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71

71 樱之宴

明台被抓进76号的第九天,特高课在礼查饭店主办「樱之宴」。
有了新政府工作之后,许多日本人离乡背井来到上海,春天不能在故乡与家人赏樱,于是安排这样的晚宴,让上海的日本人们聚聚。
本来,发生高级官员被暗杀之事,晚宴应该要停办的,但这已经筹划多时,况且也是南田洋子生前极力推动的活动,因此藤田芳政还是决定照常举行。
他也有心让特高课在近日的愁云惨雾中,能稍有喘息空间。
到场宾客盛装打扮之余,胸口前都系了一条由主办方发送的黄丝带,以表示对南田课长的怀念。
明楼是少数被邀请参加的中国人,因为他与日方关系特殊,这才被划入受邀之列。
阿诚作为秘书处长兼明楼私人助理,当然也一同参加。
他们两人穿着成套的西装,一如平日,简洁利落,并且也不免俗的,在胸口系上一条对折的黄丝带。
其实两人拿到黄丝带时对看了一眼,不过阿诚毫不犹豫就自己别上,然后顺手替明楼也系好。
南田之死,两个始作俑者别着代表思念她的黄丝带,说来是相当讽刺的,可他们并不在意。
相较外头的惊涛骇浪,这不过是微风拂面的小事。

舞台上,陈萱玉唱着诉衷情,婉转嗓音哼出一种柔情浪漫的韵味。
明楼端着红酒,在台下看着这美丽动人的歌星,一袭白色长旗袍,衬托她如出水芙蓉,少了往日冶艳,倒增添几分明媚。
「怎么?有人见旧情人,凡心大动了?」阿诚不知何时走来,在明楼身边低声说道。
「又吃醋?都说我们没什么了。」明楼微笑,悄声说:「敢情以后连女人都不准我看?」
「随口说说,何必如此认真?」阿诚嘴角微微上扬。
明楼若无其事俯在他耳边,说:「你觉得我现在亲你会发生什么事?日本人会吓坏吗?」
闻言,阿诚连忙向后退一步。
明楼见状,微微笑道:「随口说说,何必如此认真?」
阿诚白了他一眼。此时,陈萱玉正好结束一曲,走下台来到明楼身边,笑问:「楼哥,我今日唱得可好?」
「出谷黄莺,永远动听。」明楼评语一向简短有力,陈萱玉嘻嘻一笑,看向阿诚,问:「阿诚先生觉得如何?」
「正如先生所言。」阿诚公关式笑容应对。
其实阿诚对陈萱玉并没有什么偏见,只是觉得她还隐藏了什么,所以对她难免有些戒心。
「明先生,今晚的料理还吃得惯吗?」藤田芳政走来招呼着。一反往常军服装束,他今天穿了深灰色和服,外头搭配一件黑色外罩衣,看起来没了军人的刚毅肃穆,多了些文人墨气。
「很好,都是些难得吃到的地道日本料理。」
「这些都是南田课长先前费尽心思安排的,所以无论如何,我还是力排众议举办这场樱之宴,也算是我对她的一点心意。」
「藤田先生也是长情之人。」
「十多年老同事了,同在异乡奋斗,就算不是亲人,难免也有亲情。」藤田芳政叹口气,忽然话锋一转,有些试探性的问:「明先生,您听过猎鹰吗?」

