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10

详介:戳这
更文频率: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
火车:有,文艺污辣辣的。
私设如山ooc,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04  05  06  07  08  09
-------------------------------

10


谭宗明本以为今天只是来收容所看看状况,没想到陈亦度一来这自然而然就成了义工,一双照顾动物的手都没停过。不是那种说说小猫小狗好可爱、拍拍摸摸就了事的游戏态度,他认真帮忙照看大小事情,即便是清理秽物都毫不弃嫌,仿佛那并不是件特别需要大呼小叫的事,就是个常态过程。
谭宗明看得出陈亦度对这里的一切真的很熟悉,也有一份发自内心的爱......不,陈亦度说过,"爱"是非理性词汇,他说他是对动物尊重。可谭宗明怎么看,他就觉得陈亦度是"爱"动物。
或许,陈亦度并非无爱,只是他心里有些不为人知的事,这才影响陈亦度对情爱的价值观,若是这样,表示陈亦度仍有可能接受爱情,只要自己用对方式的话。
谭宗明这么思考着,忽觉心里不像先前喜欢上陈亦度时那般忐忑不安,前方道路瞬时开阔起来。
陈亦度领着他一起穿过狭长的走廊,来到尽头一间大铁门前。打开铁门,里头冷藏室真的像是一间房间,四面铁壁无窗,天花板上嵌了两支日光灯管,透着还算明亮的白光,环境看起来有些脏旧,但一进去还真是挺冷。
不到25平米的空间,堆了许多罐头和饲料,不过空间虽然又旧又小,但也被孟所长打理得井井有条,每种动物饲料的分类都不马虎。陈亦度随手翻找动物饲料,顺口说:「门别关,因为......」陈亦度话没说完,已经听到老旧的铁门嘎吱一声,门倏然就被重重阖上。
他看向谭宗明,难得的瞠目结舌,似是想要说些什么,却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汇,不知是要解释或要开口骂人,最后只好哑然失笑。
谭宗明见到陈亦度一脸异样,心中一凉,大概意会到现在是什么状况:「这该不会从里面开不了吧?」
「对。」陈亦度瘪着嘴。
「别开玩笑了,冷藏室只能从外面开?!」
「原本从里面可以开,但设备年久失修,金总也不愿花钱改善,所以就成这模样。」
陈亦度看起来不像真的紧张,或许他以前也曾经失手把自己关在里面过,但谭宗明可没这种经历,他忙着从口袋捞出手机:「我打电话请人来开。」
「冷藏室没讯号。」
谭宗明定神看了手机屏幕,发现还真没讯号。
陈亦度耸了耸肩,安慰道:「没事,还好你的保时捷大剌剌停在外头,他们知道我们没离开收容所,晚点就会来找了。」
谭宗明听着陈亦度那不知是叙述事实还是调侃的语句,有些着急:「虽说肯定出得去,但我们现在被关在一个大冰箱里,衣服这么单薄,等等该冻坏了。」
「那也没法子,谁叫你关了门。」

谭宗明不担心自己,他担心的是陈亦度,大病才刚好,又这么在冷藏室里折腾,不再生病才怪。谭宗明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密密地罩到陈亦度身上。 「抱歉,我不知道这门有问题,你披上,不然又生病可不好。」
陈亦度静静的,并没推拒。或许是因为这种事没发生过,所以他一时不知该如何推拒。
外套散发谭宗明身上那股好闻的檀木气,内衬还有残余的体温,那件深灰色外套尺寸比陈亦度的大了点,盖在身上宽松松的,又有些暖。
陈亦度心中漾着奇异的感觉,他整了整肩上的外套,把自己严实地包裹好。虽不习惯这种亲昵,可却意外地不让他讨厌。
看着谭宗明试图寻找开门的方式,尝试许久仍然徒劳无功,陈亦度忍不住说:「省省体力吧,过来待着。」
陈亦度已经拆了些装罐头的纸箱,弄成纸板厚厚铺在地上。冷藏室温度显示为摄氏3度,虽不到结冰的程度,但寒气森森逼人,只待一会便觉得冷空气像要刺进骨子里。
谭宗明有些丧气地在陈亦度身边坐下来,感觉脸颊都冰了,双手也被冻得发红。他的衣服稍嫌单薄,外套又给了陈亦度,只能缩起身子,把两手罩在脸旁,不住呵气。
「外套还你吧。」
「不行,你比我需要。」谭宗明摇头,他可以忍耐寒冷,甚至愿意把身上最后一件衣服都脱下来给陈亦度,可惜他们现阶段的关系不适合这么做。
陈亦度见谭宗明一心护着自己,低首略微沉吟,然后问:「你看过在雪地求生的视频吗?」
谭宗明一脸疑惑,摇摇头。陈亦度朝他张开双臂,两手比了个"过来"的手势。谭宗明更困惑了,试探性地靠过去一点。
「两个人各自暴露在冷空气中,散热速度会加快,抱在一起能减少散热面积,同时储存热能。」陈亦度一脸正色解释,乍看之下还颇具教学范。
「你意思是说,我们俩抱在一起?」谭宗明觉得心跳噗咚一声,蹬得有点厉害。这感觉有点微妙,这种提议好像应该是自己提才是,怎么反过来是陈亦度提呢?
陈亦度点头:「不然呢?这里还有别人吗?」
谭宗明没想到自己不小心把两人关在冷藏室,居然能收到这等福利,心里忽觉小鹿乱撞。但他面上仍是不动声色,一面称赞陈亦度这主意很好,一面靠过身去让陈亦度抱住自己。
谭宗明侧着身,头轻轻靠在陈亦度的锁骨,他觉得自己真的有病,而且病得不轻。他从没喜欢过一个人,喜欢到只是被对方抱着,就觉得胸中像塞满膨胀的气球,心跳鼓噪着,一圈圈在胸口震开。

