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6


86 家人的幸福

明楼在光明戏院彻夜待着,藤田芳政遭到暗杀并非小事,在短短不到两个月内,上海连续死了两个高级日本官员,现下的特高课真是一片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高木虽然身为特高课的代理课长,但藤田芳政一死,他这个代理课长的实权顿时也自动提升。
警察已将光明戏院周遭街区全部禁封,梁仲春负责盘查案发当时的相关人等,从戏院人员、周边路人、到当时影厅内的部分民众。
当然,梁仲春与明楼早已串通一气,盘查也不过是做做样子,但他仍讶异于盘查口供的完美,所有事情顺理成章。
即使不是梁仲春来问口供,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在这周密严谨的安排中问到一丝可疑之处,因为这剧本早由明楼亲手一一写好。
今晚的木兰计划成员中,除了明楼,只剩陈萱玉还在场。
陈萱玉陪同藤田芳政一起出游,发生这么大的事,她自然成为特高课关切的主要对象。
不过她身为知名歌星,而且与日本人关系不错,因此获得相当的礼遇,特高课方面也只是将她作为重要目击证人来看待,并未将她和暗杀之事联想在一起。她的口述内容被特高课人员完整抄录,里面全是明楼早就安排好的说词。
搜查到半夜,特高课初步得到的结论就是:汪曼春是个內奸,与共党猎鹰私通多时,她利用过往与明楼的关系,成功狭持明楼越狱,并且与共党猎鹰连手,选定光明戏院作为下手暗杀藤田的最后地点。
明楼看着高木跟梁仲春,说:「根据这个结论,我们可以推断出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76号内一定有共党潜伏,否则没人可以到地牢里传递消息给汪曼春。第二件事就是特高课也有共党潜伏,因为藤田长官的行程只有特高课的人会知道。」
高木叹了一口气,点头说:「看来是这样。真没想到,抗日份子都已经侵占到帝国的门口了,真是惭愧呀!明先生,让您遭遇到这种事情,我们真的很抱歉。」
「不,明某人身为新政府要员,不分你我,我们都是共同为帝国奋斗的一份子。今天这事我底下76号也有看管犯人失职的过错,况且汪曼春是因为我才得以逃狱,说来说去我也得要负起责任。」
高木看着明楼,沉重地说:「现在只剩下你和我了,我们得要团结,将这些嚣张的抗日份子全都一网打尽。」
明楼颔首,眼神坚定而诚恳,丝毫让人看不出破绽。
高木看看表,发现已经凌晨三点,便说:「都这个时间了,明先生您这晚上也折腾辛苦了,早点回去歇息吧!死的都是特高课的弟兄,我们会自己处理后事的。」
「既然如此,我还得赶去医院看我的秘书,他中了汪曼春一枪,现在伤势都还不知道怎么样。」
「我对此深表遗憾,那明先生您就快去吧!」高木说。

凌晨三点半,明楼终于赶到上海医院。
阿诚受伤时,他曾先查看过伤势,不算太糟,至少子弹没穿肩,可是弹头卡在肩膀必须开刀取出。
即使知道阿诚没有生命危险,明楼一颗心仍是狂跳不已。刚才全神贯注和日本人周旋,倒还没什么事,可一脱离工作状态,对阿诚受伤的心疼瞬间就将他淹没。
明楼在医院绕大半圈,总算来到高级病房。房里只点了一盏小夜灯,微弱的黄光彷佛也染暖空气,阿诚在床上熟睡着,杜仲亮守在他的床边,整夜没有阖眼。
明楼在杜仲亮身边坐下,用气音问:「情况怎么样?」
「开刀把子弹取出来了,」杜仲亮小声说:「他没事,中午就能出院。不过现在有点发烧,得仔细着看护。」
「我看着吧,爹您累了就去歇息会。」明楼悄声道。
杜仲亮摇头,说:「孩子受伤生病,父母守在身边天经地义,我从未做到过,现在能有机会守着他,我一点也不累。」
明楼歉然道:「抱歉,爹,我没能保护好他,他是为我才受伤的。」
「这世界上,能遇到一个人让自己拼了命也要守护的人,是很幸福的事。我都听他说了,春酒联会那晚,你也为他受过汪曼春一枪。」
明楼嗯了一声,杜仲亮说:「当时你一定也很疼。」
「疼,可是甘之如饴。」
「那我想,阿诚现在也是这么觉得,既然如此,你又有什么好抱歉呢?」
明楼听闻杜仲亮一番宽慰话语,内心忽然感到平静了些。
两人安静看着床上的人。全天下最爱他的两个男人都在他身边守着,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安心的。
杜仲亮又开口,问:「戏院情况如何?」
「跟我们计划一样,目前算是成事了,只要接下来应付好日本人就行。」
「那你家里情况如何?」杜仲亮又问。
「我大姐这个人脾气倔得很,恐怕一时半刻也没那么快接受,不过她其实很心软,我相信总有一天能说动她。」
杜仲亮叹了口气,道:「为人父母总是害怕孩子走偏,你姐姐一直代替父母看守明家基业,她身上的重担我能理解,无论她多久才会想通,我始终支持着你们。」
「爹......」明楼忍不住伸手抱住杜仲亮。这段话深深感动着明楼,顿时殷切希望阿诚能够知道杜仲亮是他的父亲,至少让他明白,这世界上除了自己,还有另一个人会无条件的支持他与爱护他,让他也感觉到这份温暖有多么安慰人心。