明楼和阿诚同时一愣,没料到藤田芳政竟有此一问。
明楼率先回神,说:「您说的是共党的猎鹰吗?」
「是的,您知道他的事吗?」
「知道,他在业界曾是知名人物,不过已经消失多年,据说已经死了。」
「我想,他或许跟南田洋子的死有关......正确来说,应该是与您有关。」
闻言,明楼和阿诚微微一震,皆心忖藤田芳政是否掌握了什么关键?可见他的表情并无异状,于是明楼若无其事问:「藤田先生何出此言?」
「我在晚宴开始前接到消息,南田课长遭到暗杀当天,有人下令让猎鹰袭击明楼座驾。」
「竟有这种事?是谁下令?您又是如何得知?」明楼讶异问道,而这讶异并非装出来的,因为他确实不知道为何突然冒出这一项不在计划中的安排。
「梁处长刚才拿了一些电文到特高课给我,全是与共党猎鹰的秘密通信,这是他在汪处长办公室发现的。」
「梁仲春在汪曼春办公室发现的?」明楼微微一惊。此时,很快明白了。虽是意外消息,但矛头既是指向汪曼春,而参与者又有梁仲春和猎鹰,那这应该是罗芳雄设的局。
或许是他们刚好有了某种契机,因此临时创造出这个计划。
「是的,电文当中还包含串通猎鹰利用令弟明台运送密码本胶卷,打算日后再嫁祸给您,诬陷您是共党成员。」藤田芳政深吸一口气,说:「明先生,若这真是汪曼春所为那就太可怕了,这绝对是新政府有史以来隐藏最深的间谍案。」
「利用明台?是了!这就是了!我说的果然没错。可是我不相信,怎么可能是曼春所为?」明楼佯装得震惊。
「证据摆在眼前,现在我只是怕打草惊蛇,所以没有马上拘捕她,而是先来与您商量。」
「不妙,若真是她所为,那密码本胶卷岂不就无效?」
「这您大可放心,密码本复制时,是由特高课的人在旁监控,而且复制完毕就由特高课接手,我想,汪曼春不久之后就会找机会去特高课篡改内容,幸好我们早一步获得消息。」
闻言,明楼点头,说:「其实您说这些,让我联想到之前一件事。我前月去参加上海工商界春酒联会时,曾遭到刺客枪击,右肩中了一枪,就在同时,汪曼春居然刚好路经佘山剿匪,现在想想,或许她的出现并不是巧合。」
「确实如此。」一旁不语的陈萱玉突然插话,说:「当天我也去参加春酒联会。」
藤田芳政听闻此事,加深对自己的判断加深几分确定,不过还是有些疑惑,问:「为什么先前都没听明先生提过此事?特务委员会高层被袭击,如此重大之事,怎能不撤查?」
「恕我直言,我虽任职于特务委员会,但也是经济司财经顾问,首要责任是维持上海经济局势稳定。当天是上海工商界每年最重要的聚会,如果传出抗日份子袭击消息,我想,首先造成恐慌动荡的恐怕是经济和股市,所以我只能选择秘密调查。」
明楼的回答竟让藤田芳政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反应。他思考一会,问:「可就算汪曼春是共党,她也没必要置你于死地,她在76号根基稳固,有的是法子将你拉下高位,又何必冒险暗杀你呢?」
「这我就不能替她回答了,或许她有别的想法,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她非常恨我。」明楼轻啜一口红酒,缓道:「她恨我当年只为家姐的一句话就离开她,没能保全我们之间的感情,这些年来她将一切不顺遂都归咎于我。」
闻言,藤田芳政若有所思,说:「看来,曾经传言你们两位过去是恋人,还真是不假。」
「藤田先生,家姐真的非常在乎明台,若证实明台是遭人恶意陷害,不知是否能让他回家了?他一个无辜的平民百姓,被抓进76号这么多天,身心一定都受到很大的伤害。」明楼说服着,又说:「如果他被放出来,我可以将他监禁家中看管,责任由我来担,只要您有需要,可随时提审,我保证您一定找得到他。」
「我完全理解您的考虑,但令弟毕竟经手抗日份子的线索,请容我再想想,最迟明天中午,一定给您一个答复。」藤田芳政神色肃然说道。
「好的,请藤田先生务必认真考虑我的建议。」明楼点了点头。

晚宴结束后,阿诚和明楼回到房间,开始讨论今晚之事。
「大哥,有关猎鹰,应该是罗叔他们安排的吧?」
「猎鹰一直都是罗芳雄在负责联络,应该是他临时计划的。这招倒使得很聪明,最令人惊艳的是,梁仲春在明面上的立场本就中立,让梁仲春去藤田芳政面前说这些事,更能取信于藤田芳政。」
阿诚脱下西装外套,随之将上头的黄丝带拆下,顺手丢入垃圾桶。说:「这招高明,不过今天晚上让我更讶异的是陈萱玉,她在日本人面前也算是有点能耐。」
「我怀疑陈萱玉对我的事可能知道几分。她表面上有日军背景倚靠,私下却和青帮交好,青帮实际上也是抗日倾向,而我明明是新政府官员,她先前又刻意与我亲近。我偶尔会有一种感觉,她对外不过是在伪装,真实的她或许是我们都料想不到的。」
「我曾向杜叔叔和若兰打听过陈萱玉,他们对她似乎颇为信任,很多事都不避讳让她听到,我想,她既然没害我们,或许暂时就不用为她的事操心。」
明楼看着阿诚,突然静默不语。
「怎么了?」阿诚问。
「你每次提到陈萱玉似乎都有点吃醋,直到现在才算正常些。」
「有吗?谁吃醋了?」
「没有吗?不就怕人家爱上我,怕我跟人家跑了?」
「少往脸上贴金。」
「说话真是越来越没规矩。」明楼语气故作严厉,但嘴角的线条泄露他的笑意,说:「我决定要整肃家风,过来,让我好好整治你一顿。」
明楼佯装一脸凶样。不过阿诚一点也不怕,挑着眉,神色带点挑衅似地走过去,道:「我这叫做实话实说。」
阿诚越是这种表情,明楼心里越是欣喜。他就是爱阿诚这略显霸道的模样,在自己面前越像个主子,他就越觉得开心。
有时明楼甚至觉得自己根本有点被虐的倾向,在阿诚面前,他一点也不介意当个仆人。
嘴里说要整肃家风的男子,最终敞开了手,把那看起来一脸恃宠而骄的青年纳入怀中。


待续...... 72 明台出狱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埃玛~明台下回终于可以被放出来啦!可喜可贺!
我是谍战渣,所以让反派智商都低一点了~天台才能早日相会!
今天比较晚发文,因为多画了张插图~放楼下
本来只是随便撇了线稿,后来想说上个色贴上来好了,
楼诚每天都发糖~~甜死我了~~~~

图另开一篇放噜~>>傳送門

评论 ( 18 )
热度 ( 142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