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晚安,我的先生》番外篇:大明星与小相馆老板(郭骑云x陈萱玉)

这可以算是《晚安,我的先生》第76回的番外篇吧~(5000多字超长番外篇!)
但也能当成一个独立的故事来看,是郭骑云和陈萱玉的恋爱史~
在原作小说里,郭骑云的女友李小凤是个知名演员,在郭骑云死后替他收了尸,接着就为他殉情了~
陈萱玉在电视剧中是知名歌星,在明家香发布会上唱《夜来香》那位,
《晚安,我的先生》中,为了剧情走向,就让陈萱玉戏份加重,并且取代李小凤了~

========我是說廢話的分隔線==========


晚安,我的先生-番外篇:

《大明星与小相馆老板》(郭骑云x陈萱玉)

1934年,毒蜂到沪,接任军统上海站行动处长。
身为王天风忠心的副官,郭骑云拎着一只皮箱,轻装简囊随上司一同上任。
他抵达上海,才知王天风自己出钱顶下一间旧相馆—老板年事已高打算歇业,一个在大马路上的独栋两层楼公寓。
虽说相机和影棚灯光设备是旧了点,但整套齐全无损,要立刻开张做生意还是没问题的。
「我不是因为你喜欢摄影才顶下这间店,只是刚好看到他要歇业,随口问问觉得价钱还行才顶下的。」王天风一贯教官口气说。
郭骑云没回话,只是在心里感动着。
他知道老师一直都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明明就是因为听自己偶然说了一句「若没有入军统,可能会开个小相馆维生」,这才顶下这间店作为军统上海站据点。
后来,王天风又拿了些钱,让郭骑云上电影公司去,收了几套还算新的二手戏服,女用礼服和旗袍,当然也有中山装和西服。
就这样,开始低调的进行军统特工的工作,一面开始做起相馆生意。
这天,相馆来了一名年轻女子,看上去才20出头,穿着一身白色小洋装,长发及肩,清丽的脸庞脂粉未施。
她走进来时有些羞怯,说:「请问你们这有帮人拍宣传照吗?」
郭骑云一听,连忙过来招呼客人。
「宣传照是有的,请问您想拍什么样的呢?」郭骑云悄悄打量着她。虽然他拍过的宣传照寥寥可数,但一般上门会说要拍宣传照的,不是歌星就是演员,她们总会打扮得花枝招展,郭骑云是头一回见到如此朴实的女子说要拍宣传照。
人是生得挺美的,不失为一块璞玉,但就是有些羞涩,缺少明星气度。
「是经纪公司要我准备的,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拍才好,先生您能给点建议吗?」那女子有些不知所措地问。
郭骑云这下明白了,原来她还不算真正的明星,怪不得看起来挺普通的。
既然如此,郭骑云也不急着拍照,决定先请她坐下来喝杯茶,了解她的背景之后,再来给她建议。
两人相互做了简单介绍,她叫陈萱玉,在小酒吧里驻唱不久就被经纪公司发掘、有意想让她入行当歌手,请她先提供一些个人照片。
郭骑云听完倒有些好奇像陈萱玉这样类型的女孩,唱起歌来是否也如她的外表一样秀气。
说到唱歌,陈萱玉倒不扭捏,很大方就哼唱了几句。
她的歌声嘹亮优美甚至带有一点狂野,但唱到婉转时又在呢喃中夹杂一点慵懒,独到的唱功令郭骑云傻愣在那。
陈萱玉见郭骑云听得出神,忍不住咯咯轻笑。
「妳唱得真好。」郭骑云发自真心赞赏。犹豫一会,说:「可是妳的歌声和外表配起来,有些不协调。」
「其实这也让我相当困扰......」
他看着陈萱玉的外貌,忽然说灵机一动,说:「妳想不想试试看不一样的装扮?说不定会有很好的效果。」
陈萱玉看着郭骑云跃跃欲试的样子,便点了点头。
郭骑云让她去隔壁美发店整了头发,全都梳起、齐地盘在脑后,前额浏海似波浪般微卷,一直延伸到耳际,典雅的上海姑娘发型。
郭骑云虽不会帮人化妆,但他是个男人,知道怎样的女人会吸引男人目光。
他们两人在镜子面前,陈萱玉自己化妆,郭骑云则是出些意见,一下说这里要红些;一下说那里要黑些。
然后他从道具间的衣杆子上取下一件红色旗袍,要陈萱玉换上。郭骑云完全没想到,之后从更衣间走出来的竟像另一个人。
陈萱玉从清新秀丽的小家碧玉,忽然转变成了高雅明艳的绝色美人。
郭骑云简直看呆了,他口中喃喃着「这外形和妳的歌声,真是绝配」,说完连忙推着她到棚灯下,一连替她拍了几张照。
说来奇怪,换上这身旗袍又化了妆,陈萱玉感觉自己像是穿上一层伪装、换了一个角色。
她连想都没想,站在镜头前,眼神和姿态都配合着服装造型而变得风情万种。
郭骑云拍到满意,才让陈萱玉去换回原本的服装,又替她拍了几张日常照,当作是送她的。
陈萱玉很感谢郭骑云为她尽心尽力忙了一下午,不住道谢,压了三分之一的费用当订金,这才离开相馆。

