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77


77  两种选择

其实明楼并非真恼怒,只是无耐阿诚总妄自菲薄。
他这一吻复杂地饱含他所有思绪,当然,其中最多的还是心疼。
阿诚的唇就像毒药,一尝就难以自拔,明楼每次一吻阿诚,就像永远也吻不够似的。他就这么贪婪地啜饮着阿诚的唇,直到他的手在沙发上撑得酸了,才甘心放开。
他略为移开脸,看着身下的人被吻出一眼眶的湿润,如小鹿般灵动的眸子瞅着自己,面颊微绯。
明楼用拇指摩挲着他被吻红的唇瓣,温柔低语:「我不可能为了生孩子就娶别人,我要你,阿诚。若没有你,就算我有再多孩子,也毫无意义。」
「可是......」
「没有可是,咱们以后也可以领养孩子,但你该明白自己在我心中是个无价之宝。别妄自菲薄,我的先生,你拥有的是我明楼全部的爱。」
明楼的一番话,让阿诚的心顿时涨满感动,他从不知明楼对他竟是深爱至此。
他忍不住抬起脸,又吻上明楼。这次阿诚翻过身,换明楼被他按在沙发上。
阿诚的舌尖深情而缠绵,缓缓吸吮明楼柔润的唇舌。比起明楼那充满宣示主权意味的吻,阿诚的吻更像是在奉献。如同他这一生对明楼的心,奉献全部的自己。
明楼对于阿诚的主动总按捺不住,双手难以自持地在他身上热情游移;在肌肤点火。
明楼施力一撑,将阿诚整个人抱起,两人在热烈的吻中,半抱半走,将战场移向床铺。
不知谁先开始动手,衣服这种碍事的东西很快就被除尽,毕竟坦诚相对更能贴近对方的心。
有道是今夜轻解罗衫入君帐,满室旖旎风光。但对于明楼而言,饶是云雨翻覆,爱意仍不能尽诉。
春光乍现,然而柔情无限,他俯在阿诚耳边,一句句情话随身体的动作摆荡到他心底。
累积数日的烈焰自是良久燃烧不尽,直到夜已深;人渐倦,才终于雨落火灭,化为沉寂。

喘息过后,明楼不舍阿诚辛苦,将他抱进浴室好好刷洗一番。
都打点干净了,又细心地帮他擦干头发和身子,穿好睡衣,这才又把人抱回床上。
服侍明楼十几年,阿诚从来不知道明楼居然这么喜欢伺候别人,而且细心程度与自己不相上下。
「没吃过猪肉,也是看过猪走路。」明楼说。
阿诚想想也是,自己多年来怎么伺候明楼的,他可都清清楚楚。
刚开始阿诚也不习惯明楼这样,可后来知道这是他对自己宠爱的一种方式,也就随他了。
阿诚躺在明楼臂弯里,手指百般无聊似地戳弄着明楼的腹部。
其实明楼还不到胖的程度,就是腹肌有些消失,原本该是肌肉的位置被阿诚捏出一小堆柔软。
阿诚边揉捏着,边发出欢快的轻笑声。
明楼不满地哼哼,抓住阿诚的手,说:「怎么?嫌弃?」
「只是觉得好玩,真难想象你再胖下去,老了以后会变什么样。」
明楼双眼微瞇,抓过阿诚的手,二话不说就朝他前臂上咬去。
虽不至于真咬伤阿诚,但有心惩罚的力道也是不容小觑。
听到阿诚发出吃痛的闷哼,明楼这才满意地放开他。
一圈泛白牙印刻在阿诚小臂上,不一会就由白转红,看起来变成一圈红痕。
「大哥,我现在才发现,你真的很爱咬人。」阿诚瘪了瘪嘴,语气中多有抱怨。
「你见过毒蛇不咬人的吗?」明楼总是用这句话回应。
「你咬了会不会真有毒?」
「那还用说,当然是毒得不行。」
「中毒会怎样?」
「会无法自拔的爱我。」
阿诚闻言失笑,说:「那你肯定以前就偷咬过我。」
听到阿诚这么说,倒让明楼有些好奇,问:「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其实我也不清楚,真正意识到感情是入军校之后,但一开始可能是在巴黎读书的时候吧。」阿诚回忆着,说:「记得那晚你生病发着高烧,可外面下着暴风雪,我没办法带你出去看病,医生也不能上门照看你,我不知道在害怕什么,一心只想着不能让你有事,看着昏睡的你,我几乎发抖一个晚上。现在想想,那份害怕应该就是源自于害怕失去你。」
「你以前都没说过这些。」明楼感觉到阿诚现在仍然是后怕的,他收紧手臂将阿诚揽得更紧些,安抚道:「没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一起走。」
阿诚伏在明楼胸口,听到他这么说,心中无限忧虑。
他想了一会,才说:「大哥,可是我们现在的处境身不由己啊。和你在一起之后,我发现自己越来越懦弱,当初入党誓言犹在耳际,但和你的安危比起来,我却感觉什么都变得渺小,这样是不是太自私了?」
「你不自私,只是在两种选择中做了比较。」
明楼完全懂阿诚的感觉,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可是他们从来都不是会逃避的人,否则便不会在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烽火岁月里,抛下安逸的生活、一腔热血地撞在这要命的上海滩。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起闯下去,然后好好活着。只有这样,才能一起走到他们期望的将来。
明楼轻拍着阿诚的脑袋,抓起方才被他咬过的手,上头的齿印还很明显。
「还疼吗?」明楼问。
「不就是咬一下吗?哪这么脆弱。」阿诚毫不在乎的说。
「只是想要你撒娇都这么难。」明楼苦笑道。
「啊?」阿诚呆楞了楞,忽然懂了明楼的意思。他一向乐于配合,于是故作夸张说:「唉唷唷!大哥,好疼啊!」
然而,他的演技并没有得到明楼的青睐,只换来二字评语:「浮夸。」
阿诚抿了抿嘴,放软声音,缓缓说:「大哥,很疼的。」
闻言,明楼只觉得自己又替自己挖了坑。
即使知道阿诚撒娇是装的,但听到他这么软语呢喃,就本能地又起了欲望。
如此撩人,怎可忍?
于是明楼便翻身趴到阿诚身上,唇又吻了过去。

