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73


73 青年的告白

离开浦江茶馆后,王天风终是进了明公馆的大门,为了明台而来。
明楼将他介绍给明镜认识,没多说其他事,只说他是党内同志;是明台的老师。
明镜只觉得这男子温文尔雅,浑身上下有一股书卷气,怎么也不像个特工。
与明镜寒暄过后,王天风被带进明台房里,只见明台仍在床上昏睡。
明楼告诉他,明台已经这么昏睡一天一夜了,他在76号被折磨十日,虽没有太过火的刑求,可全身大伤小伤外加严重脱水,对他身体还是造成不小的损害。
「你懂他为何要如此不顾一切?」明楼终究忍不住问。他不喜欢王天风,即使知道王天风是党内同志,但多年来对他根深蒂固的讨厌,仍无法一时半刻就抹灭。
可明台既然喜欢王天风,那自己还是得做好一个大哥该做的,那就是保护明台。
他知道感情之事不能勉强,可若是王天风打算用那一贯傲得惹人讨厌的态度拒绝明台,那他恐怕也不会对王天风太客气了。
「看在他救你一命的份上,他醒来以后对他好一点。」
王天风看着明楼,眼底流动一种让人难以捉摸的光:「我都懂。他是我最得意的学生,我也心疼他。」
明楼深吸一口气,颔首,随后离开房间,让王天风自己在里头陪明台。
王天风在明台床边的椅子坐下,凝视面容消瘦的青年,原来是那般飞扬洒脱、热情恣意,现在却躺在这成了病厌厌的模样。
他想起第一次在飞机上和明台说话的情景,那是个从手帕里变出玫瑰花、读着《西印度毁灭述略》的富家青年。是自己用理想与抱负作为引子,半绑半强迫地让他签下卖身契约,纯真的青年从此双手染血。
从头到尾为了死间计划,为了国家,他一再利用人性弱点操控明台的思想。可明台却将他视为唯一的老师,敬重、爱戴,对他所教之事尽数吸收。
尤其明台代替他去执行死间计划,这行为深深震撼他的内心。
即使从明台甘愿为于曼丽举枪自尽那刻开始,王天风就明白,这青年心中有一颗热血的赤诚,勇于为他人牺牲。但这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仍是震惊多于了然。
其实,明台对自己怀抱别的感情,他并非全然不知,可他眼中只容得下工作和国家,其他事向来不能分散他半点注意。
现在,死间计划顺利进行,而他居然还保留一命。
倾刻间,他竟不知该拿这青年如何是好。
正当王天风陷入沉思时,明台悠悠转醒。他一睁开眼便见到王天风坐在身边,以为自己在作梦,可梦中的老师向来没这么真实。
明台声音有些沙哑,唤着:「老师?」
王天风看着他,嘴角扬起一抹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浅笑,问:「在床边等你醒来是不是成了一种惯例?」
第一次,是他把明台绑架到湖南,等他药效退去醒来。
第二次,是他把明台一下子砸晕,等他在昏迷中醒来。
前两次都是他下的手,连带这次,虽不是他直接造成,可也算是间接。
「老师......」明台连忙坐起身来,脸上表情很复杂,不知是高兴抑或困惑。
明台没想到老师居然会到家里来,他是怎么进来的?大哥不是与他水火不容吗?
他在76号被关了十天,日日酷刑煎熬,心心念念只有出来再见王天风一面。
原是打定主意要向王天风告白的,可现在人突然就在眼前,明台一时之间茫然得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只是痴痴望着王天风。

「才被刑求几日,脑子就给打傻了?我的学生该不是那么弱不禁风的。」王天风挑着眉,一贯教官表情,但语气中却带了一丝温柔,有股说不出的宠溺,难以言喻的关怀。
「你、你还认我这个学生吗?不怪我擅自行动、破坏计划,不处置我吗?」明台张大眼睛,在众多的不确定中寻求解答。
王天风看着他,叹了口气,道:「你确实很不听话,令人生气,但计划还是成功的,所以我破例让你将功抵过。看在你受了这么多苦的份上,就当已经处置了。」
明台愣坐着,心中困惑未解。
「我......我只想知道,你还认我这个学生吗?」明台又问了一次,因为王天风刚才并未回答他的问题。
王天风低头沉思片刻,像是在搜寻合适的用词,半晌,才开口:「明台,你是我这一生中最得意的学生,我有什么理由不认?」
「真的没有理由吗?任何理由都不是理由吗?」明台追问,语气急切。
「那你说,我需要什么理由?」
「比如......」明台脑子里纠结着,不知哪来的勇气,问:「学生爱上你,这算理由吗?」
「所谓理由,无非是欺师灭祖、丧尽天良才算,爱上老师,我看不出有何不妥。」
明台似是被这番话鼓励,又急问:「即使是个男人也无妨?」
「我说过,你永远是我的学生。」
「老师,你知道吗?你若不赶我走,我就要一直跟着你,当然,你若赶我,我还是会偷偷跟着你。」明台说完,见王天风没有反应,心里一急,便道:「老师,你有听懂我是什么意思吗?」
「我有听懂。」王天风回答。面上一贯冷静,看不出情绪。
明台不确定他是否真的清楚自己的感情,只觉心中慌乱,脱口而出:「老师,我喜欢你,只会越来越喜欢,你真的确定你知道吗?我想要一直待在你身边,这样说是惊世骇俗了点,可我只是想让你了解这个想法,不是随口说说。」
「我说,我有听懂。」王天风又重复一次,语气里并没有不耐烦。
「那、那,你不觉得我有违常伦吗?」
「我王天风一向离经叛道惯了,又怎会在意这些俗事?」王天风看着他,心忖自己这辈子孤家寡人,到头来,遇上个这么死缠烂打的小伙子,也真是够精彩了。
他不习惯承诺什么,可也不想让这傻小子白操心,便说:「你安心把伤养好,以后还让你跟着我就是。」
闻言,明台只觉得胸口被不知名的情绪涨满,有一种心安的感觉,让他想哭。
王天风见他泫然欲泣的模样,说:「我可不喜欢爱哭的人。」
「我知道,我只是眼睛酸。」明台揉揉眼,虽没流泪,但眼眶仍是红了。
王天风站起身,说:「时候不早,我也该走了。赶快养好伤,郭骑云和于曼丽一直都在等你归队。」
「那老师你呢?你也等我吗?」
王天风笑了笑,没回答,准备离开。
「老师!」明台唤住王天风,说:「你不想回答也没关系,不过如果......如果你能摸摸我的头,我就会好得更快一些。」
「孩子气。」王天风轻哼了一声,但仍然伸出手,轻轻覆上明台的脑袋。说:「我等你归队。」
明台瞪大着双眼,满脸受宠若惊的模样。
这一刻,只觉得什么都值得了。

