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35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29  30  31  32  33  34

-------------------------------

《晚安,我的先生》本子预售至7月31日止>>淘宝链结戳我
*有拍本的小伙伴別忘確認店主發的虛擬收貨唷

35

陈亦度不是耍脾气也不是闹别扭,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不知道怎么向谭宗明解释。
他今晚难得做一顿两人份的晚餐、满心愉快地打开门迎接谭宗明,可同时却出现意料之外的人,而那人还是自己不想见到的。突如其来的心理冲击让陈亦度立时乱了方寸,这才在短时间内不知该拿谭宗明如何是好。
猝不及防被男人见到这一切,他知道今晚终是瞒不住的,可又害怕面对男人的询问。其实这么多年,他从来没准备好面对。
陈亦度在厨房等水烧滚,他面前有一大把青菜,谭宗明走了过来站在他身后。两人都没说话,过了片刻,陈亦度感觉谭宗明的手伸到他背上,轻抚着,像在试探,发现自己没有闪躲抗拒,谭宗明整个人便慢慢地贴了上来。
可他什么也没多问,只是柔声说:「我想了你一整天,想着你身体是不是还不舒服;想着你工作会不会很忙;想着你午餐吃了什么,想着你一切的一切,像疯子一样。」
双臂温柔圈住他的肩,暖人的身子贴在他背上,陈亦度被难以言喻的温暖包围,淡雅的檀木香幽幽浮动,将他紊乱的心莫名抚平下来。
陈亦度忽然有一种感觉,谭宗明是老天爷终于怜悯自己才派来的人,否则为什么每次只要梅素芳一出现,谭宗明就会适时在他身边安慰他呢?
「桌上那条烤鲭鱼看起来棒极了,你知道吗?鱼类料理当中,我最喜欢的就是烤鲭鱼,有一年我去日本......」
谭宗明话没说完,陈亦度心中激动,突然转过身投入谭宗明怀抱,他的下巴稍稍抬起,嘴唇倏然贴上谭宗明的。
男人有些受宠若惊,方才以为陈亦度生气、不想理会自己,可现在突然又吻了自己,这感觉......总觉得像是撒娇。
陈亦度的唇只是贴着他,没有进一步动作,可他就这么送上来,谭宗明不可能无动于衷,不过念及陈亦度心情不佳,他也没有太过份的举动。
谭宗明张口含住柔软唇瓣,舌尖细腻地描绘他唇边轮廓,不知道为什么,谭宗明感觉陈亦度现在想要的并不是激情,而是一点被人支持的温暖。
他放慢步调,缓缓回吻陈亦度每一个湿润的呼吸,浅尝着他的唇;他的舌。直到陈亦度放下那若有似无的防备,舌尖主动回探谭宗明的。
他们之间的片刻冰冷终是回温了,像陈亦度身后冒着烟的那锅水,慢慢沸腾起来。谭宗明听见滚水啵啵地在冒泡,他放开陈亦度,微微一笑:「水烧开了。」

谭宗明帮忙张罗碗筷和添饭,两人在餐桌旁坐下来,一起吃了晚餐。
谭宗明从来不乏人为他准备这些,可陈亦度做的东西就是不同,哪怕再简单,就算只是为他煮碗方便面或煎个鸡蛋,他都觉得是人间美味,更何况这一桌日式料理,又有他爱吃的鲭鱼,手艺也还不差。谭宗明简直吃得满心欢喜、赞不绝口,每吃一口就忍不住点头。
「谭宗明,你什么时候比我这吃货还嗜吃了?」陈亦度被他的反应逗得发笑,但看着这样的谭宗明,他忽然觉得有人陪在身边,东西似乎真会变得比较好吃。
「那要看是吃什么,若是你亲手煮的,那抱歉,恕我不能礼让。」谭宗明笑说着,说完便塞了块扬出豆腐到嘴里。
陈亦度今晚没胃口,所以吃得不多,他拿筷子把剩下的烫青菜拨到谭宗明碗里,看他吃得开心、不过问其他事,陈亦度倒觉得自己若瞒着不说,反而别扭起来。
「谭宗明,你不问为什么吗?」
「我当然想问,但我上次说过,我更想你自己愿意告诉我。」
男人明明一脸开心吃着晚餐,可说到这话题却马上正经起来,好像方才的开心只是佯装,他一直在等待自己开口谈论这事。
陈亦度思忖,也是啊,谭宗明对自己如此上心,应该很难不去在意此事。
陈亦度安静了会,才幽幽地说:「我跟你说过家族里的事,梅素芳她......」陈亦度深吸口气,好像接下来要吐出的字眼会烧灼他的喉咙、会腐蚀他的嘴。「她是......我的生母。」
陈亦度像是用尽力气才能说出这话,说完之后,他居然感觉自己全身在颤抖。谭宗明瞪大眼睛,他简直难以想象梅素芳看似年轻,可竟已有陈亦度这么大的儿子,他震惊着,但也没忽略陈亦度的异状。男人连忙起身绕过桌子,一把将颤抖的青年拉起来,拉进自己坚实的怀抱。不管眼前发生什么,陈亦度这人永远是他关心的首要顺位。
谭宗明紧紧抱住他,感觉他在自己怀里颤着身子,不像是害怕,比较像是生气到极致时,不可抑制的那种浑身竖毛地发抖。如果说,陈亦度的家庭是那样的状况;如果说,梅素芳是他的母亲,那谭宗明已经可以想象出各种矛盾和冲突,就是无论生活在什么时代,豪门家庭总是摆脱不了的那些破事。
谭宗明轻抚着他后背,像陈亦度平时摸着Jobs那样,不过更温暖、更深情,口中一边喃喃着"没事了",一边轻吻着他额际,像在安抚一个慌乱失措的孩子。陈亦度在外是个强大的人,可和他相处久了,谭宗明知道他外表有多强,内心相对就有一角是多么脆弱。那块角落可能会一碰就碎,所以才要用层层的冰冷无情包裹起来,包裹到他自己都觉得坚硬;觉得安全。
谭宗明对陈亦度的私事向来不主动过问,可这次,他不给陈亦度闪避的机会,温柔而有力地要求:「我想知道你家里的事,告诉我,别一个人扛着,允许我来帮你分担,好吗?」
陈亦度的脸埋在谭宗明颈间,他深吸一口气,檀木香气浮动着,和缓了他的情绪。陈亦度终是颔首,这十几年来,身边的伴侣来来去去,这是他第一次允许别人踏进他的内心。

