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31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25  26  27  28  29  30

-------------------------------

工商插频:
《晚安,我的先生》本本预售至七月底,來吧>>
淘宝链结戳我


31

音响传来德彪西的《月光》,音符温柔地;幽幽地流泻在一盏黄灯浸染的客厅。谭宗明坐在羊毛地毯上,背靠着沙发椅,姿态轻松随意。
指尖在手机屏幕上快速触着,他正在回邮件给美国客户。
Jobs在另一头百般无聊地蹭着地毯,这回,他对谭宗明友善多了,虽然还是不怎待见他,可最少不再一看到谭宗明就炸毛示警。
陈亦度从浴室出来,穿着一套居家的棉质长袖衣裤,米白色,让刚洗好澡的他显得更为素净。谭宗明觉得陈亦度特别适合黑或白这类颜色,很衬他优雅而低调的气质。
刚擦干的头发还含着水气,在凌乱中被陈亦度顺手向后拨便整齐了些,可仍带点慵懒。陈亦度洗完澡心情似乎平复许多,他走到谭宗明身边坐下,比平时浓郁些的皂子香就这么随之飘散。
谭宗明深吸一口,觉得自己吸的是毒,明明只是普通皂子,却无端让人上瘾。
Jobs一见主人,立即黏了过来,在陈亦度身旁蹭了蹭,一会又踩上主人的大腿。陈亦度抱起黏人的小毛球,暖呼呼地,任他在怀中乱钻;听他发出满足的呼噜声。
「真让人羡慕。」谭宗明不由得感叹。
陈亦度微微一笑:「他和你不熟,自然不黏你,或许以后他也会对你撒娇的。」
「不,我羡慕的是他,随时都能得到你的关注,能尽情向你胡闹。」谭宗明的笑意在脸上散开,如三月里的阳光,暖人,不刺眼。「或者你像Jobs那样,对我撒娇也好。」
「都几十岁的人,还像小孩。」陈亦度嘴上碎念着,可头却靠上谭宗明的肩。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是撒娇,他从未做过那种事,但此时此刻,有个人能让自己依靠的感觉,比什么都来得好。
「谭宗明,你觉得我该放弃DU集团吗?」没有前言后语,陈亦度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他的声音很平淡,不像在谈论攸关几个亿的公司,倒像在转述别人家的事。
谭宗明心中一惊,不解陈亦度此言何意,他不敢随便回答,只能试探性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我奶奶......」陈亦度停顿了会,像是在组织措辞,又像是在斟酌公司机密的透露,半晌才道:「她要我把DU集团股份转让给陈杰,并让他担任董事长。」
这话让谭宗明着实错愕:「为什么?」
「陈家主要产业是上阳集团,我除了DU之外,还持有上阳集团25%股份,是仅次于我奶奶30%持股的第二大股东。」
「我不懂,上阳与DU的经营并不冲突。」同时跨集团持股很正常,谭宗明不解这两者之间有何关联。
「她年事以高,打算把股份转给陈杰,可她担心陈杰年轻、声望低,怕我联合其他股东并吞上阳集团。」

「那又如何?说到底你也是陈家的长孙,她如此偏心还真是没道理。」谭宗明平时与人为善,可一旦牵扯商业项目便会立时精明起来,尤其被欺负的还是自己的心上人,就有一口咽不下去的气。
「你忘了吗?我是私生子。」陈亦度说得淡漠;谭宗明听得刺耳。
「所以这是一种变相勒索,她要你把DU集团让出去做"人质"?」
「可以这么说。」陈亦度点头。
然而见面对心上人的一脸淡然,谭宗明却无法镇静下来:「这说不通,就算她要也是要你在上阳的25%股份,怎会动脑筋到DU集团去了?」
「因为上阳的25%是不能给他们的,至少现在不能,还得等五年半。」陈亦度深吸口气,本不想说得太细,但又发现这事若不讲清楚,谭宗明恐怕只会听得更一头雾水,辗转考虑片刻,还是决定告诉他:「我父亲临终前把这25%股份交由我代理,等陈杰30岁时再视情况转让给他,虽说在这之前我有权评估陈杰是否适任董事长一职,可我知道,父亲心底是希望把上阳交给陈杰的。」
换言之,陈亦度若是心狠些,真要将上阳集团囊括入袋,甚至瓜分陈杰的权力、吞掉陈杰的位子都是做得到的。
「30岁之约,你还得一个人扛五、六年?这事陈老夫人不知道吧?否则她也不会这样逼你。」
「我手上有一份未公开的遗嘱,有关股份和继承权,按父亲希望,DU让我管理,上阳则给陈杰,这才是圆满的。可这件事不能让陈杰知道,父亲担心他年轻气盛不懂收敛,若得知集团迟早归属自己,便不愿努力上进。」
谭宗明听着陈亦度的话,忽然有些明白他为何说度总是"总管"之意,因为他不认为那是自己努力的成果,纵使集团名称就叫做DU,可就意义上来说,那是属于家族的资产。看着什么事都闷不吭声一肩扛下的青年,谭宗明心里觉得替他委屈,不由得伸手圈住那纤瘦的肩膀,另一手抚上刚洗过的发,安慰似的轻拍。
「你父亲是给了你一个难题,但由此也能看出他对你的信任。」谭宗明在心疼中或多或少觉得有些宽慰,至少陈亦度并不是被全部家人为难;至少,他的父亲是相信他的。「就算陈老夫人叫你退位,但董事长也不是说让就让,还必需经过董事会决议选出来,没那么简单。」
「她的意思是只要达到这结果,中间如何交涉都是我的事。」
「凭什么?」谭宗明这三个字说得不愠不火,可话中透着一股无形坚定的力量,即便不是在工作场合,依旧显露身为商界巨子的强悍气势。「你坚持住,不要放弃DU集团,我陪你一起想办法,我就不信咱俩的能耐加起来还抵不过一个老奶奶跟一个臭小子。」
「不,谭宗明,我的事我自己会解决,跟你说这些只是......」陈亦度咬了咬下唇,才说:「只是我脑子抽风,忽然想聊一下,可本意并不是要你做什么......」
陈亦度话未说完,谭宗明一把捏住他下颚,让他抬起头来正视自己,柔声道:「我懂你讨厌亏欠别人,可我不是别人,我是你的伴侣。我说过,只要有我谭宗明在,谁都不能欺负你,我就是你的家人。」

