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24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18  19  20  21  22  23

-------------------------------

24

谭宗明怎么也没料到,情况忽然急转直下。
他开车载着陈亦度往第六医院的方向去,陈亦度自从接了那通电话,精神倏然变得紧张。方才两人一起看电影,感情上忽然有了莫名进展,让人如置梦中,可那通电话把他们都重新带回现实。
据说,是陈亦度的母亲打来的,说他的奶奶忽然病倒被送到六院,希望陈亦度能立刻过去一趟。
谭宗明理解亲人生病的那份着急,陈亦度做为孙子,自然是该即刻前去探望,可他隐隐感觉陈亦度并不想去,俊秀脸庞上带有的哀愁,不像是担心,反而像是厌烦。
谭宗明马上说要陪陈亦度去,但陈亦度直说不要,他一个人去就好。
谭宗明见陈亦度那副心情极差的模样,说什么都不让他独自开车前去,便告诉陈亦度,如果他开车、自己就跟车,他开到哪自己就跟着开到哪。反正他已经知道陈亦度的目的地是六院,况且他在六院还有凌院长这个地头蛇级别的发小,谁能将他拦在外头?
陈亦度终是妥协了,同意让谭宗明载自己去,可是有一项条件,谭宗明得在车上等他、别跟他进医院。
谭宗明自然是答应了。其实他只是担心陈亦度一个人精神恍惚发生意外,陈亦度若能让他接送,其余的也算是人家的家务事,他也懂得该适度回避。

他们很快来到六院,陈亦度下车进去了,谭宗明就把车熄了火,停在路边等。他百般无聊拿起手机打给凌远,想看凌远是不是还在医院,顺便跟他提醒陈亦度亲人住到六院的事,没想到凌远手机竟然关机,他又拨给赵启平,同样是关机状态,谭宗明倏地了然于心,平常几乎不关机的两人却同时闹失踪,大概是在行云雨之事吧?因此,他暗自啧啧两声。
想起凌远说他原本要自用的那个小白盒,谭宗明从角落捞出来,细细检视了一下盒中物品。两打套子,全都长得一样,看起来挺正常,他翻了上头一堆日文字,看不懂,但目测似乎不是什么特殊口味,看来应该是讲求超薄之类功能导向的东西。
想想也是,以凌远这人的性格来说,要求肯定是实用而非花俏的功能。不过谭宗明拿起那条润滑就愣住了,嗯,樱桃口味,看来应该是赵启平的爱好。谭宗明带点玩味地研究完好友的闺房癖好后,便把小白盒放回原位。
不一会,陈亦度远远从医院大门走出来,谭宗明本以为要候上好一阵子,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离开。他正想下车迎接陈亦度,却见到医院里有一个年轻男人追着陈亦度出来,那男人抓住陈亦度的手,然后被陈亦度一把甩开。
谭宗明见有人对陈亦度拉拉扯扯,当然不可能忍耐,他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拽开那男人,然后自己挡在陈亦度前方。
「说话就好好说,别对人动手动脚的。」谭宗明怒道,如一头孔武有力的狮子,正面与入侵者对峙的态势。眼前这男人看起来才20来岁,个头和自己差不多高,身材比陈亦度还壮硕许多,一身名贵行头,目测应该也是个颇有身价的人,不知为何要在大街上拉拉扯扯。

「你哪来的大叔?滚远点好呗!管人家家务事做什么!」男子平庸的面孔上尽是戾气,说起话来既冲又直接。谭宗明见多这类人,一点也不把他的怒目斜视放在心上。
「不好意思,朋友的事,不管公事、私事、家务事,只要想管,我通通管得了。」
「别跟他多费口舌,我们走。」陈亦度抓住谭宗明臂膀,捏了捏。
「不准走。」那男人一跨步到他们面前,阻挡两人去路。「陈亦度你以为你逃过一时,就能逃避一辈子吗?到底是个没人要的杂种,还真当自己是少爷了?」
陈亦度本不想同他争论,但听闻这番话,忍不住火气上扬,心底的委屈一下子涌了出来。他恼怒着,但开口仍是冰冷语气:「陈杰,说话放尊重点,我有一半的血与你同源,你这样口无遮拦的形容,等于把自己一起骂进去。」
「你!」陈杰一时回不了嘴,只能怒瞪着陈亦度。
谭宗明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忽然理解他们之间的关系。看样子,此人应该是陈亦度的弟弟。谭宗明打量眼前的人,除了穿着之外,全身上下没一点跟陈亦度相似的,站在相貌俊美的陈亦度身旁,这个弟弟可真是平庸得似个路人,而且还是那种看过马上就忘的路人。谭宗明有严重的脸控癖好,这人一看就让他不舒服,更别说他还对陈亦度出言不逊。
他在打量对方,对方同样也在评鉴自己。
忽然,对方眼睛一亮,音调拔高了一些:「哦~这不是上海知名企业家谭宗明吗?我刚没有马上认出来真是失礼呀!」嘴里说着失礼,可他转向陈亦度,态度却变得更为张狂:「亲爱的大哥,我就说嘛,DU集团这些年飞黄腾达的速度,简直是奔着超英赶美的节奏去了,原来是找了个大金主来当靠山。」
陈杰嘲讽着,笑里裹着一层层锐利的刺:「谭总,像我大哥这种美男子,睡起来爽吗?真羡慕长得好看的人,不用努力,躺着就能男女通吃的赚钱呀!」
语带挑衅的话让谭宗明听得火冒三丈,他气得目眦尽裂,差点朝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脸上狠狠抡几拳。但长年处于商场谈判的自觉,让他勉强冷静下来,他咽下烧到喉头的火,用极为冷然的态度应对:「我跟陈亦度不是那种关系,你刚说的话完全是诬蔑,我可以告你诽谤。」
「告我?我刚说什么诬蔑的话,你拿得出证据吗?」陈杰一副无所畏惧的顽劣模样,笑得一脸得意。
「我谭宗明若真想告人,就算什么都没有,一样告得了。」谭宗明说完朝陈亦度的背上一扶,轻推着他离开。陈杰还想伸手拦住他们,但谭宗明一开口就让他停了动作:「小朋友你最好别碰我,除非你想马上收到律师团的通知。」
闻言,陈杰不怎么甘心地收了手,他虽然嚣张跋扈,但也没胆真去惹火上海这个商界大鳄。他只能对着陈亦度叫嚣:「大哥,你逃不了一辈子的,咱们再约啊。」
陈亦度心里乱成一团,他全靠谭宗明抚在背上的那只手,感觉那只手轻推着却支撑自己的全部,这才能让他佯装得若无其事。

