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黑蝴蝶(短篇一发完/抒情文)

@简歌 这是一篇给小歌歌的生日小短文
*明楼第一人称视角

-----------------------------------------------------

我并非纵欲之人,却沈溺在那人带来的欢愉里。
戴着伪装面具,我们虽不轻于鸿毛;但也不重于泰山。可脱去伪装,我们只是云云众生里的一撮细沙,风怎么吹;就怎么交缠相绕。
似是藏于冰层下的火种,总能被那人掘到冰上,凭空就能点燃,然后烧光整片冰原;烧尽全部理智。
我俩在软榻上早已数度纠葛不清,我将欲望全深埋在那炽热深谷里,像是永远填不满的海,每一夜;每一次,直到在那密林深处释放殆尽。
情潮灭顶过后,我告诉自己,明日不能再感情用事,可到了明日,我依旧跌入阿诚的笑靥里,在耳鬓厮磨的呢喃滑落后,重启一场永不终结的轮回。
阿诚似是一只黑色的蝴蝶,他没有斑斓绚烂的色彩,正因如此,才能隐匿而低调地飞舞在上海这样华丽的后花园里。没人能够捉住他,除非他愿意施舍一点眷顾在谁的手上。
在我眼里,无论多么娇艳的玫瑰;无论多么苍翠的绿叶,哪怕是倒映蓝天碧影的湖水,万紫千红的色彩都是他的陪衬。只为用来衬托他神秘的黑;神秘的他。
当这只黑蝴蝶落在我怀抱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是老天要把我整辈子的好运都在这刻一次用尽。
直到现在,他熟睡在我身旁,面对着我轻轻吐息,削瘦的脸庞随着呼吸节奏微微浮动。一年了,我还是害怕他会消失。
他对周遭有着敏感的排拒,如若蝴蝶,不容人轻易碰触。即使是我,也时常会有或许一碰,他就会像蝴蝶一样飞走的感觉。
颤抖着提起手,想拨开他前额浏海,看看他是否睡得安稳,但又深怕这笨拙动作会惊扰他的好梦,最后只能放弃。
「明楼……」他忽然不安地动了动身子,声音些微沙哑地低喃着我的名。
我心头倏然一震,半秒也不再犹豫,将他整个人揽入怀里,轻声抚慰:「我在。」
他在迷迷糊糊中,下意识调整了姿势,整个人埋入我的怀里,彷佛一只柔软腻人的小猫,咕哝着;喃喃低诉着梦。
像是要被融化一般,喜悦的情绪充塞我胸口,如同幼时在廊下晃晃荡荡,从母亲手中接过一毛钱,和姐姐一起走去杂货铺子买了两支冰棍。那是童年世界的大事。
如今,阿诚才是我世界的大事。
我愿为他低入尘埃里,当一粒花粉,供养他;也能在最丑陋的土壤里,开出一片花海,任他嬉戏。
他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蝴蝶,即便碰着他会让黑色鳞粉沾染满身,我无怨也无悔。
我抱紧他,吻着他额际整齐的发线,唇轻轻贴着属于他的思想,多么希望藉由轻吻,就能将自己灵魂渡进他的脑海;刻入他的梦里。
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仅只是在梦中低语我的名,就足以让我为他粉身碎骨;心甘,情愿。
他睁开眼,两排睫毛颤动如振翅的羽翼,我才知道他不是在作梦,他是醒来找我。他的唇找上我的;舌也找上我的,我俩熟悉的气息重新融合在一起,没有饮酒,却略有醉意。
床榻上甜美的低语燎起星火,黏腻的吻一圈圈搔动微热心房,直到春声逸吟;直到激荡云雨。
我们莫名陷入炽烈交缠的循环,一次次在失控的心跳里死亡又苏醒。
我不担心,他也不担心,因为我们都知道在浴火之后,这份感情又会再次的......重生。


【End】

-------------------------------------------------------------
明天(05/16)就是小歌歌的生日,在这里先提前祝妳生日快乐~
很开心在楼诚坑里一直有妳相伴,妳真是个特别棒、特别贴心的妹子,
谢谢妳在我生日时用甜美的声音为我唱了那么多好听的歌,么么哒!
没什么好东西可回送妳,就来一篇短短的生贺文祝福妳,
希望妳心想事成,平安健康!

评论(1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