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64


64 一念之间

午后雷阵雨已停歇,晚间的十二月酒吧外头,今天不知为何显得格外冷清。
巷内,传出两个男人争执拉扯的声音。
「我都知道了,难道你还要继续骗我吗?!」阿诚的怒骂伴随酒瓶碎裂的响声,在夜晚街头显得特别清楚。他揪住佟光仁的衣领,两人在巷内扭打一阵,激烈地嘶吼着、咆哮着。
佟光仁逮住机会挣脱阿诚,他衣服在扭打中被扯得凌乱,一脸狰狞的奔逃着。
阿诚从外套内侧拿出一把枪,瞄准佟光仁。
一声枪响划破夜空,佟光仁倏然跪倒在地,左肩霎时冒出大量鲜血。他一手压住伤口,发出痛苦的哀号声。
阿诚维持着举枪姿势,走上前去,说:「明台是我们家最重要的小少爷,他在76号受的苦,我要你加倍偿还。」
阿诚看似要再开枪,此时,竟有一个人从暗处冲上前来,护住佟光仁。
「阿诚,住手!不!」桂姨激动大喊着。她挡在佟光仁身前,不让阿诚靠近,也不畏阿诚的枪是否正指着自己。
「桂姨,让开。」阿诚的枪指着桂姨眉心,冷道:「无论如何我都要救明台,谁敢拦阻,我就杀谁。」
桂姨转过头看着佟光仁,见他一身是血、满脸痛苦,她整颗心都快碎了。
正所谓伤在儿身;痛在母心。桂姨一脸难过,但还是坚强地对他安抚道:「小佟,别怕,妈妈会保护你。」然后又瞪视着阿诚,说:「你要伤害我儿子,就先杀了我!」
阿诚见她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心中已有些底。便说:「那我就如妳所愿。」
他食指毫不迟疑扣动板机,发出一声让人震耳欲聋的枪响,烟硝味弥漫在空气中。
桂姨紧闭着双眼,可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痛楚。
她睁开眼,发现阿诚手上的枪已经放下,看着她,面上的表情有点复杂。她再回过头,见刚才哀号不已的佟光仁,已经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来,脸上表情也有些难以解读。
「桂姨,」佟光仁唤着她,轻声说:「我们早就知道,妳是孤狼。」
闻言,桂姨瞪大眼睛,脸上写满惊讶,看着佟光仁;又看看阿诚,顿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片刻后,阿诚和佟光仁带着桂姨一起走进十二月酒吧。
酒吧今天不对外营业,里头只有罗芳雄一人站在吧台旁。
「我很高兴能见到两个人出去,但是三个人回来。」罗芳雄说。
阿诚从头到尾用的都是空包弹,虽说没有实际弹头、不会真打出子弹来,可弹壳、推进火药以及底火一样不缺,因此也会产生巨大的枪响,他便藉此以假乱真,用来试探桂姨是否真会为小佟拼命。
十二月酒吧周边是青帮地盘,偶有帮会械斗的事情发生,街上就算有一两声枪声,也不至于太引人注意。
此外,佟光仁受伤亦是造假,阿诚透过苏医生的管道取得输血用的血袋,装成小包让佟光仁带在身上,制造出重伤流血的假象,藉此能扰乱桂姨的判断。
桂姨坐在椅子上,已经知道今天上演这出,全是阿诚设来引她上钩的好戏。
虽然知道佟光仁没受伤,但看着他浑身是血,桂姨仍是觉得怵目惊心。
她眼中含泪,目光几乎无法从佟光仁身上移开。
佟光仁被他看得尴尬,轻咳了咳,说:「妳......为什么当年离开上海?我和爹曾经回来找过妳,却找不到妳踪迹。」
桂姨看着佟光仁,困惑地问:「你说,你们回来找过我?他......他当年这样抛弃我,选择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怎么还会想到我?」
「佟风当年确实隐瞒了妳一些事,可他一生只有妳一个爱人,这份感情却不假。」罗芳雄不得不插话了。他将手中擦拭干净的酒杯放入柜子,说:「妳一直以为他叫刘岳,是名湘绣商人,但那只是他的身分之一,他本名叫佟风,和我一样都是青帮成员。」
「他......他是青帮成员?」桂姨愣着,问:「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呢?这并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
「可他身分特殊,连帮会成员都没几个人知道,他更不能向外人透露。」罗芳雄点起一根烟,一丝云雾缭绕,彷佛这样能让他更清楚忆起二十多年前往事。他接着说:「那时青帮内乱,又跟洪帮有些冲突,我和他都卧底在洪帮,假装自己是他们的一员,这身分是何其危险,绝不能让人知道,否则我们都会惹来杀身之祸......」
罗芳雄一边抽着烟,一边开始慢慢说着。这里面有些事,甚至连小佟都没听过,更别说阿诚和桂姨。他们就这样静静的,听罗芳雄讲着佟风的故事,那是一个让他们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当年,佟风告诉罗芳雄说他在市街上认识一个美丽的女子,这女子很天真、很清纯,罗芳雄曾警告过佟风,他们有任务在身,不该和其他人产生感情。可佟风就是被那女子吸引了,他们坠入热恋,佟风瞒着罗芳雄和帮会很长一段时间,直到那女子有了身孕,佟风才来求助于罗芳雄。
那晚,罗芳雄被佟风气得失去理智,痛揍了他三拳,佟风心甘情愿的捱了拳头,然后求他也收那女子入青帮。若是在平常,罗芳雄自是会答应的,可他们在洪帮卧底,连自己的生死都顾不上,又怎能将一个有身孕的女人牵扯进来?
罗芳雄告诉佟风:「你和她彻底断了吧!就当这辈子是你欠她的。让她把孩子放在育幼院,我们暗地里多给育幼院一些钱,请他们好好照顾孩子便是。」
佟风为情势所迫,只能按照罗芳雄的话做。他谎称自己早有家室,要那女子另觅良缘,佟风从不做亏心事,唯有对这段感情满怀愧疚,他的一生只亏欠过这个女人。
听到这,桂姨迟迟不能言语,她没想到,当年那个男人,竟是对自己用情如此之深,但是,这故事有个很大的疑点。

