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36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30  31  32  33  34  35

-------------------------------

《晚安,我的先生》本子预售至7月31日止>>淘宝链结戳我
*有拍本的小伙伴別忘確認店主發的虛擬收貨唷

36

陈亦度躺在床上,眼睛直视着幽暗的天花板,属于城市的各种光亮被窗帘遮挡,但还是有些浅薄的微光穿入房内。谭宗明侧着身睡在他旁边,粗长的手臂横过他胸上,将他整个人都揽住,像是在护着他。陈亦度听着男人浅浅的呼吸声,脑中一直在思索着关于卖掉DU集团的事。
其实谭宗明这想法很聪明,DU集团若不是由自己来经营的话,那他的奶奶确实拿DU的股权没辙,可这做法也很危险,虽然谭宗明说了这只是缓兵之计,即使股权在他身上,他依旧会全权让自己经营,但毕竟是私下的默契,在法律上,这仍意味着自己将卖掉唯一的事业;一手建立起来的王国。
他并非不相信谭宗明,但凡做事都会有相对程度上的考虑,况且这情况并不寻常,就像谭宗明自己讲的,需要赋予非常大的信任才能决定卖出DU集团。
陈亦度陷入难以抉择的考虑中,他已经想了大半夜去,包含该如何向股东解释、如何对员工公告说明,以及现有海内外项目协调等种种。谭宗明是大人物、DU集团也非泛泛之辈,两相结合肯定会引起不小的关注。
陈亦度手指百般无聊地把玩着棉被的一角,然后轻轻呼了一口气。
「亦度,」黑暗中,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还在想公司的事?」
「是我吵醒你了?」他没料到睡着的男人会突然开口说话。
「不是,我一直没睡。我想你大概睡不着,就想陪着你,可又不想打扰你思考,但现在真有些晚了,你不能一直想到天亮,我怕你明早没精神工作。」谭宗明动了动腿,像是在伸展僵硬的四肢。
这举动让陈亦度有些讶异,他这才会意过来,谭宗明刚刚也不像真的睡着,因为他完全没动也没翻身。其实谭宗明没必要这样,但陈亦度能理解,他这番装着睡是为自己留了点独处的空间。谭宗明的细腻与贴心总是如此暖人,陈亦度的心顿时软成一滩水,他头靠上谭宗明的肩膀,说:「一堆纷纷扰扰的事急待解决,我就算人真困了,脑子也静不下来。」
「想分心一下吗?」谭宗明笑了笑,凑过去趴到陈亦度身上,感觉身下的人没想推开自己的意思,这才缓缓吻上那人的唇。
黑暗中的亲吻特别使人动情,他们看不清彼此,只能就着微弱的窗外灯火隐隐约约窥见对方的轮廓,当视觉失去用武之地,其他感官便立时敏锐起来。清新地皂子香洒在两人之间,混合着谭宗明身上的檀木香。陈亦度记得刚开始接触谭宗明时,他身上还伴随着一丝薄荷烟草味,后来,当谭宗明知道自己不抽烟时,他烟似乎抽少了些,那烟草味也跟着淡了许多。可陈亦度一直没告诉谭宗明,自己其实并不讨厌那薄荷烟味,对他而言,那也是属于谭宗明的味道。
陈亦度仰起下颚迎合谭宗明的拥吻,湿润呼吸倾吐在彼此脸上,有些暖意醉人,热切的唇瓣在渴求中相互吸吮,彼此津液尝在嘴里似是珍馐佳肴。他们的舌尖紧密纠缠在一起,太过用力怕弄疼对方;太过轻巧又怕无法满足,只能给予温柔地深吻,像要把自己吻进对方的身子里。
昨夜他们就在这张大床上面覆雨翻云,亲热的触感犹然清晰,同样的场景;同样的爱人,怎可能不勾起一丝火热的情愫?陈亦度感觉趴在身上的男人开始发烫,肌肤相触像是有火在烧,腿间也明显有些变化,但在他反应过来之前,男人早已经先抽离了些。
「收手了?」陈亦度咂咂嘴,唇角勾起一丝笑。
「昨晚才做过,总得让你歇息几天。」谭宗明在黑暗中说着,声音听起来正经八百,欲望隐忍而节制。
「不是说换我在上面吗?」陈亦度音调提高些,有那么点故意捉弄人的味道。
「嗯?不坚持要我先减肥十斤了?」
谭宗明的反应逗得陈亦度笑出声音,他边笑边吸气,说:「我才想起来有这条。」
「我不介意啊,可这样貌似会变成是我用美色来诱惑你,勾引你把公司卖给我。」
谭宗明的话让陈亦度笑得更大声,他已经很久没这样开怀了。青年躺在床上笑弯了腰,一边喃喃:「美色?哈哈哈......」
谭宗明听到陈亦度难得笑声,心上跟着高兴,故意正色说道:「当然,我这么说你可能会嫉妒,但你别往心里去,虽然你也是有美色可言,只可惜还差我那么一点点。」
「谭总,我第一次发现,您还真是挺会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陈亦度收了笑音,故意换了个商业口吻。
「好说,好说。」
两人这么一笑一贫,火热欲望倏然被冲淡些,可心上却多了份温馨的亲密感。很少有人能让陈亦度这样笑闹,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和谭宗明待在一起竟能如此轻松。
「谭宗明,谢谢你。」
「谢什么?」
「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多忙,我知道,很多时候你都是默默在对我好。」陈亦度握住谭宗明的手,十指交扣着。「给我两天时间缓冲,让我向股东们交代一下,然后......就把DU托付给你吧。」
谭宗明心里微微一震,陈亦度的信任让他受宠若惊。谭宗明将他整个人牢牢拥入怀里,低语:「好,你放心,我绝不会辜负你的。」

