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27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21  22  23  24  25  26

-------------------------------

27

陈亦度靠坐在大床上,白色的身影裹着纯白的床单,像是要融化在素色的空间里。
他想把自己隐藏起来。
一对郁结忧思的眸子盯着天花板,上头什么也没有,一片惨白。他就这么定点凝视,脑中纠结难平。
在谭宗明身边时,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谭宗明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个优秀男人,他身上散发引人倾心的特质,就算撇开一切资产条件,他仍是个优越的男人,强大的自信足以令众人不由自主围绕。因此,陈亦度将一切被吸引的反应视为合理现象。
陈亦度也曾拥有过几个女人,但就仅是拥有过,短暂的关系,身体上你情我愿的满足。他没交往过男人,但在谭宗明身边的感觉很好,亲昵触碰、亲吻,甚至再进一步,他都不排斥、都能顺其自然的发生。原以为签下那份交往合同,能为给自己带来一些久违的温暖,他以为界线还是很清楚的;以为一切真能如同生意往来那样相安无事。但当自己连私下做那事都开始满脑子想着谭宗明时,简直像是坠入恋爱情网似的,这对陈亦度来说是个不好的警讯。
爱是非理性词汇,为了这个字,过去的他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而此时,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坚决否认爱情的内心似乎又开始动摇,这让陈亦度觉得没来由地烦躁。
他不知道如何是好,此时,手机在床头忽然震动起来。
陈亦度拿过来一看,竟是谭宗明拨过来的视讯通话,他迟疑了片刻,还是摁下确认键。男人温柔的笑容在屏幕上撒了开来,纵使隔着一个屏幕,他彷佛都能感觉到那股暖人的氛围。
「亦度,在忙吗?」
「没有,刚洗好澡准备睡觉。」
「还好还好,我刚结束一个应酬,想着再晚你恐怕睡了,就赶紧先打给你。」谭宗明看起来人在车上,车内照明稍嫌昏黄。他看向陈亦度,忽然微微一笑,问:「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在浴室待太久了?」
「可能是水温太高......」陈亦度感到有些不知所措,明明谭宗明没说什么,但他却觉得极欲隐藏的事情像要被发现似的。
「这样看起来特别可爱。」谭宗明说完忽然觉得用词不妥,连忙改口:「用可爱形容一个男人似乎不太正确,不过我特别喜欢你这样子。」
谭宗明话不像是刻意说的,只是顺口闲聊,可听在陈亦度耳中却觉得处处都是陷阱,彷佛只要踏错一步,一没留神就会让自己摔入看不见底的深渊。
「亦度,我想你了,我知道现在有点晚,但能去你家里吗?我不打扰你,只是想陪着你睡。」
闻言,陈亦度心中顿时警铃大作,或许是意识到自己正在对谭宗明萌生不寻常的感情,他不敢再放任自己与谭宗明太过亲近,连忙找理由推辞:「我今天很困,现在就快睡着了,可能等不到你来,或许......改日吧?」
谭宗明愣住片刻,觉得陈亦度有些许反常,他眼眶看起来似乎泛红,但也许是屏幕亮度折射造成的错觉,谭宗明只想是他真累了,便随即点头:「好,那你好好休息,晚安。」
「晚安。」陈亦度切断视讯通话,心情倏然变得很糟糕。

