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76


76 地下恋情

阿诚闪身进了暗巷,不由分说走上前去,一把扣住郭骑云手腕,问:「你俩怎会认识?」
「你......」郭骑云忽见阿诚出现,像是做坏事被抓到的学生似地,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一旁的陈萱玉倒是面上不惊,微微一笑,说:「阿诚先生,你怎么会到这来?」
阿诚看了陈萱玉一眼,没回答,垂眼瞥了她手中的包裹,问:「这是?」
陈萱玉轻笑着,一派轻松地打开手中包裹。
阿诚一瞧,里头的东西与自己想的差远了,这让他倒有些意外。愣了愣,说:「这......」
「四川路上的大壶春生煎,想吃吗?」陈萱玉问。
阿诚满脸疑惑,陈萱玉大晚上的跑来跟郭骑云拿一包生煎。这让他想不通。
「若兰妹子想吃的,我不方便跟人在大街上排队买,只好请骑云去了。」
阿诚盯着那包生煎,觉得脑子都胡涂了,他愣愣地问郭骑云:「你帮她买生煎?」
郭骑云有些难为情,但还没开口就见到阿诚后方的人,脸色倏然大变。
「既然都撞见了,就进来说话吧。」王天风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后方,下巴朝相馆方向指了指,然后自顾自走回去。王天风一出现,郭骑云表情更为难解,就连陈萱玉方才的笑容也顿时消失,两人有一种想要隐藏什么却被发现的尴尬感。
阿诚一脸狐疑看着他们,郭骑云吸了一口气,才说:「进去再谈。」
片刻后,他们都坐在相馆里的大桌前,王天风坐在正中央,一脸气定神闲。
阿诚和于曼丽坐在一旁,满脸疑惑。另一边是郭骑云和陈萱玉,两人显得惴惴不安。
「骑云,女朋友怎么都不介绍一下?」王天风喝了口茶,问道。
郭骑云瞬间站起身,挡在陈萱玉前面,好似王天风一动就会要了她命。
于曼丽皱着眉,冲着郭骑云悄悄摇头,但郭骑云没理会他,只是盯着王天风。
阿诚坐在一旁,看着、听着,顿时觉得自己似乎有很多事被他们蒙在鼓里。虽然他还不太清楚状况,但见郭骑云对陈萱玉极度维护的样子,便觉得他们之间关系不寻常。
「不错嘛,没想到你也敢跟我对着干。」王天风嘴角勾起一笑,仰视郭骑云,眼中有让人捉摸不定的光。
「处长,我保证她不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
「坐下。我若想动她,不用等到现在。」王天风又喝一口茶,缓缓说:「我早知道你们俩在一起。」
闻言,郭骑云没有反驳,只是瞪大眼,但见王天风似乎真没恶意,才又慢慢坐下。
「到底怎么回事?」阿诚看向王天风,又看向郭骑云。
「骑云,你自己说。」王天风开口。
郭骑云知这事也无法再瞒,便道:「几年前,我随处长在上海活动,开了这间相馆,当时萱玉还只是个小歌手,来相馆拍宣传照,我们认识之后没多久就在一起了。」
阿诚看着陈萱玉,问:「妳有日军背景,却选择跟郭骑云在一起,背后目的很难不让我作别的联想。」
「爱一个人需要目的吗?」陈萱玉红艳的唇上噙着一抹笑,神态自若。
「明长官,我......也是常见到这位陈姐姐,她真不是坏人。」于曼丽忍不住替陈萱玉说话。
「于曼丽,妳可真会瞒我。」王天风看着于曼丽,表情让人猜不出情绪。
于曼丽不敢直视王天风,默默低下头看着桌面。

「日军背景?」陈萱玉笑笑,说:「那不过是以讹传讹,事实上我只和藤田芳政一人有交情,而接近他也是为了杜会长的生意。」
陈萱玉早知阿诚是杜仲亮的儿子,心想在场的人与青帮素日也无瓜葛,便开始缓缓道来。
她解释,青帮表面团结,但内部早已分裂为杜派和张派。
以杜月笙为首的杜派,属于旧青帮份子,主张抗日护国。
而以张啸林为首的张派,属于新青帮份子,主张亲日投敌。
陈萱玉隶属杜派,但她长期以张派的身份在活动,更因此与藤田芳政交好。在青帮中,她可算是双重间谍。
说到底,虽然杜派拥护共产党,但与军统也是同属抗日阵线,所以她不认为跟郭骑云在一起有什么错误。
阿诚听完她的解释,虽已弄清楚青帮内部来龙去脉,但仍有一事不解。
「既然你是郭骑云的女友,之前又为何要缠着我大哥?」
陈萱玉彷佛早就知道阿诚最介意的是此事,她露出神秘笑容,缓道:「那是为了取信藤田芳政,因为他想拿我使美人计,将我安插在明楼身边作为眼线。况且,那时我也发现明楼想藉由和我密切来往,来避开一些事,所以我这是顺水推舟。也不怕让你知道,若明楼那天没找人在《申报》刊登那份报导,我也是会刊的。」
「你怎么知道是我大哥的安排?」
「他明长官是熟悉记者,可会有我这个待在业界里的人熟吗?」陈萱玉笑了笑说。
长久以来的疑惑总算厘清,阿诚相信了陈萱玉,因为此刻他脑中浮现的是杜仲亮和罗芳雄对他说过的话。他们虽然没说清缘由,但也曾保证过,陈萱玉是可信任之人。
他早就觉得陈萱玉一定有背景,只是他一直想错方向而已。
「处长,没对您说实话是我的错,属下听凭您的处置。可她真不会影响我们的事,能否请您放她一马?」郭骑云看着王天风,低声请求。
王天风沉默着,看着郭骑云,许久才问:「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抗日结束,军统和共党内战,她站在共党那方,到时你又该站在哪边?」
郭骑云没想到王天风会问这问题,他虽是特工,但终究是个老实人,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站起来,噗咚一声在王天风面前跪下。
阿诚见到王天风嘴角那抹暗笑,心知他是故意要逗郭骑云,看这情况,也该是让郭骑云和于曼丽知道他们共党身份的时候,于是咳了声,说:「王处长,您就别闹了,我可赶时间,您不说我就要说了。」
王天风双目为瞇,盯着阿诚说:「果然跟着那条蛇,人就会越来越无趣。」
王天风看向郭骑云,说了句起来吧,又喝了口茶,才缓缓道出猎鹰之事。
陈萱玉听得讶异,但她反应不及郭骑云和于曼丽,他们两个是真正懵了。
两人皆想不到,军统特训班的铁血教官,竟是卧底特工。
当然,王天风现在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郭骑云和于曼丽都对明台相当死忠,无论明台去哪,他们肯定都会跟去哪。
如今明台虽然没入党,但他的大姐、两个哥哥都是共党身份,而且自己先前将军统走私透露给明台,他火大的去炸了军统的走私船后,对军统早就感到灰心。
他相信明台弃军统而入共党只是迟早的事。尤其现在,他知道明台是跟定了自己的。

