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明公馆的食物链底端-01



走向:日常短篇集/欢乐虐明楼
更新:短篇不连戏,频率很随兴
画风:明长官表示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要逼着我骂脏话!

人设OOC就是我
明楼/在外老谋深算,进门老被暗算,上楼罚跪祠堂,下楼躲回书房。

-----------------
01、(明楼篇)这家是怎么了?

清早,明楼如同往常准备去上班。他坐在客厅沙发等阿诚下楼,顺手拿了份报纸打发时间。
摊开头版,斗大标题写着「上海经济和平新秩序的推手」,内文满是对他的歌功诵德。
新政府经济司司长兼特务委员会副主任-明楼。
瞧瞧!这头衔在上海一亮出来,政商界的人别说是阿谀奉承,就是要跪着来抱他大腿的,恐怕都能排到下一条街口。
明楼虽不爱出锋头,可若没有这层关系,他又怎能游走四方还游刃有余呢?
然而,这头衔显然不是走到哪都吃得开。可别看他穿得光鲜亮丽在外头,那最多就是人前风光、半日潇洒。
回到家里,瞬间从云端跌落地面,那可不是普通的痛。喔!不只地面,是地面的食物链底端。
「大哥~你该不会真是汉奸吧?」明台伸长脖子,从墙角探出头来悄悄问道。
卧草!这小子现在是要翻天了?居然连这种问题也敢来当面质问他大哥?
明楼张大眼睛,不发一语朝明台狠狠瞪回去,明台自知碰壁,吐了吐舌,扮了一个很丑的鬼脸,然后逃之夭夭。
大姐明镜路过客厅,对正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明楼数落一番:「你你你,别老是穿着这身衣服在家里晃,还带坏我们阿诚!」
「大姐,我这是要准备出门上班啊......」
「谁管你那么多,去给我换身衣服,出了家门,你爱穿什么穿什么。」大姐下令,然后一甩头便走上楼去了。
明楼一脸错厄,不知该换不该换。这时阿诚正好从楼梯下来,今天要和日本高层开会,他也穿了一样的办公服。
没想到,这前后才差几秒钟,同样的衣服穿在阿诚身上,大姐见了不仅没说什么,居然还亲昵的问阿诚:你要不要带点水果去办公厅吃?
尼玛真是太坑爹了!
在外老谋深算,在家老被暗算,上楼罚跪祠堂,下楼躲回书房。
这是他在明家活了这么多年后,给自己下过最好的注解。
「大哥久等,出门吧。」阿诚应付完大姐,拎了个公文包,匆匆走下楼来。
「差别待遇。」明楼无声抱怨着,然后问:「大姐这又是怎么了?」
「昨天她参加船运公司纪念酒会,遇到汪芙渠。」阿诚回答。
明楼放下报纸站起身,说:「就算她遇到汪芙渠,也不必冲着我撒气吧?」
「谁叫汪芙渠拿你的身分说嘴,旁边一帮人谈起你和汪曼春的情事就跟着瞎起哄。」
「阿诚,我和曼春的事你也知道......」明楼话没说完,似乎发现自己说错了什么,赶紧住口。
「曼春?」阿诚冷眼瞧向明楼,嘴角向下微微一撇,冷道:「叫得还挺亲热的。」
「是汪曼春,不亲热、不亲热。」明楼连忙更正,此刻阿诚的面无表情,比什么都更教他冷汗直流。
他平时对汪曼春表现出两情缱绻的样子,那还不都是为了刺探情报的伪装嘛!
夹在76号跟日本老狐狸之间,不虚与委蛇多拉拢点自己人,到时在街上怎么横死的都不知道。
明楼又补充解释:「只是平常叫得顺口,一时改不了习惯......」
「平常叫得顺口?」阿诚冷哼,右手一松,两斤重的公文包硬生生砸在明楼脚上,换来他一声哀嚎。
「阿、阿诚!你等等我!」见阿诚头也不回走出门,明楼赶紧拎起公文包,脚还隐隐疼着也要小跑步追上前去。
唉,这家是怎么了?
万幸他们明公馆没养狗,否则,他明楼的地位可能比狗还更低。
更正,不是可能,是肯定!


--------
明楼:我破例让你再多说一句话。
蓝蓝:我把您坑成这样,您还愿意听我说话?
明楼:这句将会成为妳的遗言。

明公馆的食物链底端-02戳我

评论(25)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