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17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人设ooc就是我,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11  12  13  14  15  16

-------------------------------

17

其实谭宗明内心是盘算找间高级酒店,跟陈亦度在里头叫个客房服务,两人不受拘束,能够自在地用餐闲聊。只是那样的作法太过突兀,对短暂勾搭的女人还行;对男人便不行,尤其还是跟自己处于晦涩不明状态的男人。
这种情况下一起去酒店开房间,左思右想都太具暗示性,谭宗明不想吓到陈亦度,况且他真没别的意思。话在喉中辗转修饰,这才成了「不然,找个地方歇歇脚,咱们叫外卖。」他没想到陈亦度真顺着这话,说自己家近,干脆就买晚餐回家里。
谭宗明连声应好。这结果比去酒店好不知多少倍,能去到对方家里,显示两人关系确实非同一般。
其实谭宗明的纽约之行算是半刻意安排,若没有赵启平的一番"战略分析",他是不会亲力亲为、跑那么远去谈一桩利润微薄的并购案。但如今看来,这趟远门真没白出,一回国,情势忽然翻盘逆转。
陈亦度开着车往市中心方向去,没人再提及方才之事,可表面虽是风平浪静,两人却各怀心事。幽觑空间里浮动暗香,氛围暧昧但不煽情,对方的触感残留唇上,依稀还有些酥麻。这个吻,着实令他们之间产生一些化学反应。
陈亦度轻咳声,打破沉默:「那个牛肉面能外带吗?」
谭宗明微微一顿:「应该可以。」
「那,吃吗?」
「吃,不过还债饭局就先欠着,下次再约。」这样便多一次和陈亦度相处的机会。
「计较得真清楚。」陈亦度嘀咕。
车开到熟悉的小公园,谭宗明要陈亦度在车上等着,自己飞快下车去店里,向老板点了两碗红烧牛肉面跟十五颗手工饺子,还细心交代面和汤要分开装,以免拿回家里全糊了。
谭宗明回到车上时,陈亦度正在听古典乐,肖邦的E大调练习曲。谭宗明顿时产生一种错觉,他们是对普通伴侣,这只是个稀松平常的下班日,两人买了晚餐准备回家一起吃。
古典音乐衬底,优雅的旋律流淌在车里,彷佛整条路也跟着美了起来。他们回到陈亦度居住的小区,上回电子锁没电、不得其门而入,这回谭宗明总算能一亏陈亦度家中样貌。
虽是公寓,但毕竟是顶级小区,单层独户、隐秘性仍然挺不错。一进玄关,大型雕刻品映入眼帘;墙上挂着大幅油画,有一种身置小型艺廊的感觉。客厅与餐厅连成一气,长型的木质餐桌顶上,是一排不规则吊挂的艺术灯具。灰白大理石地面延伸到客厅尽头是整片落地玻璃窗,推出去还有个小阳台。整体设计风格简约大方,米白色调偶有穿插些原木材质的梁柱设计,200多平米的屋子收拾得干净整齐,一如陈亦度外表那般一丝不苟的利落。
陈亦度拉开餐桌旁的椅子,示意谭宗明坐下,便提着装了牛肉面跟饺子的塑料袋去厨房,打算把装盘弄得好看些。谭宗明一面欣赏陈亦度的室内装修,不急不徐坐了下来。眼角忽然闪过一团黑影,他转头一看,发现Jobs躲在客厅转角,眼神带些敌意和不确定,战战兢兢盯着他。
谭宗明忍俊不住,小家伙跟那天在动物医院呜呜咽咽的模样大相径庭,现下腿伤复原;又在自己地盘上,那副小身躯绷紧着拱起,丝毫不畏眼前这高大外人的凶狠劲,倒跟他主人一个样。

