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09

详介:戳这
更文频率: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
火车:有,文艺污辣辣的。
私设如山ooc,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03  04  05  06  07  08
------------------------------

09

一场大病来势汹汹,但去时也快得无影无踪,陈亦度一康复,就立即回到工作岗位上。出国加上生病,让他手头的设计稿快速累积欠拖。
陈亦度身为DU集团董事长,其实早就不需在设计工作上亲力亲为,可他是做这行出身的人,骨子里流淌的艺术细胞让他无法甘于只提建议而不动手,况且有些大案也是冲着陈亦度本人的设计而来,因此陈亦度还是会挑些自己有兴趣的项目来做。
陈亦度回家后,整整三天都在赶稿,连公司都只去过一趟。他发起狠来工作可谓是六亲不认,连自己吃饭都顾不上,不过倒是都会准时喂饭给Jobs。可怜的小Jobs没了主人陪玩,成天躲在角落忧郁,牠的腿开完刀还没痊愈,走路时小脚拐呀拐的,也没法跳上陈亦度的桌子,否则要是往常陈亦度拚起命来工作,Jobs老早跳上去霸占他的键盘和绘板。
陈亦度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他伸了伸懒腰,这才注意到Jobs一直待在桌下蹭着他的腿。陈亦度坐到地上去,Jobs随即黏过来,用头顶着他的大腿。
「唉呀......daddy忙,都没时间陪你。」陈亦度两手捧着Jobs毛茸茸的脑袋,顺着毛挤弄牠的小脸,Jobs挣了挣,不耐地喵呜几声。陈亦度看牠一脸气呼,忍不住发笑:「好啦别闹脾气,为了庆祝daddy画完图了,开个罐罐给你吃。」
Jobs跟牠主人一样是个小机伶吃货,虽然不懂人话,但听到"罐罐"这样的关键词,小耳朵马上竖了起来,一双大眼睛圆圆睁着,瞬也不瞬地盯着陈亦度,似是撒娇地喵了两声。
「你看你,就知道吃。」陈亦度用指尖点了点Jobs黑黑的小脑袋瓜子,虽是念叨着,但舍不得牠跟在身后一拐一拐地跑,大手一捞就把Jobs抱起来,带去厨房。
陈亦度对Jobs极为溺爱,平时喂给Jobs的吃食也是欧美进口的高级罐头,搞得这小家伙严重挑嘴,送去宠物旅馆寄宿时,吴太太喂给Jobs一般宠物零食牠都不吃,后来陈亦度只好在宠物旅馆也寄放了几箱猫罐头,让老板娘专门拿来喂Jobs。
修长指尖撬开罐头盖子,一阵鸡汁香味四溢让Jobs激动起来,陈亦度一把罐头放到地上,Jobs就凑过嘴大口大口吃起来。陈亦度见牠吃得香,忽觉自己肚子也饿了,这才想起他整天都还没进食。
不知为什么,现在居然想念那天在谭宗明家吃的粥。谭宗明说得没错,那位刘妈煲粥真是一流的,厨艺跟饭店大厨相比也毫不逊色,难怪能在谭总家工作,这谭宗明也真是个懂得享受的主。

