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25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19  20  21  22  23  24

-------------------------------

25

一场临时插曲,打乱谭宗明跟陈亦度今晚的步调,他们回到谭宗明家时,已经接近午夜。所幸隔天是假日,不需要上班,因此晚点睡也无妨。陈亦度洗过澡后,自然而然来到谭宗明房间,房里的灯已经熄了,只剩床头一盏巴洛克风格的小桌灯散发暖人的黄光。谭宗明也洗好了澡,换上一身睡衣靠坐在床头阅读一本书,等着陈亦度到来。
陈亦度缓缓走近,和昨晚一样的路径,爬上床时一样的动作,只是心情已略微不同。谭宗明见到他来,便放下书,拉开棉被好让陈亦度上床来能够坐好。他看着陈亦度的表情很温柔,像是要掐出水似地,唇畔带着一抹轻浅的笑,然后顺手从旁边小桌上拿过一杯红酒递给陈亦度:「睡前喝点,比较容易入睡。」
陈亦度默默接过酒,浅尝一口,些许酸涩的酒液在喉头蔓延开来,后味带点玫瑰花香气,陈亦度觉得顺口,又再多喝了些。他们并肩靠坐在一起,这时候,什么事都不比小酌片刻来得更让人放松情绪。陈亦度忽然有一股冲动,想跟谭宗明聊聊,不为什么,只是想要倾吐,他没有犹豫便开口:「其实,陈杰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我生母与父亲并没有结婚,因此我虽是长孙,但对陈家来说,仍算是个私生子。」
谭宗明没料到陈亦度会突如其来说起私事,他整晚都在猜测陈亦度家中状况,只是碍于豪门家务事多半不愿让外人知道,因此他也没敢细问,现在陈亦度既然愿意主动开口,他当然很乐意聆听。
陈亦度喝着酒,开始缓缓道来。他的生母身份,除了他自己之外,就只有奶奶以及过世的爷爷和父亲知道,这件事在陈家一直是不得被提起的禁忌。他10岁那年,父亲听从家族安排,迎娶一个女人作为陈家正统的少奶奶,也成为陈亦度的继母。这位继母是个温婉的女人,甚至性格可说是有点懦弱的,她对陈亦度并不差,但生下陈杰之后,陈杰被视为是陈家根正苗红的少爷,这才开始让爷爷、奶奶以及家族中其他人,开始将所有期待与宠爱,投射到陈杰身上。
陈杰从小就习惯呼风唤雨,他是个人精,一向懂得大人要的是什么,更善于争宠,在人前人后表现出的面貌差异甚大。他是陈家的小少爷,即便偶有跋扈点的言行,周遭的人仍会让着他,这也让众星拱月的他,火爆的气焰日渐增长。陈杰小时候其实是黏着陈亦度的,可不知为何,再大一点便对他日渐疏离,或许是因为他们年龄差距较远,陈亦度后来被送去国外念书,几年后回国,又逢他们俩的父亲过世,陈杰对他的态度便是变本加厉,极其霸道发挥得淋漓尽致。
陈亦度说着,不知不觉喝掉大半瓶红酒,像是要把这几年委屈都一次倾吐似地,直到最后,他不知是累了抑或是感觉微醺,整个人倒在谭宗明怀里,抽抽噎噎似是在哭,可又没流半滴眼泪。

