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02



详介:戳这
火车:有,文艺污辣辣的。
私设如山ooc,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01
----------------------

02

冬日夜晚特别清冷,昏黄街灯就像夕阳余晖,净会放肆发光,却丝毫不能给人带来热度。
陈亦度被谭宗明抓提着,只觉浑身彷佛浸泡在醋缸里,四肢百骸酸软无力得很,根本没法反应现在情况。头里像被塞进铁块般的沉重,眼睛酸涩得睁不开,连听觉都变得很奇怪,听什么都像在水中似地,而且还隔层膜。
谭宗明打了一辆出租车,把陈亦度塞进后座时,他已经无力做任何反抗。谭宗明问了几次都问不出他住哪,最后只能叹一口气,要司机开车回自己家。
一路上,陈亦度像个酒醉的人,要说他清醒?可他没办法好好回答任何问题;说他不清醒?可又知道人家要他上车坐好。他下意识一直往谭宗明肩上靠,谭宗明见他在自己肩上蹭呀蹭地,一股淡淡的香味环绕上来,不是古龙水,是洗澡过后会有的那种皂子香,谭宗明觉得挺好闻的,深深吸了两口。心想反正刚才人都抓了也抱了,就不啰说的借出肩膀,随便陈亦度爱怎样就怎样。
下车时,陈亦度的意识又更薄弱些,谭宗明让陈亦度的手环在自己肩上,撑着,一把提起陈亦度腰间的裤带,像拎着什么动物一样。陈亦度看起来瘦,但一米八几的身高抓起来还挺沉,谭宗明费力将他扛过院子,连抓带抱地总算到了家门口。他气喘吁吁地摁电子锁密码,一边伸腿顶住陈亦度,就怕他"碰"一声倒地撞伤脸。
高冷无情如度总,谁知他明早恢复知觉发现帅脸撞得稀八烂,会不会诬赖是自己打的?
门无声开了,感应灯自动亮起,暖黄的柔光立时映落大厅每一角。管家老张西装笔挺,即刻到门口来迎接,见老板带了个貌似喝醉的男人回来,神色微微一惊,但很快便收起讶异。老张上前想要帮忙搀扶,谭宗明摇摇头,说了句"去歇息吧,我自己来"。谭宗明把陈亦度抓进内间的客厅,两手架着陈亦度根本没法换鞋,只好穿着皮鞋走进屋里,鞋底面料在耐磨的灰木地板上摩擦,发出沉重响声。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陈亦度安置在客厅沙发,虽是冬天,这番体力活也累出谭宗明一身薄汗。
人上了年纪真不适合再干这种差,谭宗明心想。
大晚上的劳动让谭宗明犯了烟瘾,他走出去后院,顺手拉上玻璃门,滚轮滑动在轨道上一点声音也没有。他在门外的高脚椅坐下来,点了支烟抽。冬夜风里抽烟是冷了点,不过老烟枪日日都这样,早就习以为常。
卷烟前端燃起橘红星火,白烟吸进肺叶回荡一圈又被吐出。烟草总能抚慰谭宗明的情绪,让他静下心来思考事情。
谭宗明一向注重隐私,纵使在外应酬享乐,可从不会为了方便就把别人带回家。对他而言,家就是家,他不喜欢外人侵入的私人领域,就算偶尔藉空间之便在家中举办商务会议,也只是在大厅或后院招待客人。可这回,他却破例收留陈亦度过夜,个中原因他自己也想不明白。
下意识朝沙发方向看了一眼,反问自己何必呢?把他丢去饭店不好吗?可心底就是有一个声音细细碎碎回答:不好,他需要人照顾,现在只有你能照顾他。
可能,因为陈亦度是合作厂商代表;可能,他谭宗明就是爱多管闲事;可能,因为讨厌金总所以才帮陈亦度。也可能,就是因为陈亦度那个求助的眼神,所以放不下他。

