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74


74 暗地周旋

汪曼春被捕之后,76号已然成为梁仲春的天下。
76号双处长明争暗斗已久,这个节骨眼上暂且不适合再调动一个新的处长来,因此明楼与藤田芳政都属意让梁仲春兼任情报处处长。
有了官方公告安排,梁仲春这个一人独大的处长位置坐得是更稳当了。
不过,他表面威风,心里却知道汪曼春是被栽赃陷害,怕她会有翻身的一天。因此,他用尽一切方法湮灭证据,把每个环节都一再确认,仔细又仔细,将自己彻底撇清责任,这才稍稍安心下来。
南田洋子一死,特高课的业务顿时陷入紊乱,藤甜芳政得重新安排日本方面的工作,因此调查汪曼春之事,就全权交由明楼处理。
一早,明楼就来到76号的地牢里探望汪曼春。
毕竟是高阶长官,而且尚未定罪,所以汪曼春并没有遭到刑求,只是单独被关在一间牢房里。
她不吵也不闹,一味安静坐着,这情况倒让明楼感到些许意外。
不过他很快就想明白,汪曼春性格孤傲自负、心思深沉,她在勾心斗角的夹缝中生存已久,深谙这个世界的潜规则,因此她是不会哭喊求饶的,即使是被冤枉,她也会冷静应对。
这种人的内心冷硬如钢,比其他人都更有决心洗刷自己的冤屈,正因如此,她对明楼来说更好利用。
明楼进了牢房,在汪曼春对面坐下来,两人隔着一张桌子谈话。
「曼春,妳还好吗?」
「师哥,我被关在这,能好吗?」汪曼春见到明楼,强硬的表情顿时软化了些,她虽是铁石心肠,可这辈子只有明楼这个男人,能让她如此倾心不已。
此刻见到明楼,她便是觉得安心许多。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猎鹰的事,难道是真的?」
「连你也不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妳,曼春,我对妳还不了解吗?妳不可能是抗日份子。」明楼拍着她的手,安抚道:「可是现在证据确凿,我还是得按照正常程序来。」
「我明白,师哥,我被冤枉、被关个几天都不要紧,可我真是被陷害的,这个幕后凶手还不知道后面要做出什么事来,我怕他危害到你。」
「我已经在着手调查,这次来就是想问妳对此事的看法,好帮我厘清整个案情。」

「我觉得这事最大的嫌疑人就是梁仲春。」汪曼春了当直说。
对于汪曼春的敏锐,明楼心中微微一惊,但面上仍是镇定的。问:「何以见得?」
「对76号最熟悉、又最想把我拉下来的人,除了他还会有谁?况且那天也是他率人闯进我办公室,如果不是他一手策划,怎能安排得天衣无缝?」
「我也怀疑过,可是梁仲春不是那么笨的人,他这么做岂不是一下就被识破了?而且这件事是藤田芳政授权的,他直接越过我,对梁仲春下令搜捕,因此我怀疑,这件事背后动机并不单纯。」
「你的意思是说,日本人要诬陷我?」汪曼春睁大眼睛,一时之间被明楼的推论弄得有些茫然。「有可能吗?我是南田洋子的学生,为特高课办事已久,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建功立业,他们没道理除掉我。」
「我现在还没办法回答妳这问题,因为情势犹如一盘散沙,妳得给我时间好好想想。」明楼见汪曼春不疑有他,又说:「现在,南田洋子死了,而身为她得意门生的妳遭到陷害,这让我不得不回头联想,或许日本人本身就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斗,很有可能南田洋子的死,也不是个意外。」
「所以街头枪战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你?」
「很可能目标同时是我和她,因为南田洋子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就说要来76号,还指名要和我一起,当天若非因为我身体不适,现在死的人肯定还有我。妳想,我跟南田洋子都死了,谁能得利?」
「当然是抗日份子得利。」
「话是没错,可妳再进一步想,真凶是否可以利用这一目了然的利益问题,将自己彻底隐藏起来?」明楼双手交握在桌上,说:「在我看来,南田洋子和我死了,日本人一样有利可图。」
汪曼春看着明楼,深思他所言,觉得似乎有迹可循。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团结,但也意味着有内斗,或许南田洋子的死,对某些日本人来说是有利可图的。还有我的位子,妳别忘了,原先预定来坐这位子的人是原田熊二,是他的死,才让汪主席和周佛海先生有机会把我推上来。」
「这么说也是有道理,毕竟你这位子相当微妙,让日本人来坐,对他们而言会更好。」汪曼春点了点头。经过明楼这番分析,所有事情看起来似乎都变得相当合理。
「这一切,都必须有个替死鬼被推出来,而妳,自然是最佳人选,因为妳和南田;和我,关系都是最密切的。」
「师哥,既然如此,我更要想办法出去保护你,替你解决那些日本人。」
「不,」明楼抬手反对,说:「现在一切都只是推测,我们不能打草惊蛇,妳现在能帮我的最大忙,就是先待在这里,静候我的通知,我会尽快调查清楚,再与妳商量后续。」
汪曼春皱着眉,明白明楼一切自有考虑,自己若是沉不住气也只会为他添乱。
于是她点头,同意明楼的安排。

