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29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23  24  25  26  27  28

-------------------------------

工商插频:
《晚安,我的先生》07.09晚上9点正式预售>>
淘宝链结戳我

29

谭宗明永远都记得,自己花了多长的时间才收获到陈亦度一个笑容,那晚他像失了魂似的,深深坠进对陈亦度难以抗拒的感情里。可徐莉居然只是蹭过去说了几句话,陈亦度就与她谈得如此开怀,这让谭宗明觉得自己一颗心像被浸在柠檬水中,冰冷冷地酸得发涩。
谭宗明绝非爱吃醋之人,但他的对象是陈亦度,是那个总是在外端着一副高冷禁欲姿态的陈亦度,一旦陈亦度对外人的态度反常起来,谭宗明就莫名开始跟着觉得神经紧张,好似那就是一种警讯,一种陈亦度可能会撒下自己不管的警讯。
谭宗明表面上继续与其他人交谈应酬,但心思早已乱哄哄闹成一团,他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告诉自己现在就是个交际场合,跟人谈天说笑什么的都很正常,自己实在不必如此小题大作。
谭宗明指尖攥着红酒杯细长的玻璃柱身,一口饮尽杯中酒液,一旁穿着火辣的公关小姐拿着酒瓶,见他酒杯一空,立刻贴上来,有意无意靠坐到谭宗明腿上,替他倒酒。
那美艳的公关小姐弯着腿,臀部只是虚坐在谭宗明大腿上,并没有坐实,谭宗明一心系在陈亦度身上,根本无暇分神注意公关小姐到底和自己有多么暧昧地贴近,更无暇关心那对暴露的胸器是否都快贴到自己脸颊。陈亦度正与徐莉聊着19世纪欧洲时尚服装的话题,随意抬眼,便见到谭宗明跟那公关小姐暧昧的姿态,陈亦度双眼微微一沉,很快便撇开目光。
「师兄你知道吗?其实我特别不喜欢参加这种聚会,我看得出来你也一样。」徐莉拿着红酒杯朝向陈亦度,然后绽开一抹美丽的笑:「但是能遇到你真是太好了,干一杯吧。」
陈亦度礼貌性地与她碰杯,玻璃杯发出清脆的响声,他仰头饮着杯中红酒,眼角余光透过酒杯撇见那公关小姐还蹭在谭宗明身旁,心底顿时冒出各种带有脏字的对白。他心忖在应酬场合,这种小姐蹭上来是再正常不过,但谭宗明其码该让一让身吧?人家胸都贴上来了,还不会推拒一下,分明就是想趁机捞油水。
陈亦度越想越火大,他压下心中怒意,决定不再去看谭宗明的一举一动,省得为自己找气受。他一再试图劝说自己,别对谭宗明的事太过在意,直到第五次深呼吸,这才觉得心情平复了些。
在觥筹交错、杯身相击的交际声中,从音箱放出一首舒曼的浪漫曲,陈亦度微微一愣,只觉得熟悉,身旁的徐莉已反应过来:「这不就是每年学校舞会都放的曲子嘛。」徐莉嘻嘻一笑,忽然拉住陈亦度站起来:「师兄,会跳舞吗?陪我跳一曲。」
陈亦度被动站起身来,犹豫片刻,但既已站起来便没有推拒的道理,与其扭捏不如大方,想是换个心情也好,便礼貌性地搂住徐莉的腰,拉着她的手,随乐声迈开步伐。俱乐部中央是个圆形的空旷场子,他们俩优雅转着身,慢慢移到圆形场上去。有些人注意到陈亦度和徐莉跳起舞,便暂且停下闲聊,注视着场上一对璧人曼妙的身姿。

