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3


83 山中夜情

木兰计划的前置工作已经准备完善,就等着明晚的计划到来。
虽说他们已经尽力准备齐全,但毕竟规模庞大、牵连甚广,明楼仍是有些担心,不过他表面上仍旧稳得很好。
下班后,阿诚如前几日那样,要先载明楼去杜家,不过中途明楼却突然提出换他开车的要求。
阿诚觉得纳闷,但还是顺着明楼的意思。他准备换去副驾驶座,不过才正要开前门,就被明楼赶到后座去。
明楼也不解释,要他乖乖坐去后面便是。
明楼开着车往郊区不远的山上去,那里有条小路通往他们明家的酿酒厂。
阿诚觉得奇怪,不解大哥这时来酿酒厂做什么,这里下班时间是没人的。后来一想,他忽然想起明楼可能是要去"那个地方"。
果然,明楼将车开到山边一块平坦的空地,那里面对着上海市区,旁边有三颗大树。站在树旁能居高临下,远眺上海璀璨灯火。
他们以前来看过夜景,那是去巴黎前的事了。去了巴黎之后,再难有其他城市的夜景能令他们醉心。但此时到这,看夜景约莫是其次,散心和放松聊聊才是重点。
明楼将车停在树下,熄了火,然后钻进后座。
阿诚是懂明楼的,门才刚关上,他便主动投进明楼怀中。
分开几天,虽然仍是每日见面,但一直没机会能有亲密之举,况且他对离开明家之事心有疙瘩,所以一直不太对明楼有什么主动作为。
可明楼连日的早起接送让他心疼,加上思念累积,饶是阿诚百般忍耐,也终是耐不住相思情苦。
阿诚的主动让明楼满意至极,俯下头就是深深一吻。
他贪婪地吸吮着阿诚的唇瓣,彷佛几百年未曾尝过这般美好,片刻之后,热情又化为轻巧囓咬,有些柔情又有些嬉闹的意味,两人舌尖恣意在彼此唇齿间撩动,腹中似有火团在烧。
一会,明楼才缓缓放开阿诚,将他抱在怀里,哑声低语:「阿诚,我都快忘了上回这样亲着你是何时了,真想念你的吻。」
「我也是。」
两人安静了一会,车内空间狭窄,明楼身上古龙水的暗香,浮动在幽阒的车内。
静得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阿诚低问:「大姐这两天......还好吗?」
「老样子,我一谈我们的事,她就不说话,明台帮着劝,她也没说什么。」
「大姐其实也是很倔强的,我觉得这情况或许还要持续很久,可惜我帮不上忙......大哥,你辛苦了。」

「为了你,什么都不辛苦。」明楼看着阿诚,忍不住又吻上他。
碍于车内空间的不便,阿诚干脆移动身子,跨坐到明楼腰上。
他俯下头,两人总算能吻得轻松些。但这的姿势实在过于撩人,明楼很快就起了反应,这样的对应位置,一有反应恰好抵在阿诚臀上。
明楼正想把阿诚拉开,以免过火,不料他突然察觉自己腹部也被突起的炙热碰着。
知道阿诚同样动念,明楼再也忍受不了。他抽身,略微沙哑问道:「可以吗?在这。」
「嗯。」阿诚羞涩地点头,难怪人家总说小别胜新婚,竟只是接吻就已让两人按耐不住。
明楼伸手从坐椅底下捞出一个小盒,阿诚一看居然是蔷薇膏,羞得耳根都红了。
「大哥,为什么车上有这种东西!」
「以备不时之需,你瞧,现在就是不时。」明楼一脸正经说着,又道:「可惜空间有限,只能是这姿势,你得辛苦些。」明楼吐出暧昧的话语,嘴角似乎也扬起一抹期待的笑意。
「谁要你是当大爷的命。」阿诚脸色绯红,轻声回嘴。
他很认份地接受明楼在身上点火,两人渴求对方地拥吻着,情意缠绵悱恻。明楼指尖抹了蔷薇膏,开始在云雾里温柔地摩挲。
他一向不心急,也不想弄伤阿诚,一点一滴开拓,耐着性子等待合适的时刻到来。
直到感觉阿诚差不多准备好,这才放心在狭小空间里贴合彼此。
虽是比平时更难移动,然而阿诚掌握主导位置,却意外把控得很好。
寂静空间里缭绕着阿诚绝美呢喃,明楼低声应和,激起绿水涟漪,无边春色。
或轻或重的节奏交替上演,时而如若微风,轻柔拂面舒心;时而又似暴雨,热烈动荡狂潮。翻搅着无法自持的气息;也翻搅着注定交织的命运。
即使背负不平凡的使命,两人仍是平凡众生,摇摆于情感的执着;也在生命中了悟。从此坠入彼此的心,在撞击中刻出无解的爱,纵使百年之后化为尘土,仍不得毁其万一。
到最后,情至深处,流泻出一片激昂,终于陨星渐远;声色渐歇。