「谭宗明......」陈亦度看着那男人,回望自己的眼底像是有星星在里面,明亮,不染尘埃。他叹一口气,幽幽说:「你执着于我,值得吗?纵然我们之间有合同,可终究是我绑了你,而非你绑了我。你明白,你懂,我可能给不了你爱情,我能给的顶多是这身躯壳,可这种关系一点都不公平。」
谭宗明听得懂陈亦度的意思,可他也不笨,陈亦度待自己和待别人绝对不同,眼前这青年平时是多高冷的人,轻易不主动与人攀谈。光凭他们这样相处,还有陈亦度说的那些家族企业机密,就足以让谭宗明判断自己在对方心目中位置是特别的。
「亦度,就算没有爱情,我们之间起码可以有亲情或友情,我一点也不在意你用什么词汇去定义这份感觉,只要能待在你身边,一切就是值得的。」谭宗明微微一笑,说:「我从未对一个人如此上心,知道对你而言我是特别的存在,这样就够了。亦度,我愿竭尽一切对你好,只要你开心。」
谭宗明一番话说得陈亦度无从回答,只觉得心底泛酸,他陈亦度何德何能让这样的男人眷顾着、照料着?忽然有一种冲动,他只想紧紧拥住谭宗明,将谭宗明占为己有,而这份冲动在下一刻就化为行动,他撑起身子,突然伸腿跨坐到谭宗明腰间——他们从未如此过火。
陈亦度俯首吻上谭宗明微启的唇,只有一秒,那人愣了愣,随即热浪翻腾地回吻过来。
舌尖放肆梭巡在彼此唇缘、齿间、舌上,吻得那样用尽力气,如一条急于从陆地返回水中的鱼,热切而躁动。如果这吻能发出声音,那必然是声嘶力竭。
檀木香在鼻尖散开,陈亦度感觉腰被一双大手紧紧捆上,像是要被揉进谭宗明的身体,他知道再这样下去是什么局面,但他没想停手,从在谭宗明家视听室那夜就没想停,或者从他签下合同那刻开始,就没想过要停。
陈亦度想哭;想放声痛快吼叫一回,可是他没有,那些情绪全化为蓄势待发的浪,在内心深处暗潮汹涌。他抽开脸,转而吻上谭宗明的耳际,唇瓣紧贴在耳下脆弱的颈间,舌尖挑动。呼吸间,搔痒的热气自鼻腔喷发,浸染敏锐的皮肤。
谭宗明身体微微一震,胸口怦然加速跳动,欲望积累在喉头,咽不下也吐不出,他哑着嗓子,声音变得格外撩动人心:「亦度......我真喜欢你这样。」
像是受到鼓励,陈亦度修长的手指蹭到谭宗明领口,不动声色解下一颗钮扣。然后,又一颗。
谭宗明无法再这么绅士地坐着,他使劲一撑,抱着陈亦度一同站起身来,陈亦度双手攀在谭宗明肩膀,双足紧紧缠在腰间,像一只缠着树的树袋熊,谭宗明就这么抱着主动送上门的青年,走进卧房。


待续......  《恋爱阴谋论》32 (全章污、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这回两人大概也是没心情接受专访了,不信我们跟过去看看。
【系统提示】谭宗明抱着陈亦度走开,并在你面前甩上卧室的房门。
蓝蓝:......(摊手

今天附上不太懂怎么撒娇,但仍然撩了老谭的度度


评论(62)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