您解释了。他亲口承认是为了钱才去做这趟交易,我对此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明镜听到明楼的话,一个激动,眼泪不受控制地冲出眼眶,急着哭道:「他是你弟弟,你怎么能没办法呢?你得想办法救他呀!」
明楼摇摇头,叹着:「大姐,说来说去都是我们不好,从小太过宠溺着明台,才让他变得这样不长心眼。这件事情,我们都责无旁贷呀!」
「你说他只是为了钱,就表示他不真的是抗日份子,那、那我们保释他可不可以?需要多少钱?告诉我,我来担这个保,我保证他绝不会是的。」明镜擦了擦眼泪,镇定的说道,眼中似乎燃起一丝希望。
「哼!」汪曼春在一旁突然笑出声,说:「明大董事长,您这是把76号当作警察局了吧?76号可不玩这套,就冲着他是妳最宝贝的弟弟,我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汪曼春!」明楼终于忍不住发火,说:「妳闹够了没有!我以长官的身分命令妳,现在离我们远点,不准再跟我大姐说话。」
汪曼春噘起嘴,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不过明台现在被她抓在手上,只要看见明镜那一脸急火攻心的模样,也够让她觉得一吐怨气了。汪曼春听话地往旁边站远了些。
「你听见没有?你弟弟不单单只是进了76号,他还在汪曼春那个疯女人手上,你说,明台什么时候才能被放出来?我在这等他。」明镜哭道着。明台被捕的事令她伤心欲绝,一想到自己最亲爱的小弟被汪曼春囚禁,明镜就无法停止忧虑。
「大姐,」明楼两手抓住她双肩,低语:「我先送您先回家去吧,别淋雨了,明台可能没办法这么快离开,可是我向您保证,一定会看着他平安出来。」
「回家,可家里的人呢?又在哪?」明镜满脸的难过,看着明楼,一个字一个字坚持的说:「我不要你送,你给我待在这,看着你弟弟出来。如果你弟弟没有回家,我也不准你回来。」
明镜说完,像个游魂似地伤心离去。
明楼淋着雨,他全身都湿透了,向来一丝不苟的头发也被雨打得凌乱。
他在渐渐模糊的视线中,看着自家大姐走远的背影,不知眼底是泪抑或是雨。
藤田芳政在76号门口看着这一幕,轻咳了咳,对着后方几名正在观望的76号人员说:「看什么热闹,都散了吧。」
所有人闻言散去,只剩汪曼春撑着伞还站在雨中看着明楼的背影。
明楼回过身,脸上表情尽是落寞。汪曼春抛开伞,走上前去一把抱住明楼,说:「师哥,你别担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永远都会陪着你。」
明楼不语,他眼神微微向上方一抬,发现梁仲春正站在二楼窗边看着他们。
他大手一伸,故意将汪曼春圈入怀中。


待续...... 64 一念之间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楼诚算是开始各自进行计划了~
原作中,楼诚提供完整证据,让明台以”毒蝎”这个抗日份子的身分被捕,所以明台基本上无法翻身,明楼也不能在大姐面前表现出要为弟弟辩护的样子
但在本文里面,明台被捕完全是个意外,而且还上演一出”为钱送货”的戏码,无论明台或明楼,都在极力撇清抗日份子的身分,因此大姐在这段的情绪,就是伤心多过愤怒
不过大姐的雨中训问桥段,同样还是要给大哥一巴掌以向原作致敬啦!

评论 ( 16 )
热度 ( 127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