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06

*今天有凌远院长出来串场(//////)

详介:戳这
火车:有,文艺污辣辣的。
私设如山ooc,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01  02  03  04  05
----------------------------
06

换作任何人,在此时碰巧就见到想念的对象,十之八九会觉得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冥冥之中的注定;三生三世修来的缘分,而谭宗明此时此刻就是这样的感觉。
他正想开口叫住陈亦度,可又随即想到:这个时间从酒店走出来,很大机率是春宵方尽,可能是跟女友;跟公关小姐;或者跟倒贴的妹子。谭宗明这么想着,突然又有点犹豫上前叫他。虽说这没什么,可谭宗明发觉自己对这事似乎有些介意,他不想陈亦度跟别人在一起。
就在谭宗明犹豫时,陈亦度先发现他。「谭宗明?真巧。」
「Hello!陈亦度,真巧。」谭宗明不得不面对他。
但当谭宗明还在思考下句话要说什么时,陈亦度的话已经立马为两人的相遇画上句点:「晚安,Bye。」
谭宗明顿时愣住。他以为一起待过24小时、一起陪陈亦度的爱猫开刀,他们其码算得上是普通朋友。不料,从偶遇的态度就能看出陈亦度似乎没把他当朋友。
谭宗明还来不及反应,陈亦度已经优雅地从他身边经过,一阵皂子香随之飘来。那是他多日以来心心念念的味道,萦绕在心头,却怎么都不如此刻的清新鲜明。
「等等,陈亦度。」
被叫唤的青年停下脚步,默默回过头来看着他。谭宗明被他那对直视不移的眸子盯得发窘,胡乱想什么就说什么:「那个......我没开车,你能载我回去吗?」
谭宗明才说完,马上就想咬断自己的舌头。一见面就要人家送自己回家,怎么想都觉得莫名其妙。
可陈亦度居然认真思考了几秒,然后说:「上车吧。」
谭宗明默默迈步上前,心里顿时没来由地紧张。他一个知名集团总裁,在商场上见惯大风大浪,哪次不是水里来火里去的?可此刻面对陈亦度,他突然感觉心脏强烈的跳动,连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
「这车跟你的可没法比。」陈亦度按下遥控锁,开门,伸腿跨进驾驶座。
谭宗明打量一眼,2013年的Audi A5,虽不是新车,但保养得宜,漆黑外壳在夜中映出周遭环境光源,平滑而有质感。谭宗明上了车,觉得心跳还有点紊乱,他随口乱聊:「我那是爱车成痴,有搜集癖好,你是正常人可别跟我比。这辆车我看就不错,买的时候也要4、50万吧?」
「45万8。」陈亦度把车发动,顺手按下播放键,悠扬柔美的音乐随之响起。又像突然想到什么,问:「介意吗?」
谭宗明摇头:「不介意,你放吧。」他也好奇陈亦度平时都听什么样的音乐。
古典钢琴低低流泻在幽暗的车内,音符优美而带点哀伤,正以为曲子要激昂上扬时,情绪却又缓降。车子在夜中缓缓开动,谭宗明有种忽入梦中的错觉,直到陈亦度的车行驶到快速道路上,谭宗明才稍稍平复了心情。
「这曲子很耳熟,但不知道曲名是什么?」谭宗明问。
「月光奏鸣曲第一乐章。」陈亦度短答。
「喔,贝多芬。」这点常识谭宗明倒还有,脑中收寻有关贝多芬的音乐,说:「他的音乐最令我惊艳的是悲怆第三乐章。」
「确实让人惊艳。」
陈亦度的回答总是很简短,一般情况常让人接不下话,不过谭宗明经过上回的相处,对陈亦度的聊天节奏早已知根知底。正好,他有很多问题想问陈亦度,就一题题问来。
「Jobs应该出院了,他情况还好吗?」
「很好,能吃能睡,能闹腾。」
「你前两天怎么没来开会?」
「分不开身。」
「什么大案比游乐园改建案更重要?」
「外宾接待。」
「你错过了特别好吃的苹果派。」
「苹果派?」
「那天的会议下午茶,我特地挑的。」
「喔,那确实可惜。」陈亦度轻啧了声。
闻言,谭宗明忍不住笑出声。陈亦度不愧是吃货,比起会议,他果然更在意苹果派。谭宗明觉得莫名舒畅,可能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对陈亦度有点了解。
「没事,改天我带你去吃。」谭宗明说。他安静了会,拇指的指甲轻刺着食指指尖,考虑是否要问陈亦度到酒店做什么。只觉这样问太过涉及隐私,可若不问,又觉得心里憋着讨厌,就像被蚊子咬。
咬一下,肿个小红包,对健康没啥大碍,但就是整宿的搔痒,不用力抓几下就痒得难受。谭宗明终究忍不住:「这么晚,你在酒店做什么?」
「送客户回来。」
「喔。」陈亦度的回答让谭宗明顿时松了口气,知道他不是跟别的女人厮混,谭宗明打从心底高兴。或许是心虚,他连忙补了句:「这么巧,我也是。」
车内依旧飘散着陈亦度身上的皂子香,混了点谭宗明衣服上的檀木香气,沈稳而和谐。空间里仍是环绕些许忧郁的古典音乐,但谭宗明看陈亦度的眼神已然改变。
谭宗明是对陈亦度上心了。虽然上次恋爱的感觉已经久得记不清,但恋爱是不合理;没有逻辑可言的,谭宗明身为情场老手,自然更懂得这个道理。一旦确定自己内心的想法,他便不再优柔寡断,决定全神贯注对准目标。
黑色的车随着夜风流动在路上,一直驶向谭宗明位于郊区的豪宅。
谭宗明下车前问了最后一个问题:「陈亦度,你相信一见钟情的恋爱吗?」
「不相信。」陈亦度连考虑都没有,直接回答。
「为什么?」谭宗明愕然。
「因为爱情是追逐利益的一种包装手法,对我而言,就连恋爱都是一种阴谋论,遑论一见钟情。」陈亦度的嘴角第一次在谭宗明面前勾起好看的弧度,但那貌似是对爱情嗤之以鼻的讪笑。
谭宗明早就觉得,陈亦度若是笑起来肯定很好看,如今一见,纵使这笑容中带着不屑,仍然如一道闪电般击中谭宗明的心。这一刻,谭宗明几乎能确定自己将会栽在陈亦度手上,然而最惨的情况是,陈亦度竟然不相信爱情。
谭宗明彷佛听到自己心中某一角碎裂的声音。呜呼哀哉!

