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30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24  25  26  27  28  29

-------------------------------

工商插频:
《晚安,我的先生》21:00正式预售,小伙伴們別錯過時間!!>>
淘宝链结戳我

30

任何事,躲得过一时却躲不过长久。陈亦度发现自己越是回避谭宗明,便越是被他缠上,累积的情绪像是反作用力,重重反弹在两人的缠绕不止的唇舌间,一旦触碰到,就难以自持。陈亦度在热烈的吻中懊恼叹息,却不知何时已放弃抵抗,原本推拒的双手,转而紧紧攀上谭宗明的后背,将他往自己身上用力按过来。
酒气从交触的舌尖渲染开来,感受到陈亦度久违的主动,谭宗明心头怒火顿时消除大半,他粗暴的舔舐放温柔了些,转而轻轻啃咬着陈亦度的唇,然后是和煦的吮吻。
虽是在争执中强迫开始,可结束时却成了依恋不舍的缠绵,谭宗明缓缓将脸与陈亦度拉开些许距离,他们再度看向彼此,原本的怒目相视都染上一层晦涩难解的流光。
谭宗明叹了口气,火气被陈亦度灭得一点也不剩,他看着那最少瘦了三、四斤的男人,心疼得发慌。
「你是没好好休息还是没好好吃饭?为什么瘦了?」谭宗明伸手抚上男人的脸颊,念叨:「原本跟别人比起来就瘦,现在更是皮包骨似的,抱起来一点手感都没有了。」
谭宗明的观察入微,使陈亦度心上软了些,但嘴里仍讥讽:「想要手感?我看去找刚才那小姐就挺合适,要胸有胸、要臀有臀,秾纤合度的绝佳手感。」
谭宗明瞪视着心上人,这个总是把自己的心搅和得一蹋胡涂的男人,此时才猛然从中听出一丝酸味,惊觉陈亦度可能比想象中还要在乎自己,想是贫嘴总比相应不理还来得强,便一把抱上去,嚷嚷:「我就要你,没有手感我就把你养胖,哪缺肉就养哪,我谭宗明就不信,这样还连一点手感都培养不出来。」
没来由地,陈亦度觉得一颗心像虚浮在半空中,可被谭宗明双手一抱,心似乎就被抓牢了。
他终是放不下谭宗明的,一个吻;一个拥抱,更让他确认,自己可以无视所有人,却唯独不能无视谭宗明。
其实陈亦度这一整周过得并不好,他有意识地回避谭宗明,可脑袋却无时无刻不思念那男人。除了感情,有些新工作开展也不太顺利,最麻烦是他的奶奶刚开完刀还在住院,而陈杰那小子又是各种信息骚扰。一桩桩问题迭加,让陈亦度忧思得夜不成眠。
如今,就这么被圈在谭宗明怀里,除了温暖还是温暖,只要谭宗明待在身边,似乎所有问题都变得不再那么难以面对,这让陈亦度原本剑拔弩张的情绪变得安定下来。
他动了动唇,正想开口说些什么,不料耳边却听闻谭宗明发出不舒服的闷声,紧捆上身的双手倏然松开,只见谭宗明脸色有些泛白。痛楚使他眉间紧蹙,谭宗明深吸一口气试图要让陈亦度安心,结果却只能扯出一抹苦笑。
「怎么了?哪不舒服?」陈亦度皱起眉,一把扶住谭宗明,将他带到沙发边坐下。
「小毛病,这两天不知怎么的,胃疼。」
「胃疼还那样喝酒?谭宗明你特么真是会照顾自己。」陈亦度忍不住斥责,还想再多骂几句,一阵铃声响起打断他的话。
陈亦度拿起手机,发现是继母打来的,他虽然不愿理会那些名为家人、实则把他当成棋子的人,可毕竟还是有所牵绊,于是挣扎片刻仍然接起电话。
果然不出陈亦度所料,又是奶奶召见,陈亦度只能答应马上过去。挂上电话,看着正在闹胃疼的谭宗明,陈亦度轻叹口气,说了声"走",便将他从沙发上拉起。

他们编了个理由,匆匆向俱乐部里其他人道别,谭宗明胃疼还佯装没事,笑容可掬地留下一句"今晚尽兴玩,反正我买单"。陈亦度摇摇头,拎着公文包,催促他快走。
一离开那些人的视线,谭宗明立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惬意的笑容在胃部过度闹腾中荡然无存。陈亦度随手招来一辆出租车,把谭宗明塞进后座,然后自己也跟着坐进去。
「你去探望陈老夫人,万一又遇到陈杰怎么办?」谭宗明斜靠着椅背,明明不舒服还满脑子担心陈亦度,想到上回的景象,不愿陈亦度又在街上与那人拉拉扯扯,便说:「不然我先陪你上病房,放心,我就在外头守着,等你谈完,我再看去医生。」
「到医院你就给我乖乖去看病,陈杰去外地出差了,不会见到他的。」
「喔......」谭宗明安静了会,突然说:「亦度,我发现你关心我的时候会变得特别凶。」
陈亦度愣了愣,被谭宗明这么一说才发现,但他这不就是急嘛!
「谁关心?你就是欠骂。」陈亦度口不应心地冷声一句,但却伸过手轻按在谭宗明上腹,问:「这样会不会好点?」
谭宗明没说话,解了两颗衬衫扭扣,拉过陈亦度的手伸进衣服缝隙,直接贴在肚子上。「这样比较好。」
包裹在衣服里的肌肤蕴着暖意,陈亦度任由谭宗明的手握住自己,然后按他身上。安静了一会,陈亦度忽然说:「徐莉也在德国读过书,我们同一所学校,她刚才是只是认师兄来着。」
换作旁人,陈亦度根本不可能特地解释,但他总觉得谭宗明相当在意,便是忍不住要把话说清楚。
谭宗明安静地听他说完,心里感到有些意外,陈亦度方才明明傲着很,连合同附注的"陈亦度准则"都拿来不留情面地啪啪打脸,结果现下却又一改前言来向自己解释。谭宗明反正是没了火气,只要陈亦度像现在这样待在他身旁,他就一点怨言也没了。谭宗明轻声细语说句"知道了"便安心地闭目养神,此刻,是他这一整周以来最放松的一刻,即使胃疼着,也无碍他的好心情。
其实陈亦度手凉,并不适合拿来贴着疼痛的胃,但就这么触着肌肤,让谭宗明觉得格外舒服。陈亦度的手就这样默默一路贴到六院去,结果,谭宗明胃还是疼得厉害,反而是陈亦度的手暖了。

