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谭陈/双总裁】《恋爱阴谋论》38

详介:戳这
每周二、四、六晚间更新。火车会有,文艺污。
私设有,想写双总裁就是我,想写双医生也是我。
前文:32  33  34  35  36  37

-------------------------------

【工商】《晚安,我的先生》本子预售至7月31日止>>淘宝链结戳我
*有拍本的小伙伴別忘確認店主發的虛擬收貨唷

38

保时捷911火红的身影在夜风中缓缓驶于车流,谭宗明左手负责开车,右手则牵着陈亦度。天气冷,他不愿放弃为陈亦度暖手的机会,他说:握着冰凉的手,总觉得一刻也放不下。
陈亦度不发一语,他陷入辗转不得解的沉思中。方才谭宗明说的话实在太过让人难以置信,陈杰喜欢他?不可能吧!他们是亲兄弟,这种想法岂不是太奇怪?况且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待在欧洲,与陈杰几乎没有交集,从他出国前,陈杰就时常出言不逊,回国后,陈杰对他态度更是变本加厉。
陈亦度扪心自问,对陈杰从无亏欠,两人虽然相差11岁,但自己一直都努力扮演好一个哥哥的角色,毕竟,那是他唯一的弟弟,但他真的想不透他们之间究竟怎么了。陈亦度在脑海中不停打捞早已积沉于底的记忆,试图回想起他们兄弟俩最后一次和谐的画面,但他真的印象全无,如此长时间剑拔弩张的关系,又怎可能演变为喜欢?
「还在想陈杰的事?」前方号志亮起红灯,谭宗明把车停了下来。他看向陈亦度,发现青年低着头,仍在沉思。
「我一直回想过去的相处,但怎么想还是觉得不可能,我只知道,陈杰是真的很讨厌我。」
「我也是单看他今晚的反应判断,毕竟我和陈杰不熟,兴许是看走眼也不一定。」谭宗明捏了捏陈亦度的手,似是要他宽心,又安慰道:「无论如何,有我在,谁都动不了你。」
「老谭......」
「嗯?」谭宗明笑看着他,脸色很温柔。
陈亦度望着那总是让自己感觉安心的男人,有些话本不想问,可却又觉得不问不行。踌躇片刻,才开口:「收购DU对你的负担是不是很大?」
闻言,谭宗明撇开头,看似是因为绿灯亮了、他必须回过头去开车,可陈亦度敏锐地感觉他对此问题稍稍犹豫了。
「怎么会。」谭宗明故作轻松,说:「当然,DU这么大一个集团,让我不痛不痒就吃下去你肯定不信,不过说真的,没事,我还行。」
「老谭,你收购别的公司我可能还算不准钱方面的事,但你收购的是我的集团,是圆是扁我好歹知根知底。」陈亦度抽开手,不是生气,只是有点恼。他看到谭宗明每晚都这样赶场应酬,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
谭宗明没料到陈亦度对事情的直觉如此敏锐,连忙又伸手牵过他,好声好气说:「好吧,我承认最近确实是有点负担,可真不是DU的问题,是我自己这段期间投资的东西太多,加上年关将至,需要协调一下金流而已。可你放心,这些事情都在掌控之中,我在上海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
「你确定?」陈亦度一脸疑惑,但他也没想干涉太多的意思,毕竟谭宗明在上海立足时间比他长,在商界的份量也不轻,卓越的经营管理实绩甚至多次被拿来做为研究案例。说实在话,自己一介普通老板来为他担心,也是稍嫌多余。
谭宗明笑了笑,紧紧握住陈亦度的手,说:「别为我担心,一会带你去个特别的地方吃晚饭。」 

