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的蓝汐

Hi,我是蓝蓝❤欢迎随便勾搭
这里专刷楼诚衍生文,BL注意避雷~多糖少虐,偶有大肉,不适者慎入。
掉落周邊CP天台、双侯,介意慎入。

CP:楼诚/谭陈/凌赵/蔺靖/庄季
推广CP:洪周/程赵 / 胡石/双侯
作品信息:《寂寞沦陷》连载中
【欢迎戳企鹅找我玩】
读者日常闲聊:134665405
双职业CP同好交流群:484121511

© 奔跑的蓝汐
Powered by LOFTER

【双总裁/谭陈】海岛的银月光(双XXCP七夕活动/一发完)

这就是一个老谭带度总去海岛度假,一起浪漫过七夕的小甜饼。

恋爱阴谋论为背景,但人设不影响阅读,本篇可当作独立故事来看~

---------------------------

这是男人与青年在一起后的第一个七夕。
两个人都是大总裁,平时工作太过繁忙,以至于除了吃饭或偶尔腻在家里一起看电影之外,他们根本无暇顾及约会之类的事。
那日,陈亦度忽然问谭宗明9号那天有没有什么安排,如果没有,他想去动物收容所当义工,因为孟所长说最近有批幼猫被送进去,需要人手帮忙照顾。
谭宗明说那天好像没特别事情,若陈亦度想去就去吧。他一向都支持陈亦度做自己想做的事,尤其陈亦度对动物收容所一直都很上心,他没理由不同意。
可不知为什么,谭宗明隔天忽然打电话来问9号那天能不能不去动物收容所。原来,他发现了9号是七夕。
「抱歉,我是真忙过头了,竟不知你特意问我9号的安排是这意思。」谭大总裁在电话另一头如是说。
陈亦度笑了笑,道:「这也没什么好抱歉的,我也不是特别在意七夕,但毕竟是有象征意义的节日,怕你另有安排,才先问问。」否则,他对这类节日一向不感兴趣。
果不其然,男人发出不同意的哼哼,说:「我既然知道这事,自然不能唏哩胡涂地过了。有,现在当然有安排,这可是咱俩第一个七夕。」
「七夕是牛郎和织女的节日,你跟人家凑什么热闹。」
「我们就是牛郎和织女,你看最近忙得几乎要没时间见面,得特地搭个鹊桥才能相会了。」
「谭大总裁,您这比喻真不恰当,我可不当娇滴滴的织女。」
「那我当。」
「有这么胖的织女吗?那鹊桥还不给踩坏了,要被告虐待动物的。」
「嘿嘿......」谭宗明在电话另一头干笑两声,说:「度大总裁,给您三分颜色就开起染坊啦?仗着我不在身边就敢胡言乱语,小心见面时我一次整肃家风。」
「谁整肃谁还不知道呢。」
「就会嘴上占便宜。」
「谁叫身上便宜给你占了?」
两个男人,三十好几,每次一贫起来仍像个孩子似的,听对方说一句,自己便忍不住回一句。可嘴上损归损,心里还是想宠着对方。
假期就在三言两语间被定下,谭宗明请了两个临时兽医去动物收容所照料幼猫,让陈亦度能安心下来,然后叫他排出三天假,说是要来趟短程旅行。
但是两人的旅行,为什么谭宗明的管家老张和刘妈还是被带上了呢?陈亦度心里觉得奇怪,可也没特别问这是什么用意。反正谭宗明总是会把一切安排妥当,他也不需太过烦恼这些琐事。
所以陈亦度到出发前一晚才随兴整理行李;所以他连他们要去哪都没过问;所以他只能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谭宗明,就这么跟上了飞机,然后把自己陷进还能再多塞下半个人的头等舱座椅。

陈亦度是直到飞机起飞,才从机长广播得知他们的目的地是台湾。他又惊又喜,几乎是立刻对身旁的谭宗明说道:「我要去吃牛肉面。」
「好。」谭宗明温柔地笑了笑。他早知道陈亦度会这么说,毕竟上海胡同里那个来自台湾的牛肉面,是他们都喜爱的味道,如今能有机会一尝地道滋味,陈亦度怎可能错过呢?
陈亦度已经开始在脑中盘点行程,他想去信义诚品买书,想看看台北的文创小市集有什么特别的,想去夜市品尝各种不同风味小吃,想跟谭宗明一起到处走走。
不过,当陈亦度下飞机后,才发现他们的目的地不在台北,因为他们得转机,再花将近一个小时向南飞到一个名为澎湖的大岛上。
夏季的南方海岛气候湿暖,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咸咸的海洋气息,谭宗明一行人一出马公机场,便有一辆福斯九人座箱型车来接他们,然后把他们载到码头。
陈亦度原以为澎湖是终点,这下才知道他们还得搭一个钟头左右的船去另一个小岛。

