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03

详介:戳这
火车:有,文艺污辣辣的。
私设如山ooc,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01  02
----------------------

03

保时捷911平稳行驶路上,艳红的车身在阳光照耀下像一团烈火,完美的流线天生就是设计用来穿梭车潮。催下油门,轰隆轰隆引擎声震得胸口一阵阵鼓动。
「你不能选台低调的车吗?」陈亦度冷然问着。听起来不像真抱怨,只是随口牢骚。
「你刚在我门外见着低调的车吗?」
陈亦度一想,也是。谭宗明不愧为大老板,独居豪宅不算什么,家门外一字排开的名车,加起来能买好几套房。
「本来是有部棕黑色Panamera,结果被朋友开走,她硬把这辆红的塞回来。」
「聪明。在上海开超跑,速度再快,遇上堵车、临检、红绿灯都得归零。」
「速度不是我的重点,造型才是让人爱不释手的原因。」谭宗明爱车成痴,聊到车的话题就停不下来。「不过说到速度,你知道吗?兰博基尼今年刚出的Centenario被人当明星般追捧355公里的高速,但其实六年前的Sesto Elemento极速就已经超过410公里。」
陈亦度对车子一点兴趣也没有,浑身酸痛让他坐立难安。谭宗明的跑车概论在陈亦度耳中自动左进右出,变成空间里回绕的背景音。
陈亦度本来不想麻烦谭宗明,毕竟又是一个人情债,可现在的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时间有限,然而金总只需点个头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偏偏,他就是拿不到金总的使用权转让书。
昨晚见到谭宗明似乎跟金总算是有点私交,而且显然金总不愿得罪谭宗明,那或许这回遇上谭宗明就是转机。都说不看僧面看佛面,若是搬出谭宗明这尊大佛就能立竿见影,这人情债欠就欠吧,他陈亦度不是个赖账之人。
「你不先给金总打电话?」谭宗明双手握着方向盘,发现陈亦度根本没在听他说跑车的事,干脆直接转换话题。
「手机落俱乐部桌上。」陈亦度简洁扼要道。
「喔,」难怪这小子醒来一翻提包就爆粗口,原来是手机丢了。「没事,那俱乐部门禁森严,肯定还留在那,不然就是被金总捡走。」
谭宗明拿起一个蓝芽耳机戴上:「那我打给金总吧。」
「等等,」陈亦度制止。「你怎么解释我们一起找他?」
「简单,说我昨晚见你在廊上宿醉,就收留你一宿。」
闻言,陈亦度放开手。不过,这次换谭宗明停下拿手机的动作,问:「你叫上我,说明你认为这事我能帮上忙,既然如此,现在总得告诉我,你有求于金总什么事?我不能没个底,就帮着你去找他瞎谈。」
陈亦度深吸一口气,这才缓缓道来,原来是为了一块地。金总要将地铲平改建高级公寓,陈亦度向他提出收购土地使用权,金总是不反对把地转让给他,只不过开了个天价。陈亦度虽是有钱人,但毕竟预算有限,与金总多次周旋价钱,金总最后答应降两成价,可条件是陈亦度不能拒绝陪他出去应酬。
「为了一块地,值得你出卖自己?」谭宗明倒看不透了,他万万没想到陈亦度是个为利益就甘愿堕落委身金总的人。不过他对此没太多批判,商场如战场,当中尔虞我诈的黑暗手段还少得了吗?能笑到最后也是各凭本事罢了。
「只是陪金总应酬,何来出卖自己一说?」他不懂谭宗明话中何意。
谭宗明一听,差点没用力踩下剎车。原来陈亦度不知道陪金总应酬的意思,难怪他会轻易答应。看来这还真是只误入丛林的小白兔,而且是只空有高智商但忘了带智商出门的笨兔。
「抱歉,可能是我误会。」谭宗明为自己方才在心底看轻陈亦度感到些许歉疚,他话锋一转,问:「不过你为什么盯上使用权?是什么了不起的地?」
「偏郊小区一块破地,没啥了不起。」陈亦度平淡回答,但又补了句:「上头有间动物收容所。」
「动物收容所?」谭宗明愣住了,这不是他预期中会出现的回答。
「那是金总他爸十几年前设置的,现在金老过世,金总决定把那收容所铲平改建豪宅,里面上百只猫狗将无一幸免。」
谭宗明听完沉默不语。他真没料到,陈亦度对金总百般迁就、处处隐忍,居然是为了一间动物收容所。陈亦度对人无情,但对动物似乎就敞开了心特别有感情,因为他跟陈亦度接触至今,就是谈到这间动物收容所的此刻,他说起话来语气最为温暖。
前方红灯号志亮起,谭宗明缓缓停下车,他不经意撇头看向陈亦度,只见陈亦度望着自己,表情不算热切,但比平常柔和些,话里带点恳请的意味:「谭总,我讨厌亏欠别人,可显然你有能力处理此事,只能拜托了。」
谭宗明向来是个有情有义之人,这种温情人间的善事根本不需要人家拜托,光是让他知道了,他都会义不容辞的去帮忙。
谭宗明点头,随即拿起手机拨号给金总。