想到谭宗明,陈亦度不自觉发起呆来。陈亦度性格较为孤僻,好友并不多,除了一个远在美国念书的表妹跟他交情比较好,国内大概只剩少数一两个称得上死党的朋友。谭宗明是除了这些人之外,第一个与他私生活有交集的人,就算他们俩并不太熟,可陈亦度就是没来由地信任他。
陈亦度并不笨,他看得出谭宗明对他别有用心,其实像谭宗明那样献殷勤的人,在陈亦度周围早有不少,可陈亦度都并未领情过,说起来也是有点奇怪,他竟为谭宗明开了先例。但回想当初有交集是从俱乐部的骚扰事件开始,谭宗明一路走来始终都在危急时刻帮他一把,都说锦上添花是多余的,可雪中送炭总让人无法拒绝。
其实,待在谭宗明身边确实给他一种特殊的安心感,谭宗明稳重、可靠,心细如发,最重要的是他自然。陈亦度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直觉,他觉得谭宗明对自己或许有意思。以往若是碰到这样心思的人,陈亦度立刻避之唯恐不及,但只有谭宗明,在这样的氛围下,还能安然存在陈亦度身边。陈亦度不知这表示什么,只觉得有谭宗明这样的朋友也是挺不错。
忽然,手机铃响起,来电人正是谭宗明。
陈亦度心中微微一颤,正想着人,人就打电话来,这种微妙的巧合,抖落在心尖,带点措手不及的调弄,衍生出未做贼却也心虚的感觉。
陈亦度接起,用普通客套的"你好"作为开头语。
谭宗明的声音从话筒另一端传来:「陈亦度,动物收容所的土地使用权刚转移完,我现在想开车过去看看,但我对那不熟悉,就想问你有空吗?要不要一起去?」
陈亦度听到这消息,他连想都没想,直接说:「我去。」
「那好,你在哪?我现在过去接你。」
「在家。」
「OK,15分钟后楼下见。」
挂上电话,陈亦度倏然感到欣喜,等了这么久,动物收容所那块土地使用权总算是处理妥当。他蹲下身,双手在Jobs头上一阵乱揉,喜道:「小傻猫,你的家人都能安心在那生活了。」
Jobs似懂非懂,甩甩头,喵了一声。

那间动物收容所位在上海郊区,距离市中心车程约50分钟的一小旧城,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乌云压得很低,薄雨一落一落打在玻璃车窗上,湿漉漉地被雨刮子刷开,反反复覆,若只是盯着瞧,有一种催眠暗示的氛围。
陈亦度坐在谭宗明的保时捷上,虽然跟谭宗明见面次数不多,但搭过这辆保时捷的次数,已经足以让他熟记这车内的气息,带点皮革的独特,还有谭宗明身上Calvin Klein香水味,麝香混着木檀香。
可能谭宗明这几天没载过其他人,座椅跟前踏的距离还是上回那样,刚好符合陈亦度的腿长;安全带插扣的位置,也恰好是陈亦度扣起来最合适的长度。其实这感觉还不坏,有些熟悉而带来的舒适放松。
陈亦度一早就起床赶做设计稿,折腾一天还没吃东西,肚子饥得有些厉害。可他们在快速道路上,没什么可吃的,陈亦度又心系动物收容所的事,看着表已是下午四点,就想着忍忍到晚上再吃饭。
谭宗明两手握着转向盘,看似专心开车,其实他一直想和陈亦度闲聊些什么,但见陈亦度似乎不是特别想讲话,心想安安静静享受两人的雨天行车也是一种浪漫,谭宗明也就不开口打破这气氛,他转开音响,Jazz乐低低成为背景音,流淌在小小的空间。
他们很快就抵达目的地,动物收容所的所长孟宽是陈亦度好友,30出头的青年,穿着打扮很休闲,一条灰色工作裤配套棉质上衣,头戴着深蓝毛帽,总是张着口,不是说话就是在笑,性格开朗得很。他早就接到陈亦度的通知,知道动物收容所算是保住了,不住向谭宗明道谢。
谭宗明有些意外,陈亦度的好友性格与他全然相反,若以动物比拟,陈亦度是只阴晴不定的猫,孟宽就是只始终友善的大狗。这样性格迥异的两人能成为朋友,大概最主要还是来自于他们对这间动物收容所的关心。
谭宗明客套招呼过后,开始打量这片土地,确实如陈亦度所言,是块破地,但面积不算小,地上唯一建物只有一栋三层楼高的收容所,历经风吹日晒雨淋,白色建筑外观已显得陈旧,但周边仍有扩建的空间。
孟宽泡了一壶好茶,跟谭陈二人坐下闲聊,知道谭宗明会是收容所未来经营者之一,便将现况向他作了大致汇报。

