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08

详介:戳这
更文频率: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
火车:有,文艺污辣辣的。
私设如山ooc,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02  03  04  05  06  07
-------------------------------

08

陈亦度觉得全身有火在烧。他睁不开眼,感觉在黑暗中陷落一片烫热又黏腻的流沙,身体一直缓缓被吸进沙里,怎么爬都爬不出去。头里像是被铁槌重击的痛,呼吸有些困难,每口气在吐出前,都先沿着气管烧灼一回,然后像要腐蚀喉咙。
「水......」陈亦度哑着嗓子虚弱地唤着,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他起不了身,无声地喊了一会,只觉得有个柔软的东西忽然触碰到他唇上,像是另一个人的嘴唇,缓缓渡了些凉水过来。那股芳醇一入喉,立时舒缓灼人的痛苦,彷佛在炽热沙漠中寻得一撮绿洲。
陈亦度急促地吞咽,喉结上下滑动着,那水很快就被喝干,陈亦度眼皮重得睁不开,只能哑声说:「还要......」
才说完,水又被同样的方式喂给他。陈亦度贪婪喝着,总共要了四次,全都喝干后,这才安静下来、陷回昏沈。

纵使和陈亦度嘴唇相碰,但谭宗明一点回味喜悦的心情都没有。看着陷入昏迷的陈亦度,谭宗明简直急如星火,他一手放下水杯,难掩面上焦心的情绪。
手机紧紧被握在手里,都握得发热了,为什么凌远还没到呢?
谭宗明解开屏幕锁,又拨了通电话给凌远,只响两声就被切入语音信箱。谭宗明瞪大眼睛,正想再拨号,结果客房的门就被打开了。
只见凌远直接开门进来,两眼微眯抱怨:「老谭,你能不能别三分钟就打一次电话?这叫我怎么开车嘛!」
「老凌你快点看看他,到底怎么了?」谭宗明见到凌远如见救星,也顾不得凌远的碎念,急急把他拖到床边,按着他坐下。
「一天之内见你两次,我今天可真走运,要不是已经11点多了,真该去买张彩票。」凌远慢条斯理从包里拿出听诊器,嘴上不忘调侃谭宗明。
「别管什么彩票了,快点,他情况好像很糟糕。」谭宗明不常照顾病人,而且他一向对弱势者心软,见到自己心上人病得气若游丝,同理心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谭兄,很少看你急成这样啊。」赵启平从门口探出头,嘴上说话听起来客气,但那一脸明显就是看热闹的模样。
「啊......小赵也来了。」谭宗明见到赵启平也在,有些不好意思地收敛了些,他可不敢当着小醋桶赵启平的面使唤他的爱人。谭宗明看着那病得苍白如纸的人,眉上揪成一团,坐立难安。
凌远跟赵启平身为医生,素日里见惯病患,对陈亦度的状况倒没什么紧张。凌远帮陈亦度量完体温和血压后打了一针,输了些营养点滴和退烧剂,赵启平靠在门框上,悠哉地拿着手机上网刷微博,偶尔才抬眼看一下凌远的诊疗进度。
谭宗明把他去机场接陈亦度的过程从头到尾叙述一遍,凌远直到忙完才抬头,看着一脸紧张的谭宗明,说:「没什么大碍,他就是太累又感冒,血压偏低了些。」
「是吗?你会不会想得太简单了?万一他是在国外感染什么新的流行病,国内治不好怎么办?」
赵启平忍不住插嘴:「他去的是德国,又不是什么落后国家,如果真有流行病大爆发,他哪入得了关?」
「放心,没事的。」凌远认识谭宗明将近二十年,这是第一次见他如此急躁的模样。
「老凌,不是我不信任你,不过你有没有误诊的可能?」谭宗明还有些不放心,毕竟事关自己心上人,谨慎驶得万年船呀!
闻言,凌远白了谭宗明一眼,根本懒得回答这个问题。赵启平看着凌远,戏谑道:「凌院长连这种小毛病都能误诊的话,那还真是前途堪忧。」
「可他怎么会一直昏睡呢?弄也弄不醒。」
「老谭,你没出过国吗?」凌远好整以暇看着多年老友,嘴角似笑非笑。赵启平在一旁看着,早就噗嗤一声笑出来。
「有啊,你明知道我住过纽约。」
「那你不晓得一个30多钟头没睡、又倒时差又生病的人,叫不醒很正常吗?」
「喔......」谭宗明总算安静下来。所谓关心则乱,谭宗明仔细想想也是,两个信得过的医生都在这一脸淡定的模样,那自己方才似乎真是问了蠢问题。
「能让谭兄如此紧张的人,让我仔细瞧瞧什么模样。」赵启平伸长脖子,朝床上的人看了一眼,挑眉道:「长得......还行啦,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挺正常。」
「不然你希望怎样?」凌远收拾诊疗器材,看着自家爱人,知道他有以貌取人的坏毛病。凌远沉吟一会,说:「其实陈亦度和你长得有点像,不过还是你俊一点。」
「谭兄不是个脸控吗?瞧他如此重视,总觉得会是个好看得不要不要的人。」
「哪学来的用语?」
「刷微博看到的,老凌你真落伍,该充实数据库了。」
「光伺候你这小祖宗都来不及,哪有时间搞那些外务。」
赵启平和凌远一来一往公然打情骂俏,简直视谭宗明如无物,谭宗明咽了咽口水,忍不住开口:「你俩要晒恩爱回家去晒,慢走。」
「现实,没利用价值马上被扔开,行!我们滚回家去了。」凌远提起医疗包,堂堂一个院长居然被这样呼来唤去的,天底下除了赵启平,也只有谭宗明能这样对待他。
「对了,」凌远临走前不忘交代:「刚打那针是强效的,晚点陈亦度会一直出汗,记得动手帮人家擦干,省得闷出别的病,做兄弟的给你发这福利,别再说我对你不好。」
只见赵启平听完露出暧昧一笑,说什么"这样就能光明正大脱人衣服"之类的,然后换来谭宗明二字评语:下流。

