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66


66 嘉奖令

五个人简短开了个会,各自将工作分配好,然后再次确认自己份内事务。
明楼监控汪曼春和76号的行动,同时继续对帝国表达他的忠诚,并表现出一个好大哥的样子,极力为明台撇清抗日份子的名号。
阿诚负责连系朱徽茵和王天风,协助他们完成毒蜂与汪曼春私下往来的电文,日后才能坐实汪曼春是抗日份子的罪名。此外,也要继续和南田洋子周旋,并指示孤狼对南田洋子进行误导。
罗芳雄和小佟一组,与猎鹰取得连系后,开始协助策划暗杀南田。期间,必须和阿诚保持高度联系,以确认所有事情都能顺利进行。
杜仲亮不参与任何一组的行动,表面上就继续维持青帮江南分会长的身份,但杜公馆和礼查饭店随时都能让其他人进驻开会,必要时也提供金钱或帮会资源协助。
自此,所有人的工作都一目了然,彼此再无疑惑。
「好,咱们该散会了,接下来还有很多事要忙。」杜仲亮站起身说道。
罗芳雄和佟光仁也起身,把桌上吃食都顺手收拾好,然后跟着杜仲亮一起出门。
「别送啦,晚安。」杜仲亮微微一笑,拍了拍明楼的肩,然后就走了。
罗芳雄跟明楼握手道别,阿诚和佟光仁则是相互拍肩。

人都送走后,阿诚把房门上锁,怎知一转身,就发现明楼突然靠他很近。
阿诚被挡在明楼与门之间,明楼二话不说,两手往门上一压就朝他吻了过来。
这个吻比平常略显霸道,一上来便是重重的吸吮。
感受到明楼的急迫,阿诚也热切地开启双唇,舌尖倏地与明楼交缠在一起。
嘴里满是诱人的男性气息,混着一丝兰姆酒气,鼻腔全是他熟悉的古龙水味;优雅的浅香。
或许是情况都在掌控当中,因此两人都比较放松了些。一呼一吸间,彼此的气息全融为一体。
阿诚对于其他人的离开,并不觉得有异。但是明楼却明白,杜伯父他们这是刻意回避,要给自己跟阿诚独处的机会。
虽然这两天都有见到阿诚,但他们各有任务在身,根本没太多时间独处,况且身边随时有人监控,无法有太过亲昵之举。
现在,在杜仲亮的地盘上,可没人会来打扰了。
明楼尽情吻着他朝思暮想的人,贪婪地吸取他的甘津,直到稍稍填补了一点思念,步调终于渐渐缓了下来。明楼趁着阿诚沈醉在吻中,冷不防在阿诚的下唇咬了一口,不轻不重,换来对方吃惊的闷哼,这才满意地退开脸。
只见阿诚眸底蕴含些许水气,瞅着明楼,说:「又咬人。」
「你见过毒蛇不咬人的吗?」明楼嘴角勾起一笑,他伸出大手抚上阿诚微热的脸颊,说:「为什么我被打了脸,都不会像你现在这样红呢?」
「大姐又打你?」阿诚猜测。明台被捕这等大事,大姐下午急匆匆跑出去找大哥讨说法,大哥肯定挨揍。
「冤有头,债有主,所以现在向你讨债来了。」
「我可不认账,南田洋子的主意,你找她算账去。」
「我想,用这种方式抵债,找她可不适合。」明楼说完又吻上他的嘴。
不過这次明楼温和许多,只是浅尝他的唇。眼看时间也有些晚,明楼亲几下便放开他。
「去洗洗睡觉吧,明天还有很多事忙。」明楼说。
阿诚颔首,把明楼拉进浴室。
两人很快在浴室里简单盥洗了一下,然后就一同钻进被子。