谭宗明一开始并没发现端倪,直到连续三天约陈亦度见面未果,他才忍不住怀疑陈亦度是在回避自己。
谭宗明努力回想同住两日的互动,想从中搜寻是否有任何言行得罪陈亦度,可他脑中浮现的全是融洽愉快;或者甜蜜亲昵的相处。回想自己对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再回想陈亦度对自己的应答,几乎没有不合理之处。
最后,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那晚在视讯通话时,说了觉得脸红的陈亦度很可爱。可是当时陈亦度的反应不像生气,倒有点像是想隐藏什么。谭宗明反思覆想,细细咀嚼陈亦度当晚有些异常的表现,但他真弄不明白陈亦度究竟是怎么了。
午间,谭宗明又到六院的院长办公室霸占院长大人午休时间,不过这次,他不给凌远有借口数落自己,他从高级日本料理店买了要价250元的日式盒饭,一次买三个,然后邀赵启平一起来吃。
凌远见赵启平也有份,果然没意见,乖乖在沙发坐下来,靠在赵启平身边,一人拿一份盒饭吃得津津有味。虽说是盒饭,但这盒子可不小,里头迭了好几层,全抽出来放在桌上,彷佛是迷你版的怀石料理,连味噌汤与蒸蛋都一样不缺。
「启平,你喜欢吃,这给你。」凌远从盒中夹了条脆卜卜的大炸虾,放到赵启平盒里。他俩的盒饭内容略有不同,炸虾似乎只有凌远这有。
赵启平连忙摇头,夹回给凌远:「你也喜欢吃虾的,你吃吧。」
「那我们一人一半。」凌远咬掉半只虾,然后将剩下半尾夹到赵启平嘴边。赵启平见他喂过来,便笑着张口吃了。
「你们俩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沙发另一头的男人急了,他的盒饭连拆都没拆,完完整整放在桌上。谭宗明把陈亦度的异状从头到尾讲述一遍,也不知对面两个闪光体有没有听进去,一味顾着吃。
「有有有,你也快趁热吃,咱们边吃边聊。」凌远顺手打开谭宗明那份,把主菜层抽出来,发现是一些碎冰冻着的综合鱼生,眼睛一亮,顺手夹了一片鲑鱼肚连同白萝卜丝,沾了芥末酱油,另一手在下面衔着,又夹去喂给赵启平:「来,你最喜欢的。」
「你别抢谭兄的午餐。」赵启平良心劝说。
「他不会在意的,他都还管我爹妈叫爹妈了。」
「吃吃吃,本来就是买来大家吃的。」谭宗明挥了挥手,他反正一点不在意食物,他现在只想知道陈亦度怎么回事。
「那我就不客气了。」赵启平一口吃掉那片鲑鱼肚,嘴角挂着满足的笑,这才说:「谭兄,你不是说陈亦度不相信爱情吗?」
「他是不相信,可我总觉得他的无情只是表面防卫,因为他是个内心很温柔的人。」
「有没有可能,他爱上你了?」
谭宗明才刚夹起一片黑鲔鱼前腹,被赵启平这么一问,那片鱼腹瞬时掉回盒中。「你、你意思是说他......?」谭宗明觉得这似乎不可能,但又希望赵启平说的是真的。

「我觉得谭兄的处境现在不是大好就是大坏。」赵启平吃着蒸蛋,发现里头藏有一颗鲜甜的大蛤蛎,随手捞了放凌远碗里。
「大中午的就让我吃这么补?是在暗示晚上那啥吗?」即使是在办公室,但在情人跟好友面前,凌远一点院长样子都没有,他露出坏笑看向赵启平,惹来谭宗明一顿白眼。
谭宗明两手拿着吃食,只能伸长脚往凌远的小腿肚上踢去,嘟嘟囔囔叫他别瞎添乱,然后催促赵启平快说下去。
赵启平指了指谭宗明,道:「我们假设,这只是假设。如果陈亦度不相信爱情,可他突然发现自己爱上你的话,这对他来说,会是什么情况?」
谭宗明思忖片刻,说:「那不是应该很开心吗?毕竟我们是两情相悦。」
「可他先前坚持不相信爱情,这样对他而言有没有可能是自我价值观的毁灭?」
谭宗明听着赵启平的话,他嘴里嚼着一朵烤香菇,一面思考,彷佛也是在咀嚼赵启平的观点。是啊,陈亦度那样特别的人,他一向有自己独特的想法,万一他在这件事上硬要钻牛角尖,那真是不好办了。
谭宗明喟叹一口气,又再想想陈亦度这几天的冷淡反应,忽然觉得赵启平分析得好像是对的,立时之间,谭宗明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便站起身准备要走。
凌远连忙拉住他:「老谭,不是,你上哪去?别急啊,先好好想想。」
「我直接找陈亦度当面问着清楚。」
「若我是你,这时我肯定躲远远的,装作啥事也没有。」赵启平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他要是真爱上你,最终也是抵不过内心的渴望,但若你在这时候去瞎掺合、跟他一起纠结,说不定反而打乱他的步调,最后两败俱伤。」
「我觉得这事听我家启平的准没错,老谭,你不是一向自诩有手段又能沉住气吗?怎么一遇上陈亦度的事,就搞得这样兵荒马乱的。」凌远放开谭宗明,忍不住念叨。
「你行,就你厉害。」谭宗明指了指凌远,然后又回位子坐了下来。「真不知道除了吃跟损人,你这张嘴还有什么用处。」
「这张嘴的用处可多了,不信你问启平。」凌远看向自己爱人,意有所指地朝他嘟了嘟嘴,换来爱人一阵白眼斜视。更别说坐在一旁的谭宗明,简直觉得自己眼睛都要瞎了。


待续......  《恋爱阴谋论》2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可怜的老谭,凌院长从头到尾完全没帮上任何忙,你下次还是找小赵就好了。
谭宗明:你更没帮上任何忙,滚。
蓝蓝:老谭总是只会凶我(郁闷

今天就附上老谭买的高级日式盒饭吧~


评论(99)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