凌晨五点,天边泛起浅薄白光,空气中弥漫着晨雾。
阿诚仍在熟睡,明楼知道明台回家会交代昨晚的事,但自己整夜未归,仍是怕大姐担心,他决定先回家一趟,于是与杜仲亮暂别。
明楼回到家时,明台正好要出门,就这么碰上了,没让明台白跑一趟。
「大哥!你总算回来了!」明台急唤着。
「明台,一大清早的,你去哪?」明楼一脸诧异,因为这小子从来没这么早起过。
明台跑到明楼身边,低声快速道着:「我跟你说,大姐昨晚可担心阿诚哥了!我跟她说阿诚哥为你被打了一枪,她急都急死,催着我去探听他送哪间医院,还让我去送钱给他开刀,结果宵禁了不能去,她急了整晚,现在估计也还没睡。」
「真的?」明楼听完,忽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他知道大姐一向心软,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快就妥协。阿诚挨了一枪虽然让人心疼,可收到这意外的效果,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吧?
明楼还想再问明台,结果楼上传来的动静,打断两人对话。只见明镜从楼梯上探出头,一看到明楼就赶紧跑下楼来。
「明楼!阿诚呢?阿诚怎么样了?」明镜三步并作两步,跑下楼梯。
明楼见状,忙不迭地喊着:「大姐别跑,当心楼梯。」
明镜不理会他,跑到明楼面前,气息有些不稳,问:「他怎么样了?」
明楼和大姐之间多日疏远,此时见大姐如同往日一样关心他们,明楼心里感触颇深,眼眶不自觉就泛了泪。明镜见他不语、一双眼睛都红了,以为阿诚的情况不好,便捶胸顿足,自责的叹道:「早知道我就不该同意你们去执行任务,你看现在、现在都这样了,该怎么办才好?」
明镜担心一整晚,说着便觉得悲从中来,竟哭了起来。
明楼和明台立时慌了手脚,连忙一起将明镜扶到沙发上坐好。
「大姐您别哭啊!阿诚他没事呀!」明楼连忙解释。
「阿诚他......」明镜哭声一收,抬头看向明楼,问:「他没事啊?」
「一枪打在左肩上,昨晚已经开刀把子弹取出来了,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人发了烧,整晚都在昏睡。」
明楼看着明镜,亲耳听她关心阿诚的事,终于忍不住说:「大姐,阿诚是为了我才受伤的,汪曼春拿枪抵着我的脑袋、情绪很激动,她那一枪开出来,我是必死无疑的。是阿诚不顾安危的向她挑衅说自己是我的恋人,激起汪曼春的妒火,这才朝他开枪。」
「大姐,是真的!」明台用力点头,说:「您没看到,当时情况真是太危险了,如果不是阿诚哥,大哥真会没命的。」
明镜胆颤心惊听着,担忧的问:「他在哪间医院?」
「上海医院,不过今天中午就会办出院了。」明楼回答,又说:「他这几天一直住在杜会长家,我想……他出院是不是能让他回明家来休养?我们比较好就近照顾他。」
明镜没点头也没摇头,看着明楼,欲言又止。她是心软了,也心疼阿诚,可这毕竟是特殊情况,她自己还没跨过那道坎,不知道要如何接受两个弟弟相爱的事实。
明楼不愿放弃一丝机会,又说:「大姐,您原谅我们、接受我们吧!您并没有失去我们,我们仍是您的家人。只要您的一句话,我们会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两个人。」
明镜看着他,心中有千言万语不知该从何说起。愣了半晌,只能长叹一口气。
最终,仍没有同意明楼的请求。


待续...... 87 踏实,活着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我弱弱的问一句~
这篇完结之后如果写谭陈(谭宗明x陈亦度)会有人想看吗?
写太久40年代,各种不顺手,好想回来写写现代文
虽然好像大多数人因为同剧的关系写谭赵,但我似乎更萌双总裁!

已经有初步的脑洞,
大致上就是个:“看享乐派暖男谭总如何攻下高冷派冰山男陈董”的故事

评论 ( 34 )
热度 ( 168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