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5


85 曼春殒落

汪曼春不理会阿诚,只是怒视着明楼,脸上表情阴鸷,道:「师哥,我那么相信你,即使曾有一丝怀疑,我依然选择相信。可你背叛了我、背叛了帝国,说过的话全是慌言!你还有什么真心?」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妳却选择帮助敌人残害自己同胞,妳的真心又何在?」
「我十三岁就爱上你,爱了一辈子,可你回报我的都是什么?」
「曼春,我们之间早已形同陌路,妳不是那时的妳,我也不是那时的我。」明楼冷漠地说。
「汪曼春!妳快放了我大哥。」明台从后台走出来,扛着枪瞄准汪曼春。
「明台!」明楼瞪着他。心忖这臭小子老是不遵守命令,要他撤退竟还待在这。
「明台?」汪曼春双眼圆睁,露出一抹自我嘲讽的笑:「你果真是军统的人,我当初就该相信自己的判断,让你死在76号!」
汪曼春说完,枪口往明楼脑袋上一推,怒道:「明楼!我最大的误判就是你!」
阿诚见明台也牵扯进来,知道时间有限、不允许消耗,便开口道:「汪曼春,妳已经必死无疑,不要再挣扎了。」
「我?是吗?」汪曼春咧嘴狂笑。在地牢关了多天,少了惜日精致的妆容,她面色苍白、双目满布血丝,披头散发看起来像个疯女人。
她笑完了,冷哼一声,双眼梭巡三人之间,说:「就算要死,我也能拉你们其中一个人去。」
汪曼春看向明台,说:「是杀了你,让明镜痛苦终生?」又看向明楼,说:「还是杀了你,到阴曹地府陪我作伴?」
汪曼春还没说完,阿诚急道:「妳杀我吧!我才是妳最想杀的那个人,我跟明楼在一起,我是他的恋人。」
闻言,明楼的眼神惊慌颤动。阿诚仍以为汪曼春的第一发子弹是空弹,他不知道汪曼春已经将子弹填上,如今在汪曼春最在意之事上挑衅,无疑是自杀。
「是你......真是你......」汪曼春盯着阿诚喃喃说道,一时之间竟有些痴傻,但片刻后,她脸色大变,忿恨说:「是啊!就该是你!我一直都知道!」汪曼春目眦尽裂,那表情已经不是嫉妒,而是一种极为悔恨的神情,在悔恨中燃烧着愤怒,像是要马上杀了阿诚似的。
阿诚一瞥眼,见明楼的眼神不对,瞬间领会到汪曼春的枪内是实弹,可阿诚依旧没退缩,狠瞪着汪曼春。是虚发也好;是实弹也罢,他都不会害怕,只要汪曼春把目标转向自己,大哥就安全。只要大哥安全,无论如何都好。
明楼的神经绷紧到了极限,他死盯着汪曼春的动作,觉得脑中一直在嗡嗡作响,唯恐一不留神,阿诚立时就要丧命。
说时迟那时快,汪曼春倏地抬手朝阿诚开枪,但明楼早有防备,用力撞开她,两人一起摔在地上。
可即使如此,阿诚仍是应枪声而倒,明楼来不及看到阿诚的情况,他已经在汪曼春身后反制住她。
汪曼春顿时愣住了,她没想到明楼居然藏得如此深沉,一出手就能制服自己。明楼顺手抄起她掉落的枪,抵在她后背一连开了两枪。子弹贯穿汪曼春的胸膛,在她心口绽出血花,她一句遗言也没机会说,当场毙命。

「大哥!阿诚哥!」明台惊呼。
明楼见阿诚倒地,连忙抛开汪曼春的尸身,冲上前去,但嘴里不忘骂明台:「你还不快撤退?!」
「可是阿诚哥他......」
「你被看到,大家都得死,快走!」明楼怒道,说完急忙看向阿诚,心痛低唤:「阿诚?阿诚?」
只见阿诚咬着牙,痛苦的说:「没事,死不了。」
幸好方才明楼那一推,让汪曼春打偏了,子弹打中左肩而非脑袋。
「别动。」明楼按压住阿诚的伤口,看他鲜血直流,明楼简直要心疼死。
「明台!走!」王天风突然出现在影厅小门边,命令道。他在外头一直等不到早该撤出的明台,于是只好冒险折返。明台见阿诚没有生命危险,这才回过神,连忙随王天风撤离现场。
明楼替阿诚压伤止血,紧绷欲裂的神经总算放松些,他看着阿诚,低声怒道:「你要吓死我吗?如果汪曼春一枪打死你,你让我怎么活?」
「大哥,对不起......」他完全懂明楼为什么生气,只是当下面临生死选择,他不能拿明楼的命赌。
看阿诚受伤还露出满脸歉疚,明楼无法再苛责他,话锋一转,说:「等事情都解决再好好教训你,我们先出去,警察跟特高课马上就要来了。」
明楼把阿诚扶起,将他右手环在自己肩上,半抱半扶的带他离开影厅。