没过多久,谭宗明的车开到浦江饭店门口,才刚停车,随即有位身材西装笔挺的服务员来替他们开车门,待谭陈二人下车后,服务员便将谭宗明的保时捷开去停妥。
「浦江饭店?这就是你说的,特别的地方?」陈亦度看着维多利亚巴洛克式建筑,外墙经年积染上海的风霜雨露,看起来有些陈旧,但或许因此更具有些年代久远的韵味。
「这间饭店是英国人盖的,拥有超过百年历史,可以说是亲眼见证了上海滩的辉煌年代。」谭宗明解说着,一面领着陈亦度走进大门,两人穿过拱形穹顶的大堂,来到里头一间西餐厅。
谭宗明似乎已经先订好位子了,服务员见到他们连袂而来,什么也没多问便为两人带路,直接将他们领进一间有大玻璃窗可眺望黄浦江夜景的包间。
两人在窗边的位子对面而坐,随即有服务员鱼贯而入,送上红酒、例汤、开胃菜、色拉、牛排等餐点,陈亦度困惑看着谭宗明,待服务员陆续离开包间后才说:「少见西餐一次上完呀。」
「我交代他们一次上完的,不想和你聊天时一直被上菜这种琐事打断。」谭宗明拿起盘子,帮陈亦度盛了些五颜六色的生菜,说:「其实我们今天来,是有任务的。」
「什么任务?」陈亦度接过谭宗明递来的盘子,对他故作神秘的样子有些好奇。
「来试菜,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改天再去试和平饭店华懋阁,看可以怎么改进这里的菜式。」
陈亦度稍微听出些端倪,他挑了挑眉,说:「这饭店你开的?」
「我买的。」
「什么时候的事?」
「上个礼拜。」
闻言,陈亦度露出疑惑的表情,但随即一想便懂了。「不会是因为陈杰的Sunday饭店在旁边,你才买这间饭店吧?」
谭宗明笑而不答,拿起红酒杯,轻啜一口杯中深红酒液。
「等等,你现在喝酒,一会不是要我开车吧?」
「咱们今晚可以都不开车的,我已经在楼上订好房间,当然,你若想回家的话,可以不喝酒,一会你开车。」
谭宗明说得轻巧,陈亦度却忽然觉得有些难为情,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听到对方突然说出在楼上订好房间云云,总是不免往偏处联想。
「可今晚住这的话,Jobs该饿肚子了。」
「我来接你前,已经先回家喂过他。」
陈亦度挑眉,道:「老谭,你这是预谋。」
「刚说了,咱们今天有任务嘛!」谭宗明笑了笑,说:「除了试菜,也要试试房间。」
「试试床的承受力是吧?」陈亦度暧昧一笑,很干脆地说:「行。」
谭宗明从中听到首肯的意思,眼角折子深了几分:「听起来真是冠冕堂皇的理由。」
「我这是舍命陪君子。」
「面对你,我可不想当君子。」
陈亦度从鼻腔轻喷了声笑,两人贫了几句后便开始用晚餐,说笑归说笑,正事还是得先做。 

谭宗明热爱美食,陈亦度更是万年吃货,两个人一起试菜,自然是有各种意见可讨论。谭宗明把两人的结论与建议统整过后,全部手写记录下来。
桌上晚餐用得差不多,那张纸也写了密密麻麻的黑字,谭宗明说:「我想,这些要求暂时够让主厨和采购经理伤脑筋了。」
「有你这样完美主义的老板,他们真够头疼。」
「彼此彼此。」谭宗明笑了笑,又说:「其实你猜得没错,我一开始确实因为Sunday饭店在旁边,才想到买下这,可当我接管饭店之后,在档案室找到一个很特别的东西,忽然觉得,我应该注定要接下这饭店。」
「喔?什么东西?」陈亦度对他难得神秘兮兮的样子感到好奇。
只见谭宗明从公文包里抽出一张薄薄的纸片,看起来是张泛黄边的黑白旧照片。陈亦度接过谭宗明递过来的照片,发现上头是五、六位穿着西装的男子合照,背景就是浦江饭店大门口。中间有一位年轻男子的样貌让陈亦度大吃一惊,他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谭宗明。
「很特别吧?我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跟你现在一样的表情。」
「你确定这不是P图来唬弄我的?我可是内行人士。」陈亦度反复翻看照片正背面,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照片中间那名男子的长相与他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发型梳了上世纪人流行的西装头,身上的服装剪裁也比较像40年代欧洲流行的款式,看起来简直像他本人直接穿越到照片里似的。
「我向经理打听过,浦江饭店原名是礼查饭店,他说这年轻人叫做杜维诚,是青帮杜家的少爷,在40年代从他父亲杜仲亮手中接管这间饭店,之后赚的钱据说达到礼查饭店开业以来的高峰,而且他跟当时上海商界龙头之一的明氏企业关系非常好,在明氏企业的推动下,礼查饭店可说是独霸当时上海饭店界。」
「听起来是相当厉害的有为青年。」
「是,就像你一样。」谭宗明看着陈亦度,笑容温柔得像要拧出水来。「说不定杜维诚就是你的前生,那么,今生就轮到我来为你守护这间饭店,这样的说法是不是特别浪漫?」
陈亦度看着那笑得温柔的男人,心里没来由地泛起一阵暖意。他不相信爱情,可此时此刻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想承认,自己正在与谭宗明谈一场不想分手的恋爱。

待续...... 《恋爱阴谋论》39 (全章大污、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说废话的分隔线==========

等了30多章,度度终于有点想承认自己沦陷了~可喜可贺!
以及...最后是彩蛋,谭宗明说的是《晚安,我的先生》的后续故事~没看《晚安》的人应该也猜得出来,杜维诚就是阿诚哥~ 

今天附上一个跟老谭一起吃饭的度度


评论(80)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