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19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13  14  15  16  17  18

-------------------------------

19

谭宗明忽然变得很认真,神情像是在谈公事。他两手交握放在桌上,身子微微往前倾,彷佛是要和陈亦度讨论一个价值上千万的合作案。这架势让陈亦度微微一凛,不由自主竖直背脊,表情也变得有些谨慎:「你说什么?」
「跟我交往,但这段关系不叫恋爱,我们把他认定是一种合作关系,在这关系里面,我们是彼此的客户;也是彼此的厂商,只是我们付出的筹码不是金钱,而是时间。」
谭宗明一字一句说得坚定有力,全然是商场上谈判的面孔。这种态势倒引起陈亦度的兴趣,虽然他并不相信爱情,也知道谭宗明这是在故意重新包装爱情、说服自己,但陈亦度是个大集团老板,这种态度正式且逻辑清晰的谈判方式,很自然勾起他与谭宗明继续谈下去的欲望。
「合作讲求利益共生,我能从谭总这获得什么?」陈亦度问。
「获得人生经验,享受信任感和温存;享受有人对你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谭宗明用拇指搓着下巴,说:「我能给的附加条件太多,不过若要谈合作,你能给我什么?」
「啥都不能给你。」陈亦度一秒都不需思考便直接回答。他倒想看看,这种利益分配不均的合作案,谭宗明会如何谈下去。
没想到谭宗明居然笑了。随手从桌旁拿过一张A4白纸,上头已有密密麻麻的字迹,看起来是谭宗明昨晚就写好的。他随手就在底下签了名,签完之后连纸同笔一起推到陈亦度面前,说:「看有什么要补充的。」
陈亦度脸色微愣,拿过那张纸定神一瞧,第一行字就是写得工整有力的几个大字"交往关系暨合作协议书"。
再往下看,有如常见合同,陈亦度是甲方、谭宗明为乙方,内容多是乙方需对甲方提供的"服务",诸如甲方应酬超过晚上10点,则乙方必须接送甲方安全回家,或是甲方有权随时要求乙方陪伴......等,十来项执行内容。全都写得中规中矩,乍看之下正经八百,可项目全是些普通情侣交往上的琐事。
基本上就是个向陈亦度一面倒的不平等条约,而陈亦度唯一要履行的,只有那早就说好的每月一次还债饭局。其他共同遵守的项目也不难,就是不得与彼此之外的人再发展交往关系,以及暧昧的肢体接触。
陈亦度看完最后一行字,一脸"你ㄚ有病吧?"的表情。他没想到谭宗明是来真的;也没想到他居然这么不计代价,但既然名义上叫做合同,陈亦度仍用正经标准看待:「谭总,您这合同也没写违约条款,根本是签爽的。」
「违约条款不是我一人说了算,留个空白就是等着让度总填写的,怎么样?您有兴趣合作吗?」一口一个谭总、度总,连敬语都用上了,两人之间谈着谈着,情况似乎越发有意思。

陈亦度是个极度讨厌麻烦之人,陷入这种合同式的关系对他而言无疑是一场浩劫,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谭宗明的眼睛,他就不由自主被带跑,也完全不想停止这场谈判,于是忍不住接话:「违约条款都还没讨论,谭总就直接签约,不怕我狮子大开口,拟出什么让您割地赔款的失血内容吗?」
「当然怕,但这样才足以向度总展现我的诚意与决心。」谭宗明好整以暇喝了口咖啡,嘴里说着怕,表现出来却恰恰相反,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反正他是栽在陈亦度手上,老早就栽了,经过昨夜,只是加重他对陈亦度的认定罢了。
陈亦度微瞇着眼,心底倒是有些佩服谭宗明,他这无非是豁出去了砸,未达目的绝不罢休。喜欢一个人到这种地步,那要不是个不怕死的赌徒;就是个没脑袋的疯子。晟煊集团随便翻翻牌子就掌握几个亿的生意,他们的总裁绝不会是后者。
其实陈亦度完全可以不必搭理谭宗明,但签合同这种事情就跟买东西杀价一样,一旦开始谈细节,最后走向总是在一条绳上拉扯,尽可能各退一步的促成交易,而非耍弄人似地开完条件又闪退。当然,那种人肯定是存在,但陈亦度好歹打滚商场多年,还没这么不上道。
谭宗明见陈亦度进退踌躇,又补上一句:「交往虽只是你我之间的关系,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合作比起其他大案更会是一种挑战,不知道度总敢接受吗?」
陈亦度盯着谭宗明片刻,明知这是激将法,同是商场打滚多年的精怪,谁还会轻易上当?可已经摆明是个不平等条约了,所有好处全都一面倒向自己,若连这都畏首畏尾地不敢签,着实也太不像自己的格调。陈亦度想着,不知打哪来的一口硬气,就这么提起笔,在赔偿条款处标注:「违约就带对方去吃没尝过的美食。」并且顺手在附加条约里写道:「一切以陈亦度的准则为准则。」写完便在下方迅速签上自己的名字,字迹挥洒利落,力透纸背。
笔被放下,在木桌上发出"喀啦"一声。陈亦度优雅地翘起腿,往椅背上慵懒地靠去,随手拿过一片吐司,轻咬一口。
谭宗明眼睛眨都没眨,看着陈亦度一气呵成的举动,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再定神一看,底下确实有两个人的签名。忍不住脱口而出:「度总果然是个爽快的人,我就喜欢跟您这种人谈生意。」
「好说。只赚不赔的生意,任谁都爽快。」
谭宗明才不管陈亦度那语带刻意的吐槽,他拿起那一纸轻薄,感觉上头是重如泰山的承诺。
「对了谭总,这合作是有关交往项目,可我怎没看到肢体接触相关的条款,这方面不知是如何定义的?」
闻言,谭宗明忽然傻愣住了。他一心想着的,都是如何能明目张胆留在陈亦度身边,让一切接近与保护全都变得合情合理,但他还真没想到这层面上去,也不认为把这类事情开诚布公放到合约上是妥当的。
「老实说我真没想这么多,不知度总对此有什么看法?」谭宗明试探性问着,觉得心脏莫名加速跳动。既期待陈亦度的答案,又怕陈亦度再次说出什么让自己大受打击的言论。
没想到,陈亦度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从嘴里吐出一个爆炸性的回答:「那就顺其自然吧。」