谭宗明和陈亦度在医院大堂分开,他乖乖上楼去了院长办公室,也没敲门便把门打开。只见穿着白袍的赵启平从沙发上惊跳起身,瞪大眼睛看向门口的闯入者。
「谭宗明?!你来干嘛?」凌远半躺在沙发上,口气显得错愕,一旁的赵启平眼神飘忽一阵,脸色绯红地向谭宗明含糊打招呼。
「呃......你们在忙也不锁门。」谭宗明撇了撇嘴,有些尴尬。
「全医院上下没人敢不敲门就进院长办公室。」凌远讪笑着坐起身,顺手整理凌乱的衬衫。「你最好是有紧急的事,否则看我怎么算账。」
「胃疼了两天算紧急吗?」谭宗明显得满脸无辜。
凌远听到胃疼二字连忙起身,嘴里念叨"不舒服还拖着不看病,我让尹主任收拾你",一手抓住谭宗明,将他拖出院长办公室。

已经是晚上十点,各科室早就结束看诊,这种时候多是送急诊室让夜班医生处理,但对象既是谭宗明,凌远自然将特权二字发挥得淋漓尽致。他打电话到值班室,直接把肠胃科的尹主任找来替谭宗明做了详细检查。
经过专业判断,幸好谭宗明并无大碍,就是压力和饮食引起的急性胃炎,尹主任开了些药给谭宗明,交代饮食注意要点,就算结束了。
吃过胃药后,谭宗明总算感觉舒服些,也有力气打趣兄弟:「欸,小小胃炎能劳驾凌大院长跟六院男神作陪,我谭宗明的面子可真够大。」
「你就再得瑟点,最好下次看病是舌头受伤,我就甭听你说废话了。」凌远双手围抱在胸前,对好兄弟的吐槽总是不遗余力。
赵启平在旁忽然噗哧一笑:「那准是陈亦度才能让谭兄的舌头受伤了。」赵启平看向凌远,眼神暧昧地笑了会,然后注意到有人远远走来:「啊!说曹操,曹操就到。」
只见陈亦度走向他们,一过来就问:「谭宗明,情况怎么样?」
陈亦度的脸色看起来有点差,估计跟家里人又闹得不愉快。谭宗明还没回答,凌远已经开口:「放心,这家伙福大命大,急性胃炎,吃个药,正常饮食几日就会康复的。」
陈亦度看向两个穿着白大挂的医生,也不用等谭宗明介绍,便说:「这位是凌院长吧?」
「叫我凌远就行。」凌远说完指了指身边的人:「这是赵启平。」
陈亦度随意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对凌赵二人似乎没什么兴趣,一贯的淡漠。谭宗明对此没太大意见,毕竟大晚上的,就算要认识也不急于一时,对谭宗明来说,现在真正重要的是他与陈亦度之间的关系。他匆匆向凌远和赵启平道别,便拉着陈亦度离开医院。
赵启平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咂了咂嘴:「这个陈亦度有个性,我欣赏。」
「不过,爱上陈亦度可苦了老谭。」
「这样咱们才有热闹可看呀,否则多无趣。」
凌远点头,笑说:「那倒是。」

陈亦度不发一语,他被谭宗明拉着走出医院大门,薄唇抿成一条线,满脸的不开心,其实谭宗明已经注意到,陈亦度只要一跟家里人见面,结束后往往都是这种表情。他也不多说别的,只道:「没事,今晚我留下来陪你。」
语毕,谭宗明招手拦了辆出租车,很绅士地替陈亦度开了车门,陈亦度没同意也没反对,安安静静坐上车去,谭宗明跟着坐进他身边,关上门,对师傅说了一句话:「到新天地附近的艺术之都,麻烦了。」

待续...... 《恋爱阴谋论》3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谭,你借机跑去度度家真是高明~
谭宗明:我陪他,关你什么事?
蓝蓝:《晚安,我的先生》9点预售,你有没有兴趣买一本跟度度一起看?
谭宗明:你出本,关我什么事?
蓝蓝:……(无言看着老谭打车扬长而去

今天附上一个终于理会老谭的度度


评论(41)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