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4


84 木兰计划

星期四晚上九点整,76号发生一桩严重的挟持事件。
汪曼春与明楼在地牢中不知为了什么原因,忽然一言不和。她是训练有素的特务,立时便打倒明楼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员,夺下他的配枪。
牢中守卫大为震惊,纷纷举枪朝向汪曼春,但她早已躲在明楼身后,持枪抵着明楼的脑袋,拿他作为人质。
梁仲春收到消息,拄着拐杖狂奔进地牢,见到僵持不下的场面,即刻安抚汪曼春:「汪处长!有话好说,千万别伤了明长官呀!」
「曼春,当年终归是我对不起妳,妳对我有怨也好、恨也罢,可我们就不能坐下好好谈谈吗?」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你如今也帮着他们害我,我只要求离开上海,让我离开,我就饶你一命。」汪曼春一头乱发,眼神阴蛰。
「汪曼春,妳这只是在做困兽之斗,根本毫无意义。」梁仲春说,瞟了明楼一眼。
「我手中有明楼这个护身符,你怎能断言困兽会是我?」汪曼春笑了笑,作势要朝明楼开枪,她的动作引来众人一片惊慌。
「梁处长!」明楼叫唤,有些颤抖,说:「梁处长,别激怒她。曼春,妳说吧,妳有什么要求,我让他们照办就是。」
「我的要求很简单,第一,现在给我一台车让我离开,当然明楼你要跟我走,你负责开车。」
「行。」明楼立刻同意。
「第二,我们离开以后,不许他们跟车,要是我发现后面有人跟上来,我立即杀了你。」
「梁处长,你听到了吧?」明楼看向梁仲春,语气显得有些紧张。
梁仲春看着明楼,点头道:「您是长官,您怎么下令我就怎么做。」
「第三,梁仲春,今天午夜十二点前,在上海机场准备好一架飞东京的专机、还有五十条黄鱼,如超过时限没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明楼一样没命。」
「这......」梁仲春看着明楼,态度迟疑。
「照她的话做,不够的,就去找明董事长。」明楼说。
「是、是的,明长官。」梁仲春唯唯诺诺应和,神色忧虑万分。
「走。」汪曼春用枪抵着明楼的脑袋,就这么拉着他当人质,大摇大摆走出76号地牢。
临走前明楼看了梁仲春一眼,心忖这家伙演技倒是一流。

汪曼春上了车,明楼被挟持着开车,他们就这样离开了76号。
汪曼春见后方果然没人敢追上来,这才放下枪,歉然道:「师哥,抱歉刚才打了你,还疼吗?」
「还好,不怎么疼了。」明楼抚了下脸,宽慰道。
其实刚才汪曼春一发动攻击,他凭借多年特工训练,本能地就想回击,还好终是忍住了。
对明楼而言,比起被打的疼痛,装着文弱害怕而不还手才是更难受的。
幸好事情如他预想的一样,顺利把汪曼春弄出76号,已经完成木兰计划的第一步。
「师哥,现在你总得把计划告诉我了吧?」汪曼春看着明楼,问:「咱们只有两个人,怎么杀进戏院逮藤田芳政和杜仲亮?藤田他在外至少有10人宪兵守卫。」
「妳知道青帮内斗的事吗?」
「略有耳闻,就是杜仲亮跟张啸林为了支持中国或日本引起的内乱。」
「其实,阿诚在青帮有很好的朋友,他们正是张啸林的干部,这次听说可以一锅端掉叛徒藤田跟杜仲亮,张啸林马上就同意支持我们的行动。」
汪曼春对此感到讶异,有些不可置信看着明楼,说:「师哥,我没想到你的人脉这么广,青帮可是我们一直难以拉拢和接近的势力呀!」
「妳师哥坐办公室可不真只是坐着,当然,张啸林这次和我们也是利益上的结合,以后怎样可说不准了。」
汪曼春若有所思,她掂着手中的枪,忽然把弹匣打开,看一眼便笑道:「师哥,你也真是的,就这么怕我不小心开枪吗?」
明楼见她查看弹匣,心中顿时觉得不安。他掩饰内心的不好预感,故作惊讶问:「妳怎么知道我把第一发子弹拿起来?」
「你忘了我是专业特务?少一颗子弹的重量,我还是感觉得出来的。」汪曼春笑了笑,伸手一推,把后面的子弹往前装填。
「妳要不要把枪先还我?虽说可能没我们动手的机会,但毕竟跟黑帮对峙,没放把枪在身上我不安心。」明楼试图把枪拿回来,但不敢说得太过,以免汪曼春起疑心。
汪曼春摇摇头,说:「师哥你别怕,我的枪法肯定比你准,放我身上吧,我保护你。」
明楼不再回话,心忖枪拿不回来也在预料之中,只是没想到她还是发现子弹虚发之事,看来等等也只能见机行事。
他一边开车一边朝手表瞄了一眼,九点二十分,戏院行动应该开始了。