金总洽好去打高尔夫球了,在电话中听谭宗明跟陈亦度要找他,当下就把两人都叫到球场去陪他打球。为了谈那块地的事,谭陈二人当然二话不说就答应。
他们到球场时,金总刚完结一局,三人在休息室坐下,面对一大片落地玻璃窗外,高尔夫球场绿茵美景如画。
金总问起两人同行之事,谭宗明就照原来套好的话说,金总自己是对人下药的始作俑者,自然怕被谭宗明看出破绽,所以这事也就马虎带过。陈亦度的手机后来真是给金总捡去了,当下就顺利拿回来。
刚好是午饭时间,金总就地请两人吃顿便饭。吃饭时,谭宗明陪金总闲话家常,聊着就聊到其他合作计划之事。他们两人本就比较多商业往来,话题一开,陈亦度倒被晾在一边。
他在一旁默默吃饭,等了一阵子,都不见谭宗明讲起动物收容所之事,正想插话提醒,可被谭宗明一个眼神就挡下来。
陈亦度见状,心忖自己既找他来当说客,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当下就没说话,继续吃饭。
「金总,您说,城市规划这样的项目,想要拿下,说简单不简单,但真要说难,也是有取巧空间,好比您在建设策划里有个特别感人温情的作为,就是可以加分的。」
「喔?小谭一开金口,随便都能呼风唤雨,愿闻其详。」
「我听度总说,您名下有块地是动物收容所,我在想,如果您能把它经营扩建,主打一些"城市建设从爱护动物、尊重生命做起"的新闻稿,肯定能为金发集团带来正面形象。」
「听起来是不错,可后续效益能回收到什么程度?这根本不可评估,投注风险比盖豪宅公寓大多了,毕竟我们金发是搞建设不是搞慈善的。」
「那您把土地使用权转卖我如何?我来全权经营,但对外发新闻稿时,都会强调这是晟煊跟金发两大集团合作经营,这样,您不只赚钱,还赚了善名。」
陈亦度瞳孔微张,在旁安静看着谭宗明慢条斯理而清晰的说着,不得不承认,谭宗明确实是个谈判高手。
果然,谭宗明的一番话投其所好,自然一发就打中人家的心。
不过金总并非省油的灯,他当然一眼看出谭宗明是陈亦度搬来的救兵,便问:「为了这种不赚钱的生意,小谭,你还真下得了手砸呀!分名让利给我,说实在的,这事我看不出对你有什么好处?」金总说着,眼光不怀好意飘向陈亦度。
谭宗明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老实说,我是为了度总。他现在是我在游乐园改建案的重要帮手,而这动物收容所是他唯一要的东西,我用这收买他,虽然现在赔钱,但他会帮我在别处赚回来。」
「一石三鸟,你的聪明总让我不得不佩服。」金总咧嘴一笑,说:「既然你想出这么好的方式,就依你了!不过我也不想占你太多便宜,小谭,欠你人情是很可怕的,我原价降你三成吧。」
「多谢金总。」谭宗明伸手握住金总的手,转头看向陈亦度,给他一个安心的笑。

谈完生意后,谭陈二人留下陪金总打高尔夫球,耗费整个下午。直到天空拉起紫黑的帷幕,他们推托掉金总的晚餐邀约,总算得以自由。
陈亦度虽然向来冰冰冷冷的,但此时也不由得展露一丝温和:「谭总,多谢你帮忙,费用的事我回去马上打欠条给你,等土地使用权转移就付款。」
「这费用咱们一人一半吧,毕竟之后打着晟煊集团名义,我不能占你便宜。」其实谭宗明就算出全额也无所谓,但他知道陈亦度不可能同意,因此才提出较为合理的五五分。
「但我不想欠人情。」陈亦度说话很直接,他是个非常讨厌麻烦之人。
闻言,谭宗明突然从胸腔爆出一阵闷笑:「你欠的人情,说好是用晚餐来还的,走吧,餐厅我选,单你买。」
「可那是昨晚的人情,不是土地使用权的。」陈亦度说。
谭宗明盯着陈亦度,突然发现这人性格其实挺执拗的,即便利益摊得清清楚楚摆在眼前,他最介意的还是人情债。这样的陈亦度,让谭宗明忍不住觉得有点可爱。
「那还不简单,吃完这餐再起算,一年内你还得请我12顿饭,平均每月一次,咱俩就扯平。」谭宗明精算得妥妥的,一点不拖泥带水。
陈亦度一向讨厌剪不断理还乱的人情,利益纠葛最叫他心塞,如今听到谭宗明的提议,觉得这种还债方式甚为简单,当下毫无异议,爽快同意。
「上车,陪我去吃日本料理。」谭宗明用下巴指了指他的红色保时捷。陈亦度没有意见,上车坐定之后关了车门,安安静静系好安全带。
谭宗明发动车子,隆隆引擎声在夜中格外震人,正准备出发,陈亦度的手机忽然响起。
「喂?我是,吴太太,什么事?」陈亦度接起手机,接着长长一段沉默,听对方说着话,他眉头越拧越紧,眉心都纠结成一团,面色凝重:「Jobs摔伤腿,可能要开刀?在哪?我马上去。」
陈亦度切断通话键,发出"哔"一声。谭宗明见他神色紧张,关心问:「怎么?朋友受伤了?」
陈亦度剑眉深锁,说:「我儿子受伤。」



待续...... 《恋爱阴谋论》04

==================

蓝蓝:老谭,你确定减不了肥还要跟度度吃那么多顿饭?
谭宗明:你知道英国有人被高速车撞到,飞了18米那么高吗?(保时捷加速声
蓝蓝:对不起,我错了。(立马跪

满粉解锁活动预告~请督促我!鞭策我吧!

评论(53)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