自从听闻陈亦度一番爱情阴谋论,谭宗明整个人的生活都坐立难安起来。白天,他不得不维持人前光鲜亮丽、叱咤商场的谭总形象;夜晚,那些过往纵情享乐在他眼中全成了浮云,谭宗明像躲避瘟疫般逃开一切应酬聚会,一下班就窝在家中后院抽烟。看着后院那一潭池水绿波荡漾;看着天空云霞从橘红转为紫黑;看着月出东方直到一轮银盘高挂,然后思忖爱情到底是什么?
都快40岁的男人,忽然返老还童像个情窦初开的小伙,谭宗明觉得自己简直有毛病。回首过往,他谭宗明在感情路上一向顺风顺水,也不认为感情问题复杂到需要他花精力烦恼,可这回对象换成个男人,而且还是个不相信爱情的男人,这让谭宗明感到上天似乎正在向自己传递一股森森的恶意。
好吧,既然陈亦度不相信爱情,那先别谈爱情不就成了?谭宗明也不急着马上有什么发展,他也是男人,懂得男人是怎样的情感动物。他们之间可谈的东西还有很多,美食、事业、宠物、合作,只要谭宗明有心,一天换一样主题去跟陈亦度谈都不成问题。那么,就从动物收容所开始。
谭宗明好不容易振作起来,拿起手机拨了通电话给陈亦度,结果,回应他的竟是信号圈外的嘟嘟声,随即转入语音信箱。而且一连拨打了几天,都是如此。饶是谭宗明再怎么越挫越勇,也不免有些焦躁起来。辗转查问,他才得知陈亦度临时出国去了,但是归期未定。
不是吧?恋情才刚萌芽,老天爷就这么急着想折他羽翼吗?谭宗明在心底哀号。
他向来是个行动派,事情说做就马上做,一鼓作气才是谭宗明的作风,也是他成功的诀窍。然而现在,他只有一种在马拉松才刚起跑就掉鞋的感觉。不是好兆头啊......

「老凌,你说老天爷是不是看我事业和友情都一帆风顺,忌妒了,成心要我在恋爱上头不好过?」谭宗明此刻赖在上海市第六医院的院长办公室,他已经叫苦连天30分钟,说什么都不肯离开。身为谭宗明铁杆哥们的凌远院长,穿着一袭纯白大挂坐在沙发上,翘着腿,一脸无奈地看着老友。
「我是医师,不是算命师。」
「那我这样患得患失是不是生病了?你帮我看一看吧。」
「我肝胆外科没看患得患失,念在朋友一场,不如我帮你插个号,精神科出门左转下楼第三诊间。」凌远拿起电话就要打,结果话筒被谭宗明一把按下。
谭宗明双眼微瞇,瞪着凌远:「凌院长、凌帅哥、凌大爷,当初是谁力挺你跟小赵在一起?你都忘了吗?如今过河拆桥,没义气,还要不要当哥儿们了?」
「老谭,说句不中听的,我跟启平当初是互相喜欢,就算没有桥,一样过得了河。可你呢?你跟陈亦度这情况,无论我拆不拆桥,都帮不上忙。」凌远把电话挂好,耸耸肩:「我对你最讲义气的事就是花30分钟在这听你诉苦,放启平一个人在外面吃午饭。」
「好好好,不就是发个牢骚嘛。」谭宗明心知凌远说的都是事实,他又何尝不懂?只不过自己才刚认清心意,立马就听闻陈亦度的恋爱阴谋论,接着他人又忽然神隐国外多日,搅得一池春水紊乱,不管人家如何收场。
忽然,谭宗明的手机铃响起,他散漫地从口袋中捞出,定神一看来电人竟是陈亦度,眼睛一瞬间亮起来,好像久旱终于逢甘霖,枯竭的尽头萌发生机。
「不跟你说了,说人人就打来。哥们,去找你家小赵吧!」谭宗明疾风般离去,留下哭笑不得的凌远。



待续...... 《恋爱阴谋论》07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度度你走一个「老谭你好,老谭再见」的路线,老谭表示伤心。
陈亦度:不然呢?
蓝蓝:我觉得你可以多跟他说说话,不然咱们这故事没法进行下去。
陈亦度:喔。
蓝蓝:呃……老谭你快来,我不知道怎么跟这人沟通QAQ”

今天附上一个落入度坑而脑内小剧场充足的酸菜老谭

【工商广告时间】
满粉解锁活动预告~请督促我!鞭策我吧!
【楼诚】《晚安,我的先生》HE完結-總整理

评论(60)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