「真是惊喜呀,老谭。」陈亦度在快艇上坐好,朝爱人扯开一个欢快的笑。陈亦度虽然平时高冷,可毕竟是设计师,骨子多少带有一股无可救药的浪漫,对于意想不到的美好总是不吝展现欣赏。
「因为你都没过问行程,这才成了惊喜。」谭宗明笑着坐到他身边,示意船家出发。
快艇在蔚蓝的海上高速前行,谭宗明说这快艇买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来搭上。陈亦度觉得谭宗明是疯了吧,买一艘快艇放在这么远的地方做什么?可他见识过谭宗明对各式高级跑车的收藏癖好,这样的人就算私有几艘快艇似乎也还算可以理解。
他上船之前就注意到船身漆着小小的字母「T&D」,这才好奇询问谭宗明那是何意。
「谭与度的意思啊。」谭宗明一副理所当然地回答。
不料,陈亦度却摇摇指尖:「说不定是别的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
「谭与其他人,例如Diana、Doris、Debby......」
陈亦度开始盘点一连串D字母开头的女孩名,他才刚念几个,谭宗明连忙打断他,嚷嚷:「莫须有的罪名我可不担。」
陈亦度不理会男人的抗议,像是玩上瘾似的,继续念着:「Daphne、Dora、Dolly......」
谭宗明不依,凑过脸去,想用实际行动堵住青年的嘴。陈亦度终于肯停下来,笑捂着谭宗明的嘴说:「别、别!船速这么快,一会牙给碰坏了。」
老张和刘妈都坐在后头,谭宗明也不真的要胡来,就是做做样子罢了,看到陈亦度一脸乐呵,这比什么都让他开心。 

澎湖周边岛屿众多,玄武岩地质积年累月刻划出的地貌,让每座岛看起来都呈现不同的天然美感,陈亦度搭乘快艇穿梭其间如一条优游的大鱼,他欣赏着美景,一面享受海风的吹拂。这趟行程虽然劳累地搭乘两趟飞机又加一趟船,可仍然是挺值得。
夕阳落到海平面上头,快艇最终在一座小岛靠岸,陈亦度下船后四处张望着,发现这座岛不大,岛中央是座小山丘,外围目测应是四面环海的沙岸。这岛上没半个人影,原始般空荡,若不是看到山丘边有一套黑白色简约风的两层楼别墅,陈亦度还以为他们要来这野外求生。
「喜欢吗?当自己家。」谭宗明牵起陈亦度的手,往别墅走去。
「还不错,你的私人别墅?」
「我的私人岛屿。」
「连岛都承包了,谭大总裁您还有什么承包不了的?」陈亦度笑问,夕阳余晖映在他的侧脸,绝美的线条宛若黄金雕刻的希腊人像。
「有,你。」谭宗明指尖在青年的额上点了点,眼角折子深了几分。
「这三天都让你承包了还不够?」
「一辈子都不够。」
陈亦度故意瞪视着身旁的男人,可脸上全然掩藏不住欣喜笑意。他们一起走到别墅里,这的设计与谭宗明家差不多,看来应是找了同一位设计师装修。陈亦度这下总算明白为何要带着老张跟刘妈一起来,这是个无人岛,没人能做饭跟搞家务,若不带人来帮忙,他们可要自己伤脑筋了。
不过谭宗明有委托澎湖当地一位管家,他会定期搭快艇过来打扫整理,所以屋子仍是被收拾得挺整洁的,而且冰箱里也装满各种食材,足以让刘妈大展身手。
有刘妈在,料理自然是做得又快又好,不一会晚餐就陆续上桌。
餐桌就设置在大型落地窗边,吃晚餐时一边从大玻璃看出去,海景一览无遗,陈亦度举起手上的红酒杯与谭宗明碰杯,发出清脆的声响。工作一向忙碌的他们,已经很久未能感受这般自由自在的度假时光。
吃过晚饭后,陈亦度说想去海边走走,谭宗明告诉他这里的海滩是贝壳砂岸,水不深,而且干净,若是想下水去游个泳也行。
在无人的海滩夜泳,这种浪漫的事情,陈亦度自然是点头同意。

