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70


70 坦白身份

南田洋子遭到暗杀的隔天,明楼随阿诚回家一趟。
明镜一见到明楼,自然是气愤不已。
明楼诚恳的说他希望能和大姐好好的谈谈,幸好明镜还是明理的,虽然生气,但仍点头,说:「好,你有理就跟我上小祠堂去,有什么事,我们当着父母的面谈。」
于是,他们上楼,去了小祠堂。
一进门,明楼便将明镜拉到位子上坐下来,明镜对于明台被捕之事仍是伤心生气,可这时见明楼的举动,她倒忽然不晓得该有什么反应。
「大姐,您听我说,我现在只有半小时的时间,待久了会引人怀疑。我没办法和您解释太多,但您一定要先放下情绪,并且把握一个认知,我是您的亲弟弟,这点绝不改变。」明楼说着,眼神相当坚定。
明镜被明楼突如其来的谈话弄胡涂了,追问:「你......你快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明楼深吸一口气,说:「明台入军统已经有段时日,他回到上海来,就是执行任务的。」
明楼直接切入正题,明镜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明楼没有给她发问的机会,从明台去港大报到开始说起,说他中途被劫到湖南、加入军统训练班,然后成为优秀的特工返沪。这期间的种种,捡了最要紧的几个段落,向明镜一一阐述。
「明台不是单纯被误抓入76号,他是为执行一项军统的计划而被抓的,前因后果,我们以后再详谈,现在,我们需要您的配合,您千万不能对我心存误会,否则到时不只明台,还可能连我们自己都搭上去。」
明镜安静的听明楼说,这出乎意料的消息让她震惊、讶异。
她不知该如何接受这件事,明楼说完了,她仍呆坐在那。
脑子里唯一剩下的讯息就是,明台也跟他们一样,走上一条不归路。
明镜倏然气愤,站起身,说:「你是重庆的人,这么说来你不就是明台的上司?为什么你偏要让他走上这条危险的路?为什么?你这么做,我们怎么对得起他死去的母亲?」
「大姐,明台被牵扯进来完全是个意外,我又何尝不希望他现在好好的在香港读书,远离是非?」明楼叹气,又说:「是,当然,这都怪我坐了这样的位子。如果我今天不在这位子上,明台也不会成为目标,可退一万步想,他若没有一颗保家卫国的心;没有满腔热血,若他只是个麻木不仁的纨裤子弟,他也不会走上和妳我相同的道路。」
「好,他热血、他保家卫国,那现在呢?你让他被送进76号,难道就在那等死了吗?他才20出头!明长官,你牺牲别人不行吗?非得牺牲你的弟弟?!」明镜激动说着。
「大姐,您先别激动。」明楼安抚着,说:「您知道吗?明台虽是孤注一掷,但他赌的这一把很聪明,他虽然人在76号,但我们正处于绝佳优势。今天我特地回来,就是因为这条路已经见到曙光,我才赶快回来向您报告,先让您安心,希望您别再生我的气了。」
「你只要告诉我,你怎样才肯让76号放明台回来?」明镜似是听不进明楼的话,表情显得冷然。

