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0


80 墨菲定律

墨菲定律就是这样。只要有可能性存在,事情往往会向人们所能想到的最差方向发展。
才说着不想被大姐突然发现,结果就被突然发现了。
而且被发现得惊天动地,两个现行犯当场被逮,连要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阿诚自从上次被明台开门撞见之后,他进明楼房间都会记得锁门,可今天被桂姨勾起过往回忆,心理恐惧让他分神,连锁门都忘了。
偏偏就在今天,一向很少来开明楼房门的明镜就来开门。
明镜简直要被他们气死,她原是要来和明楼商量给阿诚相亲的事,就是跟那个金小姐,对方都答应要见面了。怎知,一开门就见到令她震惊的一幕。
明镜十七岁就接管明家,在商场闯荡大半生,也是见多识广,这种事情早已见怪不怪。可是发生在自己家里,而且还是最亲的两个兄弟,那可就不是小事了。
她铁青着脸,看着跪在祖先牌位面前的明楼,只觉得天崩地裂。
小祠堂的门开着,明镜不准阿诚入内,他就跪在门外,直挺挺的,唇都抿成一直线。
明公馆上下全被惊动,明台、桂姨、阿香都上二楼来了。他们三人早知明楼和阿诚的恋情,现在便不敢多话,以免遭到迁怒,只能站在走廊外关心着。
明楼什么辩解都没有,只说一切就如大姐见到的一样,他与阿诚在一起,他爱他。
「明楼,枉费你读那么多书,道德伦理都读到哪去了?你怎么能......怎么能跟个男人在一起?!」明镜最后一句真是差点说不出口。
她一直认为明楼不想结婚,是因为心里还对汪曼春念念不忘。
于理,对于当年拆散他们,明镜是从不后悔的。但于情,毕竟是让明楼伤心,所以她这几年也未再过于干涉明楼的感情之事,只想等他自己想通。
没料到,他早已走了偏锋,跟一个男人在一起。
「大姐,我只是爱上一个人,而他刚好是男人,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错。」明楼直视着明镜,即使突然被发现恋情,他也没有一丝动摇。
「你倒还有理了?没有什么错?没错怎么不敢让我知道?如果你自认这是得意的事,你可以诏告天下,说你明楼爱上男人呀!」明镜冲着他怒道。
「大姐,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为什么我要诏告天下?我唯一做错的就是欺瞒大姐,可我真的有打算过阵子要向您坦白的。」
「向我坦白?」明镜哼了一声,极度不悦道:「明大少爷,从小到大你总是先斩后奏,每件事情都是我最后一个发现,汪曼春的事、回上海的事、组织的事,还有现在这事,你没一样坦白过!」
听到这,明台终于忍不住要帮明楼说话。
他来到小祠堂门边,说:「大姐,大哥是真想说的,只是现在还有一个重要行动,他本来就打算行动完找您好好谈谈。」
「他为什么告诉你?!你为什么知道他们在一起?」明镜盯着明台质问。
「我......我不小心发现的。」明台有些心虚。见到大姐如此生气,他才明白大哥为何要自己先隐瞒老师的事。确实,若是一次全都说出来,恐怕大姐承受不住。

