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79


79 风暴来临

结束在十二月酒吧的会议,阿诚开车载明楼和明台回家。
两兄弟坐在后座,明台一脸笑意。晚上虽是开会谈公事,但能见王天风一面就让他觉得心情愉悦。尤其后来还和王天风聊了许久,纵使是闲话家常,仍让他心满意足。
明楼见明台那自顾自笑得蹊跷的神情,忍不住说:「看来你真的很喜欢王天风。」
闻言,明台吓得脸色为之一变,结结巴巴问:「大、大哥,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我说,王天风是你的心上人。」明楼换了个说法,但意思不变。
「老师、老师他......」明台话说一半便说不下去。
面对自家大哥突如其来的直白发言,他一点防备也没有,好似没穿衣服就忽然站在雪地里,让他被冻得全身发麻。
「你为了他连死都不怕,现在居然没胆子承认。」明楼轻讽着。
果然明台是最激不得的,连忙挺直腰杆,不服气的说:「我没有怕什么呀!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还不是喜欢阿诚哥。」
阿诚在前面开车,听到自己被点名倒觉得有趣,他也不插嘴,就想听大哥会有什么反应。
「那不一样。」明楼沉稳地说。
「哪里不一样?」
「王天风有承诺什么吗?」
「老师他、他又不是那种会谈情说爱的人。」明台辩解着,一劲为王天风说话。「而且他有说,以后还让我跟着他。」
「这算什么承诺?郭骑云不也是跟着他?」
明台一听,急了,说:「我就觉得这是老师的承诺!大哥你为什么总要找老师的碴呢?」
明楼看着有些炸了毛的明台,笑笑说:「我只是想提醒你,王天风无拘无束惯了,不见得时时刻刻顾及你,但若他真的承诺什么,拼死也会做到。」
听到明楼的话,明台愣在原位,片刻,才讷讷地问:「大哥,你这是关心我吗?」
「废话。」明楼平静吐出这两个字。
明台倒有些意外,他以为大哥提这事是要找他麻烦。
「明台,」阿诚忍不住开口:「大哥还是很疼你的。」
「大哥......」
「我说过,我永远是你大哥。」明楼微微一笑,又说:「帮个忙,好好藏着,千万别让大姐知道,就算要告诉她,也等个两三年再说。」
「为什么?那大哥你呢?你跟阿诚哥怎么办?」
「我打算木兰计划完成后,找个机会向大姐说,但我们不能同时让大姐知道她的弟弟们都这样,所以你要藏好,否则我怕她承受不住。」明楼缓道。
闻言,阿诚和明台同时发出诧异的声音。
「大哥,这么快啊?」阿诚惊问。
这事明楼并没有先和他商量过,他也是现在才听说。
「我们一直住在一个屋檐下,要长期隐瞒怕是不易,我不希望大姐是突然发现这关系的。」
明台听了,点点头,忽然感觉有些佩服大哥。
但阿诚听着,只觉得心中惴惴不安。

回到明公馆后,阿诚在房里整理东西,正准备要去明楼房里时,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请进。」阿诚说。
开门的是桂姨,她有些小心翼翼走进来。
「有什么事吗?」
「阿诚抱歉,这么晚来找你,我是想问,小佟他好吗?」
阿诚看她一眼,觉得不解。「他好不好,妳怎不去问他,问我干嘛?」
桂姨显得无奈,看着阿诚说:「小佟他对我似乎有些冷淡,你......是不是告诉他了?」
「妳别看我,我说过,只要妳能帮助明台平安回来,过去的事我就不再提起,所以小佟并不知道妳我以前的事。」
「可他对我不只冷淡,还像是有点厌恶。」
「妳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阿诚挑眉,说:「他为人很重情义,妳投靠日军,不晓得助纣为虐害死他多少兄弟,妳认为他能接受这种事吗?」
「可我是他的妈妈,辛辛苦苦怀胎十月才把他生下来,我对他只有爱。」
「爱?妳的爱如果总是考虑自己,根本就只是自私。」阿诚深吸口气,说:「妳来找我也没用,我不会帮妳当说客的,就算我肯,这事我也说不动他。」
阿诚说完便要走,桂姨心急,一把拉住阿诚的手臂。「阿诚......」
「放手。」
阿诚的声音很冷,但桂姨并未退缩,继续说:「你......能不能放下仇恨?如今我和你们站在同一边,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做,我只希望能听到儿子叫我一声妈妈。」
「他才是你亲儿子,你去跟他说,别跟我说。」阿诚的声音没有起伏,听不出情绪。又补充一句:「或许,等日本人死得比他兄弟还多时,他会原谅妳。」
阿诚说完,稍稍用力扯开自己的手臂,头也不回离开房间。

