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16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人设ooc就是我,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10  11  12  13  14  15

今天 @楼诚深夜60分 的关键词竟是【如愿以偿】,真是100%符合这回的老谭心情呀!那就放上来一起投稿吧,同时祝各位高考生一切顺利!
-------------------------------

16

无论做什么事,若不是心甘情愿而是被人强迫的,总不免感到耿耿于怀,更别说像是接吻这样亲密性质的事情。陈亦度返回公寓第一个动作便是刷牙,他已经刷了三、四回,口腔里满是牙膏的薄荷味,事实上已是刷得相当干净,可这感觉就像踩到狗屎或摸到什么脏东西,即便已经清洁完毕,但那份触感和味觉残留仍难以抹灭。
这并非陈亦度的初吻,过去他曾谈过几段普通的恋爱、有过几个女友。陈亦度也是个正常男人,到了这个年纪,再大尺度的事对他而言都无须惊讶,更别说只是亲个嘴。但金总这一手来得促不及防,况且陈亦度对他本就厌恶,加上那次的迷魂酒事件,饶是再不在意这种事情的人,都不免要纠结一番。
陈亦度试图说服自己"就当被狗咬了吧",可鼻腔彷佛还能闻到那股酸臭的酒气,唇上依旧残存那团油腻的触感,他只觉得头皮发麻,浑身不对劲。

就两个字,恶心。

这感觉一直累积到隔天都没能消散,所幸没人来过问什么,金总那也没什么消息传来,陈亦度心想他应该是真的喝醉就忘了做过这事,被打被踹可能也没印象了吧?陈亦度不想再去对他们旧事重提,以免被人拿来当作茶余饭后的话题,更为尴尬。
他深吸一口气,挺了挺腰杆,一脚踩下油门。Audi A5奔驰在公路上,陈亦度边开车边看着渐黑的天幕,一心想尽快甩开那恶心的记忆,人有些心不在焉,开车速度也就不自觉快了许多。明明跟谭宗明约好六点,但他却提早到了机场。
陈亦度他慢条斯理把车开进停车场停好,下车后慢慢走进接机大厅。四处人声鼎沸,各国语言充斥,其实陈亦度并不喜欢太吵吵嚷嚷的场所,但机场熙来攘往的人群,着实让陈亦度分散了一些注意力,不再那么专注于那股恶心的念头。
他找了个位置随意坐下,这感觉有点微妙。往常来到浦东机场,不是为了出国就是刚返抵国门,每回都是匆匆经过,这是他第一次到机场接人;也是第一次坐在机场里无所事事,看着人来人往。
一个穿着红色洋装的小女孩,一手牵着妈妈,另一手抱着兔子布偶,笑容无忧无虑而灿烂。另一头,一个年轻男子刚入关,拖着大包小包行李,他的女友来接他,两人迫不及待相拥在一起,把行李挤得乱七八糟的却笑得开怀。
再转过头,两个金发蓝眼的外国男人,拿着地图,用别扭的普通话向一个商店的店员问路。机场百态,处处都正在发生故事,陈亦度难得看的入迷,旁边忽然一阵嘈杂。
大批媒体不知怎么地窜出,扛着摄像机的人员和记者迅速涌过他身边,目测是有什么明星正要入境的阵仗。只听见有人在喊着"梅姐",陈亦度一瞬间彷佛听闻风吹草动的动物,感觉自己耳朵竖起、变得全神贯注。
他不由自主起身,然后转头张望,见到"梅姐"正被大批记者围绕着录像拍照。她停下脚步接受记者采访,一身米白色CHANEL套装穿在身上,被高挑而玲珑有致的身材衬得雍容华贵。人人皆对她尊称一声"梅姐",感觉她应是有些年纪的,可自信与美貌集于一身,让人难以窥探她的实际年龄。
陈亦度看着梅素芳,没想到自己只是来机场接个谭宗明都能遇到她。本以为自己对过去之事已能波澜不惊,可见到梅素芳站在面前,难以搁下的纠结又浮上心尖。
或许是感受到熟悉的视线,梅素芳在众星拱月中竟也看见陈弈度。她眼神一凛,反射性就要开口唤他,一旁的女经纪人眼明手快拍了拍梅素芳的肩,这才让她收回神。
陈亦度不再多看、转头就走,想将一切就这么甩在身后然后遗忘,可心脏仍是不受控制地颤颤跳着。他避开那群采访阵仗,绕着路去了接机门口,正好见到谭宗明拖着行李箱出现。

