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1


81 梧桐树下的背影

明镜离开房间后,明台安静了一会,然后说:「你们大概有很多话要聊,我去陪陪大姐。」
「也好。」明楼颔首。明台离开,顺手替他们把房门关上。
明楼见阿诚一脸难过,伸手握住阿诚,可才刚轻触到他,就被他躲开。
「阿诚......」明楼重重喟叹一口气:「早知如此,我应该提前跟大姐说的。」
「提前说也是一样的结果吧......」阿诚看着明楼,眼底尽是无奈。「我们毕竟名不正、言不顺,我跟你原就是很难被认同的。」
他最怕的事情,就是美好时光仅仅昙花一现,最终一切不过是痴心妄想。
明楼不认同他的话,摇摇头,说:「我们彼此认同才是最重要的。」
「老实说,我常觉得自己有愧明家,现在这么一闹,我倒松了一口气。或许离开,对我们都好。」
闻言,明楼愣着,片刻后急问:「这是什么意思?你真想脱离明家吗?」
「大姐已经开口,我没脸再赖着不走,也不敢再自称明家人。」
「阿诚,你不能这样对我,在明家我还是有说话的份,我不让你走。」明楼急道。从以前到现在,他不知费了多大努力,才将阿诚从自卑的壳中拉出来,他不希望阿诚才看到外面的世界,又要缩回壳中。
阿诚看着明楼,他深爱的男人。
即便现实不允许,他仍对自己不离不弃,无论最终是否分开,今生曾得此一心人,自己是真没任何怨言了。
「大哥,听我一句,现在最重要的是完成木兰计划,别让这些事情再节外生枝。」
「别转移话题,我只想知道,你准备放弃我了吗?」明楼紧盯着阿诚,捕捉他眼底每一秒的变化。似是这样就能分辨出他哪些话是真心;哪些话是违心。
阿诚垂下眼帘,顿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内心对明楼的爱是无可动摇的,可现实让他们之间隔着千山万水。
往前闯,就怕伤心的不只是大姐,他们最后也都会遍体鳞伤。
明楼见阿诚不语,明白他若一旦开始钻牛角尖,可能会无法挽回,于是不给他思考的机会,便说:「阿诚,你听着,我这辈子要的就只有你一个人,我对你的爱永刻心上。如果你放弃,就等于让我死,所以我不准你放弃。」
明楼的话语令阿诚听得揪心,他忍不住湿着眼眶,说:「大哥......我没过想要放弃你,我只是很害怕,怕会害了你。」
见他终是松了口,明楼才放心些,柔声安抚道:「阿诚,别怕,大姐只是一时无法接受,你也明白她的脾气,她现在说的都是气话,你就安心待着别走,她不会拿你怎样的。从小到大,她反对过多少事、说过多少狠话,最后不都心软了?我相信她会同意我们的。」
阿诚看着明楼,心疼他被打了那么多下,伤口又裂开,还一直要宽慰自己。
此时此刻他不想再让明楼担心,也不想让明楼一再为自己跟大姐争执,便说:「大哥,我没事了,真的。你就答应我离开吧!计划近在眼前,这期间你需要专心,实在不该分神和大姐吵架。况且我也有很多前置工作要处理,先离开明家也好,比较方便活动。不管我们想怎么解决这问题,都得等计划成功之后才有余力来谈。」阿诚看着明楼,见他一脸忧虑,又故作轻松道:「你别担心我,以前在外读书还不是一个人生活,况且我们每天还是见得到面,反而我才担心你,没有我在身边,冷了热了、渴了饿了怎么办?」
明楼看着阿诚,眼神都温柔得要化了。心忖这人就是这么傻,都到这个节骨眼上,还一心为着自己。

明楼对这样的阿诚是爱入心底的,便不再与他争,就说:「看来,你比我还冷静,当前木兰计划确是个难题。既然如此,你先暂时离开家里也好,至少不用面对大姐。但记住,我只答应你暂时的离开,你去杜伯父家暂住一段时间,等计划告一段落,我尽快说服大姐,就接你回来。」
与其让阿诚自己在外住,不如将他带去杜家,那是全世界唯一让明楼放心托付阿诚的地方。
「去......杜家?」明楼的话,阿诚都懂,唯一不懂的是,为什么要他去杜仲亮家住?
闻言,明楼愣了愣,他是一时胡涂了,竟忘记阿诚还不知杜仲亮的身分。
他思索片刻,话锋一转,便一副理所当然地说:「是呀,罗芳雄跟小佟也时常在那,如果要开会的话,你住那也方便讨论。」
阿诚听了满脸狐疑,说:「话虽如此,可那毕竟是杜家,总不能说住就住吧?」
「所以明天下班我们就一起去告诉杜伯父,为了计划进行,你暂时要先搬出来住。别忘了他也是支持抗日的一份子,既然是为了计划方便,他肯定会收留你的。」明楼说得信誓旦旦,像是早已知道结果。
阿诚虽然觉得奇怪,不过仔细一想也是合理。
杜仲亮为人一向豪气,对自己更是无条件的好,每次踏入杜家,他都有一种特别温暖的感觉。若杜仲亮同意自己在那待上几天,或许也不失为转换心情的方式。
阿诚点头,说:「我们明天下班就去杜家,我在那,木兰计划的布署也方便帮着罗叔照应。」
明楼笑了笑,再次朝阿诚伸过手。这次,阿诚没再躲开,让明楼牢牢攥在手心。