晚餐残余的碗盘并不重要,他们被堆迭在厨房的洗碗槽里。谭宗明从冰箱翻出一瓶价值不菲的吟酿酒,又从柜子里摸出两个透明蓝的小玻璃杯,看起来应该是喝这清酒专用的。谭宗明把酒端到客厅去时,青年的身子已不再颤抖,他靠坐在羊毛地毯上,顺毛摸着趴在腿上的Jobs,彷佛这么摸着,也能让自己安定下来。
谭宗明从瓶中倒了些清透的酒液出来,盛在小玻璃杯里端给陈亦度,陈亦度接过之后一饮而尽,没有品尝的意思,好像只是需要一些东西来让他分心。
「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收养Jobs吗?」陈亦度看着黏在自己身上撒娇的小家伙,手上顺毛逆毛交替摸着。「半年多前,我去动物收容所当义工,当时所外有一只流浪猫刚在草丛里生了一窝小猫,不知怎么回事,只有Jobs被孤零零地弃养在旁边,我和孟宽一起想办法,好不容易才把他们全移回收容所里安置,可猫妈妈还是不理会Jobs,我怕他冷死只好把他抓出来用毛巾包着,幸好所里有些幼猫专用的奶粉,可以泡些奶给他喝。我真是第一次看到那么饥饿的小东西,我怕他喝太急噎到,就用手指沾着奶一点一点喂给他,他一直舔着我的手,后来就在我腿上睡着了。」
「因为Jobs的妈妈不照顾他,所以你后来才收养了他吧?」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这世界上就是可能有各种情况导致母亲遗弃自己的孩子,有时候,孩子不见得是最重要的,或许梦想、名声、事业和金钱......都可能排在孩子前面。」陈亦度摸着Jobs,有感而发。
谭宗明不笨,自然从中听出一些端倪,他一手揽过陈亦度的肩,让陈亦度依靠在自己怀里,过了片刻才说:「你说过你的父亲与生母并没有结婚,梅素芳是相当资深的模特儿,当年事业正飞黄腾达时怀了你,看样子最终她是选择了事业,放弃你了吧?」
「嗯。」陈亦度闷闷地吭了一声。
谭宗明听了前段,已经约略猜到这个结论,见到今晚陈亦度对梅素芳的反应,他感觉陈亦度心中对此事应是有着难以解开的死结,他安安静静拥着陈亦度,虽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来解开陈亦度心中的结,可起码他能保证自己会尽其所能地对陈亦度好,让陈亦度生活过得开心。他虽然解决不了梅素芳的事,可是他能帮陈亦度解决DU集团被逼迫转让股权的事。
「亦度,你说你奶奶逼你把股份转让陈杰,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或许能先解决你的困境,但是......」谭宗明看着他,态度保留可眼神坚定:「你信得过我吗?」
「我信。」陈亦度几乎没有犹豫地点头。
「我知道你普遍情况下应该是相信我的,但这需要很大程度的信任,总之,先当是个建议,你再来评估这做法的可行性。」
谭宗明的态度像是在谈生意,整个人散发一股公信力和威严。陈亦度见他如此,便跟着正襟危坐起来。
「亦度,你不妨考虑一下,把DU集团卖给我。」


待续......  《恋爱阴谋论》3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老谭,我觉得你这章的智商很明显大大提升了。
谭宗明:照顾我家媳妇,智商下线能成吗?
蓝蓝:小人深感欣慰呀!
谭宗明:这没你的事,可以跪安了。
蓝蓝:喳!(欸……好像有哪里不对

今天附上一个很多心事的度度


评论(62)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