阿诚来到明楼房里,虽然方才他一脸冷淡平静,但一被桂姨抓着手,童年那些可怕的记忆又浮上心头。那时他年纪小,桂姨长期帮佣、手劲很大,随手一抓一打就能将他弄得浑身瘀青。
现在他已经长大成人,一个年轻男子的力气怎么都比年迈妇人来得大,他根本不用再怕桂姨了。可那手感是一种烙印在心上的恐惧,大概也会是永久的阴影。
明楼坐在桌前写计划,见阿诚进房来也不说话,只是呆站在那。
他起身,顺手拿起桌上的杯子,递给阿诚,柔声说:「晚上喝了酒,现在喝点热牛奶缓缓,知道你要过来,刚才让阿香先准备了。」
阿诚接过杯子,但他没喝,只是把杯子放下,然后拉过明楼的手,抓在自己手腕上。
明楼一脸疑惑,不知道阿诚在做什么,但还是顺从地抓着。
「你握用力点。」阿诚说。
明楼依言稍稍用力了些,但阿诚又说:「再用力点。」
明楼的手又再收紧了些,但阿诚仍是摇头,说:「再紧一点。」
「再紧你就该疼了。」
「你试试,越重越好。」
明楼不懂阿诚的用意,但既然他要求,自己就照做。
明楼慢慢收紧握力,感觉阿诚坚硬的手骨在自己掌中被挤压,但他还是保留一些力道,就怕真的伤了阿诚的手。
明楼的力气很大,纵使他不带杀意,但也掐得阿诚脸色些微泛白。
「好了,大哥。」阿诚明显是忍不住疼了,终于肯让明楼停下来。
随着明楼的手松开,阿诚也感觉自己的情绪平复了些。痛觉缓缓消散,只在手腕上留下一道道被掐过的红痕。
「发什么疯?这样瞎折腾。」明楼心疼地拉起阿诚的手,用两手包裹住,轻轻揉着。
他拉着阿诚到沙发上坐好,阿诚这才告诉他方才桂姨找他的事。
「我以为我对她没感觉了,谁知当她抓住我的瞬间,原来心里的恐惧感仍在。」
明楼听着,只觉得心在抽痛,连忙将阿诚的手拉到唇边,在上头落下点点的吻。
「没事了大哥,被你抓过之后感觉好多了。」
「那被我亲过之后不是感觉更好?」
明楼露出坏笑,唇从阿诚的手腕一路上移到肩膀,吻到他的耳际,然后到脸颊,最后停在他的嘴角。明楼又问一次:「你还没回答,被我亲过之后是不是感觉更好?」
「你若是不停在那,会更好。」
「那么,我该停在哪?」明楼明知故问。
阿诚不再回答,一转头就将唇凑上明楼的。
两人唇舌热情相碰,贴在一起自是百转千回的交缠,吻得难分难舍。
一会,阿诚才将明楼稍稍推开,问:「你真打算要跟大姐说吗?」
「同在一个屋檐下,一直瞒着实在太难受。我不确定她能接受到什么程度,但至少,我希望她理解我们的想法,这样也可以少点逼婚。」
「但你想好怎么说了吗?」
「还没,反正到时总会想到说法,现在还不需要担心这么多。」明楼看着阿诚,又朝他吻过去。
阿诚心想船到桥头自然直,既然大哥不急,那他也就不胡思乱想了。
他闭上眼,专心感受明楼热烈的拥吻。
忽然,明楼的房门被打开,明镜说:「明楼啊,上次那个金小姐......」
明镜话未说完便倏然止住,只见明楼和阿诚几乎从沙发上惊跳起来。
明镜瞪大眼,看着两个弟弟匆忙分开身子,明镜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她傻站在原地,讷讷地问:「你们......你们俩刚才在干嘛?是在接吻吗?」


待续...... 80 墨菲定律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私~炮~房~要~炸~了!233333
我每次在码字时,脑中都一堆话想跟大家说,
可是到了要更文前我总会看着上面这个分隔线在发呆,
然后……就真的码了一堆废话~
可是我想跟大家说的话还是没说啊~啊啊啊啊
最惨的是我现在想不起来我要跟大家说什么(远目
反正这回就是私炮房炸了~(不懂此梗请见琅琊榜

评论 ( 35 )
热度 ( 131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