明楼见自家大姐说不听,便把心一横,说:「明镜同志,我现在代表中共南方局站在这里,与妳谈论最要紧的事情,希望妳能冷静下来,好好听我说。」
「你说什么?」听到关键词,明镜瞪大眼睛,突然愣住了。
明镜看着眼前的人,自己的亲弟弟。他私下身份不是重庆的吗?怎么这会又成了中共南方局?
「你到底是重庆的还是延安的?你还有多少身份是我不知道?青帮?洪帮?你到底是谁!」明镜急问,语气中潜藏些许的歇斯底里。
「我还是您的家人。」明楼双目直视着明镜,清澈坦承,毫不闪避。
明镜看着他,半信半疑。不过,明楼毕竟是她的亲弟弟,从小与自己相依为命长大,对于明楼的个性和为人,她心底其实还是信任的。只是现在一下冒出太多信息,让她一时难以承受。
「组织先前曾交给您一枚缺角法币,您把它拿出来就知道了。」明楼说。
闻言,明镜像是想到什么,连忙在祖先牌位后方拿出一个小木盒。打开盒盖,抽出半张纸币。
明楼从自己皮夹里也拿出半张纸币,两人将手中法币一凑,撕角果然吻合。
见到此,明镜对明楼身份再也没有疑惑了。
「好啊,真是藏得很深啊。」明镜喃喃着。
明楼忍不住轻唤:「大姐......别生气,原谅我。」
明镜深吸口气,说:「我最生气的不是你让明台被关在76号,我最生气的是你们一个个都在欺骗我,利用我对你们的信任,把我蒙在鼓里。难道大姐是那么不值得倾诉吗?大姐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你们全都走上我当初想走的道路,可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肯跟我说实话?」
「大姐......是,我们是欺骗了您,我知道您一直以来都过得很辛苦,满腹委屈、无处倾诉。对此,明楼自知情理双亏,您要打要骂,我绝不敢有一句怨言。」明楼望着她,愧疚道:「可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明台是我们救命恩人的孩子,家里不只有您爱他,我这个做大哥的也是疼他的,您一定要相信,我和阿诚都在尽全力救明台出来,最快后天,就能让他和您团聚。」
说到明台,倒是将明镜的思绪拉回了正轨。她点了点头,承认明楼的话说得很对,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明镜拍了拍明楼的肩,说:「好,算你还有良心。坐下说话。」
明楼依言坐下,然后说道:「南田洋子已死,我们下一个目标就是汪曼春了,现在外头有很多76号的人以保护我的名义跟随着,我不知道他们当中有多少是汪曼春的人;或者有多少是日军安插的眼线,您现在表面上要继续装作与我关系破裂、要非常不谅解我为什么不救明台。」
「那还用说,要是明台救不出来,我第一个不原谅你。」明镜瞪着他说。
「是是是,」明楼失笑,又说:「这期间,谁都别信任,就连在家里都别大意。实话跟您说吧,桂姨是日本间谍,您对她一定要特别留神。」
「啊?桂姨?」明镜双眼圆睁,对于桂姨的身份倒相当意外。
「她现在某种程度上算是被我们策反成功了,可她只知道阿诚是共党,并不知道我也是,并且她还以为我跟阿诚之间水火不容,我想,这情况先暂时维持不变对我们比较好。」
「原来阿诚也是?」明镜点了头,喃喃道:「也对,他成天跟你在一起,自然向着你。」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不能再多留,以免藤田芳政的人马起疑心,记住,我现在跟您的关系还是决裂的。」
「知道啦!」明镜瞇着眼,觉得这个弟弟对自己老是不放心。

明楼步走小祠堂,为了不让人起疑,自然是跟明镜演出了一言不和的吵架戏码。
「反正我跟您是说不通的,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明楼气愤下楼,脚步故意迈得很重。
明镜追在后头,一边骂道:「明楼,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这个家?到底有没有家人?!」
两人就这样吵着出了明公馆,外头奉命保护明楼的76号人员全都看在眼里。
阿诚在车旁候着,见两人争得面红耳赤,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架。
明镜倏然给了明楼一个耳光,打得又急又响,顺口骂道:「我不准你再回来!」
说完转头进屋,一边迁怒阿香和桂姨,说以后谁敢让明楼进屋,就滚出明家。
明楼默默上车,阿诚也进了驾驶座。
汽车发动,缓缓驶离明公馆。
「都说清楚了?」阿诚问。
「说清楚了,刚只是在演戏,不过大姐这一巴掌还真重,打得毫不留情。」明楼抚着脸颊,唇边却有笑意。跟大姐重修于好,心上确实也轻松不少。
「所有怨气一次借题发挥,不意外。」阿诚笑道。
「苦差事没你的份,倒会借机落井下石。」
「行,以后我都替你挨打。」
「别别别,我可舍不得。」明楼连忙陪笑。
天空蔚蓝,只觉曙光乍现,转机近在眼前。


待续...... 71 樱之宴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大姐总算知道兄弟们隐瞒的其中一件事了~
不过比较期待的是日后知道楼诚跟天台会怎么样呢?
呵呵呵呵呵呵~~~~
虽说这是楼诚的世界,不过近期听到很多希望老师跟小明戏份能多一点的声音,其实本来在这文里面对天台的预想是不会着墨太多的,但是写着写着,忽然也觉得他们放一点糖或许也挺好~
不知道大家对天台有什么看法呢?以下开放留言~
欢迎让我知道你对天台的感觉~

评论 ( 20 )
热度 ( 134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