非预期又一次激情过后,阿诚直接累倒了,但明楼脑子却变得异常清醒。
想起阿诚那些害怕失去自己的话,他认为自己现在做计划得比以前更小心、更周密。
于是他下了床,回到书桌前,彻夜勾勒出有关同时解决汪曼春和藤田芳政的全新行动。并在纸上写下行动代号:木兰。
翌日,明楼和阿诚又去找郭骑云谈了一次,弄清楚陈萱玉和藤田芳政的关系,当下就决定执行木兰计划。
明楼召集王天风和明台一起到罗芳雄店里,准备进一步讨论详情。
王天风得知佟光仁也会到场,便说他要带于曼丽一块去。明楼心想他应有自己的用意,就随了王天风的意思。
当晚,十二月酒吧依照惯例歇业,明楼、阿诚、明台、王天风、于曼丽、郭骑云,加上罗芳雄和佟光仁,八个人同时参与讨论。
王天风看着罗芳雄和佟光仁,把于曼丽带到他们面前,说:「在开始讨论正事前,有个人,希望先让你们认识。」
「她是......?」罗芳雄看着于曼丽,只觉得这姑娘生得楚楚动人,会被带来这想必也是地下特工,只是不知为何王天风要刻意介绍她。
「她也是一名优秀的军统特工,名叫于曼丽。」王天风介绍,特地将她名字念得清楚。
「于曼丽......于曼丽......啊!」罗芳雄忍不住惊呼:「妳就是佟风的义妹?」
「佟风?」于曼丽露出困惑的表情,她并未听过这个名字。
「佟风是于江海的本名,多年来,妳一直以为他是个湘绣商人,其实他是共党特工、代号海东青。」王天风顿了顿,手指向小佟,说:「那是他儿子,佟光仁。」
于曼丽是佟风义妹的事情,在场除了王天风与罗芳雄,其他人皆是第一次听闻。明台虽知于曼丽的身世,但对于那个湘绣商人竟是小佟的父亲,也感到颇为惊讶。
「罗叔,我怎么从不知道,父亲竟有一个义妹?」佟光仁愣愣看着罗芳雄问。
于曼丽看着小佟,也想问同样的问题,她没想到义兄于江海,居然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
更让她讶异的是,义兄自始至终竟不是以真面目示她。



待续...... 78 海东青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各位小伙伴们抱歉呀~周末和朋友聚会晚点才回到家~现在才更新啦!
木娄终于把媳妇哄得服服贴贴的,诚诚都给累得睡着了,看他还会不会再胡思乱想233333
脑洞了很久,终于可以写出这段曼春小天使过去的故事~
其实当初是猎鹰王天风救了她,只是她自己不晓得呢!至于中间的过程,就待下回分解~
终于可以开始进入最后一个木兰计划,这是一个需要大团结合作才能完成的计划
藤田长官与曼春姐,您两位的便当已经在外卖的路上了唷!么么哒!

评论 ( 32 )
热度 ( 153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