「好了好了,不喝酒了,酒喝太多明天该头疼。」谭宗明将酒杯从陈亦度手中抽走,搂着肩膀的手轻拍了拍,试图安慰怀中这看起来可怜兮兮的男人。把脆弱一面展现给自己看的陈亦度,是那样地教谭宗明怜惜不已,越是接近,他似乎越是明白陈亦度内心的善良和与世无争。甚至高冷无情的那面在他看来,其实都只是陈亦度的自我保护,以及对周遭变化的抗拒反应。
谭宗明揉着陈亦度的发,现在的陈亦度乖顺得像一只猫,就这么静静靠在他怀里,软绵无力的模样,激起男人内心深处的保护欲。事实上,并非所有的柔弱都能诱发同情,但像陈亦度这样反差极大的表现,简直不能再更强烈地冲击谭宗明的内心。
这是他所爱的人,是他谭宗明想要倾尽一切保护的人,如果可以,他愿意为他的爱人盖一整座城,住在里面,想怎样就怎样,没人能伤得了他一根汗毛。
他抱紧怀中的男人,柔声软语:「不难过,你有还有我呢。只要有我谭宗明在,谁都不能欺负你,我就是你的家人。」谭宗明从没这样哄过人,此刻他是敞开来的安慰陈亦度,他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只要能哄得陈亦度开心,什么话他都愿意说;什么事他都愿意做。
陈亦度被拥在怀里,嗅着谭宗明身上的檀木香气,和酒香混在一起,让人觉得沉醉。从小到大,从未有人这样对陈亦度说话,不是不喜欢,但他对谭宗明的温情有些招架不住,只觉得谭宗明若再说下去,自己可能会心酸得大哭一场,于是他赶紧接话:「能不能聊点别的?」
谭宗明发现怀中的人身子紧绷着,他连忙话锋一转:「好好好,咱聊点别的。」谭宗明思索片刻,忽然想到与陈亦度切身相关的话题:「我记得你的集团旗下也有服装设计公司,这么说来一年一度的春装发表会,你应该会出席吧?」往年谭宗明并没参加过这样的发表会,他去年以个人身分投资新锐设计师友人创立的品牌,也因此意外以服装品牌股东的身分收到今年时装秀的邀请函。
陈亦度听到春装发表会,倏然想起被自己退回去的那封邀请函,他愣了愣,随口塘塞:「我......没收到邀清。」
酒精侵扰他的大脑,思考跟反应都变得迟钝许多,身为一个知名设计集团的董事长,说没收到这种业界盛会的邀请函实在是逻辑不通,但陈亦度脑子混乱得根本没法细想。
「你没收到?这怎么可能?或许是公司里的人漏掉了,不然就是在送件中途被弄丢了吧?」谭宗明果然觉得这不合理,他想了想,说:「不过,以你在设计界的知名度,应该不需要邀请函也能进去,或者,你可以跟我一起去。」
「跟你......一起去?」
「是呀,我是个圈外人,对那些一窍不通,不过也想借机去看看,若能有个熟人在身边就再好不过了,更何况你还是业界精英。」

陈亦度被谭宗明说得有些动心,其实他往年一直都想去看看,但碍于在那个圈子走动就是会遇到梅素芳,所以他总是年年婉拒推托,如今听到谭宗明要去,不禁也有些动摇。或许他可以去看看,整路跟着谭宗明就好,其他谁也不搭理,就算被梅素芳看到也无所谓,有谭宗明在,他只要先跟谭宗明说好,苗头不对就让他借故带自己离开。
这么想着,陈亦度点了点头:「好,我跟你一起去。」
「真的?」
「嗯,谁叫我是你的伴侣。」陈亦度不知哪根筋不对,倏然冒出这样的话。他自己也是讲了以后才发现,但既然脱口而出,他也没有要收回的意思。
谭宗明心跳闪了一拍,以为自己听错,讷讷问:「你刚才说什么?你是我的什么?」
「伴侣。」陈亦度重复一次,反正都说了,多说几次也无妨,况且,他其实挺喜欢这样的关系。「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我觉得这个称呼还挺好的。」
「我喜欢这个称呼。」谭宗明压抑不住内心的躁动,这是陈亦度第一次承认他们的关系,比起我爱你或任何甜言蜜语都更实在,更具有力量。他忍不住翻身趴到陈亦度身上,缓缓低头吻住陈亦度的额,见陈亦度没有抗拒,吻便向下移到鼻尖、脸颊、唇角。最后,覆上那让他流连忘返的嘴唇。
陈亦度在微醺中张口含住那绵密扫过唇瓣的舌,在似有隐隐电流的触碰中,陷入更深的牵绊里。他们炽热的呼吸中带有酒气,在缠绵的舔吻下,徐徐交换玫瑰般醉人的津液。他们吻着彼此的柔情;吻着不可言说的动心,身子放躺下来,一切彷佛归零。在这一方天地里,只有他们能互相慰藉对方的情感。
没有太过煽情的氛围,他们就只是吻着,享受这一刻的亲昵,暖人的温馨。如果说,情欲是会让人觉得血脉喷张且刺激的动作电影,那此刻的他们,就是节奏缓慢而唯美的文艺片。
彷佛是晚上在视听室沙发上亲热的延续,可他们之间气氛又变得稍有不同。一吻结束,谭宗明伸手熄了床头灯,将陈亦度按进怀里:「晚安,亦度,希望你能有个好梦。」
「你也是,晚安,老谭。」


待续...... 《恋爱阴谋论》2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谭,噢!度度第一次不是连名带姓的喊你呢。
谭宗明:所以?
蓝蓝:所以,你是不是要给我一点奖励?(谄媚笑
谭宗明:想得美,谁要妳弄了个陈杰来欺负我度,滚。
蓝蓝:QAQ”!!

今天附上把度度哄得不要不要的老谭酸菜


评论(82)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