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21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15  16  17  18  19  20

-------------------------------

21

谭宗明坐上陈亦度的车,看上去一贯从容样貌,但因奔跑而略显粗重的呼吸声,却悄悄泄露内心急于见到陈亦度的渴望。他不让人开车,也不管是否就在自己公司楼下,一关上门,就仗着人家车窗玻璃全黑,招呼也不打一声,上身横越排档,两手捧起陈亦度的脸就是朝他嘴上吻去。
气势是那样霸道而不由分说,但举止却充满似水柔情。轻柔的吻点点落在唇上,陈亦度双目微微睁张,但似乎一点也不意外,既不躲也不退,姿态从容。谭宗明原只是打算轻啄浅尝,没料到他欲退后时,陈亦度竟忽然按住他双手,然后张口攫住他的舌,瞬时接去主导权。
谭总明微愣,陈亦度的吻和他的一样温柔,只是比方才更深。谭宗明心上忽觉搔痒,像有根羽毛在那轻巧拨动,他觉得欢喜,闭上眼,投入享受。
其实陈亦度是不讨厌和谭宗明亲吻的,甚至可以说是喜欢。喜欢他炽热的缠绕;喜欢他温柔的撩动。谭宗明说的对,喜好是一种主观但真实的存在,他不否认。被这样迷人的檀木气息包围,又有谁会说不喜欢?
一吻终于结束,但感觉总是太快了,谭宗明面带不甘似地调皮,又凑上前去浅啄两下才肯罢休。
「亦度,我很开心。」
「开心什么?」
「开心你来接我,刚才我一直苦恼着,不知道你是不是真会来。」
「又没给人拒绝的机会,我能不来吗?不来岂不是让你傻等。」陈亦度双眼微眯,瞪视着谭宗明。听来是抱怨,可谭宗明感觉他话里不知为何参杂一丝宠溺。
身为男人,少有感觉到被人疼宠的幸福,谭宗明这样在外呼风唤雨的强势总裁更是如此。所以即便陈亦度话中的照顾与关心只是淡淡的,也让谭宗明觉得心里很舒服。其实,若真要拒绝,电话被挂了再回拨不就成?聪明如陈亦度,怎可能想不到?但谭宗明见陈亦度说得一副是被情势所逼的样子,也不戳穿他,只是一脸暧昧不明的笑。
陈亦度见谭宗明笑得贼兮贼兮,不用想都知道他在腹诽些什么,于是补充:「超过24小时没睡了吧你,神经病才这么倒时差,都一把年纪了,要是撑不住怎么办?我只好勉强当个好人来接你。」
陈亦度即使不愿承认,但谭宗明仍感觉到陈亦度对自己是在乎的。他默默不语看向陈亦度,眼睛都弯成两道弦月,笑得像要甜出蜜来。
陈亦度拿他没辙了,只好念叨:「还不快系好安全带?」
男人依言把安全带拉过来扣好,满脸笑嘻嘻的:「是,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
「谁是你老板了。」青年一面变档准备开动车子,一面嘀咕。

谭宗明家已经来过几次,早就熟门熟路,陈亦度不需要指示也能找到正确位置。Audi A5停在一堆高级名车行列中,陈亦度开门下了车,忍不住问:「你的收藏品就这样放在外面风吹日晒雨淋,不心疼啊?」
「这些都是用来代步,放外头才方便随时开出去,至于真正的收藏品,像是马莎拉蒂、法拉利、兰博基尼那些,都放在车库。」
陈亦度想了想,难怪,早有耳闻谭宗明爱车成痴,可来了这么多回,只看到门外这排说便宜不便宜,但说昂贵又还不到顶级的车子,还以为传闻有误,原来真正高档次的车都被藏了起来。
「怎么?有兴趣啊?我带你去看。」
「欸,倒时差的人哪来这么多事,先吃饭,吃完就睡觉,车放那又跑不了。」陈亦度忍不住碎念。他现在才发现,谭宗明对喜欢的事物还真是相当执着,当他全心投入时,甚至可以把自我摆到很后面的位置。
陈亦度刚按下汽车电子锁,谭宗明就走到身边,笑了笑:「好,都依你。」然后顺手拿过他的行李。
「我自己能拿。」
谭宗明不理会他的话,一手拿行李,另一手牵起陈亦度:「手留着牵我,不好吗?」
只是普通交握地牵着,谭宗明的手掌厚实,手心温热,牵起来是一种安心踏实。陈亦度没有试图抽开手,就这么让他牵着,穿过偌大的庭院,往房屋走去。路上,只是嘀咕:「牵手还是能自己拿行李呀。」
谭宗明笑而不语,走进家中,即使见到管家老张与刘妈,也舍不得把陈亦度放开。陈亦度见他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再见到老张跟刘妈一脸平静正常,想是都已经知道谭宗明和自己的事了,也就大大方方地牵着没放。其实,都是打点谭宗明生活琐事之人,也没什么好对他们隐瞒的。
老张和刘妈各自去忙活后,谭宗明牵着陈亦度穿过设计简约的长廊,然后走上楼梯。
「他们见怪不怪了吧?谭总身边不乏俊男美女,总带过几个回家来吧?」陈亦度随口一问。虽然这不关他的事,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心里就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这是吃醋的意思?」
「没有那闲功夫,就是随便问问。」
「是吗?」谭宗明笑了笑,说:「你是我第一个带回这里来的人,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我对居家空间有点精神上的洁癖,不太喜欢其他人插足。」
「以前女朋友也不带回来?」
「前任已经是在纽约的事了,回国后我一直单着,虽然来往过几个女孩,但都不到太深入的交往,更别提那些一夜风流的对象,根本不可能带回家来的。」
「那你为何带我回家?」若是这样,谭宗明在俱乐部那次,真是没必要带个陌生人回来,纵使是商业上有来往的对象,但谭宗明完全可以把自己随便塞去任一间酒店住。
「就是直觉吧。」谭宗明笑了,停下脚步,眼角折出几道迷人的线:「我们现在不就在一起了吗?」
陈亦度静静看男人,他的微笑如沐春风。总觉得有哪边不对,可就关系上来说,他们交往也是事实。
「你上回住的房间。」谭宗明用下巴朝房里指了指,顿了几秒,又问:「或是,你想和我睡一间?」
「想和我睡一间的是你吧。」
「是挺想。」谭宗明立刻承认,无赖似地笑。
陈亦度不回答,只是翻了翻白眼,那表情让谭宗明笑得更开怀,好似他也不是真打算和陈亦度睡,只是想逗逗他、看他做何反应。