房里灯火已熄,些微月光洒落窗棂。明楼从背后抱着阿诚,两人都惬意地赏着那丝微光。
「汪曼春会不会突然醒过来?」明楼问。
「放心,那是实验用药,只要一丁点,她就会昏迷到早上。」阿诚说,又补充一句:「杜叔叔弄来的。」
明楼点了头,两人稍稍安静了一会。
阿诚突然问:「你是不是很怕杜叔叔?」
「我?不会啊。」
「总觉得你一见到杜叔叔,整个人反应就和平常不太一样,我也说不上来。」
闻言,明楼嘴角勾起浅笑,他收紧手臂,整个胸口都贴上阿诚的后背。
他把脸枕在阿诚后颈,说:「因为他对你好得就像你父亲,我见他就彷佛见岳父大人似的,生怕说错话、做错事,他老人家就不让咱们在一起了。」
明楼说完故意搔弄地亲了亲阿诚耳后,阿诚被亲得发痒,扭动身子闪躲,发出咯咯笑声。
「好啦不闹了,否则一会又玩出火来。」明楼克制地说。他真不懂,为什么阿诚随便动两下,一向对自制力引以为傲的他,就变得难以自持。
明楼理了理弄乱的被子,然后把阿诚重新抱好。
两人安静下来,明楼脑子里想着计划之事,藉以冷静情欲。
「阿诚,这次行动你的责任重大,会紧张吗?」明楼问。
这次的计划中,虽然领导看似是明楼,但实际上的核心人物却是阿诚。
若说明楼是大脑,负责发号施令,那阿诚就是最重要的神经,他必须准确将脑部指令传达给各处,成为所有小组之间的桥梁,联系沟通每个细节。
神经常常被忽略,但若空有一颗脑子而没神经的串联,人就动弹不得了。
「有一点紧张,但我觉得我们一定会成功的。」阿诚坚定的说。
「就这么想要嘉奖令吗?」明楼故意调侃。
「才不是,这一切都是为了大姐,还有为了明台。」阿诚咕哝着,道:「他是我们的弟弟。」
明楼笑了笑,把阿诚抱得更紧。
是,那是他们的弟弟。虽然常惹得大家哭笑不得又欠揍了点,但他们永远都是密不可分的家人。
「那事成之后你给我嘉奖令吧?」明楼低喃着,浑厚嗓音有一种诱人的氛围。
「明长官,你的奖章多到抽屉都快放不下了,况且哪有上级向下属讨嘉奖令的道理?」
「明长官,在感情世界中,你就是我永远的上级。」明楼连眼都不眨,就说出这串话。
他的话惹来阿诚一阵闷笑,阿诚笑完说:「好吧,那你想要什么嘉奖令?我想,这应该不是一个勋章就能满足的吧?」
「这房间挺不错,不如事成之后咱们再回来,不受打扰的好好过个夜,你觉得如何?明长官。」
闻言,阿诚脸又有些红了,但仍故作高傲的长官姿态,说:「准奏。」

翌日明楼醒来,阿诚已经叫好客房服务,把早餐都准备好了。
礼查饭店的老板是英国人,这里许多文化也都是英式作风,就连早餐也不例外。
牛油吐司配上烤蕃茄、香肠、培根、炒蛋、蘑菇和焗豆子,标准的英式早餐组合。
阿诚点了三份,其中两份放在托盘上。他看着明楼说:「你端去和汪曼春一起吃吧。」
「我明楼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媳妇一声不吭就替我把杂事都办妥了。」明楼笑道。
「谁是你媳妇了?」阿诚故意瞇起眼,嘴角扯成一直线。
「好好好,我才是。」明楼揽住阿诚的肩,在他脸上偷得一个香吻,说:「我才是你媳妇。」
「谁要你这种媳妇?」阿诚故意咕哝,抱怨道:「不会做饭又贪懒睡晚的。」
「只有像你这样好心的男人,才会收我这种媳妇。」明楼端起早餐,临走前仍不忘贫嘴。
阿诚笑了笑,不和他继续说下去,替明楼开门,把他送了出去。
明楼只走几步就回到原来房间,一打开门就见汪曼春刚醒来,坐在沙发上,神色有些茫然。
「师哥?」汪曼春看着明楼,一脸困惑,问:「我这是怎么了?天亮了?」
「是呀,没想到昨天的兰姆酒后劲如此之强,咱俩都醉倒在沙发了,白白浪费一张好床。」明楼笑说着。最后一句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让汪曼春听得脸色羞红。
明楼似是没注意自己说了什么,把早餐端到汪曼春面前,一边张罗着,一边说:「昨晚没吃东西,现在肯定饿了吧?我刚去弄了些早餐,快来尝尝。」
汪曼春点头,笑说:「谢谢师哥,你对我真好。」
「那是自然,我不疼妳,疼谁呢?」明楼微微笑道。说起谎来依旧面不改色,铿锵有力。


待续...... 67 汪处长的替代品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楼诚好久没同框了,一同框就发糖~我也真是被甜得不要不要
虽说明长官貌似有点怕岳父大人,但还是实力讨亲亲抱抱嘉奖令呀~
忽然觉得心疼汪曼春一秒钟~

评论 ( 24 )
热度 ( 137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