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33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27  28  29  30  31  32

-------------------------------

工商插频:
《晚安,我的先生》本本预售至七月底>>
淘宝链结戳我

33

陈亦度家有两间浴室,一间是干湿分离;另一间有大浴缸。陈亦度被抱进有浴缸的那间,几乎是瘫软在谭宗明身上被抱进去的。
陈亦度被折腾得浑身不舒服,有些部位酸;有些部位痛,谭宗明看着他坐在浴缸里浑身发软、身上点点红痕的模样,心里就有一股莫名的满足感。不过陈亦度样子虽然诱人,可谭宗明也没有要再过火的意思,他就认份地把花洒打开,挤了些沐浴露,认认真真帮陈亦度把汗水和污浊清洗干净。
过去谭宗明不曾对情人体贴到如此地步,可遇上陈亦度后,他就莫名想为陈亦度做任何事。可能是因为这人实在太过端着,什么事都闷不吭声独自扛下,这才令他格外想好好疼惜。
陈亦度安安静静让谭宗明处理一切,他不是不想说话,只是喉咙干涩得隐隐发疼,不过谭宗明把他伺候得好好的,他也就不用多说什么了。
男人抽了条毛巾过来把青年身上的水擦干,然后把人抱回房里的小沙发上,帮他穿好衣服,陈亦度本想自己穿,可是被谭宗明阻止了。之后,谭宗明又去厨房倒了杯水来给他喝,再把凌乱的床单跟棉被整理好。
陈亦度坐在小沙发上看男人忙进忙出,明明这是自己家,可他什么事情都不让自己参与,喝过水的喉咙觉得舒服些,他终于忍不住抗议:「谭宗明,你这样把我搞得像个植物人似的。」
「因为你都不会照顾自己,只好我照顾你。」
「我怎么不会?」
「嗓子都哑了,喉咙肯定不舒服,明明连走去倒水都不方便,可又闷不吭声。」谭宗明走到陈亦度身边,一把将他抱起放到床上躺好。陈亦度无话可说,谭宗明对事情的观察太细腻了,他感觉自已就算有所隐瞒,最后在他面前仍是无所遁形。
谭宗明关了灯,一起躺到床上把陈亦度揽入怀里,让陈亦度安安稳稳靠在他胸口。
经过整晚折腾,闹得陈亦度疲累得很,或许因此,半夜里他反倒睡得不沉,在迷迷糊糊间睡睡醒醒。直到意识稍微清楚时,窗外天光尚未大亮。
一层薄薄的蓝紫色晦涩地罩在天幕,是拂晓前的微光,但估摸着今日也不是什么晴天。冬季早晨的天空是亮得迟了些,室内还幽暗暗地,男人睡在对面,背着窗,天光微微透进,将男人的轮廓衬出细细银光。陈亦度就着朦胧的微亮,凝视着谭宗明的睡颜。他是初次这样看谭宗明,那张脸贴近在他面前,鼻息轻吐,看起来平静安祥。
夜里翻覆,他已经脱离谭宗明的怀抱,可谭宗明一手在棉被里仍牢牢握着他的。其实陈亦度的手脚都容易泛凉,冬天常因为脚底发冷而在半夜醒来,但可能是昨夜睡前的亲热,加上谭宗明这个大暖炉睡在身边,他的脚到现在仍不怎么觉得冷。至于手,被谭宗明温暖厚实的大掌紧紧攒着,甚至还有些冒汗。 
这种备受呵护的感觉对陈亦度而言是陌生的。过去那几段交往关系,身为男人的陈亦度自然是负责照顾对方,他也强势,甚至不认为自己需要被照顾,可遇上谭宗明,他发现自己其实比想象中脆弱,谭宗明总是不经意地击溃他筑起的围墙,在他手足无措时就一脚踩进界线来,让他赶不走;逃不开。

