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是蓝蓝❤欢迎勾搭
近期部分链接暂封,见谅~

主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作品信息:《敌对宣言》《LOVE应用实况》《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
读者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484121511

伪装者衍生/楼诚《晚安,我的先生》-87


87 踏实,活着

明楼再回到医院时,阿诚已经清醒过来,昨晚高烧退去,脸上的红潮转为苍白。
杜仲亮说要去另外一区看看安胎中的白若兰,顺便在她那的沙发小睡一下,就把病房空间留给明楼和阿诚。
房里一剩下两人,明楼就急切地上前去吻住阿诚。不过动作不大,他怕扯痛阿诚的伤口。
经过整晚的紧张,此刻总算能放松,明楼吻了好一会才放开阿诚。
明楼怕他又要胡思乱想,没告诉他清晨在家中和大姐的那些对话,只说他回家报了平安,吃过早餐就回医院来了。
阿诚心疼明楼忙碌整晚没睡,要他也小睡几个钟头,说他要出院前会叫明楼起来。
明楼还真是觉得疲累,经过十二小时的折腾,饶是铁打的身子也该犯困,他便在阿诚的床边趴下,不一会就发出轻微鼾声。
早晨阳光透过窗子洒落在病房地板,不是刺眼的那种,是带点暖意的柔光。阿诚看着光线映在明楼身后,彷佛他在闪闪发亮。这一片祥和,与昨晚的惊险相比,真是让人再满足不过。
昨晚死里逃生,阿诚现在回想起来仍是心有余悸的后怕。当汪曼春拿枪抵着明楼时,阿诚甚至不敢眨眼,怕一眨眼就会错过明楼的最后一面。
他只知道,若是明楼当时真的被一轰在地,自己会在杀了汪曼春之后,跟着自我了断。
幸好,老天还是对他们两个有所眷顾,让他们逃过一个死亡劫难。
明楼虽然睡着,但他心底惦记要帮阿诚办出院手续的事,所以只小睡一个多钟头就自己醒来。
明楼又亲了亲阿诚,这才走去住院柜台。他到的时候,发现张轩已经在那办手续了,张轩一直不太多话,所以往常明楼在杜家也没怎么注意过他。不过这回的木兰计划,杜仲亮却将他带在身边,听阿诚说他枪法很好,杀了几个藤田芳政的护卫,因此明楼对他的印象也一下就变得不错。
把手续都办妥后,张轩相当有礼貌地向明楼转述刚才院方交待的出院注意事项。他们边走边谈,一起走回病房,见杜仲亮也回来,明楼就安心把阿诚交给他们,自己又赶去政府办公厅处理戏院枪击的后续。
当明楼回到办公室时,收到秘书处的报告,说已经找到76号的内奸,是汪曼春以前一名忠心旧部,他被梁仲春查到之后,慌乱之中逃进厕所,知再也逃不了便畏罪举枪自尽。
明楼淡淡说了一句很好,要秘书处回电给76号,称赞梁仲春办事效率极高。
挂上电话以后,明楼没有特别反应,因为这是他先前就设好的局。梁仲春不过是依照原定计划,一早就在76号悄悄做了汪曼春的旧部,并且布置得像是自杀罢了。
这下子,76号的内奸问题已解决,就剩特高课的内奸了,不过原本就不存在这个人,所以估计这假消息够高木他们闹腾个八天十天的。
明楼把所有公事处理得差不多,傍晚就准备回杜家。阿诚受伤,明楼不想离开他身边太久。

