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75


75 情同骨肉

白若兰被明楼和阿诚送进医院,经过医生紧急诊治,母子已暂无大碍。
但她仍要接受进一步的观察和安胎,阿诚和明楼就在门外长椅上静候结果。
明楼手上的血已洗净,但外套下摆和裤管上还是沾染些许腥红。
「大哥,要不你先回家换身衣服吧?」
「没事,好在深色衣服看得不明显,我在这陪着你,晚点再一起走。」
「嗯。」阿诚点头。其实他也不希望大哥离开,只是基于管家的职责才提醒。
他看着眼前的男人,不愧是大将,纵使是不熟悉的混乱情况,仍然处变不惊、应对自如。
「都说女人怀孕生孩子是生死大事,以前没怎么体会,今日一见,真是让人捏把冷汗。」明楼说。
「但是你很果断,比在场的我们反应都更快,我相信这已经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了。」
阿诚看着明楼,脑中有一个盘旋已久的想法,因为这孩子的事又浮了上来。
他有些犹豫,但还是忍不住开口试探:「大哥,你喜欢孩子吗?」
明楼没有多想,随口回答:「当然喜欢,你不觉得白白胖胖的小伙很可爱吗?」
「这样啊......原来大哥觉得儿子比较可爱。」
阿诚既然开启这话题,明楼便认真思索一番,又讲:「其实真要选的话,我觉得女孩比较好,希望若兰生个女儿,以后绕着我俩叫舅舅。想到那画面,心里竟莫名还挺期待的,难怪大姐整天嚷着要抱侄子。」
阿诚不知大哥如此喜欢孩子,一下子听他这么说,心里顿时一沉,只觉得感伤。
他自小被虐待,童年过得惨淡阴暗,或许是这缘故,他一直对于小孩没什么喜好。有没有孩子对他来说是无所谓的,反正他从一开始就是被父母抛弃、孤独一人。
可大哥不同,大哥本该有个正常完整的人生。
他家是名门望族,按照正途发展,是该娶个门当户对的妻子,然后为明家开支散叶才是。
如今,却是自己绊着大哥了。
阿诚这么想,似在心湖投入一块大石,沉于湖底的内疚感又如淤泥般被搅起。
见阿诚沉默不语,明楼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刚才说话不留神,肯定又让阿诚开始胡思乱想。
他正想解释,但还没开口,杜仲亮就回来了。
「我已经先跟院长打好照面。」杜仲亮说。慌忙奔走令他额上沁出一层薄汗。
阿诚见状,贴心地抽出手帕递给杜仲亮,说:「杜叔叔,擦擦汗吧。」
「谢谢。」杜仲亮接过手帕,眼底浮现一丝笑意。