光明戏院今晚观众还算挺多,除了后五排位置被藤田芳政包下之外,其余坐位也坐了六、七成。
电影开演前,罗芳雄早已部署妥当,影厅里全都是青帮人伪装成的民众,有男有女,各个看起来都不起眼。为了不让之后查案被发现异状,罗芳雄在电影票方面下足工夫,动用关系卡住票,再让这些伪装的民众自己前去票口一人一张的买。
此外,光明戏院外围街道也已安排接应人员,整条街区看似一片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罗芳雄坐镇在街口车上,随时准备应付突发状况,以及事成之后载人撤离。
郭骑云在戏院另一端出口旁的车上,同样负责事后撤退的接送。
王天风正徘徊于影厅外的走廊,行动开始后,他将负责闯入放映室打昏放映师傅,接管现场灯光的控制权。
明台大衣内藏着狙击枪,早就潜进影厅上方的维修架子,蹲伏在那等待行动开始。
阿诚不能露脸,他坐在后台,手按在腹侧的外套上,那底下是一把布朗宁手枪。他眼观四路警觉着,脑中飞快转着,反复思考整个计划的细节。
此时杜仲亮走入影厅,像一个大老板来看电影似地,身旁依偎着身穿旗袍的于曼丽,看起来楚楚动人。今晚,于曼丽的伪装身份是大老板的地下情人。
他们身后跟着的是那个杜家管家张轩,此时看起来像是老板助理。张轩同为青帮人,他不只是杜家管家,有时罗芳雄或佟光仁无法陪同杜仲亮时,张轩也会兼任杜仲亮的保镳。
随后,佟光仁也走进影厅,他正装笔挺,像是个独自来看电影的富家公子。他和于曼丽的任务是备用方案,若明台失手,到时他们就得负责近距离狙杀藤田。
电影开演前,藤田芳政和宪兵队终于现身,陈萱玉跟在一旁,一如往常穿着大红色旗袍,冶艳如火。
他们在戏院后排坐了下来,宪兵护卫围绕周遭,藤田芳政和陈萱玉看起来就像普通友人,在等待电影开演前神色轻松、两人有说有笑的。
灯光闪了闪,显示电影即将播映。影厅随后陷入黑暗,在这最后的时刻,众人屏息以待。
屏幕亮了,上头映着《木兰从军》几个大字,开始上演众人熟悉的花木兰故事。但在场的人多半没心思看电影,所有人皆在等待关键时刻到来。
花木兰女扮男装、代父披甲,不告而别之时就是他们发动攻势的时刻。
这幕戏就在电影开演约十分钟之处,很快的就到了。
只见影厅内灯火乍亮,藤田芳政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明台的狙击镜已瞄准藤田的脑袋,指尖毫不犹豫扣动扳机。
震耳枪声响起,藤田芳政脑袋立时遭子弹穿射,一滩血倏然飞溅在陈萱玉身上,陈萱玉发出惊恐的尖叫。青帮群众按照原定计划,就像真的民众一样,尖叫、惊慌,纷纷逃离影厅。
明台开枪的下一秒,于曼丽转身举枪,连轰两名宪兵,小佟也起身开枪,一连又杀掉两个。
影厅顿时陷入枪战,阿诚从后台冲出,开始朝宪兵开枪,他边跑边连打,打中一个宪兵的肩膀,再往前,才中了他的脑袋。
杜仲亮身旁的张轩伸腿跨过一排戏院座椅,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他身手很好、枪法也准,一开枪又一个宪兵被击毙。
明台居高临下,他本应在暗杀藤田芳政后迅速撤退,但见下方一片混乱,忍不住多留一会。也幸好他留着,一个宪兵冲着于曼丽猛开枪,于曼丽眼看着有生命危险,明台狙击枪快狠准地射击,随即毙了那日本人、救了于曼丽一命。
阿诚、佟光仁和张轩倏地又各自解决三人,总算是顺利清场。
整个行动历时不到两分钟,干净利落、手法惊人且合作无间。
「该撤的人快撤。」阿诚见大功告成,连忙发号施令。该杀的虽都杀了,但木兰计划尚未结束,他跟明楼还有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局要面对。成败关键,全押在此。
闻言,佟光仁、杜仲亮、于曼丽和张轩,用最快速度,各自以伪装的身份离去。
影厅内剩下阿诚一个人,面对四处散乱的宪兵尸体与血迹斑斑的场地。
下一刻,侧门传来汪曼春的声音,阴冷地说:「我早该知道这是陷阱。」
阿诚猛然转头,只见汪曼春用枪抵着明楼,从黑暗中走出来。
他警觉地举枪对着汪曼春,说道:「汪曼春!妳快放了先生。」


待續...... 85 曼春殒落 

========我是說廢話的分隔線==========

木兰计划终于登场了~~嗷呜呜呜呜!!
大哥又拿老丈人乱说嘴了~哈哈哈
这次每个人都有很重要的任务要执行,分工合作才能完成的木兰计划,真是写得让我感动~虽然我也不知道有没有Bug,但很喜欢这个感觉~
藤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吃下便当,明天还有木兰计划的后半段,发狂的汪曼春准备上路吧!

这两天人大多都在外面,靠着爪机一点一点竟然也码完这回!我鸡冻中!
谢谢小伙伴们的生日祝贺,我都有看到的!

评论 ( 25 )
热度 ( 139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