晚饭过后,陈亦度说他还有些报表得看,不能陪谭宗明,谭宗明没说什么,就要他把这当自己家,想做什么都行。于是陈亦度便回房去,坐在桌前专心看着笔记本电脑。
过了阵子,谭宗明来唤他:「亦度,我真得睡了,先来跟你说声晚安。」谭宗明站在客房门口,看起来刚洗完澡。他已经换了身丝质睡衣,刚洗过的头发擦得半干,湿润而凌乱,脚上穿着一双毛拖鞋,看起来特别有居家感。
陈亦度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谭宗明,觉得有点新鲜。想起他为了倒时差,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睡,便催促:「晚安,你快去吧!别理我了,我还有阵子得忙。」
「那......晚安。」谭宗明微微一笑,似乎欲言又止,他站在门口看了会陈亦度,仍然忍不住说:「我还是希望你来我房里睡,可能等等我睡着也没知觉了,但起码早上醒来第一个见到的是你。如果晚点你改变主意,随时可以来我房里,我门不会上锁。」语毕,谭宗明朝他温和一笑,然后退开。
陈亦度愣愣看着那已经人去楼空的门廊,心里忽然有一种感觉,想要他留下来陪自己说说话。可谭宗明从美国回来到现在都还没休息,他又不真的希望谭宗明留下来。在情感矛盾中,陈亦度沉默着,想要认真思考些什么,可脑子又一团乱得很。
陈亦度勉强把报表看完,然后回了封短信给秘书。都忙告一段落见时间也晚了,便收拾收拾去浴室冲了个澡。出来时,陈亦度换上一套深蓝色睡衣,棉质的,很贴身,然后关了灯便躺到床上去。黑暗中,陈亦度眸子晶亮地睁着,翻来覆去,即使闭眼,不一会又忍不住睁开。
方才要谭宗明留下来陪自己说话的念头仍在,他不是有人陪就好,他想要的就是谭宗明陪。"随时可以来我房里"的话犹在耳际,陈亦度还没弄清自己现在到底有什么毛病,已经不由自主坐起身,想了想,还是决定下床去找谭宗明。
他赤着脚、垫起脚尖踏在木头地板上,冬天的地有些凉,每一步踩下去都是冰冷的触感。陈亦度静静来到谭宗明房门口,见门缝底下透出些微黄光,他转动门把,门被无声地打开。迎面而来满室檀木香气,是谭宗明身上那好闻的味道。
陈亦度蹑手蹑脚走到大床边,见谭宗明睡得正好,他床上留了一个大空位,看起来是要留给自己的。陈亦度把心一横,轻轻地蹭到床上去。谭宗明在半梦半醒间感觉到有人爬上床,他累得睁不开眼,但知道陈亦度终究还是过来了。他翻了身,顺手将陈亦度搂进怀里,鼻尖靠在他的发上,嗅到他身上有着自家的沐浴露香气,不自觉深深吸了两口。
「亦度,晚安。」谭宗明的嘴唇贴在他耳际,模糊地低喃。
陈亦度觉得一颗心在一瞬间莫名就平静下来。被窝里很暖,方才冰凉的脚底也渐渐温热起来,可最暖人的是谭宗明的怀抱;谭宗明的气息。陈亦度闭上眼,在这个怀抱里,忽然觉得全世界那么安静;那么让人安心。



待续......  《恋爱阴谋论》2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谭,怎么样,还是让度度过去你那睡觉啦!
谭宗明:Zzzz
蓝蓝:你倒是说话啊~满不满意嘛?
谭宗明:Zzzz
蓝蓝:老谭!
谭宗明:我在享受中,你走开(踢走


今天附上让度度觉得安心的美男子老谭


评论(113)
热度(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