谭宗明去了办公室,虽说他人在美国时也几乎天天和安迪视讯讨论公事,但晟煊如此庞大的集团,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各种变化,一回国,等着他裁决的高级项目简直堆积如山。谭宗明把所有工作都处理告一段落已是下午,他的时差还没倒过来,生物钟是半夜两点多,正处于熬夜者最痛苦的时间点。早上在陈亦度家喝的咖啡已几近失效,他只得再补充些咖啡因来缓冲睡意。
想到陈亦度,那个奇异的笑容又浮现在他脑海,那句谜样的"顺其自然"之后,陈亦度再也没说什么别的,就开始认真吃起早餐来。谭宗明见他不语,也不想再追问下去,以免又不小心踩到他的误区。他们就这样莫名回到普通对话状态,开始边吃早餐边闲聊起谭宗明的这趟纽约之行。
方才签约之事彷佛没发生过似的,可他们之间确实有些不同了。早餐过后,陈亦度开车送他来公司上班,下车之前,他顺势在陈亦度唇上轻啄一下作为吻别,可没想到陈亦度竟对他露出微微一笑,让他心跳就这么足足漏掉一拍。
谭宗明反复思考陈亦度究竟是什么意思,他纵横商场数年来如一日,总是将每个人都摸得特别通透,可他却真是猜不通陈亦度这个人。要说他单纯严谨,可笑容里透着的是复杂世故;要说他擅于心计,可说话却又特别诚恳耿直。这样的陈亦度让谭宗明深深着迷,但也让他感到忧心。他们之间在关系上虽已定义为交往中,可那毕竟是靠一纸合约签来的,这在他世界里是前所未有的关系,或多或少仍令人感觉些许的不踏实。
谭宗明忍不住拿起手机拨了凌远的号,不为什么,就是想抒发一下心情,就算眼前情况似乎没人能给得了实用建议,但至少说出来喘口气也好。没想到接电话的不是凌远,而是赵启平。

「咦?小赵怎么是你啊!老凌怎么样?在手术是吧?」
「我们午饭吃到一半,凌远忽然接到紧急病患,他把手机跟钱包一股脑全塞给我,就往手术室跑了。」赵启平在电话另一头解释。「谭总,找凌远有急事吗?不然等他忙完我叫他打给你。」
「没事,不用了,也不是什么急事。」谭宗明哈哈两声,觉得这通电话打得真是不巧。
「好,那挂了。」
「欸!等等。」谭宗明连忙叫住赵启平,想了想,觉得听听赵启平的意见也好,便问:「小赵,有空吗?我有件事问问你。」
赵启平一向聪明,光听着谭宗明那异常正经的语调,就在话筒另一端发出闷笑:「大概是陈亦度的事?说吧,你的安静一周神隐策略后来如何?」
谭宗明简述了回国之后在机场突然被陈亦度吻的事,以及之后去了他家小酌,还有今天早上那份确认交往关系的合同。赵启平一边听,一边发出嗯哼的声音,像在听个学霸惊叹自己这次考试竟然满分,可这结果早就在赵启平意料之中。「看来谭总进度挺不错的,陈亦度应该是超乎我预期的喜欢你。」
「何以见得?」
「都同意跟你交往了,不是喜欢是什么?」赵启平失笑,反问:「若不是对你有意思,何必浪费时间去玩这种游戏,陈亦度感觉也并非那种特别闲的人。」
赵启平的话字字有理,谭宗明虽然还是有些不踏实,但定下心来仔细想想也是,或许自己真是被陈亦度那番不相信爱情的态度给吓怯了,可能陈亦度只是不敢承诺太深而已,并不如想象中那样排斥爱情。虽说这个年头,两个人看对眼,在肉体上自然而然发展出什么行为也无可厚非,但那句"顺其自然"毕竟仍算一句不轻不重的首肯,至少他能将之理解为陈亦度真的不怎么排斥自己。
这么想着,谭宗明忽然就觉得安心许多。

待续...... 《恋爱阴谋论》2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谭,我说你也太患得患失,度度都跟你交往了,你们现在叫做情侣耶!
谭宗明:妳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要相信。
蓝蓝:QAQ”!!
为什么对度度温柔得不要不要的老谭,总是要凶我?嘤嘤嘤嘤~

今天附上度度家,他们晚上就是坐在沙发区这边的地毯上喝红酒,以及早餐时就在右后方的餐桌上签了交往合同!


评论(71)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