三日后,上海各大报财经版头条掀起商界一阵热烈讨论。"商业巨子谭宗明巨额入股DU集团 / 设计产业链是否面临重新洗盘?"斗大的主副标题挂在版头上,内容满满千字的专题,底下专家学者各执己见,剖析一向以金融、房市、股市为投资主轴的谭宗明,为何要以私人名义入股设计类集团?同时分析事业如日中天的陈亦度,为何要将前途一片看好的心血结晶拱手让人?
谭宗明坐在办公室里,他刚挂上第五通来自董事会股东的电话,不意外,人人都来询问入股DU集团是怎么回事,而且竟然一入股便是最大股东,虽然董事长名义上还是陈亦度,但日后实权掌控DU集团的人将会是股份最多的谭宗明。
他接了一上午电话,被询问的内容无非是这样等同集团收购实则私人经营的做法,是否会对晟煊造成影响?或是谭宗明是否藉此暗示晟煊即将转换跑道?还是他本人想要脱出晟煊、跳槽新产业?
谭宗明早就知道这会是个烫手山芋,毕竟他的身份敏感,上海多少企业跟商业脉动是将他的一举一动当作指标,他有任性的本钱,却没任性的资格。可这件事他非做不可,这是陈亦度正在面临的困境,无论如何他都得为陈亦度扛下来。
以个人身份入股DU这样的设计集团,虽是跨界领域,但凭借谭宗明长年游走商界的谈判应对,股东们的疑虑自是在一来一往的谈话中被一一瓦解,最后,谭宗明说服了他们,暂且不用再担忧自身集团内部的反对声浪。
谭宗明终于能静下来喝杯咖啡,查阅老严刚送上手头的一大包资料。打开文件夹,里头都是关于梅素芳的内容,有各种报导整理、专题采访、业界经历。台面上的;台面下的,应有尽有。
自从知道梅素芳是陈亦度的母亲,到现在虽然已过几天,但谭宗明对此仍怀有一种惊讶感,他没想到梅素芳外表看起来不到50岁,实际年龄却已经有58。不过若是如此,她有一个35岁的儿子倒不算太奇怪,只是在视觉上看起来,他俩像姊弟罢了。
谭宗明仔细看着梅素芳的照片,再看看手机屏幕上陈亦度的照片,不得不说,陈亦度跟她还真是长得有点像,神韵上有许多类似表情,两人也同样有一种高雅气质,不过梅素芳看起来柔美,陈亦度看起来则是刚冷。难怪陈杰长相和陈亦度天差地远,由此推论陈亦度的父亲可能相貌平平,他俊美的外型应该都是承自貌美的母亲。
谭宗明看着自家爱人的照片,嘴角不自觉上扬着欣喜的弧度。忽有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响声传来,是安迪快步走来的声音。
「老谭,」安迪手中抓着一个iPad,怀中抱着一迭资料,见到谭宗明便摇头,说:「我试过各种组合,不行,都是负数,原本我还可能先帮你暂时挪移公司帐务,但现在是晟煊收购红星的关键时刻,不能冒这个风险。」
谭宗明深吸一口气,面色倏然变得凝重些:「我会再想想办法,刚才好不容易将股东们安抚下来,晟煊的底线必须守住。」
「英国房产、生技项目、时装品牌、动物收容所、浦江饭店......」安迪看着iPad屏幕,一项项细数:「老谭,你近期的私人投资像是把钱丢进无底洞,而且都不是什么能即时获利的项目,加上后续还有许多开销,其实支出已经濒临极限,现在冒险买下DU集团,中间若有一个周转不灵或违约情形发生,都可能让你面临破产的你知道吗?」
「我知道,而且年底要到了,美国那边出货时间要延长,意味着订单收款也会被延期。国内这边准备发集团的年终奖,然而Q4结算分红还得等至少两个月才会入账,这些我都知道。」谭宗明两只手紧紧交握放在桌上,眉头深锁着:「可是我只能尽量想方设法撑过去,因为DU集团非买不可。」
「或者你和度总谈谈,股权转让可以分阶段进行,不要一次性大换血呢?」
「不成,这件事必须一鼓作气,否则没有意义。」他不能给陈老夫人和陈杰有见缝插针的机会。商业上的谈判最重视时间掌握,有时机会转瞬即逝,他不能赌命运,他必须全盘掌控。
安迪看着这样的谭宗明,她真的也没辙了。

待续...... 《恋爱阴谋论》3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蓝蓝:天哪~老谭,你竟然自己这样硬撑。
谭宗明:谁害的?你为何把我写得如此穷困潦倒?
蓝蓝:你说穷困潦倒,我竟无言以对。(远目

今天附上一个连安迪都劝不下的老谭


评论(110)
热度(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