三人没说几句话,医生正巧也从房里出来,手中拿着一些数据。他一见明楼便问:「先生是孩子的父亲吧?」
「我不是。」明楼摇头。
医生说了声抱歉,转头看向阿诚,说:「那应该就是你了吧?」
阿诚也摇头,说:「不,我是孩子的舅舅。」
医生愣在原地。杜仲亮连忙开口:「我是孩子的外公,有什么事都跟我说吧。」
「喔、好的,是这样......」医生把手中资料递给杜仲亮,上头有些注意事项,以及住院申请的表格等等。医生简述了白若兰的身体状况,并建议她现在开始就直接在医院安胎,一直住到生产为止。
医生解释完后,说:「她的情况特殊,这样安排是比较好的,只是费用方面......」
「钱方面不是问题,」杜仲亮摇了摇手,说:「只要能保她母子平安,该花费的都尽量告诉我。」
「能在医院接受最好的照顾,这样大家也安心。」明楼也赞同道。又说:「杜伯父,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请别客气,尽管交代。」
明楼知道,杜仲亮年事已高,身边只有一个白若兰代替子女尽孝道,阿诚已不能常伴杜仲亮身旁,所以最其码不能让白若兰出什么状况。
「我知道,谢谢。」杜仲亮了解明楼心意,拍了拍他的肩。
然而,阿诚并不知明楼关心此事是为杜仲亮,还以为明楼是心疼孩子。
他将整件事往错误的方向钻牛角尖,顿时觉得心塞。
「好,那请你们其中一个人跟我去办一下住院手续吧?」医生说。
杜仲亮还没回答,阿诚就先发话:「我跟医生去吧,大哥你陪杜叔叔聊一下。」
这时借机暂离也好,他不想让明楼发现自己低落的情绪。
阿诚说完,匆匆随医生去了。
「今天多亏你在,不然我们一耽搁可能就延误送医了,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才好。」杜仲亮在长椅上坐下,眉头舒展。
「伯父,其实若不是我和阿诚......您就能抱孙子了。如今,若兰虽不是您亲生女儿,但我知道您对她腹中孩子是真心期盼的,所以只要能让她好好把孩子生下来,您让我做什么都行。」明楼诚心诚意说着,这番话全出自他肺腑。
「老夫果然没看错人。」杜仲亮笑着,说:「其实,到我这年纪,周遭朋友皆儿孙满堂,自己孤家寡人难免寂寞,孙子嘛~当然是盼望的,可缘份未到也不能强求。况且现在,我是真心希望阿诚过得自在。不求大喜、只求不悲。」
「好一个不求大喜,只求不悲。伯父您放心,我会倾尽所有对他好的。」
「你......还叫我伯父,不改口啊?」
闻言,明楼忽然傻愣着,此时饶是聪明如他,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虽说更亲昵的称呼他也是愿意叫的,但不知人家是否会接受。
「听不到亲儿子叫我,至少听你叫一声也是好的,毕竟你也算是儿子了。」
「是,」明楼微微停顿,然后开口:「爹。」
时间彷佛停止一秒,杜仲亮略有愁容的脸上浮现满足笑意,不住颔首。
过一会,他情绪才稍稍平复,说:「只有咱们爷俩时才这么叫。」
「明白。」明楼也微笑着,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温暖。
明楼年少丧父,一人支持着大姐撑起明家,所有重担同时也落在他身上。他忘了自己只是十几岁的少年,在大环境的逼迫下,不得不表现得超龄;不得不变得成熟。
可十来年岁月匆匆而逝,在他内心深处,依旧希望能有个可信赖的长辈,在他迷惘时指引他;在他悲伤时安抚他。杜仲亮的出现,毫无分差的弥补这份匮乏,让明楼在乱世拚搏中,找回一份温暖的仰赖。
「好了,咱们该谈谈正事。」杜仲亮收起情绪,恢复往日一贯威严。
「好。」明楼点头。
他今早在牢里见过汪曼春后,还有许多事得重新安排,也因此才会去杜公馆找杜仲亮,没想到却遇上白若兰送医的插曲。
明楼把最新情况告知杜仲亮,两人相互讨论,并共同安排资源分配。
有杜仲亮这样的角色在身边,对明楼而言,于公于私都是最好的。

离开医院后,阿诚先送明楼回家换身衣服,然后他们都各自有任务要忙。
明楼去十二月酒吧找罗芳雄谈事情,阿诚则是去郭骑云的相馆找王天风。
他来到相馆外的大街上,忽然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只见陈萱玉在相馆旁边的巷子里,似乎正在等人。
基于特工本能,阿诚觉得她在这里出现似乎有些蹊跷,于是利落地藏起身,悄悄躲在一旁窥探。虽然杜仲亮和罗芳雄都信任陈萱玉,但阿诚却一直觉得陈萱玉背景不单纯。
尤其在樱之宴上见到她跟日本人的互动,更觉得她之前接近明楼是另有所图。
此时,见一名男子从巷子对侧走来与她会面,那男子顺手将一包裹交给陈萱玉,阿诚定神一看,发现那男人竟是郭骑云。
王天风说过,他的猎鹰身分连郭骑云也不知,既然如此,郭骑云仍是军统的人。
他怎会与有日军背景的陈萱玉认识?两人又为何要在此交易包裹?
想到这里,阿诚忍不住要上前去弄个明白。


待续...... 76 地下恋情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阿诚这回又默默被虐~
憋哭~你不是被父母抛弃呀!你爸爸就在眼前啊!
结果胖楼倒比诚诚先认父了~

我觉得lofter是个奇妙的地方,
200粉和700粉,看文的人都是固定几个~我都脸熟呢!
不禁特别想问……中间这500粉是真的人吗(˙w˙”)?

小伙伴们~我努力日更都快更到尾声了,
出来打个招呼么么哒我一下也好唷(^ 3^)/


评论 ( 75 )
热度 ( 156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