戏院发生如此大的动静,外头早聚集围观群众,杜仲亮和张轩待在人群中,等着明楼和阿诚出来。
当杜仲亮见到明楼扶着受伤的阿诚时,他差点就要冲上前去,幸好被张轩拦住。
此时警察已到场,见到明楼便立刻肃静,说:「明长官好!」
梁仲春刚好也带76号人马赶来,一见明楼马上大声说:「明长官,请恕属下救援来迟之罪!」
「我没事,但阿诚受伤了,我得先处理他,你们快进去封锁现场。」明楼相当有威严的下令。
「是!」梁仲春恭恭敬敬回道,随后带着组员和警察们冲进戏院。
明楼目光在周遭扫视一圈,见杜仲亮还在,松了口气,故意问道:「请问有人有车吗?能不能帮忙将我的秘书送医治疗?」
闻言,杜仲亮立刻跨步上前,佯装成热心肠的路人,说:「明长官您好,我是附近酒吧的老板,敝姓杜,如果您放心的话,我愿意帮忙。」
「杜老板是吧?既然这样,就拜托您了。」明楼半抱着阿诚,张轩立刻上前帮忙搀扶,两人将他一起送去杜仲亮车上。
他们让阿诚上车后,张轩随即坐上驾驶座,杜仲亮也立刻坐定位子。
「杜伯父......」明楼弯腰伏在车窗边,脸色难过地看着杜仲亮,欲言又止。
明楼不只生气阿诚方才对汪曼春挑衅,更气是自己没保护好阿诚,才害他受伤。一堆抱歉的话想对杜仲亮说,但碍于阿诚在场,又不方便讲。
杜仲亮明白他的心思,宽慰道:「我们都活着,这已是不幸中的大幸,都别说了,快回现场主持大局,我送他去上海医院。」
明楼点了头,目送他们的车离开。
片刻后,远远见到特高课的车辆陆续开来,明楼这才打起精神,赶回戏院去应付后事。

夜已深,明公馆依旧灯火通明。
明镜坐在客厅等待,她虽然不知道今晚弟弟们到底要执行怎样的计划,但总之抗日行动定是危险而不容闪失的。
明台未归,她自然不可能放心,可除此之外,她也替另外两人担心。
即使她对明楼和阿诚的恋情再怎么生气,毕竟是一家人,怎可能置之不理?
眼见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墙上摆钟的时针即将指到十二,明镜一条帕子拿在手中拧了又拧。如果那条帕子是湿的,这一晚上早被她拧干。
明镜这几日成天神色忧思,饭也不怎么吃,人都消瘦了一大圈。固然是为了明楼和阿诚的事气的,可她更多时候是自责没把弟弟们看好;自责当年或许不该棒打鸳鸯拆散明楼和汪曼春;自责对不起明家列祖列宗、对不起父母。
然而自责过后,面对空荡荡的家里,明楼早出晚归;贴心的阿诚不在,就连明台对她说话也莫名小心翼翼。一股无力感排山倒海而来冲击着她,这让她不禁质疑自己,这真是她想要的吗?
她十七岁接管明家,为的是有朝一日弟弟成材、将家业继续传下去。可现在,这个家已经四分五裂,她还要守什么?还能为谁而守?
明镜把脸埋在双手间,后悔着。
回想阿诚自十岁来到明家的点点滴滴,他一直比明楼更听话、更在乎家中每个人的感受;比明台更成熟、更懂得为家里的人付出。他是一直都三兄弟中最贴心的,虽然不像明台嘴甜,可他的默默付出,也总是温暖了家里的每个人。
明镜后悔那天的失去理智,后悔让阿诚离开明家,更后悔失言说不认他。阿诚永远是她的弟弟,是她的家人,她又怎能不认?
昨晚她说只要明楼把明台带回来,那不过是句赌气的话,如果只有明台回来,而明楼和阿诚都回不来呢?明镜真的无法想象。
他们兄弟三人都必须好好活着,少一个人回来都不行的。就算她不知道要如何接受明楼和阿诚在一起,可她也不准他们任何一个人死掉。
明镜胡思乱想,只觉得情绪濒临溃堤。终于,有人回家了。
明台转开大门,一回家见到明镜,急忙喊着:「大姐!」
「明台!你回来了!你没事吧?」明镜欣喜若狂冲上前去,抓着明台的肩膀,将他前前后后看了一遍。
「我没事,大姐放心。」明台有些神色恍惚。
明镜看着他的脸色,心中一惊,问:「你大哥呢?阿诚呢?」
「大哥很好,他现在得以特务委员会的身份留在现场查案,我看他今晚应该忙得回不来,您别担心,至于阿诚哥......」明台欲言又止,怕提阿诚会让大姐生气,所以显得犹豫不决。
但他的态度让明镜更紧张,连忙急问:「他怎么样了?你倒是快说呀!」
明台见大姐忽然关心起来,心中一激动,忍不住说:「阿诚哥为了救大哥的命,被汪曼春打了一枪,倒在地上......他说他死不了,可是他流了好多血啊!我看起来都觉得痛死了。」
「啊?!」明镜心里一抽,又急问:「然后呢?!」
「我不知道然后怎么了,大哥不让我待着,要我赶快回家,我只好听他的话回来。」明台一脸无辜。
明镜只觉得心悸,急说:「你赶快再去一趟,阿诚受伤肯定会送医院,这会你大哥没空,谁来照顾他啊?你快去打听他送去哪?情况怎么样?是不是要开刀?开刀一定需要钱,你快给他送过去啊!」
「姐!现在已经宵禁了,没法打听呀!」明台看着明镜,见她是真担心阿诚,连忙安抚:「姐别急,天一亮我马上就去,好吗?」
是啊!她忘记现在已经宵禁了,该死的宵禁!
明镜忧虑地看着明台,即使又急又慌,此时也只能点头了。


待续...... 86 家人的幸福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木兰计划终于结束了~啊啊啊,这回字数又暴冲了~
藤田跟曼春领便当下线,我终于可以放心啦!

评论 ( 52 )
热度 ( 172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