陈亦度端着两碗牛肉面上桌,一眼撇见自家毛孩子对着客人发出警戒的嘶嘶声,安抚似地轻道:「Jobs,没事,这人是谭宗明,爹地的朋友。」陈亦度放了双筷子在谭宗明面前,说:「你先吃。」接着又回头去厨房拿出那盘盛好的饺子。
陈亦度张罗好晚餐之后并未坐下,直接走去Jobs那,蹲下身来,伸手挠挠他毛茸茸的小脑袋。Jobs见主人过来,一反刚才张牙舞爪的态度,看了陈亦度一眼,忽然温驯撒起娇来,小脑袋抵着他的手来回磨蹭。陈亦度不知从哪拿出一个罐头,撕开铝盖倒进Jobs的猫碗里,Jobs这下可完全不搭理谭宗明了,睁着圆亮的眼睛就跳过去大饱口福。
陈亦度回到餐桌,发现谭宗明还未动筷,只是一直看着自己。「不是饿了?怎不吃?」
「不差这几分钟,我喜欢等你一起。」
男人把一双筷子递过来,自在得彷佛他才是这家的主人,陈亦度接过筷子,心底漾着奇异的感觉。家里一向少有人造访,别说Jobs对陌生人进门感到不适应,就连自己也不太喜欢让别人踏进来。可是谭宗明待在这,似乎又没那么让人讨厌的感觉,只是有点不习惯。
已经隔了段时间,白鼓鼓的饺子放得有些凉,但内馅仍保有原本的美味。两人就这么安静吃着牛肉面跟饺子。这些时日,只要他遇上麻烦,谭宗明几乎都在身边帮衬着,昨晚被金总强吻;今天非预期碰到梅素芳,两件事掺合一起着实让陈亦度心中烦躁。如今,谭宗明在这,倒给了他一种莫名的踏实感,思绪也稳定下来。或许刚好又在家中,陈亦度的心情总算放松许多。
晚餐后,谭宗明坚持要帮忙洗碗,陈亦度心想碗盘不多,既然他想帮忙就随他了。不过这么一来,陈亦度也不好意思太快送客,想起昨晚在叙芳园里念着要跟谭宗明小酌,正好前几日有人送瓶红酒给他,便问:「谭宗明,我这有95年的木桐,喝点吗?」
谭宗明正在洗碗,笑语:「不错的酒啊,但等会你不送我回家、要让我孤零零去打出租车吗?」
陈亦度略微一愣。是呀,喝酒便不适合开车了,他考虑片刻,很干脆的说:「时间不早,你若想住一晚也行,两间客房随你选。」
谭宗明对此求之不得,他应了声好,嘴角忍不住上扬。能和陈亦度待在一起,当然是越久越好的。谭宗明从厨房洗好碗出来时,见陈亦度坐在客厅地毯上,已把酒开好,正将深紫色酒液倒入高脚杯里。陈亦度伸手把酒杯递过来,他接过酒杯,在陈亦度身旁坐了下来。「敬......」谭宗明不免俗的举杯,但还未想到要敬什么。
陈亦度随之接话:「敬,安全抵达上海。」
谭宗明笑了笑,跟陈亦度碰杯,玻璃相击,发出清脆的"叮"一声。
酒液入喉,带点黑醋栗混合松露与咖啡的气息,酸度适中、层次分明,饱满的酒香在舌尖上缓缓扩散开来,是一种内敛而优雅的口感。谭宗明微瞇着眼细细品尝:「波尔多葡萄在90年代初期的收成情况都很糟,到了95年才好转许多,这年份的木桐算是质量很棒的。」
「好酒若没遇知音,也是糟蹋,看来这瓶酒没白开。」陈亦度浅浅一笑:「虽然我对红酒没你懂得多,但喝得出来,这瓶确实挺顺口。」
「下次到我那,我家有几瓶82年的木桐,口感也是不错,余韵略带花香,我想你应该也会喜欢。」
「再配点巧克力。」
「我喜欢海盐巧克力。」
「完美。」两人对品酒的喜好分毫不差,这让陈亦度涌起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他举杯,再度和谭宗明碰杯。

或许是因为在家中;或许是因为跟谭宗明一起喝酒痛快,平时饮酒节制的陈亦度放开了喝。然而黄汤下肚,酒精千回百转勾起许多往事,思绪也跟着多愁善感起来。陈亦度与谭宗明小酌半晌,忽道:「谭宗明,你不问为什么吗?」
低沉的嗓音浸过红酒之后略带沙哑,谭宗明心头没来由地一紧。知道陈亦度指的是方才亲吻之事,他稍稍沉吟,坦承:「我想问,但我更想你自己愿意说。」
「倘若我不愿意说呢?」
「那我便不问。」谭宗明啜了一口红酒,又道:「可我还是希望你遇到困难能向我倾诉,哪怕只能尽一点微薄的力量,我也想帮你的忙。」他不确定陈亦度究竟发生什么事,可晚间的吻实在太过反常,他直觉陈亦度今晚特别心烦意乱,可能是遇上某种难以解决的问题;可能是跟他在机场遇到的人有关。
闻言,陈亦度的唇微微一抿,纠结的心彷佛被抽出一条丝,那烦闷的结仍是坚不可催,但松动的丝却让他的心变得有机可乘。想当年一手创办DU集团,至今纵横业界、连跨几种设计领域,虽是才华出众造就的成果,但多少仍是因为顶着富二代的少爷光环。所以他不喜欢自称董事长,而是自称总管。比起集团大老板,当个管理员或许让他更觉得自在。他总是让自己尽量与人隔绝,希望把生活过到最简化,可谭宗明偏是闯了进来,闯得又恰到时机,让他一点也拒绝不了,还像毒液慢慢渗透,让他习惯身边有朋友关心的感觉。
陈亦度知道谭宗明喜欢他,可他自己才说过不希望让谭宗明抱有错误期待,却又在脆弱时靠向谭宗明,这已经有违当初的想法。车上的吻很美好,陈亦度认为那是一个值得收藏起来的回忆,但此时前思后想,总觉得自己不该再沦陷下去。谭宗明实在太好了,他真心想跟谭宗明永远当朋友,正因如此,有些话是避不开且必须解释清楚的。
「谭宗明,对不起。」
「为什么说对不起?」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亲吻你,但我仔细想想,那或许是一种利用。」陈亦度一口气和盘托出。他不确定谭宗明会怎么想,只觉一瞬间没了勇气,他不敢面对地转开脸,垂下眼帘,看着地毯的毛边。「昨晚我跟他们去应酬,金总喝醉酒强吻了我,那感觉很糟,我不该用同样方式对待你,可能我只是想找个人来平复一下那感觉......总之,对不起。」


待续......  《恋爱阴谋论》1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陈亦度:作者君,妳说,谭宗明会生我气吗?
蓝蓝:哇!度度第一次跟我说话!不怕不怕,老谭肯定不会跟你生气的。(戳度度的脸)
谭宗明:(暴怒)谁准你戳他脸?滚。
蓝蓝:(吓跑


今天附上邀老谭喝红酒的度度


评论(87)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