隔天,阿诚把行李简单收拾好,在明镜起床之前就离开明公馆。
他不是不相信明楼,但毕竟这恋情太过惊世骇俗,所以他觉得大姐可能很难被说服。阿诚不知自己何时会再回来,或许,永远也回不来了。因此,他还是把最重要的东西全带走,反正他的东西并不多。
几本书、两支墨水笔、一本写生画册、两件外套、一对黑曜岩袖扣,全是明楼送他的。当然,还有他在伏龙芝时,明楼写给他的一迭信件。
至于其他,除了几件换洗衣物和工作用的东西之外,他全都留着。那都是明家给他的东西,阿诚心想,那些东西大姐要真丢了也就算了。
阿诚离去之前,再三考虑,还是决定把房里那张四人的全家福照片带走。其他东西都可以不要,唯有这份亲情,是阿诚割舍不下的。
他看着照片,觉得眼睛泛起雾花。但他很快用手背拭去,然后就离开明家。
阿诚当年用走的来,如今也用走的去。
明楼站在二楼小客厅窗边,看着阿诚影只形孤在两排梧桐树中远去,心底有股说不出的酸楚。
明镜一夜没睡,此时才出房门,见到明楼站在那,不发一语。
明楼听见身后动静,知道是大姐起床。他看阿诚走远后,才说:「大姐,他真的走了,您知道他为什么要走?因为他在乎的不只是我,还有您。」
明楼转身看着明镜,诚恳的说:「我不求您一定要祝福我们,只是请求您能够理解我们。他是明家人啊,可带走的东西,不是我送他的,就是工作要用的,唯一属于明家的东西,只有那张全家福。」
明镜不说话,眉头微蹙、若有所思,片刻,才淡淡说一句:「吃早餐吧。」
明楼深知大姐不会轻易接受此事,也不急着与她冲突,因为这是一场需要坚持不懈、才可能出现转机的抗战。

当晚明楼和阿诚下班后,一起去了杜公馆。
正如明楼所言,杜仲亮很爽快答应了。见到阿诚来,他如同往常热情,直说阿诚想住多久都行。
阿诚当然是被安排住在那间"杜少爷"的房里,徐妈带他在里里外外绕一圈,细心跟他解释家里每间房间的用途,以及电灯的开关位置等等。
「怎么?被你大姐发现了?」杜仲亮毕竟敏锐,一眼就知他们俩不对劲。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
明楼见阿诚还在厨房听徐妈说她怎么做枇杷膏,便悄悄将昨晚的事情大致说了。
杜仲亮没表示什么,但眉头深锁,显然也是挺为他们担心的。
「爹,您放心,我会好好劝我大姐,必不会委屈了阿诚。」
「明楼,你们走的是条艰难的路,可既然选了,就要担起责任。」杜仲亮看着他,语重心长。
「我会的,爹,这段期间阿诚就拜托您多费心了。」
「说什么拜托,真是傻孩子。」杜仲亮笑了笑,说:「我会照顾他的。」
一切尽在不言中,明楼仍是拜谢了杜仲亮。
就这样,阿诚在杜公馆住了下来。白若兰待在医院安胎,他就当是在这替她陪伴杜仲亮。
杜家的成员和明家一样单纯,除了杜仲亮之外,就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负责打点生活琐事的徐妈,她丧夫无子,在杜家帮佣十多年。五十多岁的妇人,看上去虽然瘦小,但做起家务相当利索,搬重物什么的粗活也完全难不倒她。
另一个是杜仲亮的管家张轩,他们都叫他小张,才三十出头。
小张拥有一副刚毅的面孔,身材生得人高马大,平时不太多话,外表看上去倒像个保镳。不过他确实是颇为优秀的管家,把杜家上下都管理得很好。
他们俩对阿诚极为客气,一口一个阿诚少爷,他还没开口,什么事情都已经被他们两人办妥了。
阿诚刚开始觉得有些别扭,到别人家打扰就罢了,总不好真像个少爷吧?
所以一直想主动帮忙做些事,可他们俩就是不让,后来是杜仲亮出面说随阿诚想怎样就怎样,他们才松了些。不过跟他说话时,仍是一副主仆有别的模样。
杜仲亮只是笑说"这是他们的待客习惯"。后来阿诚想,每个家庭总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既然他在杜家,也就入境随俗了。
不过杜仲亮似乎真把他当儿子疼,要他别客气、房间里所有东西都随他使用,若有什么短缺,也都尽量讲。
虽然他不确定杜仲亮是否只是客套话,但在这种无依无亲的时刻,有人能对自己如此照料包容,还是令他深深感动在心。


待续...... 82 陌生的新生活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默默的喜欢木娄拜托老丈人照顾媳妇的那段对话
阿诚虽然离开明家,但其实没太多时间让他感伤
正如同他对明楼说的,因为要做的事情还很多,现在大家都不是分心的时候
木兰计划在下回就能先窥探一二,作为上海火车站枪战的替代场面
希望明楼能好好安排一个让藤田跟汪曼春吃便当吃到懵逼的情况

这回有个特别的原创人物想提,就是张轩~
他是杜家的管家,全篇只有在44回的时候曾提及过他一次
其实一直想写他,到了阿诚来杜家这里终于可以登场了
在正文里,他可能就是个不起眼的配角,但我对这角色却莫名脑洞了好多背景
希望之后番外有机会也能写出来~

评论 ( 35 )
热度 ( 160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