陈亦度在迷糊中,感觉有人一直在翻动自己的身子,冰凉的触感贴上他的脸和额头,然后又整片从颈子凉到胸前。在烈火烧灼的炼狱里,这份凉意沁透陈亦度的身体,也让他彻底感觉舒服了许多。
不知昏睡多久,陈亦度终于悠悠转醒。泛黄天光透进窗框,遥远的天际线已晦暗不明,预示着一日即将结束。苦涩在嘴里蔓延开来,口干舌燥的感觉令人不舒服,陈亦度试着移动身子,但四肢软绵使不上力。
「终于醒了。」谭宗明放下报表,来到床边,伸手往陈亦度额上探去:「还好,这烧应该不会再反复。」
「我发烧吗?」陈亦度开口,嗓子都哑了。谭宗明递给他一个装着八分白水的玻璃杯,陈亦度接过就喝,像是几百年没喝过水似的。
「你昨天晚上反复发高烧,我让一位医生朋友来看过你,请他替你输了营养点滴和退烧剂,希望你不会介意我擅作主张。」
陈亦度闻言才发现左手背上贴着一小块布贴,撕开以后果然见到下方有针孔。
「没事,多亏你。」陈亦度没想到来谭宗明家还给他添了麻烦,不过幸好他来,否则一个人在家或在酒店,睡梦中病着可能也没人会发现。「我睡多久了?」
「20多个钟头,你是昨天中午回的上海,今天星期六,天都快黑了。」
「该死的,本想说睡一会,醒来还能赶上一个例会,这下可好,一睡就一天一夜。」陈亦度摇头,病体初愈,思维才活络了些,马上就想着工作。
「你都病成这样还管什么例会?」
「那可是游乐园改建案。」
谭宗明微愣,才说:「这种时候,就算有三个游乐园改建案摆在眼前,你也都等星期一再去理他。」谭宗明拿起床头电话,拨了内线,交代:「刘妈,要妳准备的吃食都拿来客房。」
谭宗明挂上电话后,发现陈亦度朝他伸出手,掌心向上,在跟他要着什么东西似地。
「什么?」
「手机。」
「刘妈就过来了,有什么要紧事都先吃过饭再处理。」
「等不了,我昨天就该去接Jobs......」
「已经替你联络了,我跟吴太太说Jobs要多寄住两天。」
闻言,陈亦度看着谭宗明,有些滞然,眉头忽然一皱:「你翻我手机?」
「没有,那天不是吴太太送Jobs去动物医院吗?向医院查一下就有她联络方式。」当然,他没说医院是不会随便透露个人资料的,不过他自有管道查明就是。
谭宗明感觉陈亦度方才似乎释出一些警戒心,或许他是相当重视隐私之人,这也给了谭宗明一些提醒,之后跟陈亦度相处要多留心这类事情,不要轻易触碰他的地雷区。
陈亦度表情放松些,又说:「我还是得打电话,叫厂商处理电子锁......」
「我处理好了,他们已经派人充了电,还留了个外充线给你,说是当时安装派来新手,就忘了给的。」
陈亦度看着谭宗明,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半晌,才挤出一个"谢谢"。谭宗明不以为意笑了笑,这对他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没有什么比帮自己心上人分忧更重要的事了。
刘妈开门,推了一小台餐车进来,上头冒着腾腾热气,食物的香味顿时弥漫在房里,饶是陈亦度的嗅觉因为生病而迟钝,那窜入鼻腔的气息仍勾起他的饥饿感。
「刘妈煲粥是一流的,还有水煮蛋和烫青菜,都很适合病人。」谭宗明忙着盛粥,然后把手中的粥递过来:「给,饿坏了吧?」
陈亦度两手接过粥跟汤匙,有些愣住。这感觉很陌生,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被人照顾的感觉。
「我还有点公事要处理,你慢点吃,小心别烫着,吃完再休息会,看你今晚要住这或回去都行,如果想回家,我再开车送你。」
谭宗明的语气很暖人,像在跟家人或好友说话的感觉。他说完就起身走开,陈亦度看着他的背影,想叫住他,再多说句谢谢什么的,可喉咙被一股陌生的情绪卡住,他忽然有点想哭,可能是因为生病的关系,人在虚弱的时候,心也跟着软弱。
陈亦度终究没叫住谭宗明,两手包裹着装了热粥的瓷碗,手掌热了,心里好像也暖了。


待续......  《恋爱阴谋论》09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谭,这回让您品尝了度度的嘴唇,可还喜欢?
谭宗明:这算哪门子的品尝?
蓝蓝:往好处想,至少有了近距离接触。
谭宗明:滚。
蓝蓝:(哒哒哒打字声)不知道老谭为什么不高兴,在线等,急!


今天附上一直被谭宗明打电话叨扰的凌远院长
凌远:老谭,陈亦度只是感冒,你别再烦我啦!


【工商广告时间】
满粉解锁活动预告~请督促我!鞭策我吧!
【楼诚】《晚安,我的先生》HE完結-總整理

评论(46)
热度(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