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04

详介:戳这
火车:有,文艺污辣辣的。
私设如山ooc,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01  02  03
-------------------------

04

突如其来的紧急事件,硬生生打断谭宗明和陈亦度的晚餐行程。见陈亦度挂上电话那副失魂的模样,谭宗明二话不说,问了医院地址,随即载陈亦度直接过去。
谭宗明没想到陈亦度看起来年轻,却已经有了儿子。陈亦度不是业界知名的黄金单身汉吗?好像从没听说过他有结婚。不过,谭宗明不是爱探听别人隐私的人,他见陈亦度焦急着,安慰他几句就专心开车。
下班时段车流壅塞,一眼望去满目红光,谭宗明知道陈亦度心急,也顾不得什么绅士礼让,一抓到空档就猛踩油门钻车缝,幸好他开的是保时捷,旁车纵然不知车主是谭宗明,但光看那驾驶动线的凶狠劲,谁也不敢同他争道,就怕一不留神擦撞,随便几十万修车费就让人赔得欲哭无泪。
谭宗明那股霸道驾车的狠劲,一直到了离开主要道路、车流没那么充塞时,这才恢复原本平稳的开车模式。跑车又在夜风中奔驰一小段路,终于,他们赶到了医院。可眼前出现的建筑物跟谭宗明想象中不一样,这里竟是间规模颇大的动物医院。
「谁跟你说我儿子是人了?」陈亦度一面迈长腿快步往急诊间走着,一面回答谭宗明的问题,语气显得焦躁。谭宗明不知为何有些松了口气,小跑步地跟上陈亦度。
吴太太早已在里头候着,她是动物旅馆的老板娘,因为陈亦度昨晚去俱乐部应酬,便让Jobs寄宿在她那。她见到陈亦度就解释,今天下午有客人送了只暹罗猫来,那猫可能是想争地盘,活动时突然发狠跟其他猫打起架来,Jobs乖乖待一旁吃饭却被波及,从架上猝不及防跌下,这才摔伤腿。
吴太太不停道歉,陈亦度明显一脸不悦,但也没出言责怪。医师出来领着陈亦度去候诊间,谭宗明不由自主跟上去。只见一只短毛黑猫在铁笼子里低声呜呜着,牠张着无辜大眼,一看到陈亦度,马上张口喵喵叫起来。
陈亦度修长手指伸进笼子里,Jobs立刻顶着他的手撒娇,陈亦度看着自家爱猫,眼底满是心疼,他指尖搓了搓Jobs毛茸茸的小脑袋,宠溺地对牠说起话来:「没事,daddy在这,你看就你一个傻才会受伤。」
谭宗明看着这样的陈亦度,听着他那温润悦耳的语调,简直不敢相信那人是在外老被称作”高冷无情如度总”的陈亦度。
医生已经替Jobs拍过X光片,说是左前腿肱骨骨折,需要开刀治疗。陈亦度问清状况立刻签下同意书,院方马上安排开刀。
吴太太还在道歉,说要帮忙负担医药费,陈亦度表情仍然不高兴,但直说不用,把吴太太打发走后,眼见时间也不早,就叫谭宗明先回家。谭宗明没离开,自顾自在陈亦度身边坐下,说他反正没什么事,留下来陪陈亦度聊聊也好。
谭宗明和陈亦度原本一点也不熟,这不过是第二次碰面,但一连24小时待在一起,去打了高尔夫球、莫名签下一个土地使用权转让的合约,现在,居然还一起坐在医院长椅上等猫开刀,这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得有点微妙。
「你怎不让吴太太陪医药费?她有义务把具有攻击性的猫关好。」吴太太身为宠物旅馆的负责人,谭宗明认为这样要求并不过份。他有些好奇,陈亦度明明一脸怒火,却没对吴太太要求任何索赔。
「虽然我很不乐见Jobs受伤,可争地盘是动物天性,就像小孩在学校打架,你不可能把其中一个关起来、不让他出来活动。Jobs个性温顺,在弱肉强食的世界吃点亏也是没办法的事,幸好没发生更大问题。」
陈亦度这番话说得头头是道,倒令谭宗明有些意外。他原以为陈亦度是个霸道之人,一点小事都会斤斤计较、不肯吃亏,可真正相处过后才发现,陈亦度其实只是帮理不帮亲。或许正是因为过于冷静和不善交际,才会被人误会无情。传言这种东西就是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内容只会被加油添醋而变得荒腔走板,难怪俗话说得好:谣言止于智者。
「看得出来你真的很爱这些猫猫狗狗的。」谭宗明忽然从口中吐出这句话。
「爱?」陈亦度像是不懂了,他嘴角微撇:「爱是个非理性词汇,我可能不会说我爱猫狗,我会说我尊重他们。」
「你用了尊重一词,这挺有趣的。」谭宗明微微一笑。果然陈亦度不是普通人,他是有自己一套想法的那种人,跟他集团里那个冰山美人CFO一个样,把理性和逻辑搞得特别通透。「你让我想起一个朋友,你们要是认识,肯定能聊得很愉快。」不,也许不一定,两个都是冰山,说不定各用各的手提电脑,谁也不理谁。
谭宗明被自己脑内的画面惹得好笑,不自觉从鼻腔发出噗嗤一声。陈亦度没搭理他的自娱,一双眸子只是盯着手术中的灯号。他眼底映着日光灯的白亮,像有星星坠在里面。
「史蒂夫.乔布斯?」谭宗明又问。
「什么?」
「你的猫是以他命名吗?」
「你是第一个这么问的人。」
「大概没几个人知道你养猫。」
「也是。」
谭宗明觉得陈亦度真是个挺好玩的人。不会主动理人,可你要是一直对他抛出问句,他都会回应,虽然语气中没太多情绪,可有时候还能听到他与众不同的评论。
谭宗明其实特别忙,每个月要固定和一个人吃饭是有难度的,除非他刻意空出时间。可他为什么要特别为陈亦度这么做?他也不解,或许是觉得陈亦度这样内心纯善的人很适合当朋友。总之,在谭宗明思考妥当以前,嘴上就自动提出这样的条件。
这一晚上闲聊下来,他还真开始有些期待之后每月一次的饭局。