明楼从十二月酒吧回家后,左等右等都不见阿诚回来,难免觉得担心。
明楼想起阿诚下午心情不好,怕是他又想不开去做了什么事,毕竟只是去找个王天风,应该花不了太多时间。阿诚的晚归,让明楼整个晚上都提心吊胆的等着。
好不容易等到阿诚回家,他才总算放下心上大石。
阿诚自己也没想到,今晚去一趟相馆,居然谈出这么多事情。
他一回到家,忍不住冲进明楼房里,开始说陈萱玉的事。
有关青帮的内幕,以及陈萱玉就是郭骑云女友,听完之后明楼只觉得讶异。
明楼什么都算到,就是没算到他们这层情侣关系,而且居然还秘密交往将近五年之久。
不过听完这些,明楼也感到放心。
他之前最烦恼的便是暗杀藤田芳政的计划,如今既然有陈萱玉站在他们这边,那或许这个计划可以变得容易些。明楼脑子飞快地转,不一会,已经有一些想法模糊地成形。
阿诚谈完陈萱玉和郭骑云之事,见明楼陷入沉思,便不想打扰他。
此时公事谈妥,下午那突如其来的低落情绪便是又浮上来,阿诚正想悄悄退出明楼房间,不料却被他叫住。
「大哥,还有话要说吗?」
「先锁门,公事虽谈完,但我还有别的事跟你说。」
阿诚看了明楼一眼,顺从地把门锁上。
明楼站起身走向阿诚,一把抓住他手臂,二话不说就将人往沙发上带。
然后忽然不重不轻地把阿诚按向沙发,脸靠得很近,问:「下午是不是心情不好?」
阿诚瞅着明楼,惊讶自家大哥的敏锐。他睫毛眨动,矢口否认:「没、没有啊。」
「那你为何躲着我?」
「我只是有点累。」
「少跟我打马虎眼,你这点小心思还想瞒我?」明楼的脸更靠近些,说:「又钻牛角尖、胡思乱想?」
「我......」阿诚无法逃避明楼的直视,只好老实说:「只是在想,你好像很喜欢孩子。」
「确实喜欢,然后呢?」
「我什么都能为你做......就是不能为你生孩子。」
「然后呢?」
「我想......你或许还是应该娶个老婆......」
「然后呢?」
「让她帮你生个儿子......」
「然后呢?」
「然后......或许你的人生就不会留下遗憾......」面对明楼一连串相同的单音问句,阿诚听得出来,他肯定不高兴自己讲这些。
明楼不语,沉默盯着阿诚。如若可以,他真想潜入阿诚脑中,一窥他平时的胡思乱想到底有多么精采。
「你傻得可以。」明楼说完,倏地用唇堵住阿诚的嘴,不让他再说出让人生气的话。
舔吻的力道像是在惩罚,汹涌如海潮侵袭阿诚的唇瓣。
阿诚还来不及反应,明楼舌尖已经霸道地撬开他的双唇,恣意窜入他口中撩拨。
勾人的舌旋绕交缠,如攀附的藤蔓,明楼不容分说的深吻夹杂急促呼吸,让人感觉窒息。


待续...... 77  两种选择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原著里提过郭骑云的女朋友是一个有名气的女演员,虽然她一直没上线过
在这里为了剧情的顺畅,就把小郭女友跟陈萱玉结合成同一个人~
明长官,咱们郭副官可不只拍拍三流小明星呀!
萱玉妹纸见多风流富家公子、有钱企业老板,在花花世界打滚的她,其实内心也是渴望一份细水长流的稳定感情,小郭为人老实忠诚、重情义,又有成熟男人的包容心,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两人算是各方面都能互补得很完美的CP类型

至于本回的楼诚,幸好昨天只是微虐一下~
木娄现在变聪明了,很快就察觉诚宝宝的心情变化
对咱们诚宝宝不用说太多,霸道总裁上身就对啦!木娄你很懂嘛~

评论 ( 29 )
热度 ( 143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