收容所目前主要收留动物是狗和猫,狗58只、猫67只,但两者都已比极限容留量多出一些,因此急需解决空间不足的问题。此外,这里还收留5只幼鹰、2只松鼠、6只兔子、2只乌龟和1只猴子,这些不在原收容规划的动物,都是孟宽一时心软收下的。所内兽医跟饲养人员编制原就只有十人,后来被金总裁撤到剩下五人,因此多出来的动物只能由孟宽独自照料。
情况了解得差不多后,孟宽还有事要忙,就由陈亦度带谭宗明去四处走走看看。
陈亦度详细介绍所里的区域和设备,他难得说这么多话,不过谭宗明没太认真听,因为他的注意力都在陈亦度身上。这是谭宗明第一次看到陈亦度穿西装以外的服装,他上身是件简约的英伦黑白条纹衫,外罩一件带有帽子的灰外套。九分长的深色休闲裤,裤管在脚踝处向上卷了一圈,露出足踝看起来特别纤细,底下是一双灰白色帆布鞋。他这穿着像是从杂志里走出来的模特,但视觉年龄比原本又显小许多,看起来像个大学生。
前几天见面时,陈亦度刚从德国飞回上海,整个人像游魂似地一脸病态,今天虽然看起来也有些疲惫,但气色已经好多了。谭宗明其实不担心动物收容所经营问题,他相信陈亦度对此应该早有完善想法,今天出来这趟,无非是想借机和陈亦度相处,多与他的生活产生交集罢了。
谭宗明对动物称不上喜欢,但也不讨厌就是,不过看着陈亦度熟门熟路帮忙照看动物们,谭宗明忽然觉得那些猫猫狗狗也变得可爱起来。当然,最可爱的还是陈亦度。

若在几周前,有人来跟谭宗明预言他会喜欢上一个高冷男,谭宗明一定骂他有病,可现在,谭宗明觉得自己才有病,不管陈亦度做什么,谭宗明都忍不住盯着他看;无论陈亦度对周遭事情做何反应,谭宗明都觉得他处处透着光芒。他发现陈亦度喜欢对动物说话,即使猫狗并不会回答他,可他就是有办法一直聊下去,像是在跟真的朋友说话似地。
谭宗明在一旁看着他张合的唇瓣,又想起陈亦度发烧那晚的吻。严格说起来那不算吻,只是作为一个传输方式,用嘴渡了水给陈亦度喝,但陈亦度的唇很软,虽然不是正式的亲吻,可谭宗明回想起来心里依旧觉得雀跃,能靠近触碰心上人,那感觉是美好而振奋的。
谭宗明嘴角勾起自己也没发觉的浅笑,陈亦度回头望向他:「谭宗明,别发呆,来帮我一把。」语调不高不低,陈亦度说话时的气质有点像贵族,让人听不出情绪,处处带点婉转的傲;可又不会给人讨厌的感觉。
谭宗明走上前去,帮他拉开笼子的门,让陈亦度能顺利分开两只正在闹脾气的猫。
「好了,你们是兄弟,闹着玩还行,可不许再打架了。」陈亦度认真看着两只炸毛的小家伙,像个大哥哥,带点疼宠地轻斥。谭宗明有点好笑地看着这一幕,可又觉得陈亦度说这些话是如此自然又不造作。
「谭宗明,走。」
「去哪?」
「饲料筒空了,陪我去冷藏室搬些。」
「喔,好。」


待续...... 《恋爱阴谋论》10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我最近给您那么多表现的机会,老谭可要好好把握。
谭宗明:什么时候给个在卧室表现的机会?
蓝蓝:这种虐狗的事情当然不能太快上演。
【系统提醒】谭宗明拿起一把过期的狗粮丢向你

今天附上做完设计工作后、一脸轻松伸懒腰的度度
对了附带一句~孟宽所长我是自动代入胡歌的脸



【工商广告时间】
满粉解锁活动预告~请督促我!鞭策我吧!
【楼诚】《晚安,我的先生》HE完結-總整理

评论(30)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