那晚,郭骑云失眠了。虽说他一直都待在军校,没什么机会和女孩子相处,但开了相馆之后,也拍过不少女子照片,这是他第一次遇到那么特别的女孩。
陈萱玉一开始对陌生人有点害羞,但话说多了就慢慢变得热情起来。不扭捏作态,又有点男孩子般的豪爽,让郭骑云不自觉怦然心动。
他彻夜在暗房将陈萱玉的相片洗出来,看着那灵动得像要跃出纸上的人,有一种预感,她定会成为上海的明日之星。
几天之后,陈萱玉回相馆取件,一看到郭骑云拿出来的相片就惊呆了。
她目不转睛盯着里头红艳如火、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讷讷地问:「这真是我吗?怎么会这么漂亮呢?」
「妳只是平时穿着打扮没突显优点,但妳长得就是这么漂亮,看了就教人喜欢。」郭骑云耿直的说。
他直接的话语让陈萱玉一下子脸红了,轻声说:「从来没有男子说过喜欢我呢......」
「啊!抱歉!」郭骑云愣着,连忙解释:「我、我不是有意唐突,只是这......」
「没关系,」陈萱玉笑了笑,说:「郭先生,我好喜欢这相片,真的很谢谢你为我拍了这么棒的宣传照。」
「小意思,别放心上。对了,这......」郭骑云拿出订金,退还给陈萱玉,说:「这相片就当作是送妳的贺礼吧,祝妳有一天实现梦想。」
「不,那怎么行?你也是开店做生意的......」
「那就当作歌迷送妳的礼物吧!作为妳头号歌迷送的。」郭骑云有些羞涩,但说话仍相当直接。「这真不算什么昂贵的东西,等妳以后成为大明星,肯定还会收到各种更好的礼物,所以妳千万别觉得过意不去。」
闻言,陈萱玉脸颊微红,笑起来连眼底都闪着星光。「这永远会是我收过最好的礼物,谢谢你,郭先生。」
从这天之后,陈萱玉有时路过相馆便会进来和郭骑云聊天。知道郭骑云因为工作的关系,三餐吃得不太稳定,偶尔,也会为他带些吃的喝的过来。
就这样,总是很有话题聊的两人成为朋友,相处机会越来越多,彼此了解也越来越深。
虽然郭骑云深知自己的身份特殊、是没有恋爱自由的,但他还是忍不住被陈萱玉吸引。
终于,两人就这样走到了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地步。
一日,陈萱玉相当兴奋的跑来相馆,她的脸颊都跑得红了,额上冒着一层薄汗。
她见到郭骑云就开心的说:「骑云,你猜猜发生什么事了?」
「萱玉?怎么了?」
「光明电影公司的老板看到你帮我拍的宣传照,说要找我去演电影!」
「真的?!」郭骑云一听,眼睛亮了起来,真心为她高兴。「演电影?可是你不是歌手吗?」
「他想要我在剧中演一个知名歌星的角色,刚刚我去试镜,老板听完我唱歌之后,就说这角色非我莫属。」
「太好了,萱玉,身为妳的歌迷,我真感到荣幸!」郭骑云用力点头,早就知道这天一定会到来。
「虽然只是配角,但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真的觉得好开心,这全都是因为你。」陈萱玉难掩面上喜色。她看着郭骑云,眼底尽是骄傲与欢欣。
「全凭妳自己努力,才能跨出这一大步。」郭骑云看着陈萱玉,虽然为她开心,但同时心底也有些失落。「不过妳若是成为明星,我们见面的机会就不多了吧?」
听到郭骑云这么说,陈萱玉一下子没了笑容,急问:「我成为明星,你就不愿和我见面了吗?」
「不、不是的,妳别误会,只要妳想看到我,我一定来见妳。只怕妳到时候被许多富家公子围绕,就忘了我这个小相馆老板了。」郭骑云脸上仍是笑着,但他生来就是个老实人,所以笑容里也藏不住落寞。「不过,无论妳在哪,我都会祝福妳,别忘了我是妳永远的头号歌迷。」
「原来我在你心中竟是这种肤浅女子。」陈萱玉有些生气,只觉满腹委屈,泪水一下子冲出眼眶。她用手背往脸上胡乱一抹,转头便走。
郭骑云见陈萱玉竟落泪,心中一抽,急匆匆上前拦住她,满心后悔、不住道歉:「对不起,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
「只是怎样?」陈萱玉瞅着他,眼角还残留晶莹泪珠。
「我只是......害怕失去妳......害怕失去这样的时光。和妳相处很开心,真的。」郭骑云真心实意地说。
他以前没机会交女朋友,不懂怎么谈恋爱,做了军统特工之后,更不能放任自己的情感。
可是陈萱玉的出现,让他初尝恋爱的甜蜜与酸楚,他知道自己是真正爱上这个女孩,而且这份爱早已在心底生根、难以拔除。
陈萱玉看着他,忽然说:「郭骑云,让我做你的女朋友,我们若是在一起,便不用担心失去对方。」
闻言,郭骑云瞪大眼睛,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陈萱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妳说......妳要做我的女朋友?」
「是的,你是我唯一的男朋友,我喜欢你,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听到陈萱玉的话,郭骑云的心脏狂跳,像是要炸开。
若他不是军统特工,或许他早就紧紧抓住陈萱玉,偏偏他的身份不允许儿女私情。
可是如今,他再也顾不了那么多。
看着陈萱玉那对似有流金在暗动的眸子,郭骑云的手忍不住抚上她绝美的容颜,然后吻上她。
无论战场在何处,无论敌人是谁,他郭骑云都注定是陈萱玉的俘虏。
他也不知道自己从何时爱上她,或许就是那一天,她穿着红色旗袍,从更衣间走出来的瞬间。