明镜被明台这么一讲,忽然发现,从事发到现在,阿香和桂姨站在那,似乎一点也不惊讶明楼和阿诚的恋情。
「妳们两个,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明镜问。
阿香不敢撒谎,一脸无辜的点了头,桂姨见状,也跟着点了头。
这下,明镜更是火冒三丈。
「明楼,原来全家都替你做眼线,难怪你能瞒得密不透风。坦白,啊?你对我还真是够坦白。」
明镜说完,随手拿起桌上家法,倏地朝明楼左臂一鞭抽去。
明楼吃痛闷哼一声,阿诚连忙起身就要冲进小祠堂替明楼挡,但他才动作,就被明镜吓阻。「跪好!谁准你进来了?!」
「阿诚,别过来。」明楼急道。他一个人挨打就好,他不希望阿诚也受伤。
阿诚感到心疼万分,他宁可自己挨打也不愿明楼受苦,可眼下情况似乎再出头就是火上浇油,因此他也只能在门口继续跪好。
他们俩这一真情流露,惹得明镜更为光火,她对着明楼左臂又是一鞭挥去。
明镜使出全力打,半分都不留情,同一处连受两鞭,明楼疼得直冒冷汗。
阿诚看不下去,在慌乱中急喊:「大姐!求您别再打大哥了,都是我的错,是我勾引大哥的,他只是一时意乱情迷......」
「阿诚!住口!别胡说!」明楼斥喝着。他当然明白阿诚是为了保护自己,可他不能眼睁睁看阿诚把责任全揽在身上。
「阿诚,我一向觉得你最懂事听话,可是你居然跟明楼这样......」明镜看着阿诚,伤心多于气愤。她心疼阿诚自小被虐,少有人情温暖呵护。想想,是明楼将他带在身边、栽培提拔,多年才成就一个优秀的阿诚,他一心偏向明楼也情有可原。但现在这样,她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阿诚了,只能心寒的说:「你不要叫我大姐,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
闻言,阿诚心中一抽。大姐打他骂他都可以,为了明楼他都甘之如饴,可唯有这句话,胜过天底下所有的惩罚,即使大姐说得不轻不重,却能狠狠扎痛他的心。
明镜不再看他,回过头看着明楼,说:「姐姐对门当户对之事也不那么在意,全上海的姑娘,只要不作奸犯科,随便你看上哪个,我都没有意见,我只要求你别碰汪家的。可现在,你却跟男人在一起,你要我怎么对得起明家列祖列宗?」
「大姐,并非明楼要对先祖不敬,但恕我直言,身在这个混乱的世界,列祖列宗是无法保护我们的,只有我和阿诚彼此相守相护,才能携手走过风浪。」
「诡辩!」明镜一听简直怒火冲天,她怒视着明楼,说:「你们早已是同气连枝的好兄弟,别告诉我非得弄上床去了才能相守相护!」
「大姐,您说话能否别这么不堪入耳?」明楼听着明镜的话觉得刺耳,心中也开始窜火。
「你敢做出这种事还怕人说吗?」
明楼这一顶嘴,让明镜更是怒火中烧,她举起小皮鞭又朝明楼抽去。

这次她反手抽在明楼右肩,不料明楼不是闷哼,而是疼得低嘶一声。
他痛苦地弯下腰身,右肩倏然渗出一片鲜血,染红他白色衬衫。
明镜顿时傻愣在原地,她打人力道虽大,但怎样也不致于打到出血,更何况这下还是反手打,力度应该是弱了许多才对。
阿诚见状也顾不得什么规矩,他冲进小祠堂,跪在地上扶住明楼,急问:「疼吗?」
「没事......打到伤口而已。」明楼按着肩,深吸一口气又挺直腰杆跪好。
「大小姐,大哥......大少爷他先前受了枪伤,伤口才刚愈合些,您这打下去恐怕是又不好了,请您高抬贵手放过大少爷吧!求您让我先帮他治伤,之后您要怎么打我,我都没有怨言。」阿诚真情流露说着,只差没哭出来了。
明镜看着血流不止的明楼,什么话也听不进去,急匆匆唤着:「明台!你杵在那干嘛?还不快把你大哥扶回房里去!」
明台这才如梦惊醒,赶紧跑进小祠堂,和阿诚一起把明楼扶起,然后回他房里去。

一场惊天动地的突发事件不得不暂时被打住,明楼裸着上身坐在椅子上,阿诚坐在一旁替他缝合肩上伤口,明台则是站在一旁帮阿诚当助手,不时帮忙递剪子、递纱布或擦血。
明镜毕竟是心疼弟弟的,看到明楼右肩那被一枪打穿的口子,因为自己的鞭打又绽开一条血缝,她就有说不出的自责与难过。
可虽说如此,她仍无法谅解明楼和阿诚相恋之事。
见阿诚已替明楼止血也缝好了伤,明镜便发话,说:「阿诚,我们明家现在是不能留你了,你把东西收拾收拾,明早就离开吧。」
闻言,明楼焦急道:「大姐!您不能把阿诚赶走,他是我们的家人......」
明楼话没说完,明镜便说:「你都这么大了,姐姐只怕也是管不住你,你们在外头爱怎样就怎样去,可是,我不要在这个家看到你们俩一起。」
明镜的语气不再激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心灰意冷。她说完沉默看着两人一会,然后不发一语的离开明楼房间。
阿诚和明楼沉默地互看一眼,只见阿诚清瘦的脸庞浮上一丝痛楚。
明楼什么都懂,阿诚一向敬爱大姐,如今被她赶出家门,这如同狠狠打了阿诚一个耳光。


待续...... 81 梧桐树下的背影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虽然我各种期待大哥被打,但这段我其实写得很揪心
写到大姐对阿诚说:「我没有你这个弟弟」的时候,感觉心里跟阿诚一起抽了一下,
后来阿诚自动改口叫她大小姐,叫大哥大少爷的时候,也好心疼诚宝宝呀~
希望这段虐赶快过去,他们才能好好在一起!

评论 ( 94 )
热度 ( 155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