他们总算甩开陈杰的纠缠,一上车,谭宗明就赶紧先往回家的路上开。陈亦度一直不发一语,他恢复往常一贯的面无表情,只是静静看着窗外闪逝的街灯。谭宗明很担心他,一肚子的疑惑不知该从何问起,想是陈亦度现在或许也不愿意说话,便静静的什么也不问。但想到方才情况,又不自觉为陈亦度愤恨不平,他谭宗明怎样也忍不下见到心上人被欺负的这口恶气。
他开着车,心里觉得有些闷,难以想象陈亦度竟有一个如此跋扈嚣张的弟弟。这样看来,陈家一样也存在富贵人家常见的兄弟阋墙问题,陈杰那样强势霸道,对比陈亦度这种置身事外图清静的个性,在家里应该一直都是不好过的。谭宗明现在只叹,没有早点认识陈亦度,即使不能帮上忙,最少能陪陪他。
「抱歉,害你无端被牵连。」陈亦度缓了缓情绪后,幽幽开口:「我弟弟说话就是那样讨人厌,口无遮拦,你别往心里去。」
谭宗明一听,心上更为不满,夜间路上车不多,他放慢了车速,语气隐含些微的歇斯底里:「亦度,他那样的人我谭宗明还不放在眼里,我生气全是为了你,任谁都没资格这样糟蹋别人,更别说是家人。伤害了你,是最不能让我容忍的。」
「这么多年都是这样,我早已经习惯,如今看来,相安无事只是我自以为罢了。」陈亦度叹了口气,那些压抑着没说出口的委屈,似乎都融在这声叹息里。
谭宗明并不知道他们家族之间究竟有什么恩怨纠葛,但看着这样隐忍一切、独自默默承受的陈亦度,谭宗明简直心疼坏了,他缓了缓情绪,温柔问:「发生什么事了?你去医院看你奶奶......陈老夫人,情况还好吗?」
「她......」陈亦度停顿了会,像是在思考如何措辞,片刻才道:「老毛病,但随着年纪渐长,这次情况稍微严重了点,不过我想,六院有足够优秀的医疗团队,她应该没事的。」
「你别担心,我才跟你说过六院的凌院长,他......」谭宗明话说一半忽然止住,想起晚上因为凌远送的那个小白盒闹过一次尴尬,现在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
没想到陈亦度倏地"噗哧"一笑,说:「我知道,凌院长是你的好哥们。」
「你怎么知道?」谭宗明愣了愣,他不记得自己有提及跟凌远的关系。但是见到陈亦度笑出声,他一瞬间心情也好了许多。
「猜的,毕竟一般交情的人,可不会随便送那种东西。更何况那看起来也不是特地买给你,只是一时兴起塞给你的吧?」
谭宗明轻咳两声,说:「总之,是这样没错的,放心吧,我会交代凌远特别关照陈老夫人。」
陈亦度沉默下来,好像在思考什么,过一会才说:「其实我跟家里人感情并不好,虽然是长孙,但某方面来说,我大概更像个外人。」
谭宗明听着陈亦度的话,语气间充满一种深沉的无奈。他忽然有一种想法,或许陈亦度对于爱情的不信任,可能和他的家庭背景,有那么些许关联。

待续......  《恋爱阴谋论》25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这次有一位美貌的阿姨找上我,说她一定要来小剧场,所以我就破例让她说句话。
梅姐:大家好,上一章结束时,大家都猜测那通电话是我打的,这个锅,我不背啊!
蓝蓝:好,我们都知道电话的事情与妳无关,但是妳让度度心情不好也是事实,要怎么跟大家交代?
梅姐:这不是作者的事情吗?(戴起墨镜,优雅的走开
蓝蓝:喂喂!是谁跪求要上小剧场的啊,说完话就走也太无情了!嘤嘤嘤嘤


今天附上一个韧性坚强的度度

评论(67)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