隔天早上,陈亦度在不适的感觉中醒来。兴许因为被下了药,他整夜睡得太沉几乎没翻身,稍稍恢复意识便觉得浑身酸痛不堪。背上陌生的触感,让他脑子里顿时警铃大作,陈亦度勉强睁眼,看到是前方不远处玻璃桌旁的木质边条,上头有藤蔓似的花纹。
「醒了?」旁边有人问着,嗓音低沉空闷,像是从加装的重低音箱里发出来。
陈亦度猛地抬头,见到谭宗明坐在一旁看着自己,那对桃花般的眸子里似是有些警戒,又带点关心。陈亦度正想问「你怎么在这」,甫一开口,喉管如若干柴,声音全哑在嘴里。
谭宗明早替他倒好水,伸手就递过来一个玻璃杯子,陈亦度坐起身匆匆接过,仰头就是大半杯的狂饮。
温水入喉,吞咽时有点刺痛,但干竭嗓子获得浸润怎是一个爽字能形容?陈亦度豪饮着水,耳边听到一阵不重不轻的戏谑:「真学不乖,随便喝别人给的东西,总有一天栽跟头。」
陈亦度虽不知道昨晚发生什么事,但此刻看自己在一个陌生客厅的沙发上,想是昨晚喝醉了,被谭宗明收留。灌完水,放下杯子,嘴角微撇:「你若想怎样,昨晚就动手了。」
谭宗明挑眉,心忖这人真不知自己差点就要失身,忍不住出言提醒:「我为人正直,从不干下三烂的勾当,可金总就难说了。」
陈亦度根本没细想谭宗明的话,听到金总,黑亮的瞳仁忽然放大。特么的!他万般忍耐牺牲到那种地步,结果居然无疾而终!
陈亦度二话不说,起身就要走,不料迷魂酒药力尚未完全消退,一站立就觉得屋子在打转,大腿酸软似是踩着一团棉花,全然无力支撑身体的重量。陈亦度当场就要撞在玻璃矮桌上,幸好谭宗明反应灵敏,一手就抓住他。
谭宗明为人向来圆滑,但此时见陈亦度这么不懂照顾自己,忍不住念叨:「我昨晚死活保住你的帅脸,别现在才给嗑烂了,让我前功尽弃。」
陈亦度被按回沙发坐好,突然四处张望:「我的提包呢?」
「别动、别动,我替你拿。」谭宗明按耐着沙发上显得焦躁的人,从沙发侧边地板捞起一个Louis Vuitton的公文包。幸好他机伶,昨晚在出租车上想到要帮陈亦度拿私人物品,就打电话让俱乐部服务员去金总那桌取了送来。
只见陈亦度急急忙忙翻着提包,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两眼一瞇,低骂:「Shit!」立刻把提包阖上。这次,虽然心急如焚,但有了方才腿软的经历,陈亦度小心谨慎地扶着沙发缘,缓缓起身。
「欸......我认为你该休息一下。」谭宗明本不想叫他"欸"的,可在自己家里叫"度总"更怪,这是私人场所,不是工作场合,心里那个对家特有的洁癖,让谭宗明无法在此时切换成公关模式。还好,陈亦度似乎对人家如何称呼都不怎么上心。
这是陈亦度从醒来到现在,第一次正眼看着谭宗明。他在赶时间,可也不想欠谭宗明人情。陈亦度嘴里难得吐出道谢,虽然面色一贯清冷:「我谢谢你的收留,改天吃饭,餐厅你选,单我买。」
谭宗明以为自己听错,原来高冷无情如度总,也是懂得说谢谢。他还懵着,见陈亦度已移向门口,谭宗明不禁想起昨晚在俱乐部的事。连忙回神,跟着迈步上前。
「陈......陈亦度,」不想再为称呼伤脑筋,谭宗明决定直接叫他名字:「你是不是遇上麻烦?」
陈亦度冷回:「与你无关。」
「但与金总有关。」谭宗明肯定的说。
闻言,陈亦度抬眼看向谭宗明,墨色瞳眸如一潭深水,沉不见底。谭宗明更确定他有求于金总,否则他不会面露牺牲般地表情,还坚持陪金总应酬。
可他想不通,金总专做大型工程项目,跟陈亦度应该没太大牵扯才是。就算有牵扯,陈亦度在业界的人脉应该也足以应对,何须本人亲自出马、低声下气?虽然谭宗明对陈亦度也没多认识,但这太不像传言中的他。
陈亦度看着谭宗明,忽然问:「你跟金总很熟吗?」
「那要看"很熟"的定义是什么,若是工作方面,我很熟悉跟他谈生意的诀窍;若说私交,谈不上"很熟",酒肉朋友罢了。」
「我现在去找金总,你来吗?」
「啊?」谭宗明没想到陈亦度会这么问,他感到很意外,刚才说着"与你无关"的陈亦度怎会突然改变心意?谭宗明还在思考,一时之间没有回答。没想到陈亦度这人,全然没有耐心,见谭宗明不语便不再看他,转头就走。
谭宗明回过神,迈开长腿跟上前,连声说:「等等,我陪你去。」
昨晚才把这只小白兔从狼口救下,无论如何,谭宗明可不允许他蠢小子又一次往狼堆里送。



待续...... 《恋爱阴谋论》03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陈亦度是《放弃我,抓紧我》的主角,该剧还没开播所以估计人设我一定会ooc~虽然我有看《欢乐颂》,但是老谭戏份真心不多,所以我也只好ooc跟私设如山~大家憋计较太多,喵喵喵!
这就是一篇满足我想写双总裁+双医生欲望的脑洞文,主要还是以谭陈二人感情路线为主,其他商场斗争啥的,都会简单带过
谜之声:是吗?当初说《晚安,我的先生》是写楼诚感情,最后还不是变成谍战文……
咳咳,那不一样好吗!《伪装者》正剧有太多素材,谭陈线没啥素材啊~~嘎!
还是希望大家看得开心~喵喵喵!


评论(37)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