郭骑云和陈萱玉就这样开始地下恋情,彼此一步步地,慢慢坦承了自己的身分。
其实,我是军统的卧底特工,他说。
其实,我是青帮的双重卧底,她说。
他们惊讶于彼此的身分,然而却又那么刚好的能互相分担心底的重担。
郭骑云是遇到真正的人生伴侣,在压力极大的卧底工作中,有陈萱玉在身边,一切似乎也能当成坦途走过。
流光飞逝,转眼间,他们交往满了两年。
陈萱玉凭借在那部电影中演出的明星角色,一夕之间成为家喻户晓的歌星。一首夜来香唱入人心,艳丽迷人的形象、嘹亮婉转的歌声,几乎成了陈萱玉的招牌。
她开始化妆打扮,以电影中的冶艳形象继续在上海歌坛闯荡。她的名气越来越响亮,如同当年郭骑云预言,她出没在上流社会,成天被富家公子和有钱老板围绕。
陈萱玉在外越来越八面玲珑、交际手段更是一日日高明起来。可无论她再怎么变,只要回到郭骑云身边,她就会做回最真实的自己,那个内心依旧像个初恋少女的陈萱玉。
她心底永远只有一个男人,就如同那男人心底永远只有一个她。

抗战爆发后,毒蜂在上海被人发现踪迹,差点遭到枪杀。
郭骑云为救王天风也受了伤,军统上海站的计划一夜遭到重创,虽然相馆没被日军发现,但军统高层还是下令毒蜂先暂时撤出上海,回湖南静候下一步指令。
郭骑云不能抗命,只得跟着王天风离沪。
陈萱玉得知消息后,并没有像寻常女子那样哭闹,或许她早就有心理准备。
他们都有身不由己的身份,爱上郭骑云这样的人,总有一天他们都要面对等待,或永别。
陈萱玉悄悄来为郭骑云送行,拿出一支手表给他,说:「今年你的生日是不能帮你过了,礼物就先给你。」
「这么贵的表我不收,那可都是妳一点一滴攒起来的钱......」
「骑云,你收下,把它当作我陪伴你吧。」陈萱玉不容郭骑云拒绝,温柔拉起他的手,为他戴上表。「如果你爱我,就一直戴着他,然后你要好好的活着,活着回来找我。」
陈萱玉说着,红了眼眶,终是忍不住哭泣。在郭骑云面前,她不是众人追捧的明星,只是一个担心自己男朋友生命安危的普通女人。
郭骑云一向心软,最怕见到她流泪,他连忙将陈萱玉搂入怀中,连声安抚:「好好好,我答应妳,我答应,我一定想办法回来,妳等我。」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他们在依依不舍的情绪中吻别,从此南北远相隔,两情遥相思。

春去秋来,时光匆匆两载而逝。
1939年,毒蜂派毒蝎回沪,重建军统上海站。
郭骑云试图说服王天风,让自己以副官名义跟着毒蝎一起回上海。
「你堂堂一个教官,居然愿意屈就去当他的副官?你们在学校里不是一向水火不容吗?」王天风挑眉问道。
郭骑云避开王天风视线,直视前方,回答:「学校是学校,出了学校就是战场,在战场上我们不分彼此,都是战友。况且,我不是为了他,我是为了处长您去监视他。」