晚间10点半,Jobs的手术总算结束。医生说一切顺利,不过主人若无法全天候照顾的话,最好能让Jobs先留院两天,以利术后观察。陈亦度虽然舍不得爱猫待这,但为了牠好也只能同意。
「谭总......」
「叫我谭宗明吧。」
「抱歉,这时间恐怕餐厅是打烊了,请不了你吃什么,还债改日吧。」
「餐厅打烊还是得吃饭,走,大街没得吃,咱们就往小巷去。」谭宗明坐上驾驶座,头一撇,示意陈亦度上车。
陈亦度向来不喜欢与人来往应酬,可跟着谭宗明,他完全感受不到公事合作的压迫感。在谭宗明身边,感觉莫名放松,因为他不太在嘴上探究别人隐私,可那双眼睛却很锐利得很,往往一眼就能看进人的心里。
陈亦度没有迟疑,甚至也没问谭宗明要去哪吃晚餐,二话不说就上了副驾驶座。
冬季夜晚的上海很冷,路上已经没什么人和车。路灯寂寞地伫立在街边,红色车影驶过,路灯一支支被甩在身后。密闭的车内飘散陈亦度身上的皂子香,在狭窄中幽幽地撩人,可能是冬天没流什么汗,清新香气与昨夜如出一辙地鲜明。即使胃中磨搅的感觉一再提醒主人饥饿,但谭宗明车速不快,因为他相当享受这段路程。
保时捷没多久停在一个小区的公园旁,陈亦度下车,随谭宗明穿过无人的马路,走进一个弯弯曲曲的老胡同里。墙上斑驳,毫不保留显示在岁月烟迹中的刻划,脚下的路倒还平坦,就是有些上上下下的阶梯。
没走太久,就见转角透出的暖黄柔光,半空中冒着热腾腾白烟雾,似是有什么东西一直在煮着。一间不起眼的小店铺就开在转角路口,店面看起来没特别装修,门面显得陈旧,但这并未影响里头的生意。晚上11点多,位置也坐了八成满,客人看起来都是上班族。
谭宗明在门口找了位子坐下,向陈亦度介绍:「别小看这间店,面食和饺子都卖得特别好。」
「高手藏于民间,我不会从外观评断任何店家。」陈亦度虽出身豪门,可他是个标准吃货,从不放弃任何品尝美食的机会。高档西餐到街边小食,只要能让他回味再三,就是美食。
陈亦度原以为像谭宗明这样的大老板,开名车住豪宅,约莫不食人间烟火,可没想到谭宗明连这种小店都熟门熟路,这让陈亦度对他多了些好感。
「老板在台湾学过做牛肉面,我每次来必吃,如果你没特别选项,建议你也来一碗试试。」
「你推荐怎么吃,就怎么点。」陈亦度说。
「那你信对人了。」谭宗明指了指陈亦度,转头对老板说:「老板,麻烦来两碗牛肉面,面要粗的,酸菜多放点。再切一份海带豆干,两颗卤蛋。」
陈亦度见谭宗明点菜细节毫不马虎,一看就是行家。忍不住说:「同为吃货,幸会。」
「天下美食,谁忍得住不一一品尝?以前在美国可痛苦了,洋人吃的东西,那真叫一个粗鲁。还是回国好,浙湘闽徽、粤淮鲁川,中国菜要多细致就有多细致。」
「完全同意。」陈亦度点头。
「不过,甜食还是国外的好,我这人若少了甜食,可能会活不下去。」
陈亦度双眼稍事打量谭宗明的身材:「看得出来。」
谭宗明第一次遇到像陈亦度如此直白之人,也不生气,只是讶异陈亦度也会戏谑别人,当下便大笑出声。其实他还算结实,但就是看起来趋近中年男子的身材。有时稍微吃多一点,肚子就会多出一小团软塌,饿个两三餐才会消下去,他总是自嘲自己的硬伤是怎么都减不了的肥。
真没料到,昨晚在俱乐部大发善心,竟随手救了这么一个有趣的人,若只是在商业场合相处,他恐怕一辈子都不会真正认识陈亦度。
美食话题还未聊完,卤菜已陆续送来,小店老板的手脚很利索,即使客人不少,红烧牛肉面上桌的速度依旧飞快。加入大量西红柿跟洋葱熬煮出的牛肉汤头,一端到两人眼前,香气立刻迎面扑来。
两人早已饥肠辘辘,也不再客套,取了筷子跟汤匙,也不怕烫口,就不顾形象吃了起来。



待续......《恋爱阴谋论》05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来一张度度的小黑猫Jobs软萌照,看那小腰身~


蓝蓝:谭总,我可没食言吧?这回让您嘴里吃美食,眼里看美人。
谭宗明:又不是让我嘴里吃美人,有什么好得瑟?
蓝蓝:臭流氓。
谭宗明:(拿起电话)秘书,你挑来面谈的这都什么素质?给我撵出去。

【工商广告时间】
满粉解锁活动预告~请督促我!鞭策我吧!
【楼诚】《晚安,我的先生》HE完結-總整理


评论(35)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