谭宗明站起身来,这时终于推开一直蹭在身旁的公关小姐。他脸色黯沉下来,目光似有星火藏于底下闷烧,他的唇抿成一条决绝的线,一对眸子如锐利鹰眼,随着陈亦度的舞姿飘移。
一旁围绕而坐的几个老板们也注意到这幕,便随口聊了几句。
「居然有人能让度总笑得这么开心。」
「可不是吗?不过人家徐总是个大美人,这待遇自然跟咱们不同嘛!」
「原来高冷如度总,也是难过美人关。」
「老杨你这话听起来有点酸吶!你看看,人家徐总往度总身边一站,好歹是俊男美女组合,总比站你这老狐狸旁边赏心悦目。」
闲聊之语夹杂几句粗口的八卦式笑闹,听在谭宗明耳中总是有那么一丁点刺耳。
其实撇开自己的情感,凭良心讲,陈亦度跟徐莉站在一起就像一副画,无论长相或身高,真是般配极了。那和谐共舞的模样落在外人眼里,说是一对儿都不为过。
果然,旁边不知是谁就这么碎上几句嘴:「你们说,他俩有没有可能悄悄好上了?」
「我看有可能。」
谭宗明忍不住作声:「放着这么好的酒不喝,尽管人家闲事。」说完便伸过手与旁边的邱总碰杯,然后硬是干掉半杯红酒,周围的人立时起哄,直说谭总好酒量,要邱总也把酒给干了。
谭宗明脸上笑着,眼底却一丝笑意也无,他抬头又撇了那对正在跳舞的人,这一看,简直理智都要灰飞烟灭。只见徐莉的脸颊贴在陈亦度胸口,陈亦度双手环抱着她,两人的动作亲昵得让谭宗明再也忍无可忍。
谭宗明一个箭步迈上前去,徐莉已经缓缓离开陈亦度身上,但陈亦度的手还扶着她纤若拂柳的腰。谭宗明抑制着不满,面无表情拉住陈亦度,低声道:「度总,我有些商业上紧急的问题想向您讨教,不知是否方便借一步说话?」虽是问句,但谭宗明完全不给人回答的机会,强而有力的大手蛮横地掐着陈亦度的手臂,迫使他不得不随着自己一起走。
谭宗明为人一向温和有礼,若非被陈亦度干晾了一个礼拜,现在又打翻了醋坛子,否则他少有这般粗鲁之举。陈亦度刚开始还反射性地缩手,但才施了些力便发现谭宗明是来真的,陈亦度也不反抗,就任他一路将自己拉入走廊尽头的独立包厢。
陈亦度这人,越是生气,情绪越往下沉,不张扬,将怒意全敛在孤傲的冰霜下,他的眼透着不是火气,而是冻人的寒意。他不知道谭宗明为什么忽然发神经,但反正自己也在不高兴着,这下正好,大家有话一次说清。
谭宗明把陈亦度拽进包厢,反手急躁地锁上门,然后二话不说,一把就将人按在门上。陈亦度背后抵着冷硬的门,整个人被谭宗明圈禁在怀,过近的距离让彼此身上的香气融合在一起,皂子与檀木,如同往常和谐,但香味的主人相互瞪视着,不发一语。

谭宗明并不喜欢这样焦虑的自己,也讨厌这么蛮横把人拽开的行径,可他发现,当一个人退到底线时,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他看着陈亦度冷淡的神色,对比方才与徐莉飞扬谈笑的模样,心里着实难受。
谭宗明重重喟叹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才缓缓开口:「你是不是在躲我?」
陈亦度看向谭宗明,答非所问:「谭总不是正忙着跟辣妹调情吗?怎么有空管我?」
「你在胡说什么?」谭宗明倏然愣住。
「人都坐你腿上,胸都快贴你脸上,还佯装得娇滴滴地在倒酒,真是恶心,估计一会都要上楼开房了吧?」陈亦度声音冷冽,音调平板得像是机器。
谭宗明这才惊觉,原来陈亦度整晚也一直有在注意自己,但被突如其来冷嘲一番,况且根本是子虚乌有的指控,谭宗明忍不住回嘴:「你才在跟美女调情吧!没事跳什么舞?搂搂抱抱的,人家脸都贴你胸口了,你手还在人家腰上摸个没完。」
「谭宗明你长点眼行吗?徐莉穿高跟鞋拐了下,我扶她而已。」陈亦度翻了翻白眼,对谭宗明这种乱吃飞醋的行径感到无言。
「那也不成!你跟她整晚都在搞暧昧,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往你怀里跌?你默认她这种行为就是违约,咱们交往合同白纸黑字写过的,不得与对方之外的人有暧昧的肢体接触。」
闻言,陈亦度从鼻腔喷出一声冷笑:「那你跟公关小姐又如何解释?都贴成那样了,难道不算违约?」
「我都在注意你,根本没发现她蹭到我身上。」这话题你来我往,像是掉入一个循环,谭宗明忽然意识到谈判是不得随对方节奏动摇的,于是话锋一转,又回到头一个问题:「为什么要躲我?我只想要个解释,这要求应该不过份。」
即使有再多情绪,那都是背后的事,无论打擦边球或单刀直入,谈判都是必须紧扣主题的。
陈亦度深吸口气,道:「既然你要提合同,那别忘了,交往的附加条件内容是"一切以陈亦度的准则为准则",换言之,便是我怎么解读事情,那就是如何结论。」
谭宗明只觉得语塞,在陈亦度这里,他早就知道自己是讨不到便宜的。但那又如何?去他啥的狗屁准则。谭宗明按住陈亦度,强行吻上他的嘴。
不容推拒的霸道气息直接闯入口间,陈亦度被谭宗明狠狠吻着,他反射性地推拒,可双手被牢牢按在门上,腿间也被谭宗明的膝盖死死抵住,根本无从逃开。
男人的粗鲁之举似是发怒又似渴求,狂风暴雨似的蹂躏着软嫩的唇瓣,带着酒气窜入的舌攫住另一条,在无法躲藏的狭小口腔里,纠缠不休。

待续......  《恋爱阴谋论》30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这两个人的嘴都很忙,这章采访不了他们,那就容我再打个工商吧~
《晚安,我的先生》07.09晚上9点正式预售,
前20名将随书附上纯手工制的手写书信,小伙伴们别错过预售时间唷!>>淘宝链结戳我

今天附上一个在俱乐部里面随便一站就迷倒众生的度总


评论(66)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