「你说他很爱我?可是,他居然去育幼院抱走孩子,还买通院长嬷嬷,要她随便换一个孩子给我。」桂姨看着阿诚,说:「我整整养了阿诚快九年,才知道他不是我亲生儿子。」
闻言,罗芳雄急道:「这该死的院长嬷嬷,到头来还是在从中作梗。」
「罗叔,这是怎么回事?」佟光仁问道。
「你被送去育幼院后,你爹曾私下带了笔钱过去,本是要请他们好好照顾孩子,却没想到竟撞见院长虐婴。」
「什么?!」阿诚和佟光仁异口同声说道。
「你爹根本没法忍受让你待在那,情急之下就问院长要了你,然后告诉她若是你娘来找你,就说孩子已被刘岳带走,要她别担心、好好生活,有朝一日风平浪静时,会把孩子带回来与她母子相认。」罗芳雄说完,又抽了口烟。
「可是、可是院长嬷嬷不是这样跟我说的......」桂姨瞪大眼睛,觉得这一切是那么不真实。
「或许院长嬷嬷怕人发现她虐婴,所以当年没敢告诉妳真相,就塞了个年纪相仿的孩子,当作你儿子。」罗芳雄分析道,看了阿诚一眼,觉得缘分这事真是注定好的。又补上一句:「佟风的为人,我敢替他保证。事过境迁后,他曾回来找妳,但妳已经不在上海了。」
「罗叔说的是真的。」佟光仁开口,说:「我十二岁那年,爹被派到巴黎支持地下党活动,当时他带我回上海找妳,可妳已经不在,所以我就随爹去了法国。」
桂姨茫然看着佟光仁和罗芳雄,因为这个讯息让她太过震惊,并推翻她多年来的认知。
听到这她已经明白,院长嬷嬷说佟风把孩子抱走后又给她封口费的事,全是谎言。
佟风一直是她爱的那个男人,甚至,爱她更多。
多年来的仇恨竟是一场空,她现在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止桂姨,对阿诚来说,这也是他过去的一部分,他总算明白当年被虐之事的始末。
只能说这一切就是个阴错阳差的开始,以及大环境演变造成的结果,剩下来的,仅仅是个人的选择。
要怨天尤人、逆来顺受或力争而上,全凭自己,只不过桂姨选择堕落去恨罢了。
佟光仁看着桂姨,坚定说道:「我现在是共产党员,为我党而生、为我党而亡。虽然妳生下我,但妳选择站在敌营,所以我现在无法接受妳。可妳仍有走回正途的机会,只看妳自己要如何选择。」
桂姨痴痴望着佟光仁,她的儿子,她这一生最牵挂的人。
这时候无论小佟说什么,她,都会全然接受的。

同一时间,明台在霞飞路配合着76号的指示,将复制过的密码本交给林参谋。
王天风早已透过阿诚得知明台"为钱送货"的借口,于是要林参谋按计划交给明台五百块钱,好让汪曼春证实这只是一场交易。
明楼、汪曼春协76号成员躲在稍远暗处,窥探明台的一举一动是否异常。
午后,经过明镜在76号门口这么一闹,明楼已经无法回头,他必须把明台好好的带回家,否则大姐一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他。
虽是已经安排好的交易,但明楼仍是为此捏了把冷汗。
林参谋拿了货,目不斜视,悄声讲:「处长要我转达,说你竟敢找死,回来有你好看。」
明台一听,王天风终究还是念着自己,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仍要林参谋传话给自己。纵使不是什么关心的话语,但也足以让明台觉得满心安慰。
他在汪曼春他们看不到的角度,微微一笑,说:「告诉老师我会好好的,回去任他处置。」
无论如何,密码本胶卷终是在76号绕了一圈,并按他们预想的,将会被送往第三战区、帮助国军取得胜利。
而且,他还救下王天风一条命。


待续...... 65 团结齐心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一念之间总是能改变很多事情,
佟风成了地下党王牌特务;桂姨成了日本间谍,
我想~以小佟的性格,他对桂姨的情感会是很淡薄的,
加上她手上沾染太多同胞的鲜血,所以或许可能大概~就算认了小佟这个儿子,但也享受不到儿子的天伦之爱吧?
最后这段能算是天台首次发糖吗?喔齁齁齁齁齁齁齁~
谍战了好多回,很久没能一起玩耍的楼诚,明天似乎也终于可以同框了!

评论 ( 10 )
热度 ( 125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