夜晚的岛上没有其他光害,只有远远别墅门口一盏不甚明亮的小灯,谭宗明和陈亦度十指交扣,就着柔和月光的照耀,慢慢往朵朵白花翻腾的海岸走去。夏夜的岛屿没有扰人的杂音,只有些许虫鸣,以及海浪滚滚而来拍打岸边的声音。
赤脚踩在柔软的沙滩,脚底被细碎的贝壳砂弄得骚痒,每一步触感都是些微刺激,却又让人踩得上瘾。他们走到海陆交界,踏一踏岸边浅浪,海水微凉,两人褪去衣裤,把衣服迭好放在岩石上,裸着身慢慢走入海中。
水位线从小腿越漫越高,直到腰间,再到胸口。水温不会太冷,在南方的暖夏里,这是再适宜不过的温度。陈亦度在水中伸展双臂,拨弄着往来浪潮,觉得整颗心都变得安静下来。
「老谭,谢谢你。」
「谢什么?」
「谢谢你带我来这么美的地方。」
「我来之前还有点担心你会不喜欢,毕竟什么娱乐都没有,除了海,就只有砂。」
「怎么会,你就是我最大的娱乐。」青年微微一笑,双手环住谭宗明的脖子,凑过脸去给他一个轻吻。
爱人主动送吻,谭宗明怎可能轻易放开,他大手往青年的腰间用力一扣,把人更贴近自己怀里,然后唇舌交缠,回给他一个更缠绵的深吻。月光柔和洒落在两人身上,在无人打扰的岛上,他们都更敢于放肆自己。
爱人的吻像是火种,点燃每一处渴求的细胞,即使海水微凉,也降不了要灼人似的滚烫。
在水里有浮力,谭宗明轻易就能抱起爱人,他们站在海中吻着彼此,海水反复进退干扰,让两人更是紧紧抱着对方。陈亦度的双腿圈在谭宗明腹间,腰后被谭宗明双手牢牢托着。吻到缠绵悱恻之际,两人都按耐不住这赤裸裸的热情,他们就着这姿势,不费吹灰之力地在海里实实在在要了一回,直到两人心里都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南方湿热的暖夏,空气里带着咸味,云雨方尽,他们还没穿上衣服,就这么仰躺在平坦的岩石上。海风徐徐吹来,谭宗明将满是海洋气息的爱人抱在怀中,别有一番不同的浪漫滋味。
「这颗是谭宗明。」男人望着满天星斗,指了指织女星,然后又朝牛郎星指了指:「那颗是陈亦度。」
青年轻喷一声笑,道:「我才不要一年只见一面。」
「说的也是。」谭宗明将爱人紧紧抱了一下,忽然说:「这岛还没取名字,不如你帮我想想。」
「叫亦度岛。」陈亦度想都没想,随口说说。
不料谭宗明竟大力点头道:「好,就叫亦度岛。」
青年双眼圆睁,转过头看着男人,银白月光浸沐着,他的脸;他的发都染上一层银光。
「随便乱说你也好。」
「为什么不好?用我谭宗明最喜欢的人来命名,意义非凡。」
「俗气。」
「我就是个凡夫俗子,所以捡到你这下凡仙子才会觉得欣喜若狂。」
谭宗明在商场上一向巧舌如簧,拿到私底下来,这等甜言蜜语更是信手捻来,陈亦度早已习惯这样的谭宗明,也不说什么,笑了笑往那人的怀里贴紧了些,低声说:「你想用那名字就用吧,授权给你。」
「连名字都不忘讲求版权。」谭宗明啧啧两声,笑问:「那度总您的授权费怎么算?」
「授权费太贵,大概连谭总你也付不起的,仙人我就大发善心,让你帮我穿衣服抵债吧。」
「那可真是太便宜我了,我答应你,一会一定伺候你穿衣服。」谭宗明嘻嘻笑着,翻了身压住青年,不管他嬉笑着抗议,又吻了过去。

 海岛生活步调虽慢,但度假时光仍是飞快就结束了。船家开快艇来接他们,一样是去马公机场搭飞机到台北,然后转机,按原路线返回上海。
虽然因为班机时间的缘故,陈亦度原本预想的台北行程都没能如愿去到,不过在等待转机的空档,谭宗明还是特地带陈亦度去吃牛肉面。
一直心心念念的牛肉面终于是吃到了,陈亦度吃饱喝足后,一脸满足地看着男人。
「可惜这次时间很短,下次咱们再来台北,一定实现你所有愿望。」谭宗明说。
「也好,反正想来的时候随时能来呀。」陈亦度一派轻松说着。
他们就这样跟台北告别,然后回到上海,感觉海岛两日的时光就像一场梦似的。
他们到家时已经有些晚,但陈亦度仍翻箱倒柜觅了个玻璃小瓶来,把一些灰白的碎屑倒进去,谭宗明定神一看,原来那是岛上的贝壳砂。
「亦度,既然你喜欢那座岛,下次咱们再找个时间去度假。」
「好啊,下回至少得待个一周才行。」
「你说什么都行,但是现在该先休息了,那堆砂明天再处理吧。」
「喔。」
谭宗明笑了笑,把青年一把抱起来,往房间走去。
桌上,那瓶白色的贝殻砂静静放在那,散发着属于海洋的气息。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  文章总目录/公告栏  ლ(╹ε╹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祝大家七夕快乐,今天附上一个优闲度假的度度

在此顺便为双XXCP做个QQ群宣~

【楼诚同业恋爱基地】门牌:484121511

这是一个以楼诚及其衍生为主的小圈圈,是双特工、双总裁、双医生、双军警...等双XXCP组合同好群。
楼诚、谭陈、凌赵、杜方……等同业之间♂基♂情的火花,所谓办公室恋情就是要在光天化日下污力滔滔,只有吃过才能体会个中美好!
欢迎喜欢双XXCP的小伙伴们一起来嘻闹!

评论(49)
热度(153)