明台既然回家,明楼自然不用再住饭店,阿诚帮他收拾好行李,两人终于搬回明公馆。
如今除了大姐,家里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所以住在家倒也还算方便。
明镜已经顾了明台两天,被明楼好说歹说才终于劝回房去睡。
虽然下午王天风来过之后,明台显然好多了,但明镜还是不放心,硬要明楼守在明台房间,她才肯安心去歇息。
明楼拗不过自家大姐,只好顺从地待下来。不过大姐去睡了之后,明台就从床上坐起身来,他太兴奋了,一点都不想睡,一心想把明楼支开。
「一个伤号还不休息,回头大姐跟你算账啊!」明楼碎念道,不解明台怎么忽然一直要赶自己走。
「大哥,我已经睡两天了,现在真是睡不着,就想看看书什么的,大哥,你就别管我啦!」
「不管你怎么成?大姐千叮咛万嘱咐的。」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明台抗议着。
明楼看着他,突然懂了。
这小子被关那么久,出来又昏睡两天,今天见到心上人,恐怕是热血激昂、情绪亢奋。毕竟是年轻气盛的男人嘛!
明台被自家大哥看得发窘,急道:「不然这样吧,你去隔壁找阿诚哥,我、我就看会书,等等就睡了。」
明楼听到找阿诚,心忖这小子倒会借力使力。他眉毛微动,说:「好吧,那你给我老实待着,等会就要熄灯睡觉,不许闹什么妖蛾子,否则我明早抽得你再多躺三天。」
「好啦好啦,知道啦!」
明楼撇嘴一笑,离开明台房间,隔几步路,就来到阿诚房间。
他没有敲门,直接开门走进去,见阿诚坐在桌前看书。
「大哥?你不是......」
「嘘,小声点,我悄悄溜过来的。」明楼把门锁好,然后在床边坐了下来。
阿诚的房间特别小,明楼大手一伸就捞到阿诚,把他拉到自己身边,一把搂入怀中。
阿诚的床架是旧式的木架子,使用已久,两个人坐在上面,发出些许嘎吱声。
「这床老早要帮你换,你都不让,哪天睡了被摔地上怎么办?」明楼点了点他的鼻尖,宠溺地骂道。
「你别小看这种木头,很耐用的。」
「是吗?」明楼倏然推倒阿诚,笑说:「那来试试有多耐用。」
明楼说完趴到阿诚身上,惹来他一阵笑骂。「别闹,明台在隔壁。」
「那又怎样?反正他见怪不怪。」明楼贫嘴着,却也没真要做什么。
他抱着阿诚一起躺在那,两个大男人挤一张旧双人床确实狭窄了些,不过他们只要能待在一起,倒也不会嫌弃什么。
躺了一会,阿诚问:「明台怎么样?王天风到底说了些什么?」
「我不知道,可看起来,王天风并没有拒绝他。」
「你的意思是,他们会在一起吗?像我们一样?」
「或许吧,王天风那人从不勉强自己,若他没当面拒绝明台,那表示他对明台也是有感情的。」
「你不反对?」
阿诚的问句让明楼失笑,他捏了捏阿诚的腰,说:「我自己都这样,有什么资格反对?」
「我只是想到大姐,不晓得她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大家一起跪小祠堂,再被打个几下吧,死不了的。」明楼紧紧抱住阿诚,说:「船到桥头自然直,别想太多,睡吧。」
情况已经不会再更糟了,其码他们都还活得好好的。


待续...... 74 暗地周旋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微天台正式上线!!
明台终于告白了~喵喵喵!
老师就是那种面冷心热的方式,让明台都变得萌萌的了~
本回虽然没做啥,但字数爆炸,而且还感觉发了好多糖
我被甜得一脸血了~

虽然我是台丽党,但这篇文为了剧情走向必须设定成天台
毕竟是自己的作品,写着写着,其实还是对天台有了一点爱
不过我还是妥妥站台丽!




评论 ( 31 )
热度 ( 146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