他原以为自己就算跟谭宗明发生点什么,也不过是七情六欲的正常释放,毕竟不存在什么做了就要负起责任的传统束缚,他不是女人,在这点上可以任性挥霍;可以潇洒自在。但如今,这似乎还是影响了他,毕竟有了更亲密的交流,他们这份关系在意义上来说就是彻底不同了。
曾经,他也恋爱过,可一次次事实证明,爱情是虚无飘渺又不牢靠的词汇,如果他被生得其貌不扬;如果他没钱没势;如果他毫无半点才华;如果他不是陈亦度,那么,那些女人还会爱他吗?
肯定不会的,所以他不想再相信爱情,但是他想相信谭宗明,想相信这个把他的心牢牢抓在手上的男人。这么多年来,这是他第一次早晨醒来不再感觉寂寞,第一次在永无止尽的黑暗里,发现一丝曙光的可能。

陈亦度嘴角勾起浅浅笑意,虽然身上哪里都觉得不舒服,可心上却很满足。

窗外,蓝紫色的薄云慢慢被浸染成灰白的微光,他听到门口有小爪子在挠着门板的声音,这才猛然想起Jobs昨夜被关在房门外。其实小家伙在客厅跟房间角落各有一个小窝,但小家伙怕冷,不喜欢独自睡在客厅,总要到房里来睡,偶尔还得跳上床来蹭着他才能睡得满意。陈亦度听着那小爪子悉悉簌簌,忍不住要起身开门,可他的手被谭宗明握着、腿被谭宗明靠着,这么轻手轻脚一抽开,谭宗明就醒了。
男人睁开眼第一件事便是将他圈入怀中,在他额上轻轻一吻,嗓子微哑咕哝着:「亦度......怎么醒得这么早......」
「Jobs吵着进房来。」
谭宗明这才注意到门口小小的骚动,他连忙将陈亦度按回床上,略带鼻音说:「你躺好,我去开门。」说完便赤着脚下地,晃晃荡荡去替Jobs开门。
小黑猫吵了半晌终于等到人来搭理,他一溜烟从门缝窜进来,一下子就轻巧地跳上主人的床。他片刻便把谭宗明的床位给占了,当谭宗明走回床边时,小家伙不乐意地炸毛又发出嘶嘶声音。
谭宗明这下全被弄醒了,他苦笑着却拿这小家伙一点办法也没有。陈亦度见状,想伸手把Jobs抱开,但谭宗明忙不迭地阻止:「你别抓他,他正不高兴着,一会弄伤你可不好。」他不想让陈亦度为难,干脆离开床边。
Jobs的脾气果然是冲着谭宗明,他一走远些,那猫便安静了下来。陈亦度无奈地顺着小家伙的毛摸,然后望向谭宗明:「抱歉把你给吵醒了,不然你去客房再睡会吧。」
「不睡了,我去做点早餐给你,你再补个眠,我想你昨晚大概不怎么好睡。」
「你怎知道?」
「猜的,做完肯定特别累又哪都不舒服,跟爬山的道理应该差不多,总之你好好歇着,其他事交给我。」
谭宗明一脸正经,可他说的话却让陈亦度忍不住笑了出声。本以为谭宗明这人,就是习惯性地嘴甜,上了床嘛~早上泰半也是会像吃了蜜似的说些乱七八糟的话,可却没想到他如此正经,甚至显得一脸严肃。
谭宗明不懂他的笑点,只是见到陈亦度难得欢快的笑便愣住了。他一头雾水问:「是Jobs占了我的位子,所以好笑吗?」
「不,我只是突然觉得你可爱。」
「啥?」
陈亦度还在闷笑:「而且事实上,是你占了Jobs的位子。」
「喔。」谭宗明看着床上笑得开怀的人,其实他不在意陈亦度为什么而笑,他只在意他是不是真的开心,他喜欢这个笑,像个小男孩。「亦度,你笑起来真好看,你应该常笑。」男人说完便消失在房门口,去厨房做早餐了,但是不一会又折回来,认认真真补上一句:「这笑太好看,只能让我一个人欣赏。」 