暂时将汪曼春纳为己用后,明楼松了口气。
他走出76号大门,见阿诚和梁仲春在说话,阿诚靠在车上,姿态轻松。
「明长官。」梁仲春见到他,恭恭敬敬的打招呼。
「梁处长,好好干,我看好你。」明楼拍了拍梁仲春的肩,然后看了阿诚一眼便上车。
阿诚与梁仲春道别,坐进驾驶座,把车驶离76号。
「谈得怎么样?」阿诚问。
「我亲自出手的东西,自是手到擒来。」明楼在后座稍微调整了坐姿,翘着腿,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不谦虚。」阿诚哼了一声,脸上浮现笑意,又说:「算了,现在连我都被你攥在手中,也只能说你确实有点能耐,死人都能被你说活。」
「欸,这话就不对了。」明楼发出不认同的声音,说:「要抓住你可不轻松,我那可是捱了一枪,痛得死去活来才抓住你。」
「说这话又想让我心疼啊?」阿诚眉头一挑,从照后镜瞥了自家大哥一眼。
「别别别,不心疼不心疼,我那是活该。」明楼连忙陪笑,两只手放上阿诚的肩,知他在开车便不敢影响他,只是轻轻捏两下,说:「不过现在对你,也真是手到"情"来。你瞧,这手一摸你,满腔的情欲就全上来了。」
明楼一脸正经的讲着与那表情相差十万八千里远的风流话,惹来阿诚一阵脸红。
「不知羞耻。」阿诚故意扳着脸,但眼底仍是流露出丝丝笑意。
阿诚开车载明楼一起去杜公馆,本来明楼在车上还一直在调戏着阿诚,结果一下车立刻就变得正常。有时阿诚真怀疑自家大哥是不是有多重人格,否则怎会一跟自己独处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徐妈来应门,一开门就对阿诚有说有笑。
阿诚和明楼一起走进屋内,只见白若兰挺着肚子坐在客厅。七、八个月大的肚子,已让她瘦弱的身子显得有些吃不消。
「阿诚哥哥、明大哥。」白若兰见到他们,欲起身招呼。不料一起身便觉得腿麻,顿时重心不稳,整个人就侧倒在地上。
「若兰!」阿诚眼明手快,几乎是见她一倒就奔上前去,但还是没捞到她。
白若兰脸色惨白,一直叫着疼,杜仲亮听闻动静也赶紧从房里出来。
只见她裙边渗出一点血迹,徐妈一下子傻住了,三个大男人对照顾孕妇没太多经验,顿时也有些楞住。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众人不知所措。明楼率先回过神来,二话不说,一把将白若兰打横着抱起,说:「阿诚去开车,先送她去医院。」


待续...... 75 情同骨肉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明长官嘴上功夫真是越来越厉害~
曼春被唬得一愣一愣,就连诚诚也拿他越来越没辄呀!

话说一路日更到现在,虽然剧情很长,但一日一更也是慢慢接近了完结~
有很多小伙伴一直在问出本子的事,如果出本子,真的会有人要吗?

评论 ( 17 )
热度 ( 130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