两情缱绻过后,明楼温柔地用帕子为阿诚清理浊污。虽然在车上诸多不便,但两人分隔多日,这一场临时的偷欢,总是稍稍弥平心中的渴望。
明楼和阿诚又满足地相依了会,见时间不早,他才送阿诚去杜家。
明楼回到明公馆已近午夜,一开门,就见到明镜坐在客厅等他。
他有些讶异,随即温顺的说:「大姐,我回来了。」
「你还知道回来?」明镜几天没主动跟明楼说话,这回开口,语气平淡,听不出情绪。但明楼知道,以大姐的个性,憋了几天不说话,终究是忍不住了。
他走到客厅沙发坐下,等待明镜的问话。
「早出晚归,饭也都不在家里吃了,你是不是准备一辈子这样?」明镜依旧淡淡地问。
明楼叹口气,没正面回答明镜的问题,只是说:「大姐,明晚我们都要去执行一个很重要的计划,抗日行动就在眼前,您难道不希望我们三兄弟一起去,也能一起回来?」
「早出晚归是不是只为了行动,你我心知肚明。」
「大姐,从小到大我什么都听您的,但是唯有阿诚这件事,我一定会坚持立场,我无法说服您,您也无法让我改变。可国难当前,为什么我们还要在家中彼此内耗?」
「家在哪?如今不过是一个空壳,你根本不在意我这个大姐,我留不住你的人,也留不下你的心。」明镜说着,眼泪不由自主落下,但她的表情依旧在平静中带有一丝倔强。
明楼听着,心中为之一紧。他并非不在乎大姐,就是因为在意,才要这般苦苦劝说。「您是我们深爱的家人,如果您能包容,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一起回家陪伴着您,像往常那样说说笑笑的,不是很好吗?」
明镜直视着前方,不语。
明楼又说:「阿诚从小就命苦,他的自卑懦弱全隐藏在刚强的外表下,如果您曾用心看过他,就会发现他连说话都在绞尽脑汁的思考怎样才能回答得尽如人意。我花了很大的努力,才让他变得敢于伸手去抓住欲望。如今,您不要他回这个家,他虽然嘴上不说难过,但我每天早上见他眼睛都是肿的,他也是您的弟弟,您怎么忍心这样?」
明镜静静听着,表情略有侧隐,但终是一闪而逝。
她深吸一口气,并没回应明楼的话,只是淡淡的说:「不管明天晚上任务有多危险,我知道我都无法阻止你们,但是,你得把明台给我带回来,否则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明镜说完,起身上了楼,留下明楼一个人在客厅。
壁上摆钟发出"咔哒"一声,午夜十二点,分针与时针完整贴合。
木兰计划,进入倒数计时。


待续...... 84 木兰计划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握草~今天冷不防又来一台文艺小火车,开过水无痕呀!
主要是我完全没有备稿,每天过着现码现发、被更文追赶的日子(好爽!)
所以通常只知道下回主线大概要写什么,实际写文时还是会依照剧情节奏而变更
对支线完全是顺水推舟~

意思就是,楼诚突然铜矿,
他们很久没见面,在干掉藤田之前突然想去山上安静放空看夜景,
看了夜景就想谈一下恋爱,
谈了一下恋爱,四下无人就干材烈火......(以下一万字略)

下回就是木兰计划了,终于~我等得花儿都谢了,
可是我还没开始写......可是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明天晚上,都是朋友安排的庆生行程(啜泣
如果我明天真的能生出文,请大家给我一个大爱心;大抱抱,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 ( 39 )
热度 ( 146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