*************
晟煊集团的同仁们,觉得今天真是特别诡异的一天。午休时间刚到,大家不由自主围绕在一起窃窃私语,他们谈论的话题,是一封从秘书处发出来的邮件通知,公告说明年初春要举办员工旅游,让集团员工一起去东京赏樱四天三夜,而且可以携家带眷,公司全额赞助。
说也奇怪,往年员工旅游总是分了好几批次,而且都在上海外围城市,最多两天一夜。这次的大手笔,听说还不经由董事会,而是谭总自己提出要犒赏员工,所以全额由他负责。
这不禁让人怀疑谭总是否中了头彩?
可他们又想,以谭总的财力,中不中头彩都是一样的,那唯一解释就是他有什么喜事,不是有了新恋情就是有了新恋情,或是,有了新恋情。
不过自家总裁虽然频繁进出夜场,可他却鲜少惹上花边新闻,也一直没听说他有什么正式对象,众人集思广益之后发现没有结论,便默默结束午休、各自滚回办公桌前继续奋斗。反正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老板的八卦少谈准没错。

午后,唯一能随意接近谭宗明的员工,踩着高跟鞋进了他的办公室。安迪,她平时跟同事总保持些许距离,给人一种高冷的印象,可员工旅游公告真是太大的震撼,连安迪这样不沾俗事的人都忍不住要来套一套八卦。
「老谭,钱都帮你搞好了,你总该跟我说说怎么回事了吧?」
谭宗明坐在总裁专属的大办公椅上,满脸如沐春风笑意:「没什么,就是觉得大家辛苦,应该犒劳一下。」
「Come on!你以为那套骗骗外人的说词我也会信?」
「不然还有什么原因?」谭宗明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可又没有特别想掩饰的意思,好像巴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似的。
安迪看着好友兼自家老板,聪慧如她其实早就猜到几分:「跟度总有关?」
只见谭宗明笑得更不可收拾,若不是安迪真懂他,恐怕都要以为他是有什么意图了。
「那么多值得开心的事情,妳为什么偏偏猜陈亦度?」
「你为了一个根本不重要的并购案大老远飞去美国,还特地视讯回来,开口闭口就是问我度总,最后居然用视讯全程参加会议,这整件事完全没有逻辑,也不是你的作风。」安迪笑了笑,又说:「上周你说要收购浦江饭店,因为他旁边的Sunday饭店惹到你,我查过了,Sunday饭店总经理陈杰居然是度总的弟弟,我还发现他们兄弟关系似乎不好,所以......我猜你喜欢度总,因为你想到他就笑得像个傻子。」
谭宗明讶异看着这位一向高冷的美女,在印象中,她就是女版的陈亦度,对感情之事向来迟钝,没想到这次居然一说就中。「安迪,我以为妳不太懂这些,看来,是我低估妳。」
「老谭,我是不懂感情,但你这案例完全可以用逻辑来推断。」安迪挑起一边眉毛看着他,似乎有那么点觉得自家老板智商下线的感觉。
「妳会觉得怪吗?我喜欢了一个男人。」
「不会啊,你的思维我从没摸通过。」
听着那不知是褒是贬的说法,谭宗明干笑两声,提醒道:「可别给我说出去。」
 

待续...... 《恋爱阴谋论》34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谭,没想到你还挺细心的嘛~
谭宗明:我应该找老张先帮我把换洗衣物拿来……(自言自语
蓝蓝:老谭,我可以访问一下你的感想吗?
谭宗明:晚上不知道吃什么,打个电话问问看亦度好了……(自言自语
蓝蓝:老谭我……
谭宗明:(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走远了
蓝蓝:……

今天附上一个把老谭赶下床的小毛孩Jobs


评论(69)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