他回到杜公馆,见到阿诚靠躺在客厅沙发上,身上盖着一件毛毯保暖,跟杜仲亮有说有笑的。
「阿诚,伤口还疼吗?」
「大哥,我还好,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明楼走过去,心疼地看着他,说:「脸上都没有血色,还说小伤。」
他想起昨晚阿诚躺在地上流血的样子,真将他吓得魂飞魄散,现在能见到阿诚在这笑着,真是恍如隔世。
明楼才回来,还没说上几句话,杜家的门铃就响了起来。
杜仲亮前去应门,没想到来人竟是明镜。
明楼和阿诚一见到是大姐来了,两人一瞬间都懵了。
明楼连忙冲上前去,向明镜和杜仲亮互相介绍对方,这才知道两人以前在商场聚会上都有打过几次照面,当下也就不多说了,领明镜到客厅探望阿诚。
阿诚见大姐居然跑来看自己,心下一激动,也不顾自己是不是在别人家;不管是不是会让杜仲亮知道自己离家是因为被大姐赶出来,人从沙发滑了下来,面对大姐就是一跪,连连认错。
明楼和杜仲亮看了简直心疼坏了,但明镜何尝不心疼?她眼中含着泪,什么话也没说,把手上一个不锈钢的小桶往桌上一放,伸手就把阿诚扶起来坐好。
「伤得怎么样了?快让大姐瞧瞧。」明镜担心之情溢于言表,看着阿诚肩膀就要拉开他的衣服。
阿诚急忙捉住明镜的手,连声道:「我没事、我没事,就是点小伤......」
阿诚听到明镜自称"大姐",心中觉得酸软,知道大姐仍是顾念着自己、放不下自己。他愣愣地望着明镜,只觉得一股情绪冲上眼眶,顿时眼底都发红了。
「说什么小伤,脸色这么苍白。」明镜心疼道,赶紧拿过桌上的不锈钢小桶,放在阿诚面前,说:「你得好好补一补,快趁热喝,我刚刚才煮的鲈鱼汤。」
阿诚见大姐来探望自己,还亲手为他煮了汤,心里更为感动,从小到大的亲情,终究是难以割舍。阿诚忍不住落泪,手里拿着汤,满口连连说着:「大姐对不起。」
明镜自从阿诚成年后,几乎没见他哭过,这下一见,心更软更疼了,频频伸手替他拭泪。那句原谅的话她可以说;可接纳明楼跟阿诚的话,却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早上明楼离家后,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明楼那句"只要您的一句话,我们会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两个人。"明楼的话深深烙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仔细回想,她以前只希望弟弟们能够平安长大成人,不求他们学校成绩顶尖;只要堂堂正正做人就行。弟弟们成年后,不求他们光宗耀祖;只要踏踏实实过日子就行。得知弟弟们纷纷加入抗战后,不求他们力争功勋;只要他们活着就行。
如今,他们堂堂正正做人、过着踏实的日子、活得好好的,哪一项不是她的期盼?他们只求一句认同的话,就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两个人,既然如此,自己又为什么不能给出区区一句话?

明楼无法只是站在一旁看了,他走上前去,"咚"一声在明镜面前跪下,说:「大姐,请您同意我和阿诚在一起吧!我们是真心相爱的,您从小看着阿诚长大,他的性子您最了解,他比任何人都更适合我;更能照顾我;更体贴我也更懂我。」
明楼突如其来的告白,让明镜瞪大眼睛,现在是在别人家里呀!他怎能随口说出这些?
阿诚听到大哥的话,也傻愣住了,他抬头瞧杜仲亮一眼,发现他一点诧异神色也没有,只是对自己笑了笑,彷佛早已知道此事。既然明楼都这么说了,阿诚更不可能沉默,他也一起跪到明楼身边,声音带点哭腔,说:「大姐,若不是明家当年收养,我可能早已命丧街头,我知道自己身份卑微,从来没敢妄想跟大哥在一起。可是感情是不受控制的,我逾越了身份,始终觉得对不起您的养育之恩,但我更不能辜负大哥对我的爱,只能斗胆请求,请您同意我们吧!」
明镜坐在那,听闻两人的话,早已泪流不止。她殷殷期盼多年,不总归还是希望弟弟们幸福吗?如今他们从危险的抗日行动中活下来,离幸福只剩一步之遥,如此,她还有什么好纠结?还有什么值得犹豫再三的?
明镜哭了一会,深吸一口气,伸手抹抹眼角,说:「都起来吧!我同意你们就是了。」
闻言,明楼和阿诚脸上都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两人傻傻跪在那里,还不敢相信明镜是真的答应了。
明镜见到他们傻在原地,又好气又好笑,说:「还不起来?那么喜欢罚跪,回家你们一起给我跪小祠堂去!省得又惹我生气!」虽是碎念骂着,但明镜仍是一手一个将他们扶起来。
「是!谢谢大姐。」明楼说着,笑着帮忙把阿诚扶起。
「谢谢大姐。」阿诚眼中有泪,但脸上也终于露出笑容。
明镜看着他们两人,心里忽然觉得如释重负。其实......这也没什么嘛,不就是在一起而已,至于吵得一个明家四分五裂吗?但她没有意识到,这个"没什么"是她花了多少心力迈过那道坎,才说服自己的想法。
人往往就是这样,一但过去了,什么事情都会突然海阔天空起来,这其实就是一种成长的历程。
杜仲亮在一旁看着,对他们的情感为之动容,当阿诚说出那句"我知道自己身份卑微,从来没敢妄想跟大哥在一起",让杜仲亮听了揪心不已。他知道阿诚在明家过得好,却从未想过他从小到大对自己的身份竟是如此自卑,杜仲亮觉得自己或许是做错了。
他看着阿诚对明镜的小心翼翼,知道以他的性格,以后就算有什么事也只会一味委曲求全,想到这便忍不下去了,有威严地说:「阿诚,你的身份一点都不卑微,你身上有我杜仲亮的血脉,是我杜家名正言顺的大少爷。」


待续...... 88 父爱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终于准备迎接曙光!楼诚幸福了~
杜少爷准备上线,下一回开始~全世界妥妥开启诚宝宝的团宠模式!
撒糖什么的,反正各种甜得不要不要!


评论 ( 67 )
热度 ( 199 )

© 奔跑的蓝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