即使两人现在有些悲惨的被关在破旧的冷藏室,可谭宗明感觉却好极了,不知是心里作用或真的有效,被抱在怀里似乎有变暖了些。谭宗明试探性的伸手环住陈亦度的腰,见陈亦度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才放心地将他搂得更贴近自己。
陈亦度的腰当然不比女人纤细,可比起一般男人似乎算是瘦了点,谭宗明的手臂像蛇一样缠在丝毫赘肉也没有的腰间,觉得陈亦度搂抱起来结实而有弹性,从腰窝凹陷的弧度,就能感觉到再往下走是怎样的浑圆。
谭宗明很满意这手感,但搂着也不敢胡乱移动,以免等等被误会变态骚扰就百口莫辩。
他发现陈亦度真是心无旁骛的在取暖,陈亦度双手环在谭宗明臂膀,谭宗明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陈亦度仿佛像在抱着大型犬类似地。这让谭宗明心情有点复杂,一方面喜欢与陈亦度有肢体接触,可另一方面又希望他能带点别的激情。
两人抱着虽能暂时取暖,但时间一长加上姿势固定,仍是渐渐开始感觉有些变冷,谭宗明发现陈亦度的身子也开始微微颤抖。
「我们聊聊天吧?或许转移点注意力就比较不冷。」谭宗明说。
「也好,聊什么?」
「那......」谭宗明思索一会,说:「不然就从上次结束的话题接续聊吧,来说说你的爱情阴谋论。」
身为一个有心追求陈亦度的人,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谭宗明现在最感兴趣的事,便是如何才能让陈亦度对他产生好感,进而接受他的追求。
「我以为上次已经说得很清楚。」陈亦度听到爱情阴谋论的第一反应,便是这般直接了当的回覆。
「我是听懂你的逻辑,可我好奇是什么事件让你变成现在的想法?」
闻言,陈亦度黑眸微张,表情瞬时沉了下来。但谭宗明没注意他的表情变化,接续着说:「没人一开始就这么悲观的,至少年轻时也会对爱情有过憧憬和向往才是。」
陈亦度默默不语,他右侧上下颚相合,轻咬了口腔内里的颊肉,低声沉吟一会,才说道:「这没什么好聊的。」
「你不会受过什么感情伤害吧?」谭宗明脱口而出,但才说完,他就后悔了。因为他忽然感受到陈亦度的腰身僵了一下,空气中似乎有些凝重的氛围开始扩散。
此时此刻,饶是再迟钝的人都该发现不对劲,更遑论谭宗明这样善于交际的人。他有一种感觉,刚刚这话题把他和陈亦度之间,从原本貌似和谐的关系一下又拉得很远,两人之间顿时倒灌了陌生别扭的气氛。
谭宗明脑子飞快转着,想说些什么来转移话题,可要能转得很漂亮的话题还没想到,陈亦度原本抱着他的手就倏然松开。
谭宗明的心顿时凉了半截。这不用人家来好言提醒,已经是个一目了然的情况,他这是一脚准准的踩进了陈亦度的误区。



待续......  《恋爱阴谋论》11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谭,哪壶不开提哪壶呢你~
谭宗明:闭嘴,快想想办法!
蓝蓝:你就凶吧,你就再凶吧~[翻白眼.jpg]
【系统提示】谭宗明一脸冷漠的从户头提拨50万给你
蓝蓝:谭总! [谄媚.jpg]下回写个外挂给您,等着。


今天附上照顾狗狗的开朗度度

【工商广告时间】
满粉解锁活动预告~请督促我!鞭策我吧!1500粉解鎖倒數中
【楼诚】《晚安,我的先生》HE完結-總整理

评论(40)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