陈亦度如若溺水之人见到浮木,他迈步上前一把抓住谭宗明,不打招呼也不解释,倏地就把人拉走。谭宗明拖着行李箱几乎是小跑步在配合陈亦度,他虽不明究理,可心上人居然一来就主动拉着自己。此时此刻哪怕陈亦度是要拽着谭宗明去撞墙,他都会乐意至极。
他们快步穿过机场大厅,一直到了停车场才放慢脚步,两人都有些喘息未定,陈亦度倏地放开谭宗明的手,可谭宗明却不放,牢牢回牵住他。陈亦度微愣一下,也没甩开,就着么被动地让他牵着,反正都到车子旁了。
谭宗明对陈亦度牵起来的手感流连再三,可他还没笨到以为自己消失几天、陈亦度就会突然爱上自己。他把行李塞进后车厢内,这才看着不发一语的陈亦度,柔声问:「发生什么事?」
「在机场遇到不想遇到的人。」陈亦度简短道,可没有要解释的意思。
谭宗明顿了会,没追问下去,只是安慰他:「既然都跑到这,应该没事了。饿了吧?走,咱们吃饭去。」
谭宗明的温柔轻语,没来由地击溃陈亦度的心防。见到谭宗明之后,被金总强吻的恶心,还有遇上梅素芳的纠结,因为依赖;因为信任,全都不由自主被放大了数倍。
停车场的角落幽暗无人,陈亦度不知哪根筋不对劲,倏然就靠上前去吻住谭宗明。CalvinKlein淡雅的檀木气息涌上鼻尖,陈亦度曾好奇谭宗明为何不用Burberry或大牌点的香水,可待在一起时间长了,才发现谭宗明最适合就是这个味道。
薄厚适宜的唇,吻上去有一种熟识的感觉。生病那夜,他在迷迷糊糊中被这男人用嘴喂了水喝,其实算不上吻,可同样的触感鲜明;同样是男人的嘴唇,为什么触碰谭宗明就一点也不反感?
陈亦度突如其来的吻,着实让谭宗明目瞪口呆,唇上麻痒微酥的感觉一圈圈扩散开来,他脑子还没弄明白状况,舌已不受控制覆上陈亦度的唇。柔软唇瓣微启似是邀约,谭宗明试探性潜入,触碰到陈亦度湿滑的舌尖,在一阵迂回交触后,他发现陈亦度竟开始回应自己的吻。
谭宗明急急退开身子,看着一脸窘困的陈亦度,想盘问他究竟发生什么事,可又有一种直觉,就算问了陈亦度也未必回答自己。眼前的人,眉间都蹙成一团结,谭宗明深吸一口气,打开后座的门,微哑的声音像是要诱人犯罪:「还想继续的话,就进去。」
陈亦度不知道自己着了什么魔,方才约莫是被鬼推了才会亲上谭宗明,那根本是一场错误。可这男人的气息和触感都太过美好,他现在居然不想停下。陈亦度只犹豫几秒,长腿一迈便入了后座。谭宗明眼神一沉,觉得呼吸都紧窒起来,随即跟着陈亦度上车。

门被重重关上,谭宗明终是抑止不住欲望,放大胆子欺上陈亦度的嘴。没有多余解释和说明,两个都是熟谙情事的男人,彼此相碰就直接了当的吸吮住对方的唇舌。一反方才车外试探,入了不会被人打扰的幽暗空间,情感的释放变得更为大胆热切。
陈亦度被按在椅背上,脑中一片紊乱,谭宗明的男性气息充斥在鼻尖,好闻的味道像是要醉人似地。谭宗明亲吻的方式温柔而热情,不是让人窒息的猛攻,而是带点嬉闹的挑逗,唇舌相濡的动作不轻不重,没有厌恶的轻薄。陈亦度一直都不觉得谭宗明的外表吸引人,但或许是和他接吻的感觉太过舒服,脑子接收讯息的方式莫名被扭曲了些,他居然觉得谭宗明其实还长得挺好看。
这气氛跟昨晚金总那变态的强吻相比简直天差地别,谭宗明的一切都让人陶醉,陈亦度甚至觉得这一吻足以让他抹去金总那令人作呕的记忆。
气氛正热络,谭宗明的腹部忽然不合时宜地发出一声"咕噜",陈亦度停下动作,圆眸朝谭宗明黑亮亮睁着,下一秒,竟笑了出来。
谭宗明自叹扫兴,但见陈亦度忍俊不住的灿烂,又觉心荡神驰,也跟着笑出声。方才的吻这样收场,是可惜,但不算太糟。
「一人一次,扯平了。」陈亦度话尾仍带笑韵,眼角折子迷人。
谭宗明知道陈亦度是在说上回被关冷藏室的事,那次肚子饿得发出抗议声的人是陈亦度。当时两人正为了谭宗明踩陈亦度的感情地雷而闹别扭,现在却有了莫名进展。不过谭宗明也不敢太过乐观,或许这只是特殊情况。
他不想把话题继续深入在这方向,以免陈亦度在给了这个吻之后,突然又说出什么让他大受打击的言论。谭宗明借故转移焦点:「从纽约回来睡了一路,晚餐和早餐都没吃到。」
「敢情航空公司给谭总准备一张床了是吧。」
「差不多。」
「有钱有势真好。」
「下回你飞长途就用我的卡,保证睡得舒服。」谭宗明上次见识陈亦度从德国回来的惨样,老早就想跟他说了,只是怕他不领情。这会陈亦度自己提起,谭宗明就顺着话说。
陈亦度没应好也没反对,话锋一转:「那你想吃什么?我们现在去。」
谭宗明还不想从方才的气氛里跳脱,一心只想继续和陈亦度独处,他清了清嗓子:「不然,找个地方歇歇脚,咱们叫外卖。」


待续...... 《恋爱阴谋论》1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老谭:度度强吻我了
蓝蓝:是啊,是不是很爽~
老谭:度度强吻我了
蓝蓝:是啦是啦,我有看到
老谭:度度强吻我了
蓝蓝:……我决定让度度离开你!!

今日的蓝蓝小剧场由 @简歌 提供!
你们看看现在的作者都已经懒成什么样,连说废话都直接copy别人写的段子23333
但是小歌歌写得好贴切,你以后可以常帮我写吗?(欸不是!)

今天附上帅气到机场接老谭的度度


评论(92)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