闻言,王天风笑了笑。他当然知道郭骑云回上海是为了什么,他早就调查过,不过既然那个叫做陈萱玉的女人也是抗日份子,那他也就装作不知情了。
「你想去就去吧,老实说,有你跟着明台我也放心。看好毒蝎,军统上海站就交给你了。」王天风颔首。从抽屉里拿出那把相馆的钥匙,郑重地交给郭骑云。
郭骑云看着手中的钥匙,只觉得心跳像是要跳出来了。
回到上海那一日,天气有些阴冷。
郭骑云没告诉陈萱玉自己要回上海,因为他知道过两天有一个新的百货公司在南京路上开幕,陈萱玉被邀请在开幕会上献唱,他想要给她惊喜。
百货公司开幕当天,大厅里人山人海,许多民众不只是为了图个新鲜、来瞧瞧新的百货公司是什么样,更是为了来听陈萱玉唱歌、亲身感受这位大明星的迷人风采。
舞台上,陈萱玉踩着一双黑色高跟鞋、身穿着红色长旗袍,她如今举手投足之间已充满巨星架势,光是站在那,一颦一笑就足以让人神魂颠倒。
她唱着《诉衷情》,嗓音柔美、婉转而悠扬。
台上的人唱得如梦似幻;台下的人听得如痴如醉。
郭骑云站在人群中,目不转睛盯着他心爱的女人看,两年未见,她美丽依旧。
陈萱玉唱着,目光忽然和郭骑云对上焦,她心中微微一震,眼泪差点要冲出眼眶。
只见郭骑云抬起手腕,露出当年她送的那支手表,像是在对她说:「我好好活着回来见妳了。」
陈萱玉露出笑意,一首《诉衷情》唱得更是柔情万种,她这次,只为郭骑云一人而唱。

无限柔情 像春水一般荡漾
荡漾到你的身旁 你可曾听到声响
你的影子 闪进了我的心房
你的言语你的思想 也时常教人神往
我总是那么盼望 盼望有一个晚上
倾诉着我的衷肠 给你添一点惆怅
惆怅是情感的波浪 也是情感的桥梁 情感的启航
你若是需要爱的滋养 从今后就莫再傍徨


《大明星与小相馆老板》完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忠诚老实的郭副官,配上艳丽大方的陈萱玉,完美互补也算是绝配
非常心疼剧中的郭骑云,连话都来不及说完,就被最信任的老师一枪打死
纵然王天风万般无奈,但郭骑云的一屡冤魂恐怕是永生永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王天风会杀他
在这文里,郭骑云不会死,而且会和他的女友陈萱玉一直长久幸福下去的!
在确定云萱这对CP时,其实我就开始脑洞这个番外篇
作为本文唯一男女CP,他们真是萌到我,所以番外也破例开了个超长篇幅,希望小